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宁谨接过钥匙后,担忧的看着她,怎么看都不放心:“那你总要带上草席被褥什么的,下午我送你去镇上吧?”

    唐宝笑着拒绝:“不用了,带的东西不多,现在天晴了,下午你也乖乖去干活争公分。”

    “那让我哥和你一起去吧?”顾宁谨决定还是帮自己的大哥一把,觉得自己为他们操碎了心:“先前我们回来的时候,看见还有人在守着,恰好我大哥他下午也要去买些东西回来,你们一起走也好有个伴。”

    唐宝一听那些人还在,原本要拒绝的话就说不出来了,这人看着就有几分能耐,遇到那些人也不怕吃亏啊。

    她故作腼腆的一笑:“好,今儿太阳太大了,我们晚点去镇上好不好?”

    其实是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行动自如,不过按照以往的经验,应该是差不多了。

    “那行,等下你来找我就好。”顾行谨应了一声,就招呼弟弟一起离开了。

    唐宝看着他们离开后,自己又继续开始包饺子,煮好后就放到坛子里收进空间。

    等到忙完已经是十二点多了,现在已经是阳历六月了,哪怕前两天下雨,今儿一出大太阳还是很热,特别是唐宝又在厨房忙活了半天,觉得自己浑身都是汗。

    她去洗了个澡,发现自己的身体还没恢复,这让唐宝有点害怕,又觉得可能是昨儿用力过猛的缘故。

    等到下午两点左右,唐宝起身,郁闷的看着自己不争气的双脚,忍不住叹气:“为什么还没好?下回我再也不敢乱来了。”

    ……

    唐宝是在6月3号的下午才恢复正常,倒是没有让顾行谨送自己,而是自己一个人去镇上。

    她昨儿放了顾行谨的鸽子,他倒没有怪她,而是自己一大早就过来问她要不要和他们一起走,可是那个时候唐宝还没恢复,只能找借口说自己还要准备一些药膏。

    她也发现路上守着的人已经不见了,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苏家大院,想了想,还是住到了杨毅他们小点的这间。

    毕竟现在顾家大哥经常来镇上,说不准他也偶尔要歇歇脚,自己要是遇上那也太尴尬了。

    随后她换了一身苏素的旧衣服就去了纠察队,给看门的中年男人塞了一包烟,陪着笑脸谄媚的道:“大叔帮帮忙,我想进去看一下我爸妈。”

    守门的男人速度飞快的把烟收到自己的口袋里,却翻脸无情的一口回绝:“不行,有东西我可以替你拿进去,你不能进。”

    对于这收了自己的东西,却不办事的操作,唐宝气的要死,却不敢露出来,惊讶的问:“大叔,这是为什么啊?”

    这大太阳的,外面都没走动的人。

    当然,现在有些人宁愿绕路走,也不愿来这边走动。

    守门的看了看四周没人,拿出一根烟,划了火柴点上,和她分享八卦:“看你也不容易,我就告诉你,我们大队长的东西被人顺走了,现在还在严查呢?要是被逮到,估摸着就要倒大霉喽。”

    原来是真的有人想抓自己啊。

    唐宝觉得自己真相了,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早知道自己就不顺走了那手枪,现在还真是自己挖坑把自己埋了。

    她把挎包打开,让他看里面的一些药材和两包饼干,还有两个馒头,红着眼睛道:“大叔,你看着就像我爸一样和蔼可亲,我年纪小,也没别的东西,可是我爸妈现在身上还有伤口,你就通融一下,让我进去一趟,我保证很快就出来……”

    她面不改色的说了一大堆好话,守门的倒是动了隐恻之心,顺手拿了两包饼干,这才挥手道:“好了,我给你十五分钟,快点进去。”

    “哎,大叔你真是个好人。”唐宝原本是想把刘家的两个保险箱放到纠察队的莫处,可是进去后却发现里面气氛很紧张,还有放哨的人,不敢冒险,觉得自己还是等下悄悄的放到公安局里面去。

    唐明远看见自己的女儿进来,紧张的上下打量她,很担忧的问:“阿宝,你昨儿是不是出事了?”

    前两天下雨女儿都风雨无阻,可是昨儿大晴天女儿没来,他们夫妻俩就生怕女儿出了什么事,担惊受怕了一天,今儿看见她来了,这才安心。

    苏素干脆围着女儿转了一圈,这才松了口气,拉开一点门,警惕的往外看了看,见守着的三个人在不远处抽烟,这才轻轻的关好门,拉着女儿的手低声问:“外面昨儿起就查的严,你把给我们带来的东西留下就赶紧走,实在不放心我们就去找吴爱国,给他三十元钱,请他来打点一下。”

    反正当父母的,总是担心自己的女儿,深怕她受委屈。

    唐宝心里一暖,乖巧的应下:“那行,你们先吃饺子,我昨儿走不快,就干脆在家包了很多饺子,又蒸了馒头,这才没来。”

    说罢,心念一动,凭空出现了两大碗饺子。

    他们接过女儿递来的筷子,就埋头苦吃,这里一天三餐可没有饭菜,只有稀得番薯野菜粥,实在是不能填肚子。

    唐宝又把熬好的中药给他们喝了,留下一包饼干和四个馒头,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离开了纠察队,她琢磨着自己是去唐家还是去公安局?

    路过供销社的时候,还是觉得自己先进去准备一点物质,这样就算吴爱国不收钱,这东西总是要送的,不能让人家白忙活。

    反正从刘家得到的各种票和钱不少,就算是全花光,她也不会心疼。

    不过她也不敢大手大脚的花钱,免得太招人眼。

    她前儿就把一部分钱使劲的揉搓后,又埋在泥土堆里,这样新钱就变得邹巴巴的,今儿来镇上的时候,还特意放在鞋子里,拿出来的时候自己都嫌弃的不行。

    ……

    供销社属于国营商店,可以算是物种齐全,昨儿早上开会的时候,就接到主任的通知,让他们注意这段时间里来买东西的人,要是有人使用新的拾元,伍元,就要格外留意,尽快通知他,不能让人跑了。

    刘志华报案后,公安局的人也很重视这次的事情,在镇上的供销社和国营商店,还有大小的铺子里都让大家提高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