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下就算是傻子也知道上错车了。

    苏素杏眼一凛,板着脸道:“停车!”

    当然,她也只是说说而已,心里巴不得他们再往偏僻的廖无人烟的地方开,这样也不用担心杀人后会被抓起来。

    她们现在还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下手害她们母女,是为了钱财,还是昨儿的胡老三不甘心,想要出一口气,可是不管怎么样,她们只想好好的活下去。

    那么,死的只能是他们了。

    “我要杀了你们!”唐宝浑身颤抖,一字一句的说出这句话,就察觉到自己汗黏黏的手被妈妈紧紧握住,反而收敛了惊恐的神色,杏眼染上杀意,别有一番惊心动魄的美丽。

    别说她空间里还有码的整整齐齐的两百多青砖,就是一筐筐水果都能砸晕他们。

    可是自己要是这么近距离出手,肯定会被他们发现自己空间的秘密。

    那么,他们必须死,要是自己心软,那么自己就会被人抓起来争夺,研究自己的秘密。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她还是懂的,就连爸爸妈妈在知道自己有这神奇的空间的时候,也是斟酌着隐晦的告诉过自己,要是被人发现这秘密,那自己决不能心软……

    开车的司机张狂的大笑:“好啊,我们等着你用力的杀,哥哥我很快就停下来和你们乐呵乐呵啊!”

    驾驶座边上的男人,更是从下面摸出一把砍刀,斜坐着看着她们露出猥琐又恶心的笑容:“就是,不用急,我们有的是时间慢慢来,你们乖乖的听话,我可不想划花你们好看的脸蛋。”

    不怪他们这么嚣张,实在是他们觉得这娘俩都已经吓傻了,连喊救命都不会喊了,看着她们靠在一起瑟瑟发抖的可怜模样,恨不得现在就把她们搂在怀里好好的安慰安慰。

    至于苏素和唐宝为什么发抖,是因为想起来等下要杀人,哪怕心里知道他们是坏人,自己只是为了自保,可是还是忍不住自己的身体反应而已。

    毕竟杀人不是杀鸡杀猪,她们母女也只是普通人,不是特务也不是公安,难免会恐惧。

    外面已经没看到别的车辆了,大雨哗啦啦的下,坑坑洼洼的路面让车速也慢了下来。

    拿着砍刀的男人忍不住催促:“老牛,你开快点啊,怎么还没到!”

    “你急什么,又不是赶着去投胎!”司机老牛还真不知道他是往黄泉路上开,倒是一语成戳。

    另一个男人没好气的道:“说的好像你不急一样,等下你别和我抢。”

    “老华你这话可不地道,”老年开着车,还不忘回头看了她们母女一眼,随即哈哈大笑:“看她们这吓得可怜模样,谁让你们昨儿得罪了胡老三呢!”

    苏素咬了咬唇,杏眼一眯,恨恨的道:“原来真是他还不死心,你们为虎作伥,就算老天不收了你们,我也要替天行道杀了你们。”

    “哈哈哈……”

    两个男人丝毫没有把苏素的威胁当成一回事,反而笑得很张狂。

    唐宝看着自己的小手,又看了看他们两人,其实只要她心念一动,两百来块青砖就能把他们埋起来。

    可是问题是现在司机还在开车,自己要是动手,那车就没人开了。

    为了自己的安全,她还是觉得再忍忍。

    车子又开了几分钟,这才停到一处破旧的黄泥墙的两间房子面前,唐宝心念一动,正要准备用板砖砸死他们的时候,眼角的余光却看见对面还有一辆小轿车开来。

    她不知道对方是敌是友,只能先按兵不动,看看那辆车会不会离开。

    这边的路不大好开,那辆小轿车在路过他们这辆车的时候,开的特别慢,唐宝透过半开着的车窗,看见里面开车的竟然是咬着香烟的余澄。

    他没有戴眼镜,浅灰色的衬衫卷在手肘处,眉眼森冷,咬着香烟的感觉,就像是黑社会里的杀手。

    唐宝还真的没想到昨晚上陪着自己吃晚饭的时候,还是斯文又温和的男人,摘了眼镜却还能有这么不羁的一面,一时间愣住了,无意识的盯着他看。

    余澄才杀了人,心情很不好,察觉自己被人盯着,下意识的眼神一眯,两车错过的一刹那,他的眼神一眯……

    ……

    老牛他们还担心唐宝会趁机喊救命,吓得老牛赶紧一踩油门快速,绕到了房子的后面这才停下来。

    老华看着母女俩都没喊救命,刚才的那辆车也没有追上来,反倒是伸手抹了一把脸额头上的冷汗,干巴巴的道:“不错,你们都很识时务!”

    “好了,你和她们多说这些做什么!”老牛瞪着她们威胁:“你们给我乖乖听话,现在赶紧下车跟我们去里面。”

    唐宝很确定那一刻的余澄有看见自己,不确定的是他会不会来救自己,这也让她一时间不敢轻举妄动。

    她本来是准备用砖头砸死他们,反正这里已经是荒郊野外,又下着大雨,这绝对是毁尸灭迹的好地方。

    可是万一自己下手杀了他们,余澄却转回来救自己了,那自己就不好交代了。

    苏素看见女儿还不动手,还以为她害怕杀人,这才还在犹犹豫豫的,也不催促她,自己拉着女儿下车,跟着他们进了房屋。

    这房屋里面空荡荡的,只有一些一捆捆的稻草和豆柴放在一边,中间石墩上坐着胡老三,面前有一张歪歪扭扭的小桌子,上面还放着几个好菜,还有几瓶酒。

    双手沾满红药水的胡老三在自斟自饮,看见他们进来了,哈哈大笑:“老成,你这人鬼主意果然不少,还真的把人完好无缺的给我带来了!”

