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好好的在吃龙眼,听到外面猛然传来的大骂声和踹门声,吓了她一跳,龙眼就卡在喉咙里,呛的她惊天动地的一阵咳嗽,好不容易才把龙眼咳出来。

    苏素也没管外面的踢门声,小心翼翼的拍着女儿的背,看见她没事了,这才嗔了她一眼:“你看你,吃东西也这么不小心,还以为你自己是三岁小孩啊!”

    唐宝郁闷的很:“都怪外面那人,真是太过分了。”

    哪怕外面的男人嘴里还是不干不净的破口大骂,还把房门踢的“砰砰”做响,苏素也没要去开门的意思,板着脸冷静的道:“外面的人要么是找错人了,要么是酒疯子,招待所里面的人肯定会上来管的,我们先不要出去。”

    “住手,你做什么!”外面果然传来了女招待大姐不安的声音:“我,我已经给公安局打电话了!”

    “我找我爱人,你管的着!就算公安来了我也不怕!”没有男人出来阻止他,他胆气更足,污言秽语骂得更肆无忌惮,踹门踹得更用力,木门经不住男人的脚力,眼看就要被踹开了……

    唐宝和苏素手里都拿着扫把和擀面棍,苏素冲女儿使了个眼色,猛地打开了门锁,外面的男人一脚踹空,直接就摔了个狗啃土。

    他哎呦一声惨叫,还没爬起来,就被扫把和擀面棍狠狠一顿打,疼的他下意识的抱着脑袋凄厉的大喊:“别打了,哎呦,快来人!”

    “青天白日的就敢上门抢劫,不打你打谁!”苏素先给他扣上一项罪名,母女下手打人很刁钻,她们中医都知道人身上大概的穴道,哪儿疼往哪儿打。

    唐宝的鼻子里闻到一股浓烈的酒气,还以为人家是喝多了耍酒疯,赶紧对着边上看热闹的男女道:“同志们,我们不认识这酒鬼,你们赶紧找来绳子先把他绑上!快绑上!要不谁知道他还会不会发疯。”

    招待员大姐赶紧转身去楼下找绳子,还大声道:“这人就是住在你们对面的房间的,估摸着是喝多了找错了门,同志们帮把手制住他,我很快就拿绳子过来。”

    这大雨天,大家都是被迫留在招待所里,现在的人还是很热情的,不会只扫门前雪,一开始没出来是以为人家两口子在吵架。

    有三个围观的男人见地上的男子挣扎着要起来,赶紧上前制住他:“老实点,不准动。”

    其中有一个戴着眼镜,看着斯文的年轻男人,好奇又带着点不解的看着唐宝手里的擀面棍:“同志,你怎么会有擀面棍啊?”

    唐宝睁着水润的杏眼,一脸腼腆的道:“我和妈妈出门,这不是担心遇到事,就在箱子里随身带着擀面杖。”

    骚年,要不是怕青砖和锄头拿出来没法解释出处,现在地上的男人也不会还能在那破口大骂,早就被她们打晕了。

    当然,她们其实也能一下子把人打晕,可是那样就不能继续打他出出气了啊。

    无论是谁,好好的在房间里呆着,却被人骂的狗血淋头,遇到这无妄之灾,这心情肯定都不可能好。

    但是现在打的他鬼哭狼嚎的,这心情就好多了。

    招待所的大姐很快拿着麻绳,和一个中年汉子跑过来,大家一起把他绑的严严实实的。

    疼痛让地上男人的酒气都散了,他忍不住嘶嘶喊疼,声音沙哑的道:“你们放开我,我什么也没做,凭什么绑着我!”

    有个带着眼镜的中年妇女皱眉问:“他是一个人住的吗?要不这么大的动静,房门怎么会不开?”

    “不是,他还有爱人没出来!”招待所的大姐沉着脸去敲门:“里面的女同志,赶紧开门,要不就别怪我们把你爱人送到派出所去了。”

    木门被一点点打开,有个瘦弱却白净的女人畏畏缩缩的走出来,见外面有这么多人,头也不敢抬,低声道歉:“对不住大家,他喝了酒就爱撒酒疯,我,我不敢出来,怕被他打。”

    那男的老底被自己的女人给揭穿了,恼羞成怒的道:“你是我花钱买来的,我想打就打,有错吗?还不赶紧过来给我松开,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那女人还真上前想把男人松开,边上那戴眼镜的年轻男孩不赞同的制止:“同志,他先前乱踢门,还乱骂人家小姑娘,他要是不道歉,那怎么行?”

    边上的人也都附和:“就是,不能喝了酒就管不住自己。”

    地上男人是眼神阴冷的像是毒蛇那样盯着苏素和唐宝,就像是想把她们一口吞了一样,自己被她们打的半死,竟然还要自己道歉,真是气死人了。

    可是他不想被公安局的人带走,闭了闭眼,就连声道歉:“两位女同志,今儿真是对不住,我不该心情不好就喝酒,更不该喝了酒就发酒疯,你们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计较。”

    其实开招待所的也怕闹事闹到公安局里面去,先前的大姐也只是虚张声势,根本没有打电话报警,此时也出来打圆场:“喝酒误事,同志你下回可不能这样了,要不这次就算了?”

