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是战场上,还是出任务的时候,顾行谨历经很多生死关头,活下来只会觉得庆幸,不是军医护士救自己,就是自己找医院看医生。

    可是现在有小姑娘小心翼翼的照顾他,嘘寒问暖,仿佛他是易碎的花瓶一样,还真的让他有点不习惯。

    当然,唐宝给他擦身子的时候,他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干脆闭上眼睛,心里想她要是给自己脱裤子,自己肯定要阻止。

    幸好,唐宝擦了他脸上和身上的汗水后,就问他:“顾大哥你饿了吗?我给你烧点面条好不好?”

    “好,麻烦你了。”顾行谨大大的松了口气,看了看外面的大太阳,再一次庆幸遇到唐宝,要不自己可真不知道会怎么样了。

    边上小屋里用煤球炉一直在煮排骨,面条又是先前已经切好的,很快就煮了一大碗。

    白面加上排骨汤,想要不好吃都难,上面还放了两块炖的嫩嫩的排骨,让饿了很久的顾行谨肚子咕咕叫了起来。

    唐宝看了一下他受伤的右手,很是善解人意的道:“顾大哥,你肩膀那现在不能用力,我来喂你吧?”

    她明白自己清秀有余,妩媚不足,而且年纪也小,只能在他面前表现出自己细心能照顾人。

    嘿嘿,恨不能和他说,要是你娶了我,我能帮你照顾好家里的弟妹,你就只管去外面奋斗吧,骚年,不,他已经是青年了!

    顾行谨先前是拼命回来的,现在就是强弓之弩,高烧让他脑子有点懵,确实也不想动弹,再者他也不是左撇子,就低声道了谢。

    唐宝对于投喂这件事还是能做的很好的,毕竟自己记忆里那外孙和外孙女们小时候就是她照顾的,太过投入的结果,就是喂完后,还下意识的说了声:“宝宝好乖啊!”

    顾行谨嘴角抽了抽:“……”我已经烧糊涂了,现在都出现幻听了,我的好好睡一觉。

    话一出口,唐宝就知道自己穿帮了,不过看他闭上了眼睛,小麦色的肌肤上带着不正常的红晕,就知道是烧糊涂了,自己应该能糊弄过去。

    她也怕他烧傻了,赶紧给他敷了毛巾,软绵绵的声音里带着担忧:“顾大哥,你先别睡,等下喝了药再睡好不好?”

    趁你病,要你命……不对,她只是想趁着他现在虚弱的时候,打听清楚他到底有没有对象。

    听到她给自己熬药,顾行谨莫名觉得自己的小命有点悬,不过,他也能感到自己肩膀上的伤口不像之前那样在流血,那就任凭她折腾吧,

    想到她给自己包扎过了,赶紧问:“我原先包扎的绷带你别乱扔。”

    “你放心,我已经一把火烧了。”唐宝坐到了一边的木凳子上,开始套话:“顾大哥,你有没有对象啊?前儿少谨来了,很惦记着什么时候有大嫂呢?”

    才怪,人家少谨就担心她心情不好,围着她转,一点也不在意大哥什么时候找对象。

    顾行谨还真以为自己的小弟惦记着自己的婚事,淡淡的道:“男人应该先立业后成家,等我安定下来再说。”

    他没觉得自己的弟弟妹妹是自己的拖累,可是现实里,像他这样带着三个弟弟妹妹的,确实不好找对象,就像先前有人给他介绍对象,一听他家的情况都犹豫了。

    可他要面子,这自然是不好在人家小姑娘面前说实话,只能用先立业再成家来装装门面。

    唐宝听到他没对象,心里就琢磨自己和他的事怎么才能尽快定下来。

    他现在病的厉害,自己倒是不好意思沾他便宜,可是等他病好了,自己想沾便宜也难。

    一时间,她倒是有点左右为难,干脆先去把中药给他端过来,温声细语的道:“顾大哥,你先喝中药,要是到晚上烧还退不下来,我们再用西药。”

