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看着顾行谨在门口一犹豫,还是慢慢的走进来,随手关上门。

    在她眼里,顾行谨都是穿着整齐干净,从容不迫的,可是他现在身上穿着的蓝色短袖和绿色长裤明显是不合身,衣服紧,裤子短了一截,而且脸上也脏兮兮的,浑身都是风尘仆仆。

    她第一次看见他这么邋遢,觉得他就像是在泥土里打过滚一样,而且脸色很难看,她诧异的问:“顾大哥,你这是怎么了?”

    顾行谨觉得自己快坚持不住了,勉强道:“你先去隔壁呆一会,让我先换身衣服!”

    他其实也不能确定自己能等到后面军医的到来,可是现在他实在是没力气多说什么,只觉得天旋地转……

    “哦,”唐宝平时是待在杨毅他们那边的房里,可是今儿她在里面炖了一会肉,热气太大,反正有这边的钥匙,这才过来歇一歇的。

    她路过他的时候,鼻子里闻到了一股血腥味,她停住脚步,眼带疑惑的看着他,正要开口说话,却见他整个人都往前栽倒。

    唐宝下意识的想扶住他,可是她太高看自己了,反而成了男人的垫背。

    她怕自己被撞的头破血流,在千钧一发之际,心念一动,地上多了几床棉被,可是身上死沉的男人还是让她觉得自己被压扁了,疼的哀嚎:“我去,疼死了,你醒醒啊!”

    身上的男人纹丝不动,唐宝用尽吃奶的力气,这才从他的身下爬出来,借力把他翻到地上,自己把地上的棉被收了,这才给他把脉。

    她自认自己是半吊子的中医,可是那散脉还是把的出来的,散脉沉浮无根,浮取时脉象时快时慢,来去不明,重按反而摸不着脉,主元气离散,精血严重损伤……

    吓得她赶紧扔了他的手,难怪他的脸色这么难看。

    她赶紧起身,想去喊人把他送到医院,可是又想到他自己勉强回来,却不去医院,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不方便的。

    她小心翼翼的解下他的背包,又解开他的衣服,这才看到肩膀处用布条包扎的严严实实的,可是血渍却已经渗透出来,染红了白布。

    妈啊,鲜红的血,越发浓重的血腥味,让她觉得自己快晕了。

    好久没动静的蛋蛋又在空间里蹦跶尖叫了:“唐宝,唐宝,我告诉你个好消息。”

    “你说啊!”唐宝敷衍的说了一句,心念一动,就从空间里拿出来了一瓶当归熟地何首乌粉末给拿出来,再倒了点水给他灌下,又准备查看他的伤口。

    “你先好好听我说话行不行!”蛋蛋很不满她的态度,在她的脑海里尖叫:“我要这个男人。”

    唐宝的手一抖,觉得自己瞬间污了:“蛋蛋你冷静点,跨越种族的爱情有点困难。”

    蛋蛋快被唐宝气疯了:“不是,你要把我气死了,我还没化形要他干嘛?不是,我又没瞎,怎么可能看上他?我的意思是你要这个男人。”

    “你看不上的,我为什么要看上啊?”唐宝吓得进了空间,眼神怀疑的看着蛋蛋问:“你到底想干嘛?”

    蛋蛋以前都嫌弃唐宝抱住自己就会把自己捏来捏去,现在却主动的蹦到她的怀里,很认真的道:“那个男人身上有我喜欢的味道。”

    唐宝吓得抱紧自己怀里的蛋蛋:“你想吃了他?”毕竟自己以前找来的那几块奇怪的木头,都是被蛋蛋给吸收了。

    她的脑海里想到蛋蛋把顾行谨一口吞了,瞬间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蛋蛋和她心意相通,很是抓狂:“你要气死我了,你就不能想点好的吗?我的意思是让你和他在一起结婚,”

    “你疯了?”唐宝被他气笑了:“你知不知道他大我很多(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两人相差几岁),而且他是军人,要是有个万一,你想让我守活寡吗?”

