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对啊,要是出任务的时候,要是有人敢这样靠着自己,早就被自己推开了,为什么自己面对着怀里的小姑娘,会有重不得,轻不得,骂不得,打不得的心态呢?

    他觉得自己真是有病,得治!

    再一次的暗暗提醒自己,怀里的小姑娘能算是你的救命恩人,她现在是吓坏了,把你当成救命稻草,你可千万稳住,不要胡思乱想。

    他浑身僵硬的任凭她抱着,干巴巴的低声安慰:“你别怕,已经没事了。”

    心里的小人在狂喊:你再抱下去,有事的就是我了,嘤嘤嘤!我不是柳下惠啊!

    他压抑着心里涌出的渴望,可惜心动从来都是猝不及防的出现,也是蛮不讲理的,不是你想拒绝就能拒绝的。

    唐宝抱着他才发现,他真的很紧张,她都能感受到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快的有点吓人,心里还是小小地激动了一下,悄咪咪的感受了一下他的胸肌,薄薄的绿短袖掩不住他那有致的肌肉线条,不小心想到了记忆里的某些动词,弄得她的老阿姨心都快酥了,逗逗小狼狗什么的真是太让人激动了。

    就冲他这心跳,唐宝就不信他对自己没意思。

    她听到他那安慰,觉得自己还可以矫情的依靠男人一下下,干脆在他怀里嘤嘤低语:“顾大哥,我差点就以为我要掉下去淹死了……”

    她的呼吸洒在他的胸口,他感觉自己的胸口火热一片,似乎还能感受到她柔软的唇,让他觉得自己的脑袋有点晕乎乎的,难道是中暑了?

    炙热的太阳底下本来就热,更何况两个人还抱在一起,唐宝觉得自己真是太失策了,简直就像是抱了个暖炉一样,正想松开的时候,猛然听到自家爸爸气急败坏的大喝声:“顾行谨你个混账##,给我松开!”

    他平时去诊所了,可不会在半途回家,今儿回来是因为大热天的抢收麦子,把他诊所里一早准备好的艾草茶都喝完了,他担心天太热很多人会中暑,就想着回家让老婆女儿煮点竹叶茶放到诊所那,也可以清凉解暑。

    毕竟他们这些年来到这里定居,人际关系一定要搞好,夏天的解暑茶,冬天的姜茶或者是那些金银花茶都是费点柴火和很便宜的药材而已。

    虽然是小事,可是大家都很领情。

    他就趁着诊所里没病人的时候回来,可是抬头间看着顾行谨那小白脸~不是,是他这小黑脸竟然敢抱着自己的宝贝女儿,光天化日之下沾女儿的便宜,真的气的他差点吐血。

    真是千防万防,家贼难防,他就知道自己不应该答应他们住到自家的。

    平时他还觉得这顾行谨看上去很端正,不像贺知寒那个嬉皮笑脸的小白脸,没想到自己还真看走眼了。

    顾行谨听到唐明远的话,吓得赶紧松开唐宝,看着飞奔过来的他脸色铁青,弱弱的道:“叔,你听我解释……”

    “解释个屁!”唐明远忍不住爆了声粗口,脸色狰狞,举手握拳对着他用力挥去:“今儿我非揍死你个王#蛋不可!”

    ……

    说真的,在自己撩汉的时候被自家爸爸逮住,唐宝也觉得很羞涩。

    可是现在却怕自家爸爸把自己还没钓上钩的男人给打跑了,赶紧拦到顾行谨的面前,水润的杏眼带着可怜巴巴的看着他:“爸,你别打他,我先前手脚木了一下,要不是他抱住我,我就掉下去了……”

    唐明远听了女儿的解释,倒是没有坚持要揍他了,可是心里还是觉得郁闷,没好气的道:“那也不至于抱这么久,要不然我怎么会误会?”

    顾行谨自然是不能为自己辩解,反而觉得自己那见不得人的小心思被他看穿了,红着脸认错:“叔说的对,是我的不是!”

