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目送刘志华垂头丧气的跟着金秀芳走了,而唐红军却留下来处理善后,自己也赶紧悄悄的回到了后面。

    说真的,今儿的事她虽然是小小的报了一点仇,解了一点恨,可是却让唐红军沾了自己的光,就凭他今儿处理事情的态度,以后在刘家的地位肯定不一般。

    也是因为唐红军,金秀芳才忍气吞声,没有当场闹开,实在是人算不如天算,刘家或许是气数未尽。

    她正要推门进去,木门却在这个时候“吱哑”一声打开,顾行谨看着面前的小姑娘红彤彤的小脸上还有草灰的污渍,就像是小花猫一样,手里拎着脸盆,一脸惊讶的看着自己。

    “我是来寻你的,”他眼带疑惑的看着她,淡淡的道:“郑家让我给你带信,让你有空去一趟。”

    说完,还是忍不住开口问:“你这是做什么去了?”

    他是在弟弟妹妹的催促下,这才特意来镇上打探郑家的消息,没想到自己今儿运气不错,恰好遇见副市长在家休养,想起唐宝的救命之恩,又从他嘴里听到唐家的事情,这才让唐宝过去一趟。

    没料到自己为了他们的事情忙里忙外,唐宝却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他都准备去唐家找人了,想想就觉得郁闷。

    唐宝可不知道他心里在嫌弃自己,听到这好消息,乐得差点蹦起来:“太好了,我原本也打算去郑家一趟,谢谢你顾大哥。”

    天气太热,她额头上有汗水流下来,下意识的用手背一擦,看见手背上有黑色的草灰,不用照镜子都知道自己现在有多么的狼狈,鼓了鼓腮帮子,低声解释:“保家卫国,人人有责,先前前面着火了,我就去救火了。”

    说的是光明正大,前提是这火就是你放的啊!

    “难怪我进来的时候看见有人凑在一起嘀咕。”顾行谨恍然大悟,觉得这小姑娘其实很不错,是自己先入为主,连语气都温和了很多:“你先去洗把脸,我去挑水给你洗个澡再去郑家。”

    第一次见唐宝的时候,他觉得这姑娘白净的不像是庄户人家的女人,说话行事柔柔弱弱的,下意识的就觉得她像蛀虫好吃懒做没什么用;等知道唐家的事情后,觉得她就是个麻烦,要不是自家受到了唐家的帮助,他是真的不想管。

    等到后来,发现她救人,现在又发现她救火,觉得这小姑娘思想挺好的。

    当然,小姑娘的厨艺也不错,家里也收拾的干干净净,还有出事也没有哭哭啼啼的,现在想起来还真的挺坚强的。

    曾几何时,自己遇事也是一腔热血,或许是因为后来见多了生离死别,他觉得自己的心肠已经太硬了,可是现在看见她这老好人的样子,心里倒是被她勾起了几分柔软。

    这才给了她点好脸色,毕竟她现在还小,自己确实不能对她太严厉。

    而且唐家的事情只要副市长愿意帮忙,应该很快就能出来,也不用自己操心什么。

    唐宝可不知道他想多了,觉得这顾家大哥先前估摸着是从战场上下来,这才心情不好,整天沉着脸,现在和自己熟悉起来了,就把自己当成妹妹照顾了,心里还很高兴。

    现在天气热,井水又是带点温的,顾行谨很快就提来了两桶水,自己就出去门外守着。

    唐宝痛痛快快的洗了个澡,开门出去,看见他在小屋边拔草,浅灰色的衬衣被汗水浸湿,反而显得他宽肩窄腰特别的强健有力。

    她不好意思多看,低声道:“顾大哥,那我先去郑家了。”

    “哦,你等一下,”他回身打量小姑娘换了一件淡淡的天蓝色的罩衣,下面是黑色的直筒裤,脚上穿了一双黑布鞋,湿湿的及肩秀发披在纤细的肩膀上,倒是多了几分姑娘家的温婉。

    他大步走向顾家的屋里,拿出了一个网袋,里面装着个六七斤重的大西瓜:“你把这西瓜带上。”看了看她白皙纤细的手,又怕她拎不动:“还是我送你过去吧?”

