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看着他身姿笔挺离开的身影,喝了一大口汽水压压惊,在井水里浸泡过的汽水有点冰凉,橘子味特浓真的很好喝,汽儿也倍儿足,喝着真的很过瘾!

    她觉得今儿顾行谨对自己好像特别和气,对自己就像是对玉郡一样,难不成是把自己也当成妹妹了?

    不过,有这样一个哥哥好像也挺不错的。

    唐宝翻找着顾行谨特意给自己留下的东西,发现有一小袋白米和白面,约莫有四五斤,另外还有一盒肉罐头,四个大白圆面包,这种面包要二毛钱一个,还要粮票,味道倒是很不错。

    她现在是真的有点感动了,这世上还是好人多,全然不知道是因为人家把她想成有着一腔热血,见义勇为的小姑娘。

    她在边上溜达了一下,见四周没人,自己关好门进入了空间里整理东西。

    家里重要的东西都已经收到了空间里,还有刘家的意外之财,再加上自己买的一些吃的用的,五平米左右的空间都快要堆满了。

    她现在就期待蛋蛋能早日化形,那样蛋蛋才有能力把空间变大一些。

    当初空间只有三平方的时候,蛋蛋一用力能把这变成五平方,她就期待有一百平方,想想就兴奋啊。

    反正现在时间还早,空间里也还能再塞一些东西,她还是觉得能再去黑市转一圈,看看有没有什么好东西。

    她觉得自己现在有点老人家的心态,也可能是听多了缺衣少粮的年代,知道了粮食的珍贵,总想把自己的空间堆得满满的才会觉得安心。

    黑市里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唐宝背着背篓转了一圈,买了一些鸡蛋和鸭蛋,还买了些难得一见的干红枣,两个西瓜,几个香瓜和桃子,梨。

    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零食,饼干,果脯什么的。

    这花了钱就是爽,特别是花的还不是自己的钱,那更是让唐宝心里爽歪歪。

    这也想买,那也想买,要不是黑市里买卖的人越来越少了,她觉得自己可以再来回逛一圈。

    等她回去的时候,太阳也已经下班了,天色已经暗下来了,估摸着已经七点左右。

    背篓里的东西加起来估摸着也有三十多斤重了,唐宝放慢了脚步,自己悄悄的去了树后面,就把背篓里的东西给收到了空间里,这才是正确的空间使用方法,真是居家旅行必备,愉快的从树后走出来。

    却发现自己前面却站了个穿着灰衬衫和蓝裤子的壮实的中年男人,脸上耷拉着凶狠的三角眼,手里还拿着一根木棍,看着唐宝的眼神就像是狼看到了羊。

    李老三在炼钢厂干活,可是喜欢抽烟喝酒,平时也是喜欢小偷小摸,先前无意间看见唐宝买红枣很爽快的拿钱,都不还价,后面买东西也都是很利索,一点也不犹豫。

    又看到她长的不错,想到自己买了烟和肉,手里没钱了,不知怎么的就起了邪心,觉得自己今儿是人财两得了。

    他压低声音恶狠狠的道:“你给我往里面走,要是敢乱喊我要了你的命。”

    唐宝似乎被吓着了,浑身抖了抖,乖乖的转身往里面走。

    李老三回头瞧了瞧,外面没人,看着那女的已经吓傻了,却平添几分楚楚可怜的模样,只觉得心里痒痒的,笑容更猥琐。

    可是看着唐宝还在往树林深处走,李老三有点怀疑这姑娘是不是沙雕啊?

    要不怎么可能这么听话?

