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这还没放下碗,就有婶子急冲冲的过来,焦急的喊唐明远去看病:“明远啊,你赶紧去看看我家的老头,先前还在收麦子,不知怎么的就觉得天旋地转,掐了也不管用,真是快急死我了。”

    “好,嫂子你别急,我这就走。”唐明远往碗里勺了几勺子汤,很快就连着米饭一起吃了,起身往外走,还不忘叮嘱:“苏素,等下你们把竹叶茶都送到我那边,阿宝你下午继续煮凉茶。”

    唐宝在有外人来到时候,就很有眼色的请她坐在凳子上,又给她倒了一碗菊花茶。

    菊花婶喝了茶,又和苏素抱怨了几句天太热,害的老头子身子吃不消,看见唐明远起身,自己也赶紧跟上。

    ……

    苏素想让女儿和顾行谨多相处一下,吃了饭就招呼:“知寒,你替我挑两桶竹叶茶去诊所。”

    这茶是在外面的炉子上煮的,贺知寒觉得这茶颜色有点奇怪,好奇的问边上洗竹叶的唐宝:“阿宝,这竹叶茶有什么讲究?我还是第一次看见用竹叶煮茶的。”

    “竹叶的药用历史悠久,其中含有大量的黄酮,叶绿素这些微量元素,竹叶茶有消炎、抗衰老、降血脂和血胆固醇、疏通微循环、清凉解暑作用。”

    唐宝现在倒是对这些偏方很感兴趣,拿来个竹节给他勺了一杯:“你也多喝点,免得这大热天的中暑。”

    他接过喝了几口,微微皱眉,桃花眼里带着委屈:“这味道好怪啊,你是不是看我现在不用喝中药了,特意来捉弄我的?”

    “你真是太不识货了,”唐宝恐吓他:“等下你中暑了,刮痧掐脖子那才是疼的要你命。”

    “阿宝妹妹你别吓我啊,我喝还不行吗?”他说完就把手里的竹叶茶一口闷了,还在那吐舌头作怪,嬉皮笑脸的笑:“给哥哥一块水果糖好不好?”

    坐在屋檐下拿着蒲扇扇风的顾行谨一边喝着苦涩的中药,一边瞄着他们俩在院子里说话,不知怎么的,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唐宝用得着这么关心知寒会不会中暑吗?就算中暑那也是活该。

    贺知寒至于在阿宝面前这样秀存在感吗?还想吃糖,信不信自己让他吃拳头,真是看着就欠收拾。

    自己至于这样在乎他们凑在一起说话吗?

    不过自己现在也能算是阿宝的未婚夫了,确实可以名正言顺的吃醋,本来他还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和知寒说这婚事,现在看来还是尽快告诉他这个好消息,以后阿宝可是他的嫂子了。

    苏素从房间里出来,顺手拿起草帽戴上,招呼贺知寒挑上竹叶茶,又对女儿使了个眼色,这才笑眯眯的道:“小贺,我们赶紧去送茶,等下带你去老乡家里买西瓜。”

    “婶子你真好,我都想留在这不走了。”贺知寒嘴甜的要命,小心的挑上两桶茶跟着她往外走。

    “贺大哥你等等,”唐宝赶紧从边上拿来两张洗干净的大荷叶盖在木桶上,这才示意他离开:“好了,等下记得把荷叶带回来,我可以用荷叶煮荷叶绿豆粥。”

    贺知寒笑着应下:“阿宝你可真聪明,什么都不会浪费,真是持家小能手。”

    唐宝也觉得他太会哄人开心了,见他们走远了,这才把远门虚掩,转身来到顾行谨的身边,关切的看着他:“顾大哥,你进去睡一觉吧?睡醒了伤口也就不疼了。”

    家里现在只有他们在了,她好像也有点不好意思。

    顾行谨看她穿着一件半旧不新的浅蓝色短袖罩衫,下面是浅灰色的裤子,却也显得亭亭玉立,白皙的鹅蛋脸上带着淡淡的红晕,水润的杏眼,粉嫩的唇,在阳光下的她格外美丽,处处透着青春的气息。

    一想到面前这美丽的姑娘以后就是自己的老婆,顾行谨觉得自己耳朵有点烧,不敢盯着她看,曲指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鼓起勇气看着她问:“阿宝,你真的愿意嫁给我吗?”

    他知道自己就算是结婚了,也不能顾着家里,要是她不愿意,强扭的瓜不甜,自己也不会勉强她。

    唐宝捏着自己秀气的手指头,低垂着脸,带着点羞涩的道:“顾大哥,我愿意。”

    想了想,怕他觉得太草率,组织了一下语言,明媚的杏眼格外迷人的看着他,带着点崇拜的道:“当兵的保家卫国,还能学到一身本事,每个月有工资,以后退伍还能拿笔退伍费,要是能留在部队那也不错,大小也算是个官,多好啊!”

    其实,她心里是希望他一直在部队里的,这样两个人相处的时间就不多了,自己秘密就能不被发现。

    顾行谨没想到她这么理解自己的追求,他一开始是想去找到自己的阿爸,可是后来是真的喜欢部队里的气氛,喜欢大家并肩作战,更想保家卫国。

    他忍不住自己嘴边的笑意,也越发觉得这小姑娘实在是通情达理,想到自己现在啥都没有,不好意思的道:“部队里到团长就能分房子,阿宝你等我努力两年,我就能让你随军,到时候我们再结婚好不好?”