    她本来就是小市民的心态,哪怕现在觉得自己多活了一辈子,可是她也没有什么拿的出手的,也不认为自己会有多聪明,只想安安分分的过着自己的小日子。

    再者,她也没有对顾行谨一见钟情再见倾心,自然是没有想过自己要和他结婚。

    蛋蛋明白她的想法,赶紧诱惑她:“可是,你也不能否认顾行谨为人很不错吧?他有责任心,照顾弟妹们,也替你收拾了乱摊子,再者他虽然长的不像那小白脸,可是不也是很有硬汉的气质吗?”

    唐宝用力捏着自己怀里软绵绵的圆球,没好气的道:“笨蛋,爱情你懂吗?我可不喜欢自己嫁了男人后,每天都要提心吊胆,那还不如一个人过一辈子呢?”

    “你可以不担心他啊,”蛋蛋哪怕传承再多,也无法明白感情这东西,很直白的告诉她:“我本来还在修炼,可是察觉到他的血液让我沸腾,我的传承告诉我,他和你在一起了,我们就能得到很多好处,要不然我化形失败,就会消失,而你,也会像以前那样……”

    唐宝现在能手脚灵活,说话利索,自然是怕自己再度变成傻子,她还真的被蛋蛋这话吓着了,再者她和蛋蛋这些日子亲密接触,也不想蛋蛋从此烟消云散。

    蛋蛋自然能察觉到她的纠结,很干脆的浮起来,贴着她的脑袋,把自己传承里的东西传给她……

    她从传承里明白蛋蛋最迟在明年底要化形,不成功就成仁,而偏偏却已经是末法时代,很难寻到含有木灵气的东西,可是顾行谨身体里有着木灵根类似的东西,自己要是在……

    虽然唐宝期待自己有美好的爱情,可是她更看重亲情,自己要是不好,爸妈他们这辈子只有自己一个女儿,那是死都不敢死,就怕自己孤苦无依。

    好吧,她决定要是顾行谨没有喜欢的女人,自己就做他的老婆吧。

    因为自己记忆里那段被第三者插足的婚姻,她最恨的就是小三,要是他有喜欢的人,那她可做不出第三者插足的事情,只能去寻找别的际遇了。

    ……

    顾行谨是被疼醒来的,他睁开眼睛,发觉自己一个人躺在地上,看见自己赤裸着上身,右肩的伤口已经重新包扎了,屋子里弥漫着一股浓郁的中药味。

    他现在又疼又饿又渴,想要努力起身的时候,却看见门被推开,唐宝放轻脚步走进来,看着他睁眼了,黑白分明的杏眼里就带着惊喜:“顾大哥,你好点了吗?我扶你上床吧?”

    在她的帮助下,顾行谨终于从地上起身,走了几步路就来到了床上躺下,就这一会儿,已经让他疼的浑身冒汗。

    唐宝很细心的给他端来一杯温的中药,喂给他喝了后,这才把事情都温声细语的交代了:“顾大哥,我扶不住你,就只好让你在地上躺着,可是看你的伤口像是枪伤,我也不敢张扬出去,只能给你熬了一点药,现在你还在发高烧,要不要我去请人送你去医院?”

    “不用,多谢你,”顾行谨听了她的话,心里还真的松了口气,没想到这小姑娘还这么镇定,感激的开口:“今儿真是吓着你了,多亏有你在,要不我还真的死定了。”

    他心里再一次的感受到了这小姑娘乐于助人的好心肠,想到自己以前还暗暗的埋怨她多管闲事的救了郑威,就觉得汗颜。

    唐宝想在他的面前刷好感,自然是服侍的格外温柔细致,拿来了干净的温毛巾,仔细的替他擦着身上的汗:“顾大哥你饿了吗?我给你烧点面条好不好?”

    反正就是要在他面前表现出自己好的这一面,让他不会拒绝自己。

    实在不行,也可以用救命之恩套路一下他。

    当然,现在最要紧的是打听他有喜欢的人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