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的很多饭店买饭菜不要粮票,就是价格比较贵一点。

    窗口还糊着红纸,上面用毛笔字写着白米饭二毛钱一份,一份二两,炒白菜两毛一份,排骨炖炒粉条八毛五,咸菜炒肉丝也是八毛五,红烧肉两块二五。

    唐宝要了一份米饭和咸菜炒肉丝,坚持要自己付钱。

    余澄无奈的笑了笑,自己点了个炒白菜和红烧肉。

    饭菜很快就上来,余澄就先夹了两块大的红烧肉给她,不容推辞的道:“你和我妹妹有几分像,你们都太瘦了,多吃点!”

    唐宝也不好意思夹回去,就把自己的菜也往他面前推了推,腼腆的道了谢。

    一盘红烧肉只有五块,可是入口香滑美味,应该是用红糖熬出来上色的,肥瘦相间,却油而不腻,实在是让人回味无穷。

    那咸菜炒肉丝带着点咸菜的酸,还有肉丝的香,再加几个红辣椒,味道也很好。

    唐宝觉得自己以后要是有钱,真的可以考虑到这边来买房子安家,实在是这几天吃的饭菜都太美味了,最重要的各种水果多,让她们母女完全没有抵抗力。

    唐宝先吃完,就拿着饭盒去打饭,低声问里面的大姐:“大姐,你们这红烧肉真好吃,再给我来一份带走。”

    那大姐可能是因为油水好,白白胖胖的圆脸上带着笑意:“是啊,你运气好,现在还留下三份,要是天气好的话,这红烧肉早就卖完了,你都要的话,我就只收你六块钱。”

    唐宝赶紧点头:“那行,我都要了,大姐你再卖给我一个饭盒好不好?要不我这装不下啊!”

    那大姐也很爽快:“行,一份饭,三份肉加一个饭盒,只收你七块钱好了。”

    唐宝笑着道谢,付了钱后又问:“你们明儿早上几点有红烧肉卖?我妈就喜欢吃肉,要是来得及,我想明儿和我妈再来吃一回再回家。”

    “你这闺女孝顺,”大姐笑的更欢快,手脚利索的把两个饭盒装到网兜里:“我们这是等下就开始在缸里炖红烧肉了,明儿一早就有,你们只管来就好,我们这六点就开门了。”

    唐宝心满意足的拎着网兜,转身就看见余澄带着点惊讶的看着自己拎着的网兜,低声道:“你怎么买这么多?现在天热,到明儿说不准就会变味的。”

    唐宝不能告诉他自己有一个神奇的空间,热腾腾的红烧肉放进去,说不准明年这个时候拿出来,还是这样热气腾腾的。

    只能让自己的妈妈背黑锅,不好意思的道:“我妈爱吃肉,今儿她一整天都没吃饭(事实是她们吃了很多水果,还有在外面吃到好吃的菜,特意打包回来的),这些她能吃的掉。”

    余澄还真信了,毕竟招待所的大姐也说她们母女可能是怕遇到先前闹事的男人,一天到晚都没下过楼,赶紧道:“那我们快回去吧?”

    ……

    胡老三觉得自己被两个女人打了,那真是受到奇耻大辱,在床上哼哼唧唧的躺了一会,就自己去医院包扎了一下,出来的时候,顺便去找二流子小强合计了一下,准备晚上动手。

    倾盆大雨一直到晚上的十点多,雨才小了点。

    他们担心撬门的话,门后面会顶着椅子什么的,闹出动静反而不妙。

    干脆穿着雨衣,扛着长梯子,腰间别着准备吓唬人的杀猪刀,手里还拿着手电筒,来到了小巷子里准备爬窗户。

    白天胡老三就打量过了,楼上的木头玻璃窗都没装铁栓子,这夏天哪怕有吊扇,可这不开窗户那根本吃不消,会闷死人的。

    他让小强在底下扶着长梯,自己先上去,来到梯顶的时候,发现确实还不够长,不过他伸手也能撘上窗沿。

    他小心翼翼的垫着脚尖,双手撘上窗沿的时候,却发现上面都是玻璃渣子,十指连心,疼的他眼泪都忍不住掉了下来,差点哭嚎出来。

    小强看见他爬上去又爬下来,很疑惑的低声问:“哥,难不成你进不去?那我爬上去试试看。”

    “哎呦哎,”胡老三把自己的双手放到电筒下,鲜血淋漓,疼的他龇牙咧嘴的呵斥:“闭嘴,把长梯弄走,再骑车送我去医院,你等下去找老华他们几个,给我盯紧了她们母女,要是把人给我弄来,我出一百块钱,不,两百块钱的谢礼。”

    他是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宁愿多出点钱,也要楚这口气。

    再者他要是把她们弄到手,就算以后玩腻了转手卖到深山野林里,谁又能找的到他们,自己反而还能赚点钱。

    ……

    细细密密的小雨还在下个不停,隔壁窗户边的余澄把玩着手里的手枪,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在要得逞的时候离开。