    唐宝没料到他替自己想的这么周到,赶紧伸手去接:“多谢顾大哥替我想的周到,我能拎的动,你忙你的就好。”

    她去接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他那骨节分明的大手,她歉意的笑了笑,却发现他迅速收回手,眼神游移不敢看自己,心里嘀咕他不知是老古董还是假正经,脸上却一本正经:“那我先走了,顾大哥要是回去,就让玉郡他们不用担心我,还要天气热,我家的菜和鸡蛋都拿去吃掉,不用留着。”

    哪怕是一触既分,他还是能感觉到她那温软的小手的触感好极了,可能是她才洗过澡,身上有着淡淡的好闻的香皂味,扑面而来,让他猝不及防又无处可躲。

    他看着她脚步轻快的离开,直到看不见,这才暗暗的松了口气,心里提醒自己以后和她保持点距离。

    今年他也已经有二十四岁了,要是在家里,肯定是准备找爱人生儿育女了。

    可是现在他在部队里,这个年纪没对象实在是普通的很。

    也有人想给他做媒,可是听到他家里上有年老的爷爷(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自家爷爷没了),下有两个弟弟,就有点犹豫了,听着像是靠他一个人,拖油瓶太多。

    现在他也没心思娶老婆,一门心思让弟弟妹妹们过上好日子,那才是最要紧的。

    他抬眼看了看天上炙热的太阳,继续拔草,准备等唐宝回来,知道情况后再回去,免得他们惦记唐家的情况。

    ……

    唐宝拎着西瓜来到了郑家门前敲门的时候,看到来开门的是白色衬衫,军绿色长裤的郑威,忍不住嘴角微翘,笑盈盈的看着他,关切的问:“你身体好了吧?事情都办好了吗?”

    “我身子好了,烫手山芋也扔出去了,阿宝你快进来,外面热,进去吃碗绿豆汤。”郑威看着娇俏可人的唐宝,心里一荡,有点不好意思的伸手托了托自己的眼镜,又殷勤的接过她手里的西瓜,温声道:“我和我爸说起过你家的事情了,你放心,我爸答应了会帮忙。”

    唐宝听到这话,觉得自己心里的大石头没了,再者他又很像自己记忆里的那个男人,越发开心,水灵灵的杏眼带了波光潋滟,笑容明媚,声音轻快的道:“真是幸亏遇到你,我真的好幸运啊!”

    郑妈妈听到敲门声要去开门的时候,就被自己的儿子抢了先,她就干脆站在厨房的窗户里小心的偷窥着他们,看见唐宝对自己儿子笑得璨烂,心里一咯噔,自己可不想要唐宝做儿媳妇。

    先前虽然是唐宝帮了自己的儿子,可是送儿子回家的是姓顾的,再者自家已经答应帮着唐家父母出来,那就是已经偿还了唐宝的恩情,可不能让她借此缠上自己的儿子。

    特别是今儿上面已经有消息说市长要换人了,自家要是想在这站稳,儿子未来的岳家要是挑的好,那也是助力。

    反正她是绝对不能容忍自己优秀的儿子,娶一个普普通通的乡下姑娘。

    见他们已经说笑着走进来,她长长的吐了口气,端着两碗绿豆汤走出去,脸上带着端庄得体的微笑:“小唐来了啊,赶紧吃碗绿豆汤。”

    唐宝双手接过她递来的绿豆汤,陪着笑脸:“谢谢阿姨,叔叔现在好点了吗?”

    “好多了,”郑妈妈示意她坐下吃,又指使自己的儿子:“你把这碗端去给你爸喝了,告诉他小唐来了,等下进去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