    唐宝听着看热闹的人也分成两派,一些人说算了,一些人却觉得就该绑着他长长记性。

    她皱了皱眉,也不发表意见,和苏素一起回到房间关上了门。

    苏素皱着眉叹了口气:“我们这还真是无妄之灾,我看他的眼神不正,怕他会私下里动手,我们要小心点。”

    “妈说的对,”唐宝还是很怕死,很惜命的,凑近她低声道:“特别是晚上的时候我们要留神点,用凳子顶着门,再把门上的气窗关上。”

    要不是万不得已,她是真的不想下狠手,可是为什么就偏偏有人在挑战她的底线呢?

    苏素听了女儿的话,很欣慰的点了点头:“你这些主意不错,小心驶得万年船,就算是你有底牌,任何时候也不能掉以轻心。”

    唐宝点了点头,又想起那戴眼镜的男青年,无奈的摇头:“我觉得我比那男人有社会经验多了,他那些话其实就像是火里浇油。”

    “……”

    胡老三是悄悄在深山里养猪的,那钱自然是没少挣,就是贪杯好酒,喝多了就打老婆,以前的老婆被他打的卷了家里的钱跑的无影无踪了。

    他深觉得丢脸,又干脆花钱买了一个山里的姑娘做老婆,平时对她倒也不错,不用干活也会让她吃饱,这次是出来和人谈生意,本来昨儿生意谈好,今儿就该回去的,可是偏偏遇到大雨走不了,他就干脆喝着小酒,吃着花生米,这才喝多了撒酒疯。

    他一想到自己被两个女人打趴下,这心里就涌上一把无名火,琢磨着怎么收拾她们才好。

    很快他就想到了一个好主意,要是能把她们带回山里,那自己想把她们怎么着都行,先前粗粗一眼,他也看见那对母女都是肌肤白皙,眉眼俏丽。

    不过要是自己一个人动手对付两个女人,估摸着有点困难,干脆去找几个帮手。

    就凭他是卖猪肉的,这很多在他那里拿猪肉的汉子都捧着他。

    外面大雨瓢泼,雷电交加,他想到了自己收拾那两个女人的场景,笑得越发猥琐……

    ……

    下雨天,留客天!

    这大雨从一大清早下到了晚上还不停歇,雷公电母还都来凑热闹,弄得招待所里的客人都只能住下。

    这住的是不用操心了,可是这吃的都是要自己去外面买的。

    唐宝空间里的食物都塞满了,母女俩干脆在房间里看看书,吃吃水果,还有饺子,米饭,红烧肉,倒是显得格外悠闲自在。

    到了下午四点多钟的时候,门再度被人敲响了。

    母女俩对视一眼!

    唐宝起身,手里就突然出现了擀面棍,她低声道:“我去开门,虽然这个时候不会是那人来寻事,以防万一,还是手里拿着家伙更安全。”

    苏素伸手就夺了女儿手里的擀面棍,沉着脸道:“你在边上呆着,我去开门。”

    好在外面的人也怕吓着她们,男青年那干净温和的嗓音在外面响起:“有人在吗?”

    苏素把擀面杖递给女儿笑了笑:“好了,收起来吧,我们这是被吓的草木皆兵了,你去开门吧!”

    唐宝收好擀面杖,就上前打开门,见他可能是才洗过澡,换了一件白衬衫和一条灰色的裤子,头发上还带着点湿润,戴着眼镜,显得很有书生气。

    唐宝眉眼弯弯的浅笑:“同志你好,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他看见是唐宝开门,为了避嫌,站在门口没进去,脸上的笑容越发温柔:“你好,我听楼下的大姐说你们今儿还没出去过,是不是担心遇到坏人,我陪你们出去吧?”

    唐宝听了心里感叹不已,现在还真是好人多!

    不过,听他这样一说,自己还真要出去一趟买点东西,要不就太引人注意了。

    哪怕外面下雨,天气也很闷热,这就表示食物不能放太久,可是楼下的招待员大姐却一整天没看见她们母女出门,这就不太正常了。

    想到了这一点,唐宝暗暗提醒自己以后更要小心,脸上却带着感激的神色:“真是太好了,我们就是怕出门遇到坏人,今儿就吃了点水果和饼干,你等我一下,我这就去拿钱。”

    唐宝转身就对妈妈使了个眼色,顺便拿起桌子上的挎包背起来,又拿上饭盒,声音轻快的道:“妈,我出去买晚饭,你关好门,免得被人打搅。”

    苏素也像那男青年道谢:“同志,那就麻烦你照顾我女儿了。”

    “没事,婶子喊我余澄就好,”余澄很大方的介绍自己:“年年有余的余,清透澄净的澄!婶子喊我小余就好。”

    唐宝觉得他的自我介绍很有意思,也笑着道:“我姓唐,单名一个宝字,余同志喊我小唐就好。”

    ……

    楼下在柜台后的招待员大姐看见唐宝跟在余澄的后面下来,很亲切的招呼:“女同志,你可下来了,是不是先前吓着了?”

    唐宝腼腆的笑了笑,乖巧的点了点头。

    这害羞又可爱的小模样,让招待员大姐很爽朗的笑了笑,把里面的两把大雨伞递给他们:“没事的,我特意给你们留下最大的雨伞,赶紧去买吃的。”

    两人接过雨伞道了谢,就撑着雨伞走近大雨中。

    唐宝跟在他后面来到了饭馆,可能是因为下雨,饭馆里的客人也不多,只有零零落落的六个人。

    余澄就体贴的开口:“你就带了一个饭盒,等下我们先把饭菜装到饭盒里给你妈妈带回去,我们就在这吃了再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