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可不知道因为自己的小心谨慎躲过了这一劫,面对售货员拿到钱后嫌弃的眼神,做出一副懦弱的模样,低着脑袋不好意思的开口:“同志,这票是我哥从部队上寄回来的,这钱是我们叔怕婶子知道,叔藏了很久才让我悄悄的来买的。”

    这借口倒是合情合理,现在的烟酒那可是紧俏品,一般的家里的女人可舍不得买。

    唐宝在每个柜台前也不敢多买,不过烟酒,饼干,糖果,男女衣裤,针头线脑什么的都买了。

    她和苏素都不会做衣服,只能买成品,反正现在的衣服颜色都比较素,一般都是深绿色、青色、黑色、灰色、军色、白色这些。

    要是你敢穿花花绿绿的,就会说你是走资派,是资产阶级的表现。

    只能安慰自己天生就是美人胚子,就算是这土的掉渣的衣服穿在身上,也是美丽的小仙女。

    现在自家该低调,唐宝是明白的,去找吴爱国的时候,挎包里就放了一条红山茶,还有零碎的三十块钱。

    她等到他们要吃饭的时候,打着找人的名义,趁机把两个保险箱放到了没人的办公室里,这才去门口等人。

    说真的,在这公安局里面,都是穿着警服带着大盖帽的公安,她是真的有点心虚,哪怕她不是来偷鸡摸狗,而是来给他们悄悄的送东西的。

    吴爱国拿着饭票和饭盒准备去食堂打饭的时候,看见唐宝在边上等着,心里琢磨着自己怎么回绝,毕竟这件事实在很麻烦。

    “三哥,上次的事真是多亏你帮忙了,你真是个好人……”唐宝满脸真诚,眼神崇拜的看着他,反正好话不要钱。

    面对这小姑娘满是崇拜的眼神,他先前打算拒绝的话就说不出口了,干脆把饭盒往边上一放,笑着道:“乡里乡亲的这帮把手不是应该的吗,边上有家面条特别好吃,我带你去吃午饭。”

    天上的太阳明晃晃的照耀大地,散发着炙热的光芒。

    或许是因为天太热了,路上只有几辆自行车快速的骑过,小面馆里也只有一对年轻男女在吃面。

    两人都要了咸菜肉丝面,吴爱国抢先付了五角钱,这才拿起一边的蒲扇扇风,温和的问:“去看过你爸妈了吧?”

    “看过了,他们现在还好。”

    两人说了几句闲话,面条就上来了,等到他们吃完的时候,吴爱国就准备离开:“我还有事先走了,你也早点回去,这边要是有你爸妈的消息我会让人给你带信。”

    唐宝很庆幸现在人不多,把挎包里的布袋拿出来放在桌上推到他那边,带着点羞涩的低语:“上次多亏三哥帮忙,我也没什么好谢你的,你要打探消息就免不了应酬,这烟你先收着。”

    吴爱国没料到她竟然还这么懂事,赶紧拒绝:“不用,我不要,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

    虽然他们是免不了收点好处,可是他确实不想沾唐家的便宜,唐宝和自己弟弟的婚事不成,家里的爸妈没少在自己的耳边唠叨对不住唐家,昨儿他爸还特意来找他,让他上心点,更不用说自己的弟弟,也很担心他们。

    “三哥,我这票是先前有人私下来买药的时候给的,再不用就过期了,那就太可惜了,”送出去的东西,唐宝自然不会收回去,一脸腼腆的看着他道:“你别嫌弃好不好?要是可以的话,替我打探一下我爸妈的事情大概什么时候有个结果。”

    说完,就起身,不大好意思的道:“主要是我觉得三哥消息灵通,看在吴叔他们的面上,你就让我沾一下便宜吧?”

    不求他救人,只是打探一下消息,对吴爱国来说确实不是难事,他也就一口应下:“那好,你放心,我下午还有事,明儿早上就去走一趟,你明儿下午过来听信。”

    唐宝一脸感激的看着他:“三哥,真是劳烦你了,你忙去,我这就回去了。”

    他以为布袋里只有烟,拿起来就夹到腋下,和她一起往外走:“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刘家被人偷了五百块钱,现在我们都要去百货商铺和供销社这些地方多转转,看看有没有人用赃物。”

    唐宝听了他的话,瞄了眼被他夹在腋下的布袋,张大了眼睛,一脸惊讶的问:“刘家好有钱啊?你们有线索了吗?”

    她生怕自己有什么线索留下,等下被人顺藤摸瓜的逮住,迫切的想从他的嘴里听到些相关的消息。

    苍天啊,大地啊,现在都没监控,也没什么特殊的机器,只希望他们千万不要太敬业。

    吴爱国看着小姑娘大惊小怪的模样,倒是觉得好笑:“哪有这么容易,昨儿去现场看了下,早上就是盘问了一下刘家的保姆,下午和另外一队换成我们出去巡查,无非是看看有没有人用新钱币,或者是……”

    唐宝听他说完后,心里悄悄的松了口气,和他告别后,自己走在路边往唐家走去。

    对于刘家只说丢了五百块钱,她倒是早有预料,现在就期待公安局里面的人发现两个刘家的密码箱,想想他们惊讶的样子,她心里就觉得解气。

    现在她想的就是我不好过,你们也别想过得舒坦。

    ……

    吴爱国回去才发现布袋里不仅有一条烟,还有零碎的三十块钱,他微微皱了皱眉,把香烟和钱都放到办公桌的抽屉里锁好,思量着烟自己收下了,这钱明儿还给她。

    看着壹元,贰元,伍元的旧钱,就知道唐家攒下来也不容易。

    (唐宝用力摇头:反正是白得的,我一点也不心疼。)

    他端起一边已经有点发黄的搪瓷缸喝了口水,就看见自己的同事一脸见鬼了的神色进来:“吴哥,头让我们过去,刘家的密码箱可能找到了。”

    “这速度挺快的啊,”吴爱国起身环着他的肩膀一起往外走,也有点惊讶的打探消息:“这案子结的这么快,找到的人肯定能得到奖励,是谁这么幸运啊?”

    同事警惕的看了看四周,这才低声道:“错了,这事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