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去记忆里的上辈子,唐宝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出远门。

    不过幸好她的记忆里有看过很多电视剧,其中也有黑吃黑的,这才能以嚣张骄纵的态度应付他。

    其实,她前世今生都不算是惊才绝艳的人物,只有平平安安活到老,小富即安的心态。

    不逼她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别说杀人了,俩杀猪都不敢,这杀鸡她倒是能勉强能下手,不存在身手利索的去杀人不眨眼,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不过,她哪怕是穿着打扮不起眼,可是就这气势和骄纵的态度,已经唬住了闻启。

    他陪着笑脸让唐宝挑东西,很是恳切的道:“我们能遇见就是缘分,你只管挑喜欢的就好,我等下给你最低价。”

    唐宝果真不客气的挑好了四对男女对表,这才意犹未尽的罢手:“我就要这些,你给我算一下价格吧?”

    还对苏素俏皮一笑:“妈你别瞪我啊,我自己带来了零花钱呢。”

    苏素面对这骄纵的女儿,只能无奈的摇头叹息,又去挑了五条中华,还有十几条茶花,大重九的香烟,这才罢手。

    闻启算了算,脸上带着有点肉疼的表情开口:“两对新手表五百块,这四对旧手表也算五百块,加上这些香烟,抹去零头,一共算一千一百好了。”

    “行!”唐宝也不还价,打开藤箱,里面是崭新的一叠叠的拾元钱,自己快速的数了一遍就毫不留恋的递给他:“来,大哥你数数,我们这也要银货两讫。”

    她早就想过了,刘家偷出来的钱大都是崭新的,还有很多是连号的,她在家那边用,还要小心翼翼的,但是自己用到这万里之外的黑市交易里,那还真是查不到自己的身上。

    闻启还真没想到是这小姑娘给自己钱,和自己交易,下意识的看了苏素一眼,却见她已经一脸淡然的坐在不远处的椅子上慢条斯理的剥桔子吃,对这上千元的交易是眼也不眨,一点也不在意的样子。

    他都不好意思多说什么,接过钱就快速的数了起来。

    他是不知道,苏素就是怕自己拿出这么多钱,神色会太激动,这才在椅子上坐着装大佬。

    “这钱对了。”闻启仔细的数了一遍后,又数出五张拾元的放在桌子上,看着唐宝笑的格外殷勤:“妹子,我昨儿看见你有空白的介绍信,你看能不能卖给我十张啊?”

    唐宝杏眼一闪,从藤箱里拿出十来张介绍信,毫不犹豫的递给他:“你要这介绍信是吗?”

    “是,是,我们有时候要出去走动一下,虽然能弄到这介绍信,可是有敲着纠察局的钢印的介绍信就更好了,坐火车可以买卧铺,还能多带一个人……”

    唐宝听了他的话,觉得自己先前真是亏大了,现在的卧铺一般都是军人和干部或者是有关系的人才能买到卧铺票的。

    没想到自己也是能买卧铺票,真是亏大了。

    不过转念一想,自己要是买卧铺票就不能遇到他了,倒也没什么好可惜的。

    “那这些都给你吧,”唐宝觉得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再者自己现在的定位,就有点像一掷千金只买我乐意的二愣子。

    轻飘飘的,好像毫不在意的样子,心里却在滴血的,把手里的介绍信留下两张:“我得留两张以防万一,这钱就不用了,倒是我有个表弟在黑市倒腾这些,下回让他来寻你,你可不能糊弄他啊!”

    闻启本来就是做这生意的,怎么可能会把上门的客人往外推,自然是满口应下:“没问题,到时候让他提一句介绍信就好,我肯定会照顾他们,要不你尽管来找我算账。”

    一开始他是因为见她们两个柔弱的女人,这才忍不住动了一点点坏心眼,可是现在被她们打击的再也不敢起别的心思了。

    而且多条朋友多条路,万一自己有一天再碰到她们,有求于人呢?

    他们这在黑市里做买卖的规矩,绝不会让人留下真名或者是真的联系方式。

    唐宝这是准备让顾行谨和杨毅也来一次,有自己在前面装大佬,估摸着闻启不会为难他们。

    她杏眼滴溜溜的一转,就微微皱眉,显得很烦恼的样子开口:“我这藤箱里还要装别的,这香烟可怎么装?”

    闻启还是很想这人傻钱多又大方的骄纵大小姐在她自己结婚的时候再来光顾的,很上道的笑着接口:“没事,我这有藤箱,就当是我送给你们的,千万别客气。”

    他干脆拿来一对崭新的藤箱,亲自把香烟放进去后,还用小盒子把手表都装了一下,倒显得高档了很多,还体贴的让外面的汉子开车送她们回去。

    唐宝觉得他这售后服务还弄得挺不错的,虽然用九张介绍信换来一对藤箱还是亏了点,可是手表的价钱却是真的不能算太贵。

    母女俩回到招待所的房间后,苏素关上门反锁了,这才拍着自己的胸口,一脸庆幸的道:“先前真是太刺激了,特别是你拿出枪的那一刻,我都被你吓着了。”

    她自小出生福贵,对于女儿顺手牵羊的钱财倒是并没有什么特别在意,可是那手枪就不一样了。

    虽然他们先前也早就摸到过枪,可是他们都不会用啊,怎么装子弹都不知道。

    唐宝也把藤箱都收进空间,自己才觉得手脚发软,浑身无力的躺到床上傻笑:“我那是怕他心怀不轨,想要来个黑吃黑,想着要是真的打起来那就糟糕了,干脆就震慑他一下。”

