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藤老树昏鸦,空调wiff西瓜,晚饭有鱼有虾,还有两个俊俏的男人喂她吃瓜……

    唐宝午睡醒来,想到先前的美梦,忍不住傻笑的闭上眼睛在床上打了个滚,其实自己现在还小呢,为什么会做那么活色生香的美梦。

    难道自己的本性其实很色很污很强大?

    她在小房间里感到有点闷热,懒洋洋的起身去外面洗了个脸,发现妈妈还在午睡,自己就悄悄的出来,看着外面的大太阳热的像要烤熟鸡蛋,又缩回了房间。

    她算了算日子,今儿已经是6月28号了,顾行谨离开快十天了。

    当然,唐宝不是在想他,而是在琢磨唐红军他们怎么会到现在还没有一点消息。

    不过等唐爸爸回来,自己就能得到消息了。

    昨儿有人带信来,说是唐老汉和唐老娘身体都不好,让唐明远去看看,要是没大事,他也不会在那边呆太久。

    唐宝喝了杯茶,就带上草帽去翻晒在院子里的豆角干和菜干,等到冬天了这可是好菜。

    唐明远骑着借来的自行车进来,看着女儿在院子里干活,赶紧道:“阿宝,这大太阳的,你回去歇着,小心中暑,剩下的留着爸来就好。”

    “没事,我都快弄好了。”唐宝把手里的活干完,看见他从自行车后面的框里拿出来两个大西瓜,惊喜不已:“太好了,我正想吃西瓜呢,赶紧掉一个到井里,等下给玉郡他们也送一个过去。”

    他们以前就对那五个孩子很照顾,现在唐宝也能算是他们的嫂子了,这自然是有好吃的就给他们送过去。

    “好嘞,”唐明远从挎包里拿出一封信递给她,不大乐意的道:“喏,这是顾行谨给你寄来的信,你看看他信里有没有说那结婚报告打下来没有。”

    对于这个要抢他女儿的未来女婿,唐明远是真的有点复杂,有点感激他出现的这么及时,又恨他要抢走自己的女儿。

    唐宝接过信就顺势坐在椅子上看,这结婚报告还真没这么快下来,可是却提了几句他们收拾唐红军的事情……

    唐宝看完了忍不住笑,觉得这男人还真不错,遇到事情不死板,知道变通,还能为自己出气。

    最重要的是这敛财的手段,和自己倒是一样,实在是太出人意料了。

    初见他的时候,给她的感觉其实是他很严谨,正派,不屑这些‘歪门邪道’的事情。

    在得知他带着宁谨他们去黑市赚差价的时候,就已经让她觉得意外了,可是现在更让她意外,也更让她觉得这男人真的很有意思。

    唐明远把一个西瓜掉在井里,又洗了个脸出来,看见女儿灿烂的笑容,差点哭给她看:该死的顾行谨,看着一脸老实,没想到这么会哄人,真是太讨人厌了。

    现在的信里可不会写什么情爱这些露骨的话,唐宝也很大方的把信递给他看,好奇的问:“爸,原来唐红军还真的被顾大哥撞上了,被他们收拾了一顿,今儿你去看他们,是不是有什么事?”

    自从上回唐明远和苏素被抓进去,唐家人明知道他们出事,却没有人露过面,两方的关系就很僵了。

    苏素早就说过,她是不会再和女儿去老唐家的,以后就算是和他们断了来往了。

    这次是他们带了两次口信过来,唐明远正好要去卖药,就说会去一下唐家。

    唐明远看了信后,哭笑不得的把信还给自己的女儿:“真是人不可貌相,还真看不出来他是这样的人。”

    随即微微皱眉:“是你奶奶为了钱的事情,这个月没给他们送钱,现在开始闹了。”

    “其实他们缺的不是这点钱,而是想我们低头吧?”唐宝说话很是一针见血,鼓着腮帮子很不满的嘀咕:“我对他们很失望,宁愿是把这钱给别人也不想给他们。”

    苏素打着哈欠,摇着蒲扇走出来,闻言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男人:“宝宝这话是说到我心里去了,可是你爸要是不拿钱,他们就能上门来闹,唐明远,你说你妈是不是这样威胁你的?”

    唐明远只能苦笑:“我也只能花钱买清净。”

    苏素瞪着他咬牙切齿的冷哼:“我就知道,要是我在,我就不给,看她怎么来闹,反正这里的人谁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人,我就当给大家看戏。”

    唐宝可不想因为这件事,让自己的爸妈闹起来,赶紧把信纸给苏素,献宝一样笑容轻快又明媚:“妈,我先前还怀疑他们怎么能安分这么多天,现在才知道是顾行谨出手了,说真的,我还挺喜欢他这处事的手段,够狠!”

    苏素接过信看了后,也忍不住哈哈大笑:“不错,不错,我未来的女婿有魄力,看来我看女婿的眼神,比我阿娘看她女婿的眼光好。”

    唐明远勤快的给自己老婆端了杯凉茶过来,听到这话,只能嬉皮笑脸的道:“胡说,我觉得我岳母眼光挺好的。”

    苏素杏眼含波的嗔了他一眼:“亏你说的出口,你好厚的脸皮!”

