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里本来在说话的四个男女也笑着和唐红军打招呼,唐红军也笑着和他们寒暄,听他们提起新来的市长的事情,唐红军就时不时的发出爽朗的笑声,显得越的人模狗样,志得意满。

    过了一会,司机一手摇着蒲扇,一手端着掉漆的搪瓷缸上来,看着车上只有七个人也不嫌少,毕竟他拿的是工资:“各位同志坐稳了,我们这就要走了。”

    “等一下,”唐红军起身笑了笑:“我奶奶还没过来,师傅你等一下再开车。”

    开车的师傅看了看手表,又看着他穿着打扮就像是干部,也不愿意反对,有点犹豫的开口:“那我只能再等五分钟,要不超出规定时间我会被扣分的。”

    边上有个穿着白短袖衬衫,像是干部模样的男人笑着打官腔:“哎呦,师傅你别急,我到时候会和你们领导打招呼的,这该通融的时候还是要大家都通融一下,别这么死板吗?”

    另外三个男女都七嘴八舌的附和:“就是,就我们这几个人,多等一下也没关系。”

    “对,反正我们也不急,唐同志最近忙什么……”

    贺知寒凑近顾行谨嘀咕:“你看现在的作风问题还是存在的,就那男的肯定是当了个芝麻大小的官,或者是有什么沾亲带故的关系,看他那张狂的模样。”

    “就是因为有这种人的存在,才需要调查组多暗访!”顾行谨同样低声的说了一句,随即浓眉一皱,凤眼带着思量:“不过现在新的市长才上任,敢这么嚣张的,或许是和上任的正副市长有什么关系。”

    贺知寒嫌弃的撇了撇嘴,就问他:“我有点渴了,你那有水吗?”

    “好像有,”顾行谨打开挎包,拿出来一个绿色的铝质水壶递给他,又整理了一下挎包,看见里面有六个白煮蛋,两个小香瓜,还有十几张草纸,两块干净的毛巾,毛巾下面竟然还有一个鼓鼓的信封。

    他好奇的打开信封一看,里面是五张拾元的新钱(这是刘家的钱,唐宝觉得他们在外面用这钱肯定不会被查到),还有几张饭票和一张信纸。

    里面写着:顾大哥,这些钱都是我卖药挣来的,穷家富路,你路上吃好点,多吃点有营养的饭菜,千万别省吃俭用,你身体的健康才是最重要的……

    顾行谨看的嘴角往上翘,见贺知寒也凑过来看,下意识的瞪了他一眼。

    “啧啧,没想到阿宝这么关心你,你小子确实有福气。”贺知寒说完叹了口气:“希望我以后的革命伴侣也能像阿宝一样会关心人。”

    顾行谨看完了信,心里美滋滋的,小心的把信折起来,把钱和票收好,递给了他一个白煮蛋:“你肯定能找到好姑娘的。”

    他们两个是低声说话,前面那四个人是围着唐红军奉承个不停,这一等,等了十几分钟,等的贺知寒快忍不住要开口了,才看到一个头发半白梳着圆髻,穿着青色斜襟衣裳,褐色的裤子,脚上穿着蓝色塑料拖鞋的老太太急匆匆的上车,拍了拍胸口喘着气:“喝,幸好还没开。”

    “奶,你怎么才来?”唐红军一边让司机开车,一边招呼她坐下。

    唐老娘坐下后,看着这有出息的大孙子,那是笑容满面:“你本来是说坐小车去的,这临时又让人来说要坐汽车去,我这不是给你收拾了些吃的,这才晚了点吗?”

    汽车慢慢的开出了汽车站,司机就加快了速度。

    这泥土路难免有点颠簸,唐老娘见有人和自己的孙子搭话,干脆拉着他坐到后面,声音大的能让他们都听见:“我有事和你商量。”

    唐老娘这样一说,那四个男女都不会凑过来说话,而且开着车窗,只要声音小点,前面的人也不会听到他们说什么。

    唐红军坐在后面后,翘着二郎腿,唰的一下打开折扇一边给自己扇风,一边问:“奶,你有什么事?我可告诉你,有些忙我可不会帮的。”

    自从市长来了后,因为自己的岳母是市长夫人的亲姐姐,刘家因此水涨船高。

    唐家的兄妹都知道了,这叔叔婶婶和姑姑姑父都想给他们自己还有他们的家人亲戚谋福利,被唐红军都拒绝了。

    新官上任三把火,这姨母说了现在局势紧张,不该伸的手可不能伸,起码要等他们摸清这边的底细,才能动手。

    毕竟前面的镇长下场,就是他们的前车之鉴。

    唐老娘把脑袋凑近他一点,神神秘秘的道:“不是,我就是想问你那小舅子的婚事还能不能落到唐宝那死丫头的身上,要是刘家嫌弃唐宝的话,不如让你大姑家的爱珍去试试?”

    她和大女儿说起唐宝和刘晓军的婚事,没成想自己的大女儿也觉得这门亲事好,唐明霞觉得刘晓军傻也不要紧,只要自己的女儿能进刘家,以后刘家的一切那都能捏在自己的女儿手里。

    特别是现在刘家又和市长扯上关系,别说是让女儿去嫁给刘晓军,就是让女儿给刘志华做小她也愿意,因此在唐老娘面前说了不少好话。

    可是唐红军也不是傻子,自然是明白自家大姑在打什么如意算盘,皱眉道:“爱珍不是已经说好人家了吗?我岳母还是觉得唐宝顺眼,毕竟我小舅子傻乎乎的,要是给他娶个厉害的,怕他一手受委屈,还不如娶了唐宝,以后进门了也好拿捏。”

    唐红军早就听爸妈说过,大姑一家子都爱沾便宜,这要是让大表妹进了刘家,那不是和自己来抢家产了吗?

