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唐宝第一次面对这重伤的病人,这小白鼠……不是,是伤员的状态她自然是很关心的。

    “顾大哥,”她示意进来的男人躺到床上,一本正经的道:“你现在走动过了,我要查看一下你腿上的伤口,看看有没有裂开。”

    顾行谨不好意思在她的面前脱裤子,下意识的拒绝:“不用了,我觉得没什么事。”

    他这么不捧场,让唐宝很不满,杏眼一瞪,故作严肃的道:“你腿上的伤口应该是刀伤,估摸着是好几天了,你也没好好注意,现在已经红肿发炎了你知不知道?还有万一破伤风了怎么办?我瞧瞧,要是不行再放点药粉敷一敷,赶紧的。”

    顾行谨想起自己还要把消息送出去,确实要尽快养好身子,再者他也不忍拒绝她的好意,扭扭捏捏的像是受到威胁的小媳妇,慢吞吞的脱了裤子,顺势把裤子盖在肚子下,浑身僵硬的闭上眼睛任凭她折磨……不,是任凭她查看伤势。

    唐宝很认真很仔细的拆开他腿上的三处包扎好的伤口,左大腿上果然肿起来发炎,她从自己的挎包里拿出消炎的药粉给他敷上。

    她温暖的小手在倒药粉的时候,不小心碰触到顾行谨微凉的大腿,还有那喷洒在自己腿上的温热呼吸,让他心里一颤,也有点心猿意马,某处也似乎有些苏醒……

    他懊恼的皱了皱眉,恨不能自己现在能晕过去,免得受到这折磨。

    “那个,要不我自己来?”他的声音有点暗哑低沉,语气也带着点僵硬,实在是觉得自己像是在遭受心里和身体的双重折磨。

    更怕在小姑娘面前出丑。

    唐宝很隐晦的向上瞄了一眼,这大裤衩子一点也不紧身,都能当决定不再折磨他了,屏主呼吸开始开始认真的替他包扎……

    五点钟的时候,外面的广播又开始播放激动人心的革命进行曲,倒是让他们忽略了外面的动静。

    这个时候,门突然之间被推开,一个穿着蓝色工装的年轻男人进来,看见他们这姿势,下意识睁大眼睛,激动的跳了起来:“我靠,顾老大,我担心你担心的要命,你却背着我做出这种事,你对的起我吗?”

    唐宝看着他激动的样子,还有顾行谨一脸郁闷的样子,觉得自己像是明白了什么!

    可是看到后面进来的唐明远和苏素,她也直愣愣的看着他们,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

    唐明远更是眼里冒火,心灵受到暴击,已经在琢磨怎么收拾勾引女儿的混球了,还没等他上前动手,苏素已经把手里的东西往他怀里一塞,自己板着个脸大步上前,那气势十足的样子,让唐明远心里偷笑,还以为自己要看到自己老婆出手了。

    苏素才不会像他们那么龌龊呢,她上前就握着顾行谨的手给他把脉,又黏了一点药粉闻了闻,随即带着点欣慰的神色看着女儿道:“没想到你还挺有天赋的,这阴阳离绝,脏腑气血衰,你处理的很不错,说说看给他外敷内服用了什么药?”

    “内服的是……”唐宝倒是很乐意让她替自己把把关。

    顾行谨面对两个女人轮流给自己把脉,无视自己衣衫不整的样子,实在是受不了了,求救的眼神看向了在一边看好戏的贺知寒。

    可惜贺知寒很有兴趣的听她们母女说话,一点也不在意顾行谨现在的模样。

    他虽然是军医,可是对中医却是只有耳闻,还是第一次看见她们把脉,还说着自己能听懂,却又陌生的药名,觉得很有意思。

    真是的,唐明远可忍受不了自己的老婆和女儿看别的男人白花花的大腿,就像大都时候都是他在村里的诊所,就是不乐意自己的老婆看别的男人。

    特别是现在这男人的大腿很修长结实,那就更让他不乐意了。

    因此他上前挤开老婆女儿,自己给他把脉后,顺势扶着他坐起来,用自己并不宽厚的身子挡在他的面前,示意他赶紧穿上裤子,这才看着女儿笑的温和:“阿宝你处理的太对了,果然像你妈,有天赋。”

