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素确实很感激顾行谨,要不是他把副市长的儿子弄走,那联防队要是在自家搜出来个男人,那后果可不堪设想。

    她很干脆的应下:“那我们把这收拾出来,再用艾草熏一下,再去贾二爷家借床板,床板下垫几块砖头就好了。”

    等唐明远回家来吃午饭的时候,看见自家烟雾缭绕,还有浓烈的苍术、艾叶草的味道,笑着问:“家里蚊子不多啊,怎么不等晚上再熏?”

    “我们先吃午饭,等下明远你和我去借床板。”苏素招呼唐宝出来,这才关上门对他道:“等下行谨和他战友住到我们这边来,他们那一间五个人太挤了。”

    唐明远心里有点不乐意,陌生男人住进自家,这大热天的起居就不大方便,可是自己老婆的话又不能反驳,看着女儿,希望女儿能反驳老婆的话:“阿宝,你会不会不习惯?”

    “没事,贺知寒发烧了,顾大哥也还要好好养几天,就让他们都过来吧!”唐宝倒是有点明白他的意思,眉眼弯弯,笑的甜甜的:“爸,我特意早点烧了红枣花生粥,现在应该不烫了,还有玉米面馒头,我们赶紧去吃吧?”

    唐明远现在还不知道这件事就是女儿提出来的,还以为是自己老婆的意思,面对女儿的笑脸那是完全没有抵抗力,只能暗自下定决心,自己要多看着点,决不能让那他们靠近自己的女儿,这当兵的那是把脑袋悬在裤腰带上,自己可不想女儿将来担惊受怕的过日子。

    ……

    家里多了两个男人,确实有点不方便,可是唐宝心里却暗乐,觉得自己英雄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不都是说想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男人的胃吗?

    她虽然不能说自己做的一手好菜,可是家常小菜绝对没问题,手撕鸡,红烧肉,剁椒鱼头……这些她都会做……可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些菜都没有,她会烧有什么用?

    家里的两只母鸡要养着下蛋,不到万不得已,唐宝是舍不得对自己一手养大的母鸡下手的,好在顾宁谨他们悄悄的去黑市买了只野鸡。

    等拔了毛,修理干净,一只野鸡也不过一斤多点,唐宝放了些当归黄芪,煮了一锅补血鸡汤,可是这带着点中药味的野鸡汤,不可能十分美味的。

    而且她第一次做药膳,中药放多了,味道有点怪,反正唐宝自己是有点嫌弃的,只喝了小半碗就不喝了,偏偏她还说的大义凛然:“这是补血的,顾大哥你们多喝点。”

    顾宁谨他们很有眼色,来唐家吃饭还自己带了大米和面粉,那野鸡汤也只是每人喝小半碗。

    哪怕味道不怎么样,可是里面有中药,他们觉得这补身子的东西,自家大哥要多喝点,他们不能贪嘴。

    顾行谨很想告诉唐宝下回还是不要尝试这药膳了,像中午那种红枣花生粥就挺好,可是听到她在和唐婶请教药膳,又不忍心打击人家小姑娘,只能僵笑着干了一碗鸡汤……就像和喝中药一样干了。

    反正唐宝想用抓住男人的胃,完美失败。

    ……

    唐红军的话就像一把刀一样悬在唐宝的脑袋上,她也没有告诉爸妈这事,不过心里已经有了最坏的打算,就是实在不行就逃离这里。

    反正她现在有一叠空白的介绍信,还有钱和实物,想要离开去别的地方也可以想法子买房子生存,只是不到万不得已,不想离开这住了十几年的家。

    更怕的是蛋蛋不能化形,怕自己又变傻,变成爸妈的拖累和负担。

    那么,自己还是要尽快的搞定顾行谨。

    6月15日的早上,唐宝终于逮到了机会。

    贺知寒被迫喝了几回苦的让他怀疑人生的中药,发烧就好了,他在屋里也待不住,心里又好奇苏素把脉治病,对从来没有接触过的中医有了很大的兴趣,一大早就跟着苏素进山去采药了。

