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行谨看着来到自己身边的小姑娘,状似无意的问:“经常有人来家里拿草药吗?”

    “那倒没有,家里比较偏,大都人还是习惯去诊所。”唐宝知道自家和吴家的事情瞒不过去,乡下人家没事就唠嗑几句,自己说出来总比他从别人的耳朵里听到好,轻描淡写的道:“我妈先前还想着让我嫁到吴家呢,不过我们自小一起长大,就像是亲兄妹一样。”

    顾行谨听了也不好多说啥,只能暗搓搓的表示自己运气好:幸好你们没有什么,要不还有我啥事呢!

    不过他的眼睛也不是瞎的,那男的看阿宝的眼神,明显有点不对劲。

    哎,有老婆的甜蜜烦恼,没有对象的贺知寒他们是不懂的。

    唐宝切了个香瓜出来,自己拿起一块吃了,笑着道:“这香瓜真甜,你也赶紧吃啊。”

    顾行谨不想吃那男人拎来的东西,口是心非的道:“你吃吧,我不大喜欢吃甜的。”

    唐宝拿起一块就放到他的嘴里,带着点亲昵的道:“那你得慢慢习惯吃甜的,要不以后你就只能看我吃,肯定会嫌弃我吃的太多。”

    好吧,顾行谨心里那淡淡的嫉妒,又被唐宝这甜言蜜语给安抚了。

    唐宝又回屋拿来了五十块钱递给他,抿嘴一笑:“这是你先前借给我的钱,我都忘记还给你了,那些票我先留着了,这些钱你拿回去。”

    “不用,不用,”顾行谨摸了摸鼻子,有点脸红的道:“这钱你拿着,留着买新衣服和吃的,我这还够用,以后我每个月都给你汇钱。”

    这样一想,自己也不算是空手套白狼的就娶老婆,好歹还是给了点钱的,心里就不是那么虚了。

    虽然唐宝不缺他的钱,可是他这态度还是很满意的,还是把钱放在他的手里,嗔道:“我现在可不能要你的钱,等以后名正言顺了再说。”

    又盯着他问:“我听说你们先前做了一笔大的买卖?”

    “那还真是凑巧,我以前出任务的时候,恰好知道那地方交通便利,趁先前有部队的介绍信,这才带他们去转悠了一圈,趁机买了几块手表和几条香烟回来,挣一点外快。”

    他没想到宁谨他们什么都和唐宝说,也担心自己走后,他们太急功近利,干脆叮嘱唐宝:“以后你替我看着点他们,现在出门要介绍信,他们最多每个月离开一次,让他们不要贪心,黑市上危险还是有的,再者家里他们也能挣工分,暂时也不会缺钱。”

    “你放心,我会看着点他们的。”唐宝一脸乖巧的点头,心里却在琢磨,等他们离开后,自己干脆和宁谨他们去外面转一转,反正空白的介绍信自己上回顺手偷了不少。

    自己终于找到了发家致富的路子,想想就开心,要是可以的话,她还是想在外面买房子,这狡兔三窟,自己怎么能只有一个家呢?

    ……

    当天晚上,有几个村里人来唐家串门,顾行谨和贺知寒就趁机出门去看弟弟妹妹们,顺便把自己和唐宝要结婚的事情告诉了他们。

    “这真是太好了,以后姐就是我嫂子了。”顾少谨听了忍不住欢呼,嘴都笑的合不拢,兴奋的在地上蹦蹦跳跳的表示自己的喜悦:“只要大哥和姐结婚了,以后姐就变成大嫂,永远的和我们在一起了。”

    杨铮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瞄了一下自己的大哥,不过看着他强颜欢笑的模样,还能说什么呢,只能怪他年纪不够,在姐的眼里就是弟弟,笑着道:“恭喜顾大哥,姐可是好姑娘,你可不能辜负她。”

    顾玉郡他们都很认真的附和:“就是,就是,大哥以后一定要对嫂子好。”

    贺知寒在边上忍不住呲笑:“哈哈,行谨,要不是我知道他们是你的弟弟妹妹,就冲他们这话,我还以为他们都是你的小舅子小姨子呢?要不赶紧收拾收拾他们?”

    顾宁谨不等自家大哥开口,凤眼一眯,浅笑着顶了回去:“贺大哥想当小舅子还没份呢!”

    杨铮个子小小的,人却是鬼机灵一个,用大家都能听到的语气嘀咕:“就是,你那纯粹是吃不着葡萄就说葡萄酸。”

    “就是,阿峥说的对。”顾少谨坚定的附和自己小伙伴说的话,哪怕他现在还不明白为什么又扯到了葡萄身上?

    杨毅也只能笑眯眯的点头:“顾大哥很好,姐也很好,你们在一起那才是最好的。”

    要是自己能大四五年,他肯定能和顾大哥一争高低,可惜时不待我啊!

    顾玉郡眉开眼笑的看着自己的大堂哥,用一副你很有眼光的眼神看着他:“唐叔唐婶都是好人,再也没有像唐姐姐这样好的姑娘了,不是谁都有我大哥这样有福气的。”

    贺知寒被他们几个你一言我一语的堵得无话可说,只能化悲愤为食欲,捏着拳头道:“既然今儿有这么大的喜事,我们怎么也要好好庆祝一下,你们的西瓜还不赶紧拿出来切开!”

    “好啊!”顾少谨率先附和:“姐,西瓜你放哪儿了?”

