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秀芳心思细密,自从看了照片和信件后,总觉得自己男人在外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虽然他否认不认识照片里的女人,那封信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

    她是公社里管理商品粮这一块的主任,管的就是大家的商品粮分配这肥缺。

    现在公社这一个层面,基本上可以说是一个带有经济经营过程的一个国家基层管理单位,她认识的人可不少,按说起来,想和她搞好关系的人可不少。

    因此,她回到公社里后,拿起电话想给瓷缸厂食堂的出纳打电话,想了想,还是觉得家丑不可外扬,还是亲自去了瓷缸厂边上的饺子铺,盯着里面会不会有什么事。

    按着她的想法,要是刘志华心虚,今儿肯定是坐不住的,肯定会和那个女人去见面。

    她要了一碗饺子慢慢的吃了,也没看见刘志华出来,心里悄悄的松了口气,觉得这都是自己想太多了。

    不过既然出来了,她觉得自己可以去看看小女儿。

    大女儿聪明能干,把大女婿管的服服帖帖的,倒是不用她操心,可是小女儿倒是被他们惯得有点娇气,小女婿看着心眼多,她还真的有点不放心。

    当然,最让她操心的却是自己天真的儿子,哪怕她知道自己的儿子不傻,可是却也知道在别人的眼里,自己的儿子就是个傻子。

    这些日子她也看过别家的姑娘,家里条件好的要不就是长的不怎么样,要不就是心高气傲;家里条件不好的,要不就是畏畏缩缩,要不就是一脸贪婪,她也实在是看不上。

    这样一琢磨,她倒是觉得还是唐宝看着顺眼点,虽然这姑娘说话走路行事都是忙吞吞的,可是长的水嫩。

    她准备离开的时候,却看见三个女人说说笑笑的从瓷缸厂出来,也到这里来吃饺子。

    她觉得其中一个女人有点眼熟,随即就认出来,这和照片上的一个女人很像,虽然现在看着胖了点,可是那眉眼还是没变,只是看着比照片好看很多。

    真像一只狐狸精。

    这下她心里就拔凉了,随即又是万分愤怒,刘志华他敢骗自己不认识这个女人,这难道是鬼吗?

    她起身慢慢的走出去,却是找了另外一家粥铺,要了一碗绿豆粥,就坐在那慢慢的吃着,眼里却带着说不出的阴狠,盯着她们吃好了饺子后又回到厂里,她也把剩下的绿豆汤倒在自己衣服上。

    随即出门买了顶大草帽,又买了块毛巾套在脖子上,还借着自己衣服脏了的借口,买了身人家店里女主人的旧衣服换上,整个人就像变了个人似得,继续在一边的树荫下盯着,估摸着是刘志华才回去,一时之间还没去找那个女的说清楚。

    她虽然平时在家里很强势,可是对自己的男人那是真的喜欢,可是现在这打击让她差点哭出来,哪怕是在炎炎烈日之下,都让她如坠冰窟,手脚发凉。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就看见了那个女的又骑着自行车,脸上难掩惊慌之色的离开。

    金秀芳用力的握紧拳头,还是把草帽往下拉,遮住自己的大半张脸,继续等着。

    等到没一会儿,看见刘志华也骑车路过她的时候,她也远远的尾随……

    金秀芳不敢离的太近,而且对苏家大院也不熟悉,一时间还不知道他们在哪间房间里,只能慢慢的转悠。

    等听到那尖利的女声喊了“救火”她也没敢离的太近,反而看着三四十个人去救火,等到那些小媳妇被拦在门外,又听到里面有老汉大声嚷嚷着“搞破鞋”什么的,她才脸色一变,扭曲着脸走过去。

    来到门口的时候,恰好听到刘志华说:“大家误会了,我们没有搞破鞋,她是寡妇,我是鳏夫……”

    她觉得天昏地暗,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摘了头上的草帽,正想进去打人的时候,唐红军快步来到她的身边,眼带祈求的看着她低声道:“妈,你冷静一点。”

    他是真的无辜,今儿有人中午请客,他喝多了就来朋友家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听到有人喊“救火”,生怕自己被烧死,没想到又听到有人说逮住了○(○男女,他也觉得很有意思,想去凑热闹。

    可是当他看见里面的是自己岳父,外面的是自己岳母的时候,浑身的酒气一下子就散了,赶紧上前,顾不得别的,拦着她进去发飙,这事要是闹出来,自己岳父副厂长的职位可要不保,说不准还会被游街什么的。

    他娶了刘巧月是想靠着刘家青云直上,而不是陷进什么丑闻,赶紧拉着气的浑身发抖的岳母来到一边,低声下气的道:“妈,现在这地方没人会认出爸的,你要是说了,那爸以后可就毁了,我们刘家也要散了,为了这狐狸精不值得啊!私下里我们会给你出气的,这事肯定……”

    金秀芳听了女婿的一番劝解,倒是恢复了点理智,气的直掉泪,却还是一抹袖子,咬牙切齿的道:“行,你放开我,我现在就去给不要脸的死○○蛋作证他是鳏夫。”

    现在这时候,苏家大院里有工作的人都在上班,留下的都是年纪大了的在家带孙子孙女的老头子和老太太,还有几个小媳妇大姑娘和几个孩子,确实不可能认识他们。

    认识他们的唐宝在看见金秀芳进来的时候,就躲在一边的柱子后,表示自己今儿真的看了一场大戏,这要是每天都能看好戏,实在是保持身心健康的好法子。

    不过,就是因为看见了他们,她原来的捅破刘志华身份的事情就不能做了,那样会把自己也牵连进去,可惜今儿天时地利人和,却不能让他们颜面扫地,实在是太可惜了。

    这个时候,金秀芳已经推开唐红军冲进去,看见床上自己的男人一脸见鬼了的神色,挥手就给了他一个巴掌,怒气冲冲的大骂:“我早就让你你们早点去扯结婚证,你偏偏要推三阻四,你是鳏夫,她是寡妇,这王八看绿豆看对眼了,却不早点结婚,脸都被你丢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