    再者三叔三婶不贪婪,又只有唐宝一个女儿,是嫁给刘晓军最好的人选。

    唐老娘还是偏向大女儿,陪着笑脸道:“唐宝是你堂妹,可是爱珍也是你的亲表妹,你可不能偏心;而且你三叔他们都不乐意,这强扭的瓜不甜,要不你和刘家提提这件事?”

    唐红军不想和她继续说下去,敷衍道:“行,我听你的话,回去就和我岳父岳母说,最后怎么样就不是我能做主的了。”

    “你多说说爱珍的好话……”

    唐老娘叽里呱啦的说个不停,坐在他们后面的顾行谨那脸色是越来越黑。

    先前他也听到宁谨和自己提过唐家的事,算是知道唐明远是上门女婿,和镇上家里的人关系都不大好,他那个时候还怀疑是不是有什么内情。

    可是现在听到他们说唐宝是傻子,还想把唐宝嫁给傻子,听得他都想揍人……

    贺知寒听得一脸好奇,眼睛越睁越大,凑到他的耳边低声问:“他们嘴里的唐宝,不是我们认识的那个吧?肯定是同名同姓的对不对?”

    顾行谨示意他不要说话继续听下去。

    唐老娘几乎是说了一路唐宝的傻,唐明远的不孝,自己又是多疼唐红军他们……

    贺知寒听得津津有味,等下车了才对顾行谨笑:“她可真厉害,这说了快两个小时都不会口渴。”

    顾行谨无奈的抽了抽嘴角,把挎包递给他,低声道:“你在这等我一下,我有点事。”

    “别啊,”贺知寒跟上他的脚步,知道他要去做什么,低笑:“呵呵,你手还不能用力,这教训人让我上就好。”

    顾行谨被他看穿了自己的目的,也不多说,和他一起远远的跟上。

    其实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能得手,可是这实在是忍不住想要教训他们,要不他都觉得自己对不起自己忍了这一路。

    他们跟人的技巧那可不是吹的,等跟着他们来到了黑市,两人对视一眼,都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

    顾行谨看了看手表,低声道:“要是我没记错,火车是十一点四十开,现在快十点了,这里去火车站半个小时足够了,我们等他们走到人少的地方再动手。”

    贺知寒吊儿郎当的靠着他:“明白,等下我来收拾那男的,女的留给你!我可不打女人!特别是这看着就让人讨厌的老女人!”

    顾行谨凤眼带着冷芒,语气阴沉的哼了哼:“你记得避开他的要害,别闹出人命,而且无缘无故的打人,反而让人怀疑我们的动机,等下我们把那男的包给抢了,估摸着他还以为是见财起意。”

    唐红军是要到栋山市来拿几份订单,再顺便在这边的黑市里逛逛,其实他是没什么需要买的,只买了几个青苹果。

    不过唐老娘倒是一边嫌贵,一边买东西,买了两块布,还有一包冰糖和一些红枣,还有腊肉什么的。

    可怜后面盯着他们的贺知寒一边看手表,一边嘀咕:“怎么还没买够,这大热天的,他们也不怕中暑。”

    这里人多,他们不敢贸然动手,只能继续跟下去。

    好在唐红军也嫌天太热,再三催促唐老娘,两个人才离开。

    现在快吃午饭的时候了,街道上的人也少,他们才走到小巷子里,就有人从后面用毛巾蒙住他们的脸,随即唐红军就被人踹到在地,被人一阵拳打脚踢,疼的他忍不住哭爹喊娘的喊救命,又喊大哥饶命……

    男人低沉又冷冽的声音带着杀意在他的耳边响起:“姓唐的,我警告你给我安分点,要不下回就要你狗命。”

    唐老娘倒是没被打,只是被人用巧劲踹倒在地,然后用她新买来的布,把她连头蒙住绑起来,等脚步声离开了,这才敢哭嚎:“天那,快来人啊,救命啊,这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有人敢打劫,我的妈啊……”

    唐红军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疼的厉害,听到他们离开后,发现自己不仅被打,还被打劫了,兜里的钱,手腕上的手表,就连插在口袋里装逼的钢笔都没有放过,气的他龇牙咧嘴的低骂:“真是见鬼了,哪个不长眼的敢抢劫到我的头上。”

    可是骂完了,这心里又觉得发毛。

    琢磨着到底是谁和自己过不去,还特意等自己来到这陌生的地方才动手,难道是自己在不知不觉里得罪了人?

    有人听到他们的呼救声,看唐红军鼻青脸肿的样子,很热心的送他们去医院……

    而这边,顾行谨暗自庆幸上回自己带宁谨和杨毅出门的时候来到过火车站,现在倒也不会两眼一抹黑。

    两个人脚下生风的来到火车站,拿出证件买了火车票,又小跑着上了火车,几乎是他们才坐下,火车就发出‘呜呜呜’的声音,很快就咔嚓咔嚓的开动了。

    做了坏事的两人相视一笑,哪怕浑身都是汗,可是心情却很好。

    好吧,自己的快乐果然是要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

    ------题外话------

    本来说是每天两章的,可是收到好多花花和打赏,受宠若惊,今天努力的发三章,再一次的感谢亲们的支持,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