    他自然是知道老婆的心思,这话夸了女儿,也捧了自己的老婆。

    唐宝也很开心,把自己先前准备套路顾行谨的事情忘在脑后了,拉着苏素,在她的肩膀上蹭了蹭,娇娇软软的撒娇:“妈,你和爸终于出来了,我给你们去下面。”

    一听到吃的,贺知寒觉得自己的肚子也饿的咕咕叫,涎着笑脸凑上前,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阿姨,你们好,多谢你们对行谨的救命之恩。”

    苏素看着他俊俏的脸,有瞄了瞄一边穿好裤子,脸色惨白却也难掩俊朗的顾行谨,这才想起来问女儿:“对了,他们是谁啊?”

    唐宝赶紧给他们介绍:“爸妈,这是宁谨他们的大哥,这次他帮了我好多忙;顾大哥,这是我爸妈。”

    “还有我,”不甘被遗忘的贺知寒也嬉皮笑脸的凑上来,一笑脸上还有两个酒窝,平添几分俊俏:“我姓贺,叔叔阿姨你们喊我知寒就好了。”

    唐宝觉得现在自己应该表现一下,给他们都倒了先前泡好的艾叶茶给他们喝,自己就去隔壁准备晚饭了。

    还坚决不要爸爸的帮忙。

    开玩笑,这是表现自己贤惠的时候,哪怕是自己的爸爸也不能来破坏。

    当然,等到自己把他收了,那就可以让他多学学自己爸爸是怎么样顾家的,家里家外都是一把好手,自己就不用做贤妻良母,而是可以做闲妻凉母了。

    ……

    香喷喷的红烧肉加上排骨面,当然是让吃的人赞不绝口。

    唐明远和苏素是真的感动,自己的宝贝女儿现在进的了厨房,下的了厅堂,还能给人看病开药,真真是怎么看怎么顺眼。

    贺知寒觉得自己就冲这好吃的,也要赖上唐家。

    现在能买到这些难得的肉和白面,又能把肉做的好吃,那是真的不多,不过这些还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姑娘做饭舍得啊,现在的人就算是买了肉,也有省着点吃,有几个像她这样大方。

    顾行谨出了身汗,觉得自己烧都退了,更是胃口大开,很快就吃了一大碗排骨面,虽然觉得自己还能再吃点,可是实在不好意思续碗。

    唐宝秀气的吃着面,眼神却一直留意着他这边,看见他吃完了,放下自己的碗筷就过来,很随意的接过他的碗,温声道:“顾大哥,我特意给你弄了点黄芪当熟地排骨汤,滋补养血,你身子虚,多喝点,有补血补气的效果。”

    苏素在知道顾行谨的身份后,就觉得这人看着很顺眼,因为先前唐宝提起过多亏他才把郑威救出来,此时听了女儿的话,连连点头:“对,行谨是要多喝点,这里药材不够,等回去我给你开几幅药,好好调理下身子。”

    说完,眼神淡淡的扫了女儿一眼。

    唐宝瞬间明白自家妈妈的意思,这是让自己不要拿出太多的中药,免得露陷。

    她对自家妈露出浅笑,就去给顾行谨盛汤。

    贺知寒也不好意思续碗,怕自己这个突然出现的人冒出来,他们不够吃。

    现在天气热,这又都是好东西,他觉得唐宝不可能多准备很多,要是自己还想续碗就太不要脸了,夸张的摸了摸肚子,笑着道:“味道真不错,吃的好撑啊!”

    不,这碗太小了,其实我还能再来两碗。

    唐宝嗤笑了一声:“我今儿面煮多了,贺大哥再来一碗吧?”

    “真的吗?”贺知寒有一双唐宝很羡慕的桃花眼,此时眉眼带笑的模样,特别勾人,他笑得露出一口白牙:“阿宝你真是太善解人意了,那我就不客气了,下回我请你吃好吃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