    顾行谨看着他们切西瓜,自己也觉得今天真的是一个值得庆祝的好日子,想到唐宝有着乐于助人的好心肠,平时还温柔细致体贴又能照顾人,也不会嫌弃自家弟弟妹妹是拖油瓶,自己就算回部队,也不用太担心家里的弟弟妹妹了。

    他垂下眼浅笑,在不知不觉里,自己就喜欢上了一个好姑娘,庆幸的是她很快就会变成自己的老婆。

    ……

    村子里靠山,哪怕白天炎热的很,一到天黑,没有太阳,微风吹拂,热气就悄然逝去,显得很是凉爽。

    唐家三口和来串门的村民说了几句,免费提供竹叶茶,劳累了一天的人们很快就离开,准备回家睡觉。

    唐宝先前已经洗了澡,和爸妈打了声招呼就回房,躺在草席上还是有点闷热,她只能一边摇着蒲扇,一边在脑子里想着顾行谨他们出门的路线,琢磨着自己还是和爸爸或者妈妈出门,才能更安全。

    要是和杨毅他们出门,自己就不能大肆采买,要不肯定会被发现,真是愁人啊!

    蛋蛋又在空间里蹦跶,还嫌弃唐宝:“你怎么就一门心思钻在钱眼里,就想着怎么挣钱,怎么就不想想尽快的把那男的拿下。”

    唐宝翻了个白眼,干脆进了一点也不热的空间,心念一动,就把蛋蛋抱在怀里,烦恼的叹息:“你又不是人,怎么能知道人类结婚是很麻烦的事情,就算结婚了,要是两个人感情不好,那也是要离婚的。”

    “只要你们在一起过了,只要我化形了,那离婚又没什么!”蛋蛋不知道唐宝在拐弯抹角的骂自己,反正它还觉得人类太弱了。

    哪怕蛋蛋的传承再多,也没有离开过空间,也无法明白感情这东西,很直白的告诉她:“反正你靠近他,我就无法修炼,总想着他的血液能让我沸腾,就想着你们赶紧在一起,等我得到好处我就能化形了。”

    “知道了,知道了,你别催魂一样催我了。”唐宝也怕自己再度变成傻子,垂头丧气的嘀咕:“不出意外,再过两个月我们就能得偿所愿了。”

    暗自唾弃自己就像是想辣手摧花的女魔头,心心念念的想要染指纯情的小男人。

    蛋蛋自然能察觉到她的纠结,却还是很兴奋:“那我再等两个月,现在很难寻到含有木灵气的东西,我一想到顾行谨身体里有着类似木灵根一样的灵气,就觉得好幸运啊!”

    唐宝看着快要被塞满的空间,叹息:“我现在就希望你能好好的,我的家底可都在这里面,我是真的不想死!”

    蛋蛋嫌弃不已:“你就不能想点好的,你就不能有点出息,你就不能多点追求,等我大功告成,你的空间就能变的很大。”

    唐宝用力的捏了捏蛋蛋,愁眉苦脸的叹息:“我要是没出息,怎么会对顾行谨下手,都说相爱容易相处难,可是我们连相处的时间都不多,要是以后没有共同语言怎么办?”

    “凉拌呗!”

    ……

    顾行谨在唐家还没彻底养好伤,却也等不及了,生怕手里的文件被他们耽搁,在6月19号的早上和贺知寒一起离开。

    在离开前,虽然还不能确定婚期,他还是把六十元钱留给苏素,让他们买些结婚要用到的东西。

    唐宝把一些吃的塞满了他的背包,却让贺知寒背着,只让顾行谨拎着一个挎包,带着点不舍的看着他再三叮嘱:“顾大哥,挎包里是早上煮的鸡蛋,还有两个饭团,就当是你们的午饭,你在部队里千万要保重身体,这几天右肩也尽量少用力,等再过十天才能开始循环渐进的训练。”

    被她这样关心,顾行谨心里很受用,微笑着点头应下,又和未来的岳父岳母,还有弟弟妹妹们打了招呼,这才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

    唐宝虽然没有不舍,可是也要做出一副不舍的模样出来,秀眉微皱,低叹一声:“一路顺风!”

    在边上听到的顾宁谨他们,果然都收回了不舍的眼神,反而安慰她:“姐你放心,我哥肯定会很快回来的。”

    骚年,你们果然是都太单纯了,她只是不愿看见你们那副恋恋不舍的模样,这才故意打乱你们的心思。

    ……

    贺知寒他们大步来到了镇上的车站,上车买票后,看着车里也只有四个人在高谈阔论,就坐到了最后面,把背包拿下放在两人的中间。

    “这包可真沉,也不知道里面放了什么。”他用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一把汗,打开一看,却眼带欣喜:“还是阿宝够意思,不过她哪儿弄来了这些好东西?”

    顾行谨也用毛巾擦了汗,凑过去看,入眼就是几盒肉罐头和水果罐头,这还真是好东西,哪怕是大热天也不会坏,还能填肚子。

    可是这也是难得的好东西,他觉得唐宝这姑娘对自己太好了,她自己舍不得吃,省下来给自己吃,勾唇浅笑的叹了口气:“这傻姑娘啊!”

    心里暗暗决定,自己以后一定要对她好。

    要是唐宝在,也不会告诉他会错意了,这种罐头类的东西,他们只会偶尔尝个鲜,更喜欢吃鲜鲜的。

    贺知寒斜了他一眼,受不了的嘀咕:“你这表情也太荡漾了,真是受不了你。”

    顾行谨正要说话,就看见三四个男人陪着笑脸簇拥着一个男人上车,要是唐宝在,肯定会说冤家路窄,这都能遇见唐红军。

    唐红军夺过边上人给自己扇风的折扇,哪怕是微笑,也难掩脸上的几分倨傲,语气却还算温和:“行了,你们先回去,赶紧把车修好,免得我下回要用车又出什么毛病,耽搁了要紧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