    苏素拧开墙壁上吊扇的按钮,也来到床上躺下,闭上眼睛道:“我们先休息一下,我先前问过招待所的大姐,她说这里晚上有夜市,是允许大家买卖交易的,等下我们去逛逛。”

    母女俩躺在床上睡了一觉,起来后看见外面太阳已经下山了,母女俩赶紧起床梳洗,又分吃了一个香瓜填填肚子,这才准备出门。

    “妈,等一下,”唐宝喊住想开门的苏素,示意她回来,自己心念一动,就从空间里拿出两个崭新的浪琴女表,笑嘻嘻的道:“买来不用是傻子,我们自己先戴手表。”

    苏素对这手表也挺有兴趣的,也过来伸手让女儿给自己戴上,举着手腕看了看,很满意的道:“六点四十五了,这样看时间确实很方便。”

    两个败家娘们一点也不觉得这手表能卖很多钱,反而觉得这钱本来就来路不正,现在用了也挺好的。

    海市确实比别的地方更繁华,哪怕是晚上也是人来人往,还有一条街更是灯火通明,里面吃的喝的穿的用的,还有各种百货应有尽有。

    母女俩先找了个小餐馆坐下要了两碗肉丝面,虽然贵了点,味道是真的不错。

    外面人太多,唐宝干脆拉着苏素的手,这才一家家的逛过去。

    最惊喜的是这边有新鲜的荔枝,龙眼,蜜桃,黄花梨这些镇上市里都很少见的水果。

    苏素眼里的笑意都快溢了出来,看着这些水果,笑的情真意切:“阿宝,快给妈妈多买点。”

    怕夜市里有扒手,她身上只带了几块钱,家当都在女儿的手里呢。

    边上在买水果听到的人却都下意识的多看了她们母女两眼:好幸福的妈妈,这么年轻就能让女儿养着了。

    唐宝也是看的两眼放光,听到苏素的话,赶紧拉着四十多岁的白胖的女店主往边上走,眼巴巴的看着她低声问:“嫂子,我们多要点,你能便宜点吗?能送货吗?”

    明明已经到了婶子的年纪,却被小姑娘喊成了嫂子,女店主笑的见牙不见眼:“你要是买五十斤我就让我家男人给你们送货。”

    唐宝赶紧点头:“荔枝,龙眼,蜜桃,黄花梨,枇杷,我每样都要五十斤。”

    胖婶子惊呆了,狐疑的看着她,不敢置信的问:“小姑娘你不是和我开玩笑的吧?你要这么多,难不成是拿去卖?”

    唐宝也觉得自己要这么多水果太引人瞩目,干脆顺着她的话点头:“是啊,我们母女想要弄些水果骑着三轮车去卖,不知道这价格能不能便宜点。”

    “我就说我看人的眼神准,”胖婶子看自己的男人和女儿在招呼客人,干脆拉着唐宝去了外面,凑近她神神秘秘的开口:“大妹子,既然你要的多,我后面地窖里还有新鲜的,就每样给你便宜两分钱一斤,等下还给你送过去,下回你可要再来我这拿货啊!”

    唐宝一口应下,喊来苏素就直接去了地窖,看到下面水灵灵的水果,那是什么都想要,可惜自己的空间太小了,要不她可真想再多买些才好。

    花了一百多元就买了三百多斤水果,装了满满一辆三轮车,那笑容憨厚的汉子蹬着三轮车按着她们母女说的,悄悄的放在招待所不远的地方才离开。

    唐宝趁着四周没人,就赶紧把一筐筐水果收进空间。

    为了节省地方,这五个平方左右的空间那是叠的满满当当的,唐宝自己在里面都会有点挤的感觉,她想了想,还是把四块大石头挪出来,剩下的百来块青砖她却不敢拿出来。

    毕竟那是留着保命的东西。

    母女俩也不敢在外面多留,回去后关好门就急着开吃。

    苏素吃着美味多汁的荔枝,感叹:“我好久没吃到这些水果了,以前是觉得想买东西没有钱是很痛苦,可是现在我们有钱却没地方放也是很纠结啊!”

    唐宝更是吃的连话都懒得说了,干脆点头就算是附和妈妈的话了。

    她们晚饭的面条吃的晚,两个人吃了四五斤荔枝就实在是肚子撑的慌,再也吃不下了。

    唐宝双手捧着肚子躺在床上,一脸回味的道:“真是太好吃了,明儿我们再买些水果,空间里装不下,还能用藤箱装。”

    这个时候的苏素选择性的忘记了荔枝吃多了会上火这回事:“你这主意好,明儿我们先去逛商铺,水果还是等到明儿晚上再去买。”

    ……

    逛了很多商店,买了很多吃的,穿的,用的,母女俩这才准备回去。

    本来她们是打算7月4号就回去的,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唐宝在早上起来准备出门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手脚又不利索了。

    母女俩只能在住一天,反正这里美味的水果,比家里的唐明远更吸引她们。

    可是等到第二天早上,唐宝手脚倒是利索了,可是老天却下起了倾盆大雨,明摆着不是出门的好天气。

    母女俩只能准备再住一天,苏素吃着黄花梨,有点想自己的男人了:“明儿就算是下刀子我们也得回去了,要不你爸肯定在家急死了。”

    这几天她们是快把水果当饭吃了,唐宝嘴里的龙眼还没咽下去,就听到踹门声,还有男人的破口大骂声:“臭**你给我出来!你以为你躲到这里,老子就找不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