    一家子说笑了一阵,唐宝却又提起去外面的事情:“爸,妈,我想去外面转一转,趁机弄点钱,不出意外的话,再过几年肯定会有改革,到时候我们的生活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现在这大热天的,出门多辛苦啊!”唐明远下意识的看了看苏素,想要她也拒绝女儿的建议。

    苏素却很干脆的点了点头:“也好,我和你一起去,这次就不要和杨毅他们一起出去了,人多反而目标大,也引人注目。”

    “不行,”唐明远可不放心她们母女出门,一口拒绝:“你们去那么远我可不放心,要去我也要一起去。”

    苏素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不行也得行,我们都走了,这诊所里又没人管了,再说宝宝比你厉害多了,你就只管乖乖的待在家里,要是有人问起来,就说我带女儿去市里的医院复诊了。”

    唐宝不住点头:“对,这个借口好,爸你就放心吧,我和妈在外都会格外小心的。”

    唐明远根本不是母女俩的对手,只能妥协,不放心的叮嘱:“那你们可要小心啊,特别是去黑市里,龙蛇混杂,格外要注意安全……”

    ……

    唐宝愉快的和顾宁谨他们告别,7月1号的早上,就在唐明远千叮咛万嘱咐,一脸不放心的担忧眼神里和妈妈一起上车。

    她们母女都各自背了个军绿色的挎包,笑容愉快的和唐明远挥手告别。

    让唐明远恨不能挤上汽车,跟着她们一起离开。

    汽车到了市里,唐宝以前在纠察队里顺来的介绍信就很有用了,凭着介绍信,花了三块贰角钱买了两张火车票,又去拐弯处从空间里拿出了个空藤箱拎着做样子。

    现在坐火车的人可不多,而且要等很久才会有火车,母女俩早有准备,蒲扇,水壶,白煮蛋,就算是解决了午饭,等到下午一点多钟,这才上了火车。

    “咣当咣当咣当……”

    呼啸的火车汽笛声在耳边响起,伴随着一阵规律性的晃动,老式火车就开始往海市出发了。

    唐宝她们母女的对面坐了一对小夫妻,那女的扎着两根麻花辫,带着一顶白色的帽子,穿了一件紫红色的短袖,露出了手腕上浪琴女表,米色的长裤下面是黑色的圆头小皮鞋,手里摇着折扇,这打扮在这个年代可以说是很洋气了。

    就是她嫌弃的抱怨个不停:“你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把窗户打开透透气,一股怪味难闻死了。”

    男的好脾气的应了一声,现在的火车窗户都是两块玻璃推来推去的,他对唐宝她们歉意的笑了笑,把窗户往她们那边推过去一些。

    可是那女的看见自己的男人对别的女人笑,心里更不乐意了,娇滴滴的颐指气使:“阿启,我渴了,给我茶。”

    一个白色的搪瓷缸上还印着为人民服务的红色字体的杯子就放到了女人的手里。

    女人喝了茶后,又闹着要吃的。

    网兜饭盒就摆满了中间的小几,里面的伙食还挺不错的,有红烧肉,还有蛋炒饭……

    偏偏那女的还闹腾:“这么热的天,你让我吃这么油腻腻的东西,我怎么可能吃的下,赶紧拿走。”

    当然,她这话说出口,前后左右听到的男女老少都只能咽口水,现在大部分人的温饱才解决,大家馋肉都快馋哭了,听到她的话,可以说是犯了众怒。

    不过,看他们的穿着打扮也不是一般人,大家只能闻闻肉味,忍气吞声了。

    唐宝也很无语的看着男人端起蛋炒饭大口的吃了起来,也懒得在看下去了,从挎包里(实际上是空间里)拿出两个野桃子,和妈妈一起啃了起来。

    那女的看见了,又看着自己的男人撒娇:“阿启,我也想吃水果,你带了没?”

    男的好脾气的道:“有,有,我这给你准备了苹果。”

    现在青苹果也很少见,那女的却不屑一顾,反而看着唐宝手里的桃子,随即把苹果递到她的面前,低声道:“喂,我拿苹果和你换桃子好不好?”

    这明摆是赚钱的买卖,唐宝自然是愿意了,递给了她四个野桃子。

    反正这些野桃子,都是昨儿杨毅他们特意去山上摘来给自己带着路上吃的,她也放了好多在空间里,没想到还遇到了个冤大头。

    野桃子虽然不大,却很甜,很脆,很可口。

    那女的几口就吃完了,眼巴巴的看着她们低声道:“真好吃,还有吗?我可以用钱买?”

    说完,又委屈的看着自己的男人:“阿启,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嘴馋,会不会嫌弃我现在这样。”

    男青年不好意思的对她们笑了笑,压低声音哄她:“不会,不会,我知道你现在怀着宝宝辛苦了。”

    随即眼带恳求的看着她们低声道:“我媳妇怀孕了,口味有点怪,大嫂你们要是有的话,可不可以一角钱一个卖给我们啊?”

    其实他也明白,要是在平时,大桃子也不过是五角或者八角一斤,可是物以稀为贵,自己老婆有了孩子后,吃什么都不香,现在却一下子吃了四个桃子还想吃,就足够让他兴奋了。

    反正他们都是私下里做买卖的,也不差钱,自然愿意多花点钱买。

    苏素一听是孕妇,想起自己怀孕的时候,有一段时间害喜,也是拼命的折腾唐明远,也不嫌弃她先前闹腾了,就看了自己的女儿一眼。

    唐宝倒是不好意思要他们的钱了,可是看他们这不差钱的样子,又觉得自己不能放过嘴边的肥羊,想了想,就从上面的架子上拿下藤箱,心念一动,把空间里的一些东西装到了藤箱里,这才慢慢的打开,同样低声道:“不用钱,这里还有十几个桃子都给你们吧?”

    ------题外话------

    各位,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