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贺知寒屁颠屁颠的跟着女儿去隔壁盛面,唐明远心里警惕起来,觉得这男青年对自己的女儿别有用心。

    反正看他那小白脸笑嘻嘻的样子,他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不乐意他们单独呆着,自己赶紧也跟上。

    苏素可没自家男人想的多,吃饱了就放下碗,看着顾行谨皱眉:“你这伤不能大意,要是再发烧那可不大妙,等下找辆骡车一起回去吧?”

    她是把他当成自己人,这才提出这意见,就是因为他的伤不能去医院,哪怕知道贺知寒是军医,可是他身上只有止血药和一点消炎药。

    最重要的是,她觉得他现在是要调养好身体,中药比西药靠谱。

    顾行谨犹豫了一下,才感激的看着她:“那就劳烦婶子了。”

    他这次带着宁谨和杨毅出门,先前的打算只是带着他们去外面转一圈,顺势买几个手表或者弄几条香烟回来,挣一点外快。

    他在外面这么多年,自然是明白什么黑市有什么货,虽然危险是有的,可是家里他们要是靠着那点工分,实在是只能勉强图个温饱。

    他想在自己离开前,多给他们留一点家底,很顺利的用手里的钱在黑市买了四块手表,还有六条烟,准备回来的时候遇见了贺知寒他们截了绝密的文件被人追杀。

    他虽然还在休假,遇到这种事却不能坐视不管,赶紧先打发宁谨他们回来,自己接手了烫手山芋。

    可是敌众我寡,有好几个战友都死了,逃出来的只有四个,却是分成两拨。

    他为了护着贺知寒,更是为他挡了一枪。

    贺知寒也只能替他拿出子弹,来到这边后贺知寒让他先回来,他去黑市上看看有没有药。

    现在文件还在自己的手里,为了安全,自然是不能去医院,只能回家休养好再把文件送上去。

    ……

    唐宝听到顾行谨要一起回去,赶紧出去找骡车,她这些日子每天都在转悠,自然是知道哪儿可以找到骡车。

    现在已经是快六点了,太阳斜挂在天际,微风吹拂,路上的行人也多了起来。

    有些是下班后还没回家的,有些是出来买东西的,倒是热闹的很。

    这时,有个男人惊讶的声音传来:“唐宝,你怎么在这?”

    唐宝看过去,却是唐红军骑着自行车停在自己的身边,他穿着白色的短袖,下面是灰色的长裤,姿势潇洒的停好自行车,矜持的笑了笑:“你爸妈出来了吧?明儿去看看爷爷,他病了好几天了,还有等哪天和我岳母见个面,定个好日子把你们的婚事办了吧?”

    唐宝在确定郑副市长会帮自己的时候,就不去关注老唐家的事情了,此时听到他们生病了,心里明白可能是自己的缘故,却没有觉得不安。

    等听到唐红军又提起婚事,一副他出力自己爸妈才能出来的表情,恨不能揍他一顿,杏眼一冷,看着他冷冷的道:“你难不成不知道我爸妈出来是郑副市长的意思?既然我爸妈出事他们没有帮忙,这婚事也不用再提了。”

    唐红军还真没在意三叔他们在纠察队关着,今儿听到他们出来了,是想把这功劳算在自己头上,没成想他们竟然认识副市长。

    又听到唐宝拒绝婚事,忍不住讥诮的冷笑:“你以为攀上副市长就万事大吉了,那我可真要告诉你,要过来的市长是我岳母的亲妹夫,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要不下回再进去,想要出来就难了。”