    唐宝看着家里只有自己和顾行谨在,自然不会放过这好机会,暗自琢磨自己怎么才能把他收了。

    让她心塞的是这两天自己这大姑娘在他边上晃悠,温声细语的嘘寒问暖,他待自己就像是对玉郡一样,实在是很让人郁闷,毕竟她可不想当他的妹妹。

    现在她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

    “顾大哥,我来给你把脉。”唐宝送走了妈妈和贺知寒这叽叽咕咕问个不停的咶噪的大灯泡,自己就来到顾行谨的面前,坐到床边伸手给他把脉。

    顾行谨是真的觉得自己好多了,想从床上坐起来:“我现在觉得自己恢复的差不多了,你……”

    “哎呀,你别用力,我来扶你。”唐宝早就琢磨过这一刻,在他要起来的时候赶紧伸手去扶,随即脚下一滑,整个人就很恰到好处的倒在他的身上,让他没说出口的话突然全部凝在口中。

    顾行谨一瞬间瞪大了双眼。

    他怎么也没想到她倒下来的刹那,她那小嘴竟然恰好堵住了自己的唇。

    那一触即逝的柔软顿时让两人愣在那里。

    他看着她带着不知所措的美丽杏眼,还有那长睫毛犹如蝶翼煽动翅膀,闪耀着诱人的弧度,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很想推开她。

    可是看着她一脸迷茫的模样,却不敢动手,不知怎么的,觉得自己好像占了人家便宜,莫名有点心虚,眼神躲闪了起来。

    连伤口的疼痛都被忽略了,想要道歉都说不出口。

    两人的距离太近,他瞬间变快的心跳让唐宝悄悄的得意了一下,占了便宜还不起来,故意愣在那里,见他垂着眼睛不看自己,耳朵尖却悄悄红了,心里得意的笑,脸上却一脸羞涩,呐呐低语:“哎呀,顾大哥,你有没有被我压疼啊?”

    虽然她有小心,可是他已经愈合的右肩伤口还是被撞的有点疼,他深邃的凤眸看了看小姑娘想解开自己的衣扣看伤口,那纤细柔软的手指碰到他的胸肌,好像停留了很久,又好像仅仅只有短短一瞬间。

    却让他想起了先前那一触即分的吻,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他虽然见过男女间的亲密,可是自己还是第一次啊。

    “不,不疼,我没事,你别看了。”他觉得自己现在需要静静,要不肯定会胡思乱想什么的。

    唐宝这个时候肯定是不可能放弃的:“现在天太热了,要是你伤口已经愈合了,那就不用包扎了,你别动,我看一眼就好。”

    两人的距离太近了,他感受到她的呼吸喷洒在自己的脖子上,他甚至看到她皮肤上细致的绒毛,还有微微颤抖的卷翘睫毛,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皂的味道和中药的味道,融合在一起还挺好闻的。

    他觉得一向沉稳克制的自己,仿佛随时有可能会失控,会忍不住的想逃离。

    这样是不对的,他努力告诉自己,唐宝还是个小姑娘,自己不应该胡思乱想,他干脆垂着眼睛不看她,耳朵尖却越发红了。

    唐宝小心的拆开了他的绷带,看着已经愈合的伤口,心里还真的惊讶他自我恢复真的很棒,要是别人没个一个月,那都不可能恢复到他这个程度,可是他却只有五天,却恢复的差不多了。

    可是,他的伤好了,就表示他很快要离开了。

    这对于她来说,还真不是个好消息。

    不过,哪怕这件事还关系到自己的安危,她也不能做太没原则的事情。

    面对这想要当坐怀不乱柳君子的男人,自己要怎么不露痕迹的撩他才能让他明白自己的心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