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威听到自家妈妈催着唐宝喝绿豆汤,怕自己在她不好意思喝,应了一声,就端着一碗绿豆汤进去了。

    郑妈妈见儿子走了,这才温声道:“我家威威自小就聪慧过人,要不是现在时势所逼,他也应该还在国外留学,现在却为了筹办建医院的事情忙的不行,虽然现在只是外交人员,等到后面肯定……”

    听到她不停的说自己的儿子怎么好,怎么好,好的不得了,唐宝心里别提多郁闷了。

    她是真的没想到看着像知识分子的郑妈妈也这么爱炫耀,虽然你家儿子是不错,可是我在爸妈眼里也是小仙女好不好!

    郑妈妈似乎别有用意的看了她一眼,却格外温声细语的继续开口:“我就想以后让他找一个有文化的姑娘,这样以后他们结婚了,才不会无话可说,小唐你说是不是?””

    不对,她这是话里有话。

    唐宝很快就明白过来,她这是在嫌弃自己没有文化,配不上郑威。

    说真的,再见到郑威的那一刻,她是真的很高兴,也有想过自己和他是不是上辈子没能在一起,现在才让自己遇到他,能共续前缘。

    可是现在才知道,一切都是自己想多了。

    结婚,不是两个人的事情,而是两个家庭的事情。

    特别是爸妈才自己一个女儿,虽然先前是因为自己傻才想招婿,可是现在就算自己好了,这辈子她也不会丢下他们不管。

    爱情虽然重要,可是亲情更重要。

    更何况现在两人之间还没有爱情,只是觉得对方有点看的顺眼而已,听了她这话,恨不能大声告诉她:我绝对不敢高攀你们郑家。

    可是想到自家爸妈,唐宝露出乖巧的笑容,带着点炫耀的开口:“阿姨说的对,就像我爸妈,也担心我嫁人后受委屈,早就准备给我招个学医的上门女婿。”

    说完,又做出一副担忧的神色:“可惜我爸妈现在有了无妄之灾。”

    郑妈妈听到她这话,自然是不相信她没有高攀自家的想法,不过现在是新时代,提倡的就是男女平等,女人也能顶半边天,倒是相信唐家父母是想招婿上门,心里觉得抓紧把他们弄出来。

    只要自己灌输给他们门不当户不对的不会有好结果,他们就能拘着唐宝,免得自己做恶人。

    她拉着唐宝细嫩的手,一脸慈祥的道:“你尽管放心,我肯定让老郑抓紧处理你爸妈的事情。”

    心里却在嫌弃,现在有几个小姑娘的手是这样白净细腻柔软的,一摸手就知道这人不会干家务,这样的女人想嫁给自己的儿子,别说门,连窗户也没有。

    做戏谁不会!唐宝忍着抽回手的冲动,一脸感激的看着她:“那真是太好了,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真是太感谢了。”

    这个时候,郑威出来,看见自家妈妈和唐宝相处的这么好,心里美滋滋的,乐得不行。

    怎么办?自己的妈妈和自己眼光都一样,实在是想想就觉得太开心了。

    他不好意思的用手托了托眼镜:“阿宝,我爸让你进去,仔细的说一下你爸妈出事的经过。”

    “好的,”唐宝赶紧起身,郑妈妈也跟着起来一起进去,微胖的脸上带着笑意:“阿威,你先去吃点绿豆汤,这边有我在呢。”

    反正她是要尽量不让他们呆在一起。

    唐宝明白她的意思,不再看郑威一眼,低眉顺眼的跟着她走进去。

    真不愧是副市长家,里面有黑白的电视机,现在在播放着新闻,头顶还有吊扇在转动,带来凉风。

    还有个精瘦的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靠在床上,不苟言笑的看着唐宝,语气却还算温和:“小唐是吧?前几天郑威多亏你帮忙,我们才来不久,实在是没提防,这才吃了个大亏,现在终于安定下来了,听闻你爸妈出了点事,你给我仔细说说,我听听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猫腻。”