    “胡哥你有吩咐,我怎么能不照办呢?”老成也来到他的身边,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口闷了,这才笑着开口:“胡哥你先来!”

    胡老三把自己的双手举起来,对着她们冷笑:“你们害的我疼的一晚上没睡,今儿我也要你们疼的哭爹喊娘!”

    “站住!”唐宝装模作样的把手伸进挎包,就拿出手枪对着他们,浑身紧绷,身子微微颤抖,杏眼却似乎带着火花一样,毫不畏惧的盯着他们,异常坚定的道:“再动一下,我就开枪了。”

    苏素在一边看着这一幕,急的都快跳起来了,自己这傻闺女,还以为现在的局面能善了,竟然不动手还拿没子弹的枪吓唬他们,这不是乱来吗?

    为母则强,她趁着女儿唬住他们的这一刻,靠近她低声道:“要是你下不了手,那就砸晕他们,我来动手!”

    要不是现在实在是气氛紧张,唐宝真想让她回忆一下,去年她兴致来潮想杀鸡,用了半个小时抓鸡,然后菜刀在鸡脖子上比划,她手里的母鸡发出惊恐“咯咯”叫,她也闭着眼吓得“哇哇”叫。

    最终,母鸡逃出了她的菜刀,她白忙活一场。

    可是受惊过度的母鸡连着三天没下鸡蛋,最终还是被唐明远干净利索的一刀下去,变成了香喷喷的鸡肉……

    胡老三他们还真的被唐宝手里的手枪吓得不敢乱动,可是却没有想到求饶,三个人一对眼,都明白了她们不能留,要不后患无穷。

    现在能拿出手枪的,有可能是军队里领导的家属,这要是被她们逃走了,那肯定是要来寻仇的,只能是一不做二不休,死人才是最没有威胁的。

    胡老三紧紧的绷着脸,脸上的肌肉都抖了抖,他冷哼一声:“好啊,我就在这里,你开枪啊!”

    倒不是他不怕死,而是别无选择,而且他也在赌这两个吓的发抖的女人不敢开枪,或者是怕枪走火,枪里面没子弹,只是用来充充场面吓唬人的。

    要是她们胆子大,那在车上就应该动手了,而不是等到现在才拿出枪。

    趁着胡老三吸引她们的注意力,老华他们悄悄的后退,准备逃离这里。

    只要他们能离开这房子,唐宝就不敢开枪,现在对枪支的管理很严,就算是部队里,不出任务都不能摸到枪,要是唐宝敢开枪,不仅是她,就是她家也要受到牵连。

    唐宝也看见了他们想离开,急的脸上冷汗都流出来了,大声道:“你们给我站住,要不别怪我开枪了。”

    傻子才听你的话,老华和老牛本来就很默契,相视一眼,反而是转身就往外跑……

    唐宝觉得可能是自己想错了,余澄和自己母女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说难听点,也不过是萍水相逢而已,怎么可能会为了自己出现在这地方,就觉得不对劲,会来一探究竟。

    她不可能让他们离开,要是被他们逃出去,超过十米,就不是自己的板砖能砸死他们的范围了。

    在她想动手的那一刻,砰砰两声枪声响起。

    苏素和胡老三的第一个反应就是看向唐宝手里的枪,苏素是奇怪女儿怎么变成神枪手了。

    然后她看着那发出凄厉的喊声后,倒地的两个男人,后知后觉的怕女儿吓住了,赶紧抱住她的身子,低声安抚:“别怕,别怕,宝宝别怕,他们是坏人吗,你杀了他们是替天行道,没事的,一点也不吓人……”

    唐宝觉得要是自己妈妈不要浑身抖的那么厉害,那自己还真的以为她不害怕。

    胡老三的脸色也惨白一片,哪怕他杀多了猪,暗地里也卖了几个女人,也喜欢打老婆和那些女人,可是还真的没动手杀过人。

    要是早知道这两个女人这么棘手,自己怎么也不会起了贪心,到了现在这地步。

    他吓得浑身哆嗦的跪倒在地,裤子上也湿了一大块,磕头道:“姑娘饶命,小姐是我眼瞎了,我可以给你们很多钱,你们饶了我一条狗命吧……”

    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完,又响起了一声枪的响声。

    在最后一刻的胡老三才发现,原来真的不是唐宝开枪的,子弹是射进了他的后脑勺……

    鲜血,还有那死不瞑目的惊恐眼神,让唐宝和苏素都头皮发麻,身体不受控制的抖动,眼泪也无意识的流了出来。

    ……

    余澄在看到唐宝的时候就知道不对劲,因为这个地方太偏僻了,边上又有个乱葬岗,大家都嫌这里晦气,很少会过来。

    他把车开过去一点后,就又下车跑过来,虽然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管这闲事,觉得可能是因为唐宝笑着看自己的时候,真的很像自己的妹妹。

    他在外面小心的观察里面有几个人,准备动手的时候,却看见唐宝拿出了手枪,这倒是让他怀疑起唐宝是不是还有别的身份,一时间有点犹豫。

    可是他很快就发现她们母女都在发抖,又见有两个人想跑,这才开枪动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