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生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

    可是人这一辈子,有几个人能拍着自己的胸口说自己这辈子没有任何亏心事!

    唐老汉自认自己本分,可是昨儿的噩梦却让他心惊肉跳,觉得在炙热的阳光底下汗流满面,这才安心点。

    他现在看见唐宝,就想起了昨儿苏老娘拿着刀子刺啦刺啦的把自己扒皮抽筋的场面,用袖子抹了额头上的汗,思量着自己要不要去看看他们。

    当初唐明远和苏素结婚的时候,苏老娘私下里给了他们一笔银元,说好就当是他们生养唐明远一场。

    按着那个时候的约定,唐明远入赘苏家后是不用再管唐家的事。

    可是苏老娘没了后,唐老娘向他们要每个月五块钱,他也没反对,想着老三给五块钱,老大和老二家给票,这样他们老两口能存下点钱,以后老了也不用怕。

    可能是因为老三不和他们一起住,他们心里总觉得以后老了躺床上了,也指望不上老三能端药递饭的孝敬,下意识的就对老大和老二好一些。

    可是现在唐明远夫妻被关起来,大孙子又说这件事关系重大,让他们不要多管,他会帮忙的。

    他是真的怕那种地方,也就忍着没去,没料到这两天晚上一闭眼就做噩梦,实在是太折磨人了。

    这个时候,唐老娘端着一个掉漆的搪瓷缸出来,看见唐宝就想到她上次拿去的钱,没好气的嚷嚷:“你又来做什么!”

    唐宝一脸受气小媳妇的模样,弱弱的低语:“奶,我就是想问大哥有没有替我问过刘家的事。”

    唐老娘尖酸刻薄的冷笑:“红军厂里忙的要命,你还催魂一样催,先前不是看不上刘家吗?现在又不要脸的倒贴……”

    唐老汉听不下去了,皱眉道:“你给我闭嘴。”又神色阴郁的看着唐宝道:“你大哥下班了会过来,你到时候问他就好了。”

    唐宝看着他大大的眼袋,就知道他睡得不好,自然是不会留下来继续讨人嫌,乖巧的道:“那我先去看看我爸妈,等下再过来。”

    “不行,”唐老娘可不乐意放过这样一个免费的劳动力,赶紧开口:“你走什么走,留下把那些豆子给我剥了,一点眼色也没有。”

    “哦,”唐宝上前满吞吞的开始剥豆子,心里却在琢磨自己用什么借口打听唐红军对于刘家出事会知道多少,正想开口,就听到外面传来了脚步声,随即两个公安进来,其中一个还是吴爱国。

    吴爱国只是淡淡的看了唐宝一眼,就满脸严肃,一本正经的开口:“唐老叔,我们是公安局的,昨儿来问过你们最近有没有去过刘家,你们说没有,可是按着刘家的那边的证词,你们的两个儿子在5月28号和29号轮流去过刘家。”

    唐老汉他们这年纪了,对公安那是格外忌讳,不想和他们打交道,额头上的汗流的更畅快了,老实巴交的道:“这,他们的事,我也不知道啊!”

    “就是,我们老实本分的很,知道的都说了。”唐老娘双手紧张的捏着灰色的粗布围裙,心虚气短生怕他们把自己抓走。

    唐宝看了他们那害怕的模样,心里这才明白唐老汉他们不仅是因为自己动了手脚,也是因为看见吴爱国担惊受怕,她一边剥豆子,一边很认真的听他们说话。

    当然,在吴爱国的眼里,唐宝在烈日下流着汗水剥豆子的场面,看着就像是被虐待的小可怜。

    他自然是看不下去,指着唐宝开口:“这小姑娘和你们是什么关系?上次都没看见她。”

    唐老娘赶紧道:“没什么关系,我家小三早就分出去了,同志要是觉得她有不对的地方,尽管把人带走,她前几天也在镇上跑来跑去。”

    面对唐老娘这嫌弃的态度,唐宝可一点都不介意,反而好奇吴爱国是什么意思,蹲在那疑惑的看着他。

    吴爱国看着小姑娘小脸被晒的红彤彤的,想起她先前虽然是身体不大好,可也是被唐明远他们娇养着长大的,现在小姑娘爸妈都不在,这寄人篱下的模样实在是可怜,倒是动了隐恻之心,开口道:“你跟我们出去一趟。”

    唐宝乖乖的应了一声,拍了拍双手,就乖乖的跟着他们离开了。

    唐老娘一点也不在乎唐宝的生死,看着他们离开了,就赶紧把院门关上,紧张的问:“他们这是怀疑我们家的老大和老二吗?要不我去给老大和老二说一声?”

    唐老汉抹了把汗,背弓的更厉害了,叹息一声,这才涩涩开口:“也行,等一会再走,免得和他们碰上。”

    ……

    这边,吴爱国他们出了小巷子,他和自己的同事低声说了几句,那同事就对唐宝善意的笑了笑,随即快走几步去前面抽烟了。

    吴爱国就看着唐宝温和的开口:“你别去求他们了,我会仔细的查刘家,唐叔他们的事我会去办的,你赶紧回家去吧。”

    刘家会对付自家的前因后果,唐宝已经告诉过他了,他也觉得刘家太过分,本来他对唐宝的态度只是平常,可是和弟弟的亲事被自己搅黄后,他总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对不住唐家。

    特别是唐家对他们出尔反尔没一句怨言,而且唐宝先前也懂事的给他塞了一条烟,现在自然而然的对她照顾一二。

    她心里明白他是想歪了,可是也没去纠正,乖巧的应下,打探了几句刘家的事情。

    吴爱国倒是不能把突然出现在办公室的密码箱事情告诉她,免得吓着她,只是含糊的说了几句有了举报信,又叮嘱了她几句,自己才大步和同事离开。

    唐宝也不想回唐家了,干脆往苏家大院走。

    现在约莫是下午两点左右,也是一天里最热的时候,就算有人在外面也是带着草帽来去匆匆。

    她遇到有人骑着自行车,带着木箱子吆喝着卖棒冰,看到有小孩子在买,也凑上前花了五分钱买了一根白糖棒冰,冰冰凉凉又甜甜的,味道挺好的。

    她才准备进苏家大院,就看见叶妙仙骑着自行车风一样的越过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