    “是,当初……”唐宝把自家的事情说了一遍,倒也没有添油加醋。

    主要是她现在想到市长调离,副市长他肯定也想掌控联防队和纠察队,特别是先前纠察队为难过他,联防队为难过他儿子,现在他不过是想有个名正言顺的收拾人的借口。

    ……

    唐宝离开郑家的时候,郑妈妈倒是收拾了好几罐奶粉、麦乳精、和肉罐头,还有一些布票,米票、面票、粗粮票和食用油票,都当着儿子的面交到唐宝的手里,和蔼可亲的道:“这些都是昨儿别人送来的,你拿回去慢慢吃,以后我再让郑威给你送去,有事尽管来找我们。”

    唐宝假惺惺的推辞:“阿姨你们已经帮了我大忙了,再说我来看叔叔都没带东西,怎么好意思连吃带拿。”

    在边上看着她们说话的郑威赶紧道:“没事的,阿宝你和我们客气什么,要不是你,哪有现在的我,这点东西不算什么,你拿着,要是你不带走,我等下亲自给你送去。”

    郑妈妈心里本来确实是舍不得的,毕竟先前为了感谢顾行谨他们送自己的儿子回来,她也给了一些票,现在准备给唐宝的这些可不少,确实有点心疼,可是听到自己儿子说要给唐宝送去,瞬间就把两布袋东西塞到唐宝的手里,推着她出去,万分诚恳的道:“好孩子,你不要和我们客气,也别推辞,这两天我们事情多,就不留你住下了,等些日子我们好好说说话。”

    现在她只想让唐宝离自家儿子远远的就好,实在是不想看见自己儿子像傻子一样围着唐宝傻笑。

    唐宝就半推半送的收下了,恰好又有人拎着网兜上门来见副市长,郑妈妈就趁机让自己的儿子陪着进去,自己这才和唐宝告别。

    唐宝看了看自己手上的东西,讥诮的笑了笑,寻了个没人的地方,就把东西收到空间,这才快步的往苏家大院走。

    不要白不要,再者她也明白了,郑妈妈这是想要个知恩图报的好名声,要是自己不收,她反而会怀疑自己别有用心。

    自己就算不吃,留着给顾家兄弟和杨家兄弟他们吃也好,这可是好东西。

    她一边快步的走,一边琢磨着自己晚上悄悄的去刘家附近转转,看看会不会有意外的发现。

    当她回到苏家大院的时候,看到两间房边上的杂草都被弄干净了,看着还打扫了一下,而且顾家房间的门还开着。

    她还以为顾行谨早就走了,没想到他还在,这倒是让她有点犹豫,他要是住在这的话,自己出门就要格外的小心。

    顾行谨听到脚步声就走出来,看着她傻乎乎的站在那看着自己,倒是先开口招呼:“你回来了,事情说好了吗?”

    唐宝乖乖的点了点头:“顾大哥,你今儿不回去吗?”

    “我这就准备回去,你一个人住在这边会不会害怕,要不就和我一起回去吧?”他也不知道自己和乖巧的小姑娘怎么打交道,干脆把她当成自己的妹妹一样,指着里面道:“先进去喝瓶汽水吧?”

    现在是爸妈要出来的要紧时候,唐宝不乐意和他回去,表示自己不害怕。

    他把浸在木桶里的一瓶汽水拿出来,在木凳边一按,瓶盖就开了,递给她后,不放心的叮嘱:“那你晚上睡觉的时候就关好门,要是有事就大喊,我给你准备了木棍,你等下放到床头……”

    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堆,看见唐宝一脸乖巧的用力点头,觉得小姑娘还挺听话的,又指了指一边桌子上的一些米面和大白圆面包:“这些你收好,身上还有钱吗?要什么就和我说,不用和我客气。”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