    说完,骑上自行车扬长而去。

    唐宝皱眉,她还真的没想到要来的市长和刘家关系匪浅,被他这样一逼,自己倒是更想早点把自己嫁人了。

    她心里琢磨着自己怎么样才能拿下顾行谨,却加快脚步去找骡车。

    ……

    金秀芳本来以为自己的男人是捏在自己手心里的,可是没想到他竟然敢在外面乱来,真是气的她差点晕过去。

    当然,她没觉得自己有错,更多的是觉得自己老公对不起自己,回家就和他打了一架,把他的老脸都给挠破了。

    可是,她却没有想过离婚。

    不仅是因为她对他还有感情,也是因为自己的儿女,生怕传出去,影响了自己的大女儿。

    刘志华被老婆逮到后,那是任凭她打骂,回房间就不要脸的给她跪下,百般说好话,生怕母老虎和自己离婚。

    哪怕他在外面有着年轻美貌的女人,可是从没想过和家里的黄脸婆离婚。

    他知道自己要是敢闹出离婚的事情,老婆就能闹得自己在厂里呆不下去,更是因为老婆的娘家不好惹,她的妹妹嫁的好。

    现在知道妹夫要调到这边来当市长了,更是对金秀芳百般体贴,万般奉承,把一切过错都推到了叶妙仙身上,说她不要脸的勾搭自己,自己一时把持不住,这才犯了混。

    金秀芳从厂里回到家,一想起自己的妹夫要来当市长了,阴沉了好些天的脸上也难得的露出了喜色,把别人送的蛋糕递给了儿子,好脾气的哄他:“晓军,你小姨和姨父要来看你了,你开心吗?”

    “妈妈你回来了,妈妈开心我就开心。”刘晓军对着妈妈还是很依赖的,把她哄得眉开眼笑后,就拿着蛋糕坐到凳子上去吃了。

    他外表高大白胖,已经是二十岁的小伙子了,可是心里却像是五六岁的小孩子,只要吃好玩好就开心。

    刘志华也下班回来,现在他是真的不敢在外面停留,一下班就赶紧回家,和她是前后脚到家,听到她们母子的话,陪着笑脸:“芳芳你回来了,秀娟他们大概什么时候到?等他们来了,你也多个说话的人,这可真是太好了。”

    金秀芳给了他一个白眼,虽然想到自己和他昨儿晚上已经是床头吵架床尾和了,还是没好气的道:“你皮给我绷紧点,再敢给我作妖,我就让我秀娟和王童伟收拾你。”

    刘志华低声下气的哄她:“芳芳你要相信我,打死我也不会在糊涂了……”

    金秀芳听他在自己的耳边说着一连串的好话,心里虽然还有点疙瘩,心情倒是好了点,只能自我安慰:哪有猫儿不偷腥的,都怪那狐狸精不好,以后自己把他看牢点就好。

    哪怕外面叫嚣着搞破鞋,可是有些风流韵事还是能经常有听说的。

    外面又传来了自行车清脆的铃铛声,很快刘巧月就板着脸进来,坐到自家妈妈的身边,很气愤的嚷嚷:“妈,真是气死我了,红军说唐家的人被副市长给弄出来了。”

    唐红军也在后面进来,赶紧把事情说了一遍,却隐瞒了唐宝不愿意的事情。

    在唐红军撞破自己岳父的风流韵事后,他确实长袖善舞的安抚了苏家大院的众人,让金秀芳对这个女婿多了几分欣赏。

    金秀芳拍了拍自己女儿的手,不在意的笑了笑:“傻孩子,这有什么好气的,唐家的人出来也好,要不我们有这样一个亲家也没面子是不是?”

    刘志华也附和:“你妈说的对,等你们小姨来了,再让晓军结婚,这样也能热闹点。”

    刘巧月在这次爸妈的矛盾里,还是站在自家妈妈这一边的,闻言,不满的斜了他一眼,矫情的哼了哼:“其实就唐家那样的,能进我们刘家的门,那是她的福气。”

    要是唐宝听到这话,肯定会反驳,我这是倒了八辈子的霉,才被你们刘家看上。

    吴嫂端着菜走出来,低声道:“饭菜做好了,可以吃晚饭了。”

    “好了,我们先吃饭吧,”金秀芳起身:“等你们小姨来了,让她过过眼再决定这门婚事要不要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