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唐宝打开箱子的动作,他们两人的眼神都落在箱子里,看见除了角落里的十几个桃子,下面是几件衣服,衣服上还有几瓶水果罐头,最吸引他们的却是几张空白的介绍信和一些军用票。

    现在这个年代,有钱还要有介绍信才能想去哪就去哪。

    而现在能有空白介绍信的肯定是不简单的,而且那上面的有纠察队的印章,看来她们有可能就是纠察队里领导的家属。

    真是人不可貌相,谁能想到这两个穿着打扮都普通的母女,竟然有来路。

    不过也是自己大意了,看她们肌肤白皙,眉眼出众,就该知道她们不会是一般人。

    男青年接过苏素递来的桃子笑得更温和了:“谢谢大姐,真是太感谢了,我叫闻启,这是我爱人莫菲菲。”

    又把自己网兜里的三个青苹果都塞给她们,开始探听她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唐宝下巴微微抬起,先前自己都看着莫菲菲在折腾,现在风水轮流转,轮到自己来装逼了。

    “我们是栋山市里的,这次是我哥要结婚了,我们就去海市买些东西,到时候也好让我大哥脸上好看点。”

    小姑娘的声音清脆,可是听她话里的意思,就能知道她们还真的不是一般人家。

    一般人家结婚哪舍得坐火车去海市买东西,海市最出名的就是有手表厂和香烟厂,这可都是花钱的玩意。

    “这可真是太巧了,”闻启浅笑,越发显得温和,简直就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你们要是想买手表或者香烟,我都有熟人在厂里,还真能给你们牵线搭桥。”

    苏素似乎有点责怪自己的女儿口无遮掩,伸手掐了她一下,才端庄的微微一笑:“那可真是太好了,我也是被儿子逼得没办法,实在是那还没过门的儿媳妇家门槛高。”

    反正女儿在前面装模作样,她就顺着女儿的思路编下去就是。

    闻启不大的眼睛很有神的划过她们母女淡然的神色,嗯,看来她们未来的亲家地位更高,他笑得也更温和了……

    十几个小时后,火车才慢慢停下来,现在已经是7月2号早上五点多了。

    他们都在火车上眯了会,下了火车后,唐宝接过莫菲菲递给自己的地址,就和他们约定下午过去找他们,才和他们分开下了火车。

    火车站里人不少,出了火车站才发现外面都是两三层的红砖房,大路上也都是柏油路,不比他们那都是土路,一辆汽车过去,就扬起了漫天的黄尘。

    母女俩找了个招待所,拿出车票证件和介绍信要了一间客房。

    客房很干净整齐,还有吊扇,边上还隔开了个小间,里面有淋浴房。

    母女俩洗了澡,顺手就把衣服洗了,这才倒头就睡。

    ……

    唐宝醒来的时候,头顶上的吊扇还转的飞快,她起身看着外面还是大太阳,不过自己妈妈已经不在房间里了。

    懒懒的打了个哈欠,这才去刷牙洗脸,心里琢磨着先去看看闻启那边有什么货,明天再去逛商店,后天就可以准备回去了。

    按着自己身体的惯例,自己来的前一天白天有五个小时手脚不利索,下回应该是后天或许会再度手脚不利索,最好是买卧铺的票回去。

    苏素不在房间里,唐宝也不能走出去,免得她回来寻不到自己会担心。

    而蛋蛋已经十几天没出现了,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她胡思乱想了一会,干脆从空间里拿出一个西瓜对半切开,用勺子挖着吃。

    门口传来了脚步声和开门声,唐宝很警惕的把西瓜收回去,就看见苏素拎着几个网兜进来了,里面是西瓜,香瓜,还有苹果。

    她关上房门,示意女儿把网兜都收起来,这才笑着感叹:“这里买东西可比我们那边大胆多了,都是骑着三轮车走街串巷的在卖,我看买的人多,也忍不住买了一些。”

    唐宝把她买来的水果都收进空间,又把没吃过的半个西瓜和勺子递给她,再拿出一盘饺子,眉开眼笑的道:“那可真是太好了,这大热天的我们就干脆吃西瓜和饺子算了。”

    “也好,现在已经一点多了,我们等下也该过去了。”

    苏素低声问:“你是不是故意用那些空白的介绍信震慑他们的?这样确实可以让他们以为我们是领导的家属,不会乱来。”

    唐宝水盈盈的杏眼里闪过狡黠:“我还想卖一些介绍信给他们,要是我没料错,他们应该是游走在黑市里挣钱的,肯定需要这介绍信,应该能出个好价钱。”

    “就你鬼灵精!”

    母女俩吃饱了,就离开了招待所,花了壹元钱坐上了招待所边上的东风汽车。

    苏素有点舍不得这冤枉钱,却也知道这是为了让闻启他们误会她们母女真的是领导家属。

    汽车开了二十分钟才到了地址里写的地方,闻启摇着折扇在树下和两个中年汉子说话,看见她们母女下车,赶紧迎上去,就像看见自己的亲姐姐一样热情:“大姐,你们来了啊,赶紧进去喝杯茶。”

    唐宝走在一边,听着自家妈妈和他寒暄,自己却拎着藤箱,打量了这里的房子,发现他这地方很不错,有点偏僻,可是附近的柏油路四通八达。

    这里的房子大都是四合院,很少有红砖房的出现。

    闻启领着她们进了客厅,就打开落地扇,给她们倒了两杯茶,又上了水果,显得很客气。

    苏素含笑看着他开口:“闻兄弟,我也不和你绕圈子,你有门路的话,那就给我介绍一下,我要六块手表,还要十来条香烟,香烟有中华那就最好,没有中华别的也行。”

    “大姐你放心,你要的货我都有,”闻启一听苏素喊自己兄弟,很快就把大嫂改成大姐,笑着道:“我就是转手手表和香烟这些东西,混口饭吃,幸好这些东西在黑市上还比较吃香。”

    苏素惊喜的挑眉浅笑:“这可真是太好了,没想到你年纪轻轻,路子却广,现在最挣钱的可不就是这两样东西吗?”

