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他们看到刘家报案说的一个密码箱,变成了两个密码箱,都表示这样就很尴尬了。

    不过,想到有人能无声无息的把密码箱放到他们的办公室,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挑衅他们啊!

    要是唐宝知道他们的想法,肯定会表示她真的是无辜的,只是想让他们尽快的找刘家的麻烦而已。

    队长方正的脸上一脸严肃,指着地上两个密码箱,声音沉着冷静:“十点四十五分的时候,小强送文件进来,里面还没有密码箱,我是十一点十五分打饭回到办公室,就看见地上多了这两个密码箱。

    而这这段时间里,我已经让人从门卫那里了解情况了,除了我们来回的内部人员,早上有送菜来食堂的一辆三轮车,还有两个家属进来在食堂吃午饭,有五个逮进来的现在还关着,另外还有一个小姑娘是来找爱国的,你们觉得这东西是怎么来的?”

    “头,来的是我村子里的邻居,不可能是她带进来的。”打死吴爱国也不相信唐宝这弱鸡一样的小姑娘能把这两个密码箱带进来,反而怀疑到送菜的人身上:“这两个保险箱很打眼,除了放在三轮车里,别的拿不进来。”

    队长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坐到凳子上没好气的道:“这不用你说我也知道,现在的问题是,要是这是送菜的人偷渡进来的,他早就离开了,这又谁是内鬼?而且这并不是坏事,为什么要鬼鬼祟祟的?”

    现在都在提倡大家破除四旧,迷信是要不得的,可是今儿发生的事情,真是让他很想说一声:“见鬼了!”

    小强带上手套,把密码箱都打开,拿出一封信和一张照片让大家看了后,不解的皱眉:“这会不会是有人想对付刘副厂长啊?”

    这里面的照片和信,连在一起的内容实在是让他们意想不到啊!

    队长摸了摸自己下巴的胡渣,随即无奈的道:“不管怎么样,现在你们去找刘家人过来,这件事要是假的,那就要提高警惕,说明有人故意针对刘家;要是真的,那不管是谁搞※破鞋,都不能姑息。”

    ……

    外面碧空如洗,办公室里的气氛却严肃的有点窒息。

    金秀芳看了看照片和信后,气的火冒三丈,一脸的宁死不屈:“这是有人看我们不顺眼,明摆着是陷害我们,我们愿意随时接受组织的调查,相信组织肯定会还我们一个清白。”

    她虽然说的响亮,可是心里却明白,自己的老公肯定有问题,恨不能和他打一架,抓的他满脸开花,可是却强忍着,现在两个人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她还是明白的。

    刘志华看见照片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老婆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心慌气短的不行,脸上却是一脸的严肃,听到她的话,这才皱眉叹息:“我爱人说的对,我家只丢了一个保险箱,可是现在却出现了两个,我觉得就是有人想给我们泼脏水,想给我们扣上资本家剥削的罪名。”

    “就是,我们的工资都是透明的……”金秀芳毕竟是见过场面的,哪怕心里虚的要命,脸上还是一脸镇定。

    队长指了指地上的两个保险箱问:“那这里的保险箱有没有是你家的?”

    刘志华很想说,这两个保险箱都是我们的,可是我们要的是里面的钱财,而不是这样两个空箱子。

    却还是先把自己摘清要紧,一脸茫然摇头:“我平时也不经常看保险箱,现在看着两个保险箱都长的一样,实在是认不出来。”

    金秀芳看了看,却指着大的保险箱道:“这个保险箱是我家的,这里还有一点划痕!”

    随即蹲下身,一脸心疼的摸着空荡荡的保险箱,红了眼睛,万分心疼的哽咽:“我们平时省吃俭用这才存了点钱,还有我家大女婿平时在部队上忙的没空回来,上回让我女儿给我们带来的东西全都不见了,你们可一定要替我们找回来啊?”

    可是这话没人敢答应。

    现在他们头疼的是谁这么厉害,能把两个体积不小,又死沉的保险箱无声无息的放在他们的办公室里。

    队长听到他们俩话里就把自己在部队的大女婿给说出来,毕竟小女婿可没什么好说的。

    他皱眉道:“这件事我们肯定会查出来,你们先回去,等有消息再联系你们。”

    金秀芳现在是真的一个字都不敢说,生怕压抑不住自己的怒火,只是红着眼睛点了点头。

    “那麻烦你们了,我们先走了。”刘志华决定回到厂里就让叶妙仙带着女儿离开,要不自己和她之间的事情很快就会暴露,那样后果不堪设想。

    他虽然想要健康聪明的儿子,可是和自己的后半辈子风光比起来,还是自己更重要。

    队长起身,不露痕迹的打量他们,淡淡的开口道:“好,两位慢走,为了尽快查清楚这案子,我们会查照片上的人。”

    刘志华心跳加快,却还是一脸诚恳的点头:“对,这是应该的。”

    出了大门,金秀芳的眼里就像是藏了刀子一样盯着他,咬牙切齿的道:“刘志华,现在跟我回家去。”

    “秀芳,你要相信我,”刘志华心里直打鼓,却还是陪着笑脸看着她:“现在我们也肯定被他们盯上了,我们好好的去上班,等晚上回家再说好不好?”

    金秀芳一想也是,自己的面子可不能丢,走到自行车边,打开钥匙,骑上车就走。

    ……

    唐宝再一次的来到唐家,心里琢磨着唐家老两口对这件事知道多少,又想着自己晚上最好去刘志华外面的女人家里听墙角,看看会不会有什么意外的收获。

    她顶着大太阳,一路胡思乱想的琢磨着事情,来到唐家推开大门,却看见唐老汉坐在太阳底下,满头大汗的用稻草搓草绳。

    唐宝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脸上也换上一副懦弱腼腆的样子,低声打招呼:“爷,这天多热,你怎么不坐到树荫底下,小心中暑。”

    她心里是真的很奇怪,难不成现在就流行日光浴?

    唐老汉在听到开门声的时候,整个人无意识的抖了一下,看见是她,这才继续干活,听了她的话,只是漠然的应了一声。

    自己总不能告诉她,自己这是做噩梦了,想用太阳的阳气,逼退自己身体里的邪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