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觉得她在上班时间急匆匆的回家,肯定是有什么急事。

    好吧,她不能否认自己就是幸灾乐祸,毕竟这件事自己才是幕后推手。

    她快步的走进苏家大院,却不知道叶妙仙住在哪?一时之间觉得自己有点傻,反正她现在也没事,就干脆走到一边的枇杷树下,靠在树上避一避太阳。

    她在心里琢磨着自己要不要去一趟黑市,那里用钱不用藏着掖着,而且有可能遇到好东西。

    可是现在的太阳实在太大,热的她不想动,脑子里两个小人在打架,一个让她先回去好好歇着,一个让她赶紧去黑市转悠。

    最终还是觉得该对自己好点,要是中暑了那就太难过了,正准备回到借住的小屋,却又看到有自行车骑过来。

    哪怕那个男人带着大草帽很快就骑过去,唐宝也能认出来那个人是刘志华。

    她深深的觉得自己和他们实在是太有缘分了,必须要跟上去凑个热闹,不是,应该说是去打探敌情。

    刘志华停好车后,还很警惕的看了看,这才拉低了头上的草帽大步的往一边走去,熟门熟路的来到一处就推门进去。

    唐宝躲在柱子后,看着他走进去,砰的一声关上门,倒是觉得人家很聪明,这个时候其实在家或者外面走动的人很少,实在是约会的好时候。

    自己也不能推门进去,好在她知道可以去后面偷听,现在天气热,一般都是把前后的窗户打开好透风。

    “……你放心,等过段时间我肯定把你调回来,”刘志华压低声音,用很温柔不舍的语气和她说话:“这两百块钱是我借来的,你先拿着用,千万不要委屈了自己和女儿。”

    透过窗户的缝隙,唐宝看见两个人搂在一起,女人的娇娇的声音带着说不出女的委屈:“华哥,我总觉得这件事太巧了,会不会是你老婆知道了我们的事,这才贼喊捉贼,趁机卷了你的钱财,现在又逼着我离开……”

    唐宝听的直点头,这女的果然很有想象力,也很能挑拨离间,真是个人才啊!

    刘志华一想到那些不翼而飞的钱财,就心疼的要命:“不可能是她,最近家里真是没什么顺利的事,实在是太倒霉,看来得去拜拜去去霉运了。”

    “你先前让人为难唐家的事不是挺顺利的吗?”她给他抛了个媚眼:“那还不是我给你出的主意,你以后多听听我的话,我肯定比你老婆对你好。”

    “别和我说那母老虎,”男人急不可耐的搂着她去里间的床:“让我好好疼你……”

    这是什么仇,什么怨,唐宝听到里面传来低微的不能描述的声音,咬牙切齿的捏着拳头,当然,不是因为羞的,而是因为气的。

    自家爸妈就因为这狐狸精想要出风头,这才落到这下场,要是平时,她没权没势奈何不了他们,可是现在自己能报仇。

    只要自己大喊一声‘着火’或者是抓小偷,就能撞破他们的丑事,也能让他们从此变成过街老鼠。

    不过,现在这时候,留在家的都是老人家,她怕自己喊抓小偷没人会出来,反而是另外一个主意更好。

    当然她也不敢真的放火,免得一把火烧了个精光,而是准备去后面拿点稻草弄湿,这样点起来烟会很大,不怕老爷子老太太们不出来救火。

    她现在就只求姓刘的不是银枪蜡样头,不中看也不中用,自己还没动手人就走没了。

    ……

    “快来人啊,救火啊,着火了!快……”

    苏家大院里的男女老少,听到这尖利的声音的时候,都动作飞快的拎着装水的桶,端着脸盆,快步如飞的往冒烟的地方跑。

    都说水火无情,哪怕现在大家住的是青砖瓦房,可是柱子,窗户,屋里的大梁什么的可都是用木头做的,现在这样大热天着火可不是闹着玩的。

    特别是想起以前看到过的火灾,更是让他们健步如风,恨不能一下子就把火扑灭。

    唐宝看见一大群人来了,也迅速的把手里端着的脸盆里还在烧的稻草什么的扔到了叶妙仙的房里,自己功成身退,深藏功与名。

    她先是在窗户后面点了一小堆稻草,让后收到空间里还是保持着燃烧的状态,趁着扔脸盆的时候,一起把空间里浸泡了煤油的稻草扔到房间里,这才瞬间变成熊熊大火。

    刘志成他们可能是面临着离别,特别的投入,一时间还真的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看见几个大爷大妈已经拎着桶,端着脸盆冲进来了。

    大爷大妈们还真的是见多识广,处事不惊,面对这床上缩在毯子里的男女,还是视若无睹,七手八脚的拿起盆和桶去门外的大缸舀水,赶着去灭火。

    几桶水下去,就把火给扑灭了,地上草灰混着水,黑水横流,显得格外乱糟糟。

    大火很快被浇灭,看着不小,可也只烧着了凳子,熏黑了窗框而已,并没有造成什么太大的损失。

    这下,邻居们有空看热闹了,七嘴八舌的说着闲话。

    宋大妈平时就和叶妙仙有矛盾,此时双手叉腰,看着床上的两人皮笑肉不笑的摇头叹息:“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这大白天的,啧啧……”

    吴大妈他们几个守着门,不让外面乱跑的小孩子和几个大姑娘小媳妇进来,显得格外气愤:“就是,这搞破鞋就该抓起来去游街。”

    他们虽然不认识这个男的是谁,可是却知道叶妙仙的男人已经死了。

    叶妙仙脸红的要命,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在毯子里哆嗦着穿衣服,脑子里却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说什么好,只是觉得没脸见人,也怕有人认识刘志华。

    刘志华现在真的是从来没有过的难堪,他也悔不当初,自己怎么就这么把持不住呢?这下可真是丢脸死了,最要紧的是他明白有人在暗处盯着自己不放,要不这屋里怎么可能被扔进来烧着的稻草。

    他到底是老奸巨猾,抹了把脸,沉痛的道:“大家误会了,我们没有搞破鞋,她是寡妇,我是鳏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