刘家何止过得不好,夫妻俩差点急疯了。

    刘志华自然是不敢明说自己的保险箱不见了,只是说他急需用钱,让金秀芳给他取两百块钱。

    金秀芳恨不能现在自家都是只进不出,特别是小女儿的婚事用了一大笔钱,现在听到他要用钱,不满的嘀咕了几句。

    去拿钱的时候发现保险箱不见了,发疯一样把自己的房间翻了个底朝天,还是没有看到保险箱的踪迹,顿时整颗心都凉了,她浑身无力的瘫在地上大哭:“怎么会不见了呢?老刘,赶紧让公安局的人来查,一定要把我们的东西找回来……”

    “你给我小声点!”刘志华抖着手,狠狠的抽了两口烟,先前他在房间的床下找不到保险箱的时候,还能骗自己是她换了地方。

    可是现在看见她快急疯了的模样,就知道家里的钱真的是全都不见了,心疼的就像是被人捅了一刀一样。

    金秀芳想到自己保险箱里的东西,就觉得自己喘不过气来了,心疼的拍着胸口哀嚎:“哎哎哎,我的天啊,老刘,你傻站着做什么,赶紧给公安局打电话啊!”

    “行了,就算公安局来了,我们能说家里少了这么多钱吗!”刘志华烦躁的走来走去,没好气的道:“再说家里门窗都好好的,吴嫂也没说今儿有别人来过,肯定是早就踩好点的,到底是什么时候被偷的都不一定。”

    他不可能每天都去看保险箱,上次开保险箱是因为悄悄的给叶妙仙她们母女拿钱……不对,自己的保险箱里还有她们母女的照片,这要是落在自己对头的手里,那可就是要命了。

    一想到那场面,冷汗就唰的一下冒出来了,颤抖着把香烟扔了,心里琢磨着补救的法子。

    “我昨晚上才看过首饰,肯定是今儿被偷的。”金秀芳心痛的要命,倒是怀疑起家里的人来:“你说会不会是吴嫂,或者是唐家人偷的?对,对,肯定是这样的,吴嫂天天在我们家,想要偷东西简单的很;还有红军他那些亲戚,有空没空就往我们家凑,会不会是他们……”

    她现在看谁都觉得有怀疑,里面的首饰都是她喜欢的要命的,现在她是真的快急疯了。

    刘志华坐立难安,最终道:“等下我去公安局一趟,就说家里五百块钱被偷了,别的什么都不要提。”

    金秀芳现在是心疼的六神无主,哭哭啼啼的问:“就说这么点啊?”

    他听了再也忍不住呵斥:“你傻了是不是,如实说的话,怎么交代这钱的来路?只要能抓到人,到时候找找关系不就好了。”

    ……

    陈联大队。

    唐宝慢吞吞的熬好了中药,一时之间不知道这信怎么写才好,干脆先喝了中药,又慢吞吞的喂鸡,打扫了院子,洗了衣服,这才坐下来开始慢吞吞的写信。

    “……你已经有了两个女儿一个儿子,我好恨自己肚子不争气也生了个女儿,期待能为你生个健康的儿子,好为刘家传宗接代。”

    她放下笔后,又看了一遍,信里没有写明刘志华的名字,也没有写任何一个人的名字,只提了刘家,可是只要有心人,就能看出来这能和刘志华家对上。

    写好了信收到密码箱里,见顾行谨他们还没回来,自己就慢吞吞的去准备面粉包饺子,蒸馒头,准备等下弄好收到空间里,明儿好带去给爸妈吃。

    虽然她现在行动不便,可是急死也没用,倒是一边干活,一边想着自己还是住到苏家大院去,这样也能方便很多。

    “姐,我们回来了。”顾宁谨在外面就闻到厨房里传来的香味,进来看见她在蒸馒头,有点疑惑:“你做这么多馒头干什么?现在天热了可放不住啊?”

    唐宝在他进来的时候,就已经把包好的饺子收进空间,对他笑了笑:“不多,等下你带六个过去,你们赶紧洗手,再来吃馒头。”

    顾行谨本来是想和她说清楚郑家的事情,怕她不知轻重再乱掺合,可是就被弟弟拉着去洗手了:“哥,阿宝做的馒头可好吃了,我们先吃饱了再说话。”

    先前他们兄弟倒是在镇上吃了一碗面,可是后来又去黑市上溜达了一圈,正是长身子的时候,现在肚子早就饿的咕咕叫了。

    玉米面、高粱面和小麦粉混合的热腾腾的大馒头,闻着就有一股天然新鲜的粮食香味儿,咬一口就让人心里踏实愉悦,唐宝还给他们弄了两碗鸡蛋花的紫菜汤,更是鲜美极了。

    顾行谨在部队里养成了吃饭很快的习惯,吃了两个大馒头和一大碗紫菜蛋花汤,肚子饱了,心情也好了。

    一开始是觉得她胆子太大,什么事都敢做,不认识的人也敢救,还觉得自己要好好教育她,可是现在吃人嘴软,又觉得小姑娘家家的心地善良,这才会搭把手。

    再者要不是她心地善良,愿意帮助别人,自己的弟弟妹妹们现在还不一定落到什么地步呢。

    同样一件事情,就因为心境不同,得出的结论也不一样。

    因此,顾行谨倒是温和简单的把昨儿郑家出事的事情说了一遍吗,又提点了唐宝几句:“现在外面不太平,你一个人更应该小心,郑家现在面对的局面就是强龙不压地头蛇,盯着他们的人可不少,你爸妈还没出来,你最好不要去郑家。”

    “好的,我记住了,我肯定听顾大哥的话。”唐宝听了暗自庆幸,幸亏他们把人连夜送走了,要不自己可真ho不住,下回自己也该好好掂量一二再出手了。

    小姑娘乖乖巧巧的模样,倒是让顾行谨有点后悔先前的话说重了,毕竟她年纪轻,还是热心肠。

    顾宁谨看了看自家大哥,又看了看唐宝,用力的啃了口馒头,好吧,肥水不流外人田,便宜自己的哥哥,总比便宜外人好。

    顾行谨看见弟弟也吃完了,这才起身道:“那我们先走了,你要是有事尽管来找我们就好。”

    唐宝从蒸笼里夹了五个馒头放到一边干净的竹笊篱里递给顾宁谨:“这些你带去给玉郡他们,要是天气好,下午我就去镇上,家里这边的钥匙就给宁谨,你记得每天过来喂鸡。”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