    “爸,你胡说什么呢?”唐宝羞恼极了:“我都快吓死了,没力气挑水了。”

    唐明远怎么舍得女儿难堪,赶紧道:“没事,爸来挑水,我们赶紧回家歇着。”

    顾行谨特意落后几步,回到唐家后,看见他们父女在一边说话,自己悄悄的回到小房间,解开衣扣一看,右肩的伤口处又渗出了血丝……

    “爸,”唐宝瞄到顾行谨进房间了,想了想,还是透露了点风声:“我先前拎水的时候手脚不灵活,真的差点掉下去了,可是在他搂住我的时候,我又很快恢复了。”

    唐明远吃惊的睁大眼睛看着她:“真的吗?是不是他身上有什么特殊的东西?”

    因为自己已故的岳母是很厉害的女人,自己的老婆是自己心心念念才娶到的女人,他并没有重男轻女,特别是苏素在生下女儿后不合适再有身孕,他是真的把自己唯一的女儿当成眼珠子一样看待。

    现在一听女儿的话,首先怀疑的就是顾行谨身上有没有佩戴什么特殊的东西。

    唐宝实在是有点羞于启齿自己想要的不是东西,而是那个男人,可是要是不和自家爸爸说清楚,估摸着他也不会同意这门亲事,支支吾吾的低语:“蛋蛋的意思是他这个人有点特殊,告诉我最好是能尽快嫁给他,这样那手脚不利索的情况才能一了百了。”

    呸呸呸,这话说的好像自己马上就要挂了一样,真是太不吉利了。

    唐明远脸色一变,带着点嫌弃的低语:“这不好吧?他是军人,你们结婚了他也不能陪在你身边,反而还要让你为他担心受怕的,要不我们可以四处去走走,说不定还能遇到什么好东西,可以代替他让你恢复是不是?”

    他觉得自己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就是能和苏素每天在一起,觉得女儿也应该过这样夫妻朝夕相对的甜甜蜜蜜的小日子。

    唐宝很明白自家爸爸的心思,笑得像偷吃了鸡的小狐狸,蛊惑的低语:“爸爸,我觉得他不在家很好,我不仅可以留在家里,也免得被他发现我的秘密,而且顾家没有老人,也就不会有婆媳矛盾,宁谨他们的性子你也知道,都是听话的好孩子,我这结婚了,那不是一举数得吗?您说是不是?”

    对啊,自己怎么就没想到这回事呢?

    唐明远听了女儿的话,也没了先前女儿要被人抢走的感觉,要是女儿能彻底好了,那才是最要紧的事情。

    至于女婿不能在家,那完全不是问题啊,反正女儿在自己身边就好了。

    女婿当兵是危险,可是只要自己女儿不危险就好了。

    退一万步讲,就算女婿不幸嗝屁了,凭着自己女儿这么好(当父母的看自己的孩子总是最好的),完全可以再找一个啊……

    唐宝看着自家爸爸有点妥协的意思,再加了一剂猛药:“还有前几天我遇见了唐红军,他说刘家……:”

    ……

    和被人家扫地出门相比,顾行谨觉得自己还是有点眼色的悄悄离开好。

    伤口的疼痛,让他只能坐在一边缓了缓,等到好点了,就干脆用没有受伤的左手开始整理自己和知寒的衣物。

    说真的,唐家的气氛很好,唐叔唐婶平时很关心他们,这两天的吃喝都没亏待他们,还尽心尽力的替他们看病调养身子,确实让他感受到自己记忆里曾经有过的家庭温暖。

    现在他也觉得自己实在是贪心了,竟然……

    他收拾好东西,下意识的深吸了口气,闻着小房间里残留的淡淡的药香味,很是舍不得离开。

    这个时候,门被轻轻的敲了两下,唐明远温和的声音在外面想起:“小顾,我可以进来吗?”

    顾行谨瞬间汗毛一竖,觉得这是暴风雨前的平静,心里有点虚,却也不敢怠慢,赶紧连声道:“唐叔您请进。”

    ------题外话------

    万分感谢亲们的一路陪伴和支持,经过两个多月的公众期,明儿中午1点入v,预计三更,期待大家继续和我一起走下去。

    至于每更多少字,欢迎大家留言,我会酌情取个中间的字数。

    另外明天首订留言的,我都会在后天早上奖励bb,再一次的感谢亲们的鼓励,么么哒?(=′ω`=)?(??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