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行谨看到唐宝离开房间,这才悄悄的松了口气,抹了一把脑袋上的冷汗,闭上眼睛在心里催眠自己:我不能胡思乱想,她就像我妹妹一样,还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能有龌龊的想法……

    不是他意志不坚定,而是现在的他恰好是那青年慕艾的年纪,又没有喜欢的姑娘,现在面对着温柔又体贴的小姑娘,正是花季少女,根本不需要过多的打扮就已经足够赏心悦目,皮肤白皙透亮,睫毛浓密修长,五官秀气又精致,一颦一笑都透着灵动娇俏,让他免不了有点想入非非。

    不过,一想到她现在好像才十七八,自己却已经是二十四了,她又是唐叔唐婶捧在手心里的姑娘,自己还是别想多了。

    好吧,心静自然凉!

    自己还是想想早点把文件送出去,要是运气好的话,说不准还能记一功,要是能早日升到团长,那就可以让家属随军,也好想法子给他们寻到工作。

    先前领导给他介绍对象,对象不满意他,就因为他现在的职位不高,家里拖累太多!

    ……

    唐宝还以为他脸红了是因为被自己勾搭上了,心里美的不行,就连在炉子边熬中药和蒲公英(清热解毒、润肺生津)茶都不嫌热,反而自我安慰,多留点汗对皮肤好。

    等药熬好了,他下床喝药,唐宝开始忙家务,喂鸡,收拾房间,打扫院子,洗衣服,她努力的表现自己是一个能干的姑娘,恨不能大声吆喝:我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撒得了娇,撩的了汉,斗得过小三,打得过流氓,肯定是宜家宜室的好媳妇,你睁大眼睛看仔细了,可千万不能错过。

    现在的天气已经很热,唐宝把家里该干的活都干了,就挑着木桶准备去挑水。

    院子里虽然有井水,可是现在夏天却不够用,因此都是去边上的贾二叔家挑水,今儿早上杨毅一大早就过来挑了一缸水,可是都被唐宝洗洗刷刷,就用的差不多了。

    顾行谨这两天在床上真是躺的浑身酸痛,看见她要去挑水,赶紧道:“这大太阳的,你别出去了,我现在身子真的不要紧了,还是我去吧?”

    他是真的没觉的自己虚弱,而是觉得自己需要适当的运动。

    可是唐宝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你再好好休息几天吧?伤口才愈合,现在你的肩膀不能用力。”

    说完,又觉得自己的语气太严肃了,赶紧放柔了语气,杏眼含笑的看着他:“你肩膀会疼的,要不你和我一起出去走走?”

    感觉这哄男人还真的不容易,最郁闷的是,这还是自己自找的。

    顾行谨确实很想出去透透气,也就默认她的话,和她一前一后的离开。

    唐家本来就在村尾的最后一家,最近的就是贾二叔家,他们去村中心的八卦井太远,两家商量了一下,就在贾二叔家后面打了口井,两家关系还不错,因此唐家也出了一半挖井的钱。

    现在正是割小麦的农忙时期,一般的人家都是早上就煮好了一天的饭,或者是蒸好了馒头,煮好了稀饭,免得耽搁干活。

    贾二叔他们也都在地里忙活,家里是铁将军锁门。

    现在的井都是口比较大的,绝对是能淹的死人的,唐宝拿着井桶开始提水倒到木桶里。

    顾行谨在边上看着她拎水,下意识的叮嘱:“阿宝你不要拎的太满了,小心点!”

    要不是她不乐意,自己真的恨不能上前动手,看着她纤细的小手,总担心她会一个失手就把井桶给掉下去。

    唐宝一边打水,一边嗔道:“这有什么,我又不是城里的姑娘,手不能提,肩部能扛,进山采药,下地干活对我来说都是小意思。”

    嘿嘿,她怕他眼瞎,看不到自己的优点,因此只能自己告诉他。

    可是老天估摸着想看她牛皮吹破的样子,在她把满满一桶水拎上来的时候,觉得自己瞬间手脚不灵活了,手里的井绳掉了下去,和井水碰撞,发出“嘭”的一声。

    “啊……”她惊慌失措的发出整个人也不知怎么的,就往井里摔下去……

    在千钧一发的时候,顾行谨飞一般的扑过去,在她一头栽下去的那一刹那,把她牢牢抱住……

    感觉到她柔软的身子在自己的怀里,他才发现自己的伤口确实疼的厉害。

    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手放的地方不大对,太柔软了……偏偏这时候,唐宝娇娇的声音带着劫后余生的抽泣:“你,你还不放开我。”

    他一看,差点被自己吓得魂飞魄散,她纤细的背被自己紧紧的搂住,而自己的手却从她的腋下穿过,放在不该放的地方,吓得他面红耳赤的不行。

    “对不住,我不是故意的。”他红着脸把她放在一边,见她也羞的满脸通红的样子,恨不得剁了自己还在回味那柔软的手,总觉得自己好像是占了小姑娘便宜的流氓。

    唐宝恨不能揉揉被他抓疼的地方,可是在他放开自己的时候,想要快步离开,却忘了自己现在手脚不利索,也有可能是刚才吓住她了,左脚绊倒右脚,整个人一软就往边上摔去:“啊……”

    她无意识的发出尖叫,觉得自己在他面前摔的五体投地,实在是太丢人了。

    好在顾行谨本来就在她的边上,虽然觉得自己的右肩疼的厉害,可还是不忍心小姑娘摔着,下意识的伸手扶住她,哑着声音道:“小心……”

    好吧,这一次他觉得自己的手很老实,只是握住了小姑娘的肩膀一用力,可是她就像没骨头一样,娇娇软软香喷喷的身子就靠在了自己的怀里。

    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可能真的不老实,要不怎么自己的手和胸膛,就知道沾人家小姑娘的便宜呢?

    唐宝知道,自己一旦手脚不灵活了,那多则十来个小时,少则五六个小时才会恢复,可是现在,在他的怀里,她却感觉到自己手脚都灵活了。

    说真的,这毫无预兆的手脚不灵活,确实会要她的小命。

    她现在想想都后怕,要不是他在,等人发现自己的时候,还以为自己怎么就想不开投井自杀。

    又想起自己上回和爸爸一起进山,也是突然之间就手脚不灵活,弄得爸妈不敢让自己一个人进山。

    再想起那回在黑市遇到了色狼,要是自己手脚不灵活,估摸着在劫难逃……

    反正她在他怀里仔细一琢磨,决定自己要变成狐狸精,缠住他不放,什么都没有自己的小命重要。

    温香软玉在怀,顾行谨觉得自己整个人快要烧起来了,却不敢推开她,怕自己下手没个轻重,只能红着脸呐呐的道:“阿宝,你,你先起来站好。”

    唐宝不仅没有松开他,抓住他腰侧衣服的双手,反而顺势搂住他劲瘦的腰,感觉到他瞬间浑身的肌肉都变得僵硬起来,觉得自己就像是抓住了唐僧,要是吃了他,肯定能变聪明。

    不对,吃了唐僧肉,应该是能变长寿!

    她干脆装出一副吓坏了的样子:“顾大哥,我现在浑身没力,你让我靠一会。”

    面对这热情的小姑娘,瞬间红了脸的顾行谨实在是不知所措,结结巴巴的开口,“阿宝,大白天的,你…我,这样子不好。”

    先前出任务的时候,他在十里洋场里,也遇见过不少风华绝代的美人,可是那个时候他也能心无旁鹭,只想着怎么样才能得到自己的想要的消息。

    可是现在面对着怀里的小姑娘,真是重不得,轻不得,骂不得,打不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