    “好了,你给我站住。”

    他一说完,唐宝就很乖巧的站在那,转身看了看四周,很好,四周都是树木,没有人会看到她做什么。

    李老三见她左顾右盼,还以为她这是想跑呢,邪气的坏笑:“别想跑,这月黑风高的,我们好好的……”

    话还没说完,就觉得面前有一根木棍凭空飞来,敲在他的太阳穴上,双眼一翻,整个人就晕倒在地了。

    唐宝意念一动,手里又出现一根木棍,戳了戳他的腰,又来到他的身边蹲下,给他把脉,确定是脑部急速充血,导致昏迷,这才松了口气。

    毕竟太阳穴是神经大穴,她要是用力过猛,闹出人命来就不好了。

    虽然他也算是个渣渣,可她还真没打算弄出人命,毕竟她先前是三观端正,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就算是杀鸡都会心跳加速,实在是没有法子面不改色的杀掉一个人。

    她起身想离开的时候,又担心这种地方会有蛇虫出没,吐了口气,还是在他的身边洒下驱蛇的药粉。

    可是却也越想越不甘心,干脆把他挎包里的两包茶花烟,还有一斤多肉和几张毛票都收刮的一干二净,看他下回还敢不敢动坏心眼。

    当然,她不知道李老三在醒来后,觉得自己肯是冲撞了什么,要不怎么可能有那么镇定的女人,自己又怎么会突然晕过去,吓得买了纸烛香,偷偷摸摸的来祭拜了好几回。

    而且,他再也不敢动什么人财两得的这种念头了。

    ……

    脚步轻快的回去的唐宝,觉得这好像有什么不对劲,自己先前明明打算卖反季水果赚钱的,现在怎么就变成了打家劫舍了呢?虽然这样是很爽,可是这业务好像不会很多。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现在的大都人都是很善良的,她觉得只能把这当成副业,正业的话还是倒卖水果好,还听说a省那边工业特别新进,电视机,录音机,自行车,手表这些东西都能在黑市上看见,自己等爸妈出来,也可以去转悠一圈。

    想到这里,她就觉得自己这段时间在外面转悠,倒也知道了很多小道消息。

    她回去后一个人也懒得烧,从空间里拿出热腾腾的饺子吃了,再一次觉得有静止的空间真是太幸福了。

    现在天气热,镇里的筒子楼也多,电风扇还没普及,晚饭后在外面摇着蒲扇乘凉,顺便侃大山的人也不少。

    唐宝吃了晚饭走出去的时候,发现苏家大院里的人都在外面乘凉,顺便说着今儿发生的事情,她也悄悄的站在边上,听到他们说那女的带着女儿离开了,肯定是……

    她还真没想到他们动作这么快,她们母女这一走,刘家反而不会闹得不可开交了。

    趁着夜色去刘家转悠了一圈,却是大门紧闭,里面还隐隐约约的传来女人的哭声……

    ……

    哪怕是副市长插手唐明远和苏素的事,该走的流程还是得走,一时半会也不能出来,好在现在唐宝可以每天过去看爸妈,听他们说在里面的待遇好了,就连床也有了,倒也安心不少。

    杨铮还有顾少谨和顾宁谨也都轮流来镇上看过唐宝,杨铮还私下里和她说,自己哥哥跟着顾行谨和顾宁谨是去赚钱了。

    反正现在这时候,想要来钱快的肯定是有危险的,唐宝也没问太多,心里倒是没想到这顾大哥也挺聪明的,不是墨守常规的顽固分子。

    转眼之间就到了6月11号的早上,按照昨儿说的,自家爸妈今儿下午可能就能出来了。

    她一大早就去排队买了排骨和肉,又揉了面,准备让他们出来就能吃上排骨面和红烧肉。

    这边红烧肉的香味飘出来,唐宝自己闻着都觉得嘴馋,也怕被人闻到,不顾这大热天的,关起来了门窗。

    幸好现在已经是十点多了,家家户户都在准备午饭,就算闻到了点香味,也不可能知道是哪儿传来了。

    再者明晃晃的太阳挂在天上,散发着炙热的光芒,因此就算是小孩子都被拘在家里,生怕中暑了。

    唐宝也不亏待自己,吃了一碗排骨汤面,又吃了三块红烧肉,觉得香味散去了一些,这才打开门窗,摇着蒲扇在琢磨自己要不要去纠察队。

    外面突然传来了脚步声,顾行谨推门进来,看见她还在,脸上难掩惊讶:“你怎么还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