    唐宝就在边上做小花瓶,安安静静的听他们说话。

    “哪里哪里,我这也是为了方便兄弟们。”闻启带着她们去了里间,里面还有玻璃柜台,放着一百多只男女手表。

    不仅有常见的浪琴,海鸥,上海牌子这些男女手表,表带也是有不锈钢,镀金钢和18K黄金式样的。

    还有百达翡丽这名牌表,显得格外精致,看着唐宝怦然心动,她很庆幸自己够理智,哪怕喜欢也没有想过把这些东西据为己有。

    她不想做小偷。

    先前对刘家和纠察队动手,是因为他们太过分,再者那些钱大都是他们贪污的,哪怕报案他们都不敢据实以告。

    她觉得自己有做人的底线,喜欢什么她自己可以靠着自己买到。

    考虑到她们那边的情况,苏素和女儿一起挑了一对浪琴和一对海鸥手表,问他:“这四块手表多少钱?”

    “我也给大姐一个实惠价,这些都是新表,五百块钱!”他见唐宝惊讶的眼神,笑了笑:“那边还有带过的旧手表,看着就和新的一样,但是价格就能少一半。”

    唐宝可不想都买这么贵的,她们拿去卖的话,反而是旧手表更划算,做出一副小气的模样,拉着苏素的手臂笑:“妈,要是差不多的话,我们再买几块旧手表,到时候送人也不心疼,你说是不是?”

    苏素端着架子,却又有点心动,说话间却又有点犹豫:“这旧手表送人也太寒碜了吧?要是被人发现了,那你爸肯定会骂人。”

    闻启热情的介绍:“不会的,这些旧手表大都是抵押的,我们有专业的师傅整修过,看着就和新的一样,不是专业的师傅肯定看不出来。”

    另外一边的手表,以唐宝母女的眼光来看,确实是看不出来是旧的,倒是闻启自己拿着手表教她们看几处整修过留下的小痕迹,这才懂了点。

    唐宝终于发挥出领导家女儿刁蛮任性的一面,拉着苏素的手纠缠:“妈,我们多买几只手表去好不好?反正便宜啊,我拿出去送人也有面子,你说是不是?”

    苏素只能叹气:“你这胳膊肘往外拐的家伙,还没嫁人呢,就想着去讨好你婆家的小姑子大嫂子,你可真是……”

    “妈,”唐宝一跺脚,显得害羞又娇蛮:“你这是重男轻女,你都送嫂子家,怎么就不能送我呢?再说我又不让你给我买贵的,这不是便宜吗?”

    苏素无奈的应下:“好了,给你也买四对手表这还不行吗?”

    闻启听的咋舌,现在工人的工资也就四五十元钱或者三四十元钱而已,可是那小姑娘却说这几百块钱的东西便宜。

    她们家得多贪污受贿,这才能有这么厚实的家底啊?

    这么一想,他心里倒是觉得太不公平了,动了点别的心思,可是又顾忌着她们的身份,试探性的打趣:“你们买了这么多贵重品,回去的时候可要小心点,要是被查到,那可是要被没收的。”

    唐宝觉得自己很适合刁蛮嚣张的角色,手从挎包里一掏,就掏出了手枪,放在嘴边轻轻的出了口气,抬着下巴哼了哼:“我看谁敢,我的枪法可是我爸亲自教的。”

    说完,她自己都觉得牛在天上飞,因为她这手枪连子弹也没有上,她也不知道怎么开枪,不过是怕他看见自己花钱大手大脚,起了不改起的心思,这才拿出来震震场面而已。

    闻启看见这小姑娘一言不合就掏枪,差点就要跪下喊她姑奶奶了。

    妈啊,这哪是肥羊,简直就是女土匪啊。

    自己这是多不长眼啊,竟然惹上这煞星。

    再仔细一想,这能带出手枪的人家,这肯定不是自己能招惹的啊!

    细思恐极!浑身冷汗都冒出来了……

    好在苏素看见女儿拿枪,伸手就毫不留情的打了一下她的脑袋,凶巴巴的道:“死丫头,还不赶紧收起来,我早就警告过你了,敢在外面露出枪,回去就锁保险箱。”

    唐宝赶紧收回枪,一脸委屈的道:“这是我舅舅送给我的礼物,你不能收回去,再说妈妈你不是也有防身的手枪吗?”

    闻启听到这话,觉得自己拿出帕子擦汗的手都有点抖,脸上也挤不出笑容了。

    天啊,这是什么母女啊,出门还都带手枪,老天啊,我要被逼疯了。

    唐宝眼角的余光看见他在擦汗,心里很爽:哈哈,在这陌生的地方,自己完全不用担心牛皮会被吹破,吓人的感觉真的挺好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