    他是不想委屈了唐宝,这几年攒下的钱大都已经给了宁谨和杨毅,现在兜里只有三十几块钱。

    现在想着趁这两年自己好好努力,等过两年职位上去了,自己也能分到房子,再想法子挣点外快,也能给唐宝一个像模像样的婚礼,免得她受委屈。

    反正自己现在才二十四,唐宝才十八,不在乎多等两年。

    可是他不急着结婚,唐宝急啊。

    她听到他还想再过两年才结婚,差点哭给他看,可是又不能说自己急着嫁人,只能咬着唇,羞答答的低语:“顾大哥,我不在乎房子,钱财这些身外之物,我只在乎你对我好不好,我想早点嫁给你,以后也好名正言顺的管着弟弟妹妹们。”

    又带着点扭捏的低语:“再说乡下地方结婚的都早,翠翠姐十七就嫁人了,婷婷比我还小几个月呢,去年也结婚了。”

    当然,村子里有几个姑娘现在二十了还没嫁人,她是不会告诉他的。

    “阿宝,你真好,那我回去就打报告,要是顺利的话,一个月之内就能定下来。”顾行谨听的心里一热,丝毫不知道,她已经在琢磨自己要是不从,人家就准备怎么把生米煮成熟饭了。

    唐宝这才真正的满意了,努力做出一副害羞的模样:“到时候我妈会挑个好日子的。”

    顾行谨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要娶媳妇了,只觉得心跳的厉害,忍不住腼腆的笑了笑,傻子一样盯着她看,看着她羞涩脸红的模样,心里美的冒泡。

    可是他想到新房,就又发愁了:“我们家现在没房子,要不等明年结婚,那样好歹能让你有个家。”

    唐宝也不想离开自家,听了他的话,心里一转就委婉的道:“顾大哥,这里毕竟只是一个小村子,宁谨他们现在还小,在这里呆几年,以后的话肯定是外面更容易发展是不是?这样就没必要在这造房子,要不就让我爸去瞧瞧有没有什么空着的屋子,我们租房子也不错。”

    她觉得这里虽然是平行空间,可是有些大事还是和自己记忆里的空间一样的,这样的话,再过五六年政策就变了,改革的春风一起,她还是希望离开这里。

    陈联大队偏僻,很适合他们现在混日子,以后的话,还是大城市里更合适,到时候挣钱的挣钱,想上学的还可以上学。

    自己和他的婚姻,现在确实是因为自己的强求才有的,可是对宁谨他们这些懂事的孩子,她也会真的为他们着想的。

    顾行谨本来还担心唐宝的年纪小,想的不周全,现在听了她的话,凤眼温柔的看着她:“阿宝,你说的对,我不在的时候,就辛苦你多看着点少谨他们。”

    “我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这是我应该做的啊!”唐宝悄悄的为自己点赞,这话说的太漂亮了。

    顾行谨没法表达自己的开心,只能用左手给她扇风,温声道:“我看着炉子里的水什么时候开,你进去歇一会儿吧?”

    她赶紧摇头,顺势拿了他的蒲扇,自己站在他的身后给他扇风,关心的道:“那怎么行,我爸说了你伤口在救我的时候渗血了,你回房躺着眯一会吧?”

    感受着蒲扇的凉风送爽,顾行谨觉得自己未来的媳妇真是太会照顾人了,让他隐隐作痛的伤口都不觉得疼了,想着自己很快就要回部队,怎么舍得浪费时间去睡觉,能和她待着一起多说说话也是好的,也可以相互更了解对方。

    他没话找话的开口:“我以前倒是做过荷叶鸡,没想到荷叶还能煮粥啊!”

    “荷叶粥性质寒凉,特别适合夏天喝,能消暑清热!”唐宝现在还不知道他的手艺有多好,才能在他面前侃侃而谈:“还能化热散瘀,对水肿和血瘀有一定的缓解功效,忘记你还要喝两天中药,等下我不放绿豆,免得冲了药效。”

    “好啊,那我就等着品尝你给我做的荷叶粥了。”

    一想到唐宝为了自己不放绿豆,再想到知寒就喜欢喝绿豆汤,想到他等下垮着脸的幽怨模样,就让他忍不住脸上的浅笑。

    两个还不算是特别熟悉的男女,坐在一起说着部队里的生活,或者是乡下的日子,倒也是显得气氛格外的融洽。

    唐宝还分神烧开了四锅竹叶茶,就看见院门被推开,贺知寒眉开眼笑的捧着个西瓜回来,咋咋呼呼的嚷嚷:“阿宝,快把西瓜吊到井里冰一冰,晚上我们就把西瓜解决了。”

    家里的井不深,夏天井水不够用,拎起半桶水后下面的井水就会变得浑浊,可是这冰西瓜却是挺好的,简直是天然的小冰箱。

    唐宝也馋西瓜了,小心的把西瓜放到井桶里后,吊到井里,看着知寒已经躺在躺椅上拿着蒲扇拼命的扇风,随口夸道:“有你在还挺好的,早上是野桃子,下午是西瓜,这水果都不缺了,要不晚上试试去池塘里下笼子?”

    贺知寒抬着下巴臭美极了:“那是必须的,你以后就跟着哥,哥包你吃香的喝辣的。”

    边上的顾行谨听到这话,觉得很不顺耳,咳了咳,淡淡的开口:“知寒,我这伤还没好,还要待几天,你已经好了,没必要陪着我耽搁时间,要不你先回部队去?”

    战场上,他很赞同兄弟如手足这句话,可是现在看他献殷勤的模样,他也不介意兄弟如衣服,只想让他滚远点。

    这小白脸实在是太可恨了,拼命的在自己未来的老婆面前变现。

    ------题外话------

    亲们,晚上十点还有最后一更。

    明天起是早上和晚上十点各一更,谢谢大家的支持鼓励,花花和打赏,爱你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