    由此可见,她们母女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反而是很懂得保护自己。

    他觉得自己是白操心了,收好手枪就回到床上去躺下。

    其实他平时也很冷血,这次会开口,完全是因为唐宝那眉眼和自己的妹妹确实有几分相像之处。

    现在妹妹落在他们的手里,自己想要妹妹安全无虞的回到自己的身边,那么得尽快动手,自己不能再在这里耽搁下去了。

    他听着外面的雨声,心里决定不管明儿下不下雨,自己都要尽快去魏阳镇,不,应该说是魏阳市了……

    ……

    唐宝听到动静醒来的时候,看见窗外的天色还是阴沉的,不过只有细雨飘飞,看来是不耽搁她们离开了。

    苏素先把窗户边上的木棍收起来,又看着窗沿上的玻璃渣子还剩下不少,转身对着女儿笑了笑:“也不知道昨晚他们来了没有,要是以后你自己出门,也要格外注意安全。”

    “是,我记住了,这玻璃渣子就是出门在外必备的防小人的好东西。”唐宝起身下床伸了个懒腰,就先去解决自己的生理问题后,刷牙洗脸换衣服,随即开始收拾房间。

    当然,重的东西大都收在空间里,外面的两个藤箱只装了几件衣服,挎包只装了点毛巾什么的轻便东西。

    “我们先去吃早饭,吃饱后顺便再逛一圈,再回来退房。”苏素把两个空饭盒放进挎包拎起来,就催促女儿动作快点。

    昨儿女儿带回来的红烧肉味道好的出奇,她吃了四块还意犹未尽,今儿想去吃才出锅的,顺便尝尝别的菜。

    母女俩下楼的时候,有几个人在退房,她们也只是对招待所的大姐笑了笑,就先出门了。

    唐宝带着她来到小饭馆里,看见大早上的倒是差不多坐满人了。

    早上当然不会吃饭,他们这早上还特意卖面条,三角钱二两面,加一个荷包蛋加一角,加一块红烧肉加六角。

    还有三和面的菜包子,贰角一个,肉包子三角一个,都比外面饭店的价格贵,可是吃的人却不少。

    母女俩也要了两碗加了红烧肉的面,面条的汤汁里也有红烧肉的汤汁,再加上一点咸菜肉丝,实在是人间美味。

    吃饱后,又打包了四份红烧肉和十个菜包子肉包子,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唐宝在偏僻的拐角处,就把包子和饭盒收进空间,这才和妈妈一起去逛商店,看看有没有什么特别想买的东西。

    “那灯芯绒的料子很好,我们那边很少见,要不买些布回去?”唐宝在卖布的地方看见了灯芯绒都出现了,顿时走不动脚步。

    和穿的相比,苏素更喜欢吃的,可是看女儿喜欢,也不会说不,点头道:“也好,那就干脆多买点,到时候给你爸爸也做一条裤子。”

    营业员看着她们母女俩虽然穿着朴素,可是白皙俏丽,手腕上露出来的新手表,看着也不像没钱没票的人,笑着招呼:“你们喜欢的话,可以挑一下颜色,黑的,深蓝色的,紫蓝色的都很好看,而且现在你们要是买的多,还可以额外赠送布袋。”

    母女俩从商店离开的时候,手里又多了几个布袋。

    苏素瞄了眼手表:“哎呦,时间过得好快啊,已经九点半了,我们不能再乱逛了,早点拿上行李去火车站等吧?”

    “好的,下回我们带爸一起来。”唐宝和她走了一段路,却发现不对劲,她觉得有个男人一直跟着自己。

    她现在不仅是记忆力特别好,而且五感特别灵敏,下意识的以为被扒手给盯上了,借着和苏素说话的时候,给妈妈使了个眼色。

    苏素也没有回头,虽然今儿天气不好,看到街上也有不少人走动,估摸着他也不敢动手。

    她们回到了招待所,发现后面的男人已经不见了,就上楼拿了行李,下来和招待员大姐结账。

    她们先前住进来的时候,除了介绍信还交了十拾元钱的押金,母女俩住了这么多天,扣掉房钱,水电费什么的,还能退回壹元三角钱。

    大姐把钱给她们,又让她们签字画押后,这才笑容满面的道:“你们知道哪儿坐公交车的吧?慢走啊,一路顺风,下回要是来海市了,就再住到我们这来。”

    苏素笑着应下,和女儿离开了招待所。

    细雨零零落落的下着,她们也不愿意打雨伞,这边离公交车站也有好一段路,起码要走半个小时左右。

    不过,她们先前早就问过,火车是要下午三点半才开,现在也不用急。

    可是走着走着,天上的雨又下大了点。

    这个时候,一辆旧的军绿色的半挂车停在她们的身边,一个矮小消瘦的中年汉子一脸忠厚老实的样子,憨厚的开口:“两位女同志,你们这拎着箱子也是去火车站吗?我这送货去火车站,要是顺路只要五角钱。”

    苏素有点心动,看了看驾驶座边上坐了个中等个子的男人,后排确实有两个空位,就点头应下:“那行,谢谢师傅了。”

    “没事,你们赶紧上来吧?”小个子的男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们也是为了能赚点香烟钱。”

    母女俩上了车,司机就往前开,和另外一个男人说起八卦。

    后座有点窄,唐宝看着车窗外的雨又越下越大,陆陆续续的看到也有人在走路,也有人拦车想搭顺风车。

    司机却没有再停,还叹息:“可惜我这车坐满了人,等下我再来跑两趟,也能多挣点钱。”

    过了好一会儿,唐宝察觉到了不对劲,这外面的路怎么坑坑洼洼的,颠簸的很,捂着嘴巴,一脸痛苦的想吐的表情:“师傅,你先停一下车,我晕车,要吐了!”

    “啊,很快就到了,你再忍忍啊!”司机敷衍了两句,不仅没有停下车,反而开的更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