    顾行谨的身体很不错,特别是他的自愈力很惊人,要是换一个人,受这么重的伤早就挂了。

    因此哪怕他心里是更愿意用药效快的西药,也没反驳唐宝的话,反而是低声开口:“我在这里的事情你先不要透露出去,要是等下有个叫贺知寒的来找我,你就让他进来,麻烦你了。”

    “好,顾大哥你先休息一下吧?”唐宝看他闭上眼,自己也托腮看着他,很发愁怎么和他把亲事定下。

    对于自己突然之间准备赖上他,她心里其实也是有点不好意思的,觉得自己有点辣手催草的感觉,可是她实在是不愿意自己再变傻,也不想蛋蛋就此烟飞烟灭……

    他是早上十点多回来的,期间晕了两个多小时,现在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正是一天里最热的时候。

    可是她却发现他潮红的脸色慢慢的变成青白,知道是失血过多引起的,见他似乎怕冷的蜷缩起来,杏眼一亮,樱花般粉嫩的唇角露出了促狭的微笑……

    当顾行谨再度醒被伤口疼醒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好多了,没了先前那天旋地转的感觉,却还是有点晕忽忽的,也知道自己出了很多汗,草席似乎都有点汗黏黏的。

    他觉得自己应该没有大事了。

    出了太多的汗使他口干舌燥,想起身去喝水的时候,才发现不对劲,自己的手做错了事……为什么自己的手会在唐宝是腰上?为什么唐宝会躺在自己的身边?为什么自己的长裤不见了?

    他悄悄的收回不听话的手,狭长的凤眼一眯,浓眉微皱,看着她蜷缩在自己的边上闭着眼睛,小手里还拿着毛巾,衣裳整齐,悄悄的松了口气。

    反正一想到自己被唐宝扒了裤子,他就觉得万分不自在,幸好她还给自己腰上搭了一块被单,而且腿上的几处伤口也被包扎过了。

    他闭了闭眼,悄悄的坐起来,扯到了伤口也只是微微皱眉,小心翼翼的拿着长裤穿上,这才暗暗的松了口气。

    先前自己不说腿上有伤,一是觉得不要紧,再者也是因为不好意思在小姑娘面前脱裤子。

    起来的太急,让他脑袋有点晕,而且这床里面靠着墙壁,外面又有唐宝,他要下去就得跨过她,要是平常这是最简单不过的事情,可是现在却让他有点为难,生怕自己不小心碰到她,那就太尴尬了。

    唐宝其实没睡着,脑子里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悄咪咪的睁开眼偷瞄他穿好了裤子,这才打了个哈欠,手背揉了揉眼睛,带着点模模糊糊的嗓音开口:“顾大哥,你醒来了啊?”

    说完,坐起来就利索的下床,拿起被自己解下来的手表看了一眼,就递给他:“已经四点多了,你睡了两个小时,我本来在照顾你的,可是这几天一个人没睡好,一不小心就睡着了。”

    随即又板着小脸看着他:“你说你,这么大的人了,腿上有伤也不说,这伤口要是不处理好,这么热的天发炎了怎么办?引起别的症状怎么办?”

    顾行谨听着小姑娘带着点娇软的声音说个不停,心里一点儿不耐烦都没有,反而能从她的话里听出浓浓的关心,不由一笑:“你说的对,都是我不好。”

    唐宝还是第一次看见他笑,狭长的凤眼带着笑意,格外的明亮。

    哪怕他不是唐宝最喜欢的那种白皙俊俏的男人,现在她觉得小麦色肌肤的男人也很耐看呢,那长眉有神,凤眼深邃,鼻梁高挺,不错,很不错……

    她笑的格外明媚,殷勤的道:“知道就好,那我扶你起来去上厕所吧?”

    顾行谨听到这话,整个人一僵,虽然他也想去,可是被她这样明晃晃的说出来,莫名觉得不好意思,耳尖有点红,低低的咳了咳,含糊的道:“不用,不用,我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