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澄身上的衣裤都被雨水打湿了,黏在他并不强壮的身体上,眉眼冷峻的拿着手枪进来的模样,头发上的雨水顺着他的脸颊滑落,却又该死的让人觉得他很帅,很酷。

    他看到母女俩还在发抖的样子,拿出夹在衬衫口袋里的眼镜戴上,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脸上也带着温润的微笑,很是温和的开口:“婶子,阿宝,已经没事了,你们别怕,我们先离开这里吧?”

    唐宝觉得他戴上了眼镜后,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斯文败类……

    不是,是给人斯文温和的像是邻家大哥哥的感觉。

    “好,多谢你。”苏素是一刻也不想多待下去了,手脚发软的和女儿互相搀扶着离开。

    余澄看她们母女俩实在是吓得不轻,就关上房门免得她们害怕,让她们在门口等着自己去把车开过来。

    苏素用力的深呼吸,这才镇定一些,忍着恶心想吐的感觉,抖着手从挎包里拿出毛巾给女儿:“看你满脸是汗,赶紧擦擦。”

    猛然间看见三个人都死翘翘了,唐宝也不可能一下子缓过来,接过毛巾擦了擦汗,无意识的呢喃:“明知道他们不是好人,可是想起来就这么死了,还是忍不住觉得恐惧,心悸、害怕!”

    苏素赶紧安慰女儿:“恐惧害怕是正常的,不过我阿娘以前说过,活人比死人可怕,就像今儿他们要不是起了歹心,又怎么可能落到这地步呢?既然他们活着的时候都不能奈何我们,现在他们死了我们就更不用怕了。”

    她说完,觉得自己都被自己安慰了。

    “妈你这话说的太对了,我们也是为民除害!”唐宝已经四处看了看,心思已经转到了别处:“这里就一间房子,倒是不用担心被人家看见,反正我们等下就离开了,也不用担心公安找到我们身上。”

    苏素也愣愣的点头:“他们还真的给自己找了个好地方。”

    唐宝想起来了自己的藤箱还落在老华他们的汽车上,母女俩赶紧去拿了箱子过来的时候,余澄已经开着小汽车过来,让她们坐在后面,自己又进去把痕迹打扫了干净。

    “你们这是要去哪?!”余澄一边开车,一边温和的道:“我已经离开了招待所,等下把车还给朋友,就要去火车站了。”

    苏素惊讶的看着他:“那还真巧,我们也是要去火车站。”

    “那我先送你们去车站吧?”余澄微微一笑:“吓着你们了吗?放心,我其实是特别行动组织里面的人,这几个人平时就有案底,我既然遇上了,那自然是不能放过。”

    当然,就算他说的是假话,苏素和唐宝也很感激他出现,不会把这件事捅了出去。

    因为外面的大雨,余澄的车开的很慢也很稳,他温和的声音很能安抚人心,说了几句话后,才状似无意的问起唐宝:“对了,阿宝你手里怎么会有手枪?”

    唐宝定了定神,带着点羞愧的道:“这枪是我捡来的,我对枪很好奇,就没有上交,而是自己偷偷留下了。”

    “哦,那可以给我看看吗?”

    “自然可以!”唐宝从挎包里把枪拿出来递给他,就算他要顺势把手枪拿走,自己也不会有意见。

    余澄停下车,接过手枪把玩了一下,很熟练的拆卸,里面没有子弹,见唐宝伸着脑袋一脸认真的看着自己手里的枪,不由一笑:“既然是你捡来的,那你就好好留着吧?虽然里面没有子弹,可是留着吓唬人还是挺不错的。”

    “我也这么觉得,”唐宝先前还不相信他是特别行动组的人,现在看他娴熟的把玩手枪,倒是信了,装出一副好奇的模样:“余大哥你能再来一遍吗?”

    “好啊,你看仔细了,这里是……”

    余澄教的仔细,唐宝那是学的很认真,很快就弄明白了怎么装子弹,怎么瞄准。

    苏素在边上看到女儿学会了,才试探性的问:“对了,小余你要坐火车去哪儿?”

    “我要去栋山市一趟,”他重新发动了车子,从后车镜里间她们母女的脸色都很惊讶,挑眉一笑:“你们不要告诉我,你们也要去栋山市吧?”

    苏素也觉得太巧了:“还真巧啊,我们就是那边的人,今儿本来就准备坐火车回家。”

    车子来到火车站的时候,母女俩被吓着的脸色已经好看多了。

    余澄很有风度的和她们告别:“我这边还有事,就不陪你们进去买票了,婶子,阿宝,我们有缘再见。”

    他觉得自己的身份,还有要做的事情都有危险,还是别和她们走的太近好。

    “好的,再见!”母女俩也不是不会看眼色的人,说了几句客气话就告别了。

    ……

    这次她们拿出介绍信,花了六元钱买了两张卧铺票,然后就去候车室等火车了,实在是没心情也没力气再去外面闲逛,今儿的刺激已经够吓人的了。

    候车室里的椅子都是一根根打磨的很光滑的木条钉成的长椅子,很多人都在候车室摇着蒲扇说闲话,或者是喝茶吃干粮。

    现在任何人出门都必须要有公社大队或者政府部门的介绍信,没有正当理由并不允许跨省走动,所以出门的人也不是特别多,只是候车室不算太大,再者车次少,看着就显得拥挤而已。

    现在天气太热,大家的干粮要么是冷茶就着馒头,要么就是三合面饼子,或者是鸡蛋,水果这些东西。

    哪怕现在已经是中午时分了,母女俩也没有胃口,只是喝了几口茶就互相靠在一起低声说话。

    午后快一点钟的时候,很多带着红袖章的年轻人进来,开始查车票或者是抽查行李箱。

    唐宝瞬间紧张起来,毕竟她虽然没有杀人,可是却也看见了三个人没命了。

    苏素咽了咽口水,犹豫的低声道:“要不我们避一避?”

    她这话摆明了是心虚,唐宝反而冷静了下来:“没事的,我们要是现在离开,那反倒是引人注目了。”

    搜查的人看着她们母女肌肤白净,相似的眉眼带着惊慌,只是查了一下她们的车票就离开。

    在他们想来,要是看见他们还镇定自若的,那才是有问题的。

    现场还真的有两个中等个子的普通男人准备逃离,谁知道外面却还有人守着,一窝蜂的涌上去抓那两个人。

    那两个人不甘心束手就擒,竟然拿出了枪开始动手。

    枪声,哭喊声,惊慌失措的叫声,现场瞬间一片混乱。

    可是很快那两个人就被击毙,随即被人拖出去,这边也有人拿着水桶和毛巾来善后……

    其实这混乱也不过是几分钟的时间而已,可是却给大家留下了很深刻的阴影。

    苏素吓得直拍自己的胸口:“妈啊,外面可真乱,看来我们还是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吧?”

    唐宝哭笑不得的看着她:“妈,可能是我们恰好遇上了而已!”

    边上一个整齐利索的大姐却凑过来低声道:“大妹子,我听说最近这边是不太平,听说抓了好几个敌特,前些天还有罐头厂里发生了爆炸案,到现在也还没破获,最近这边的形势特别紧张,你们要是没事还是不要出来走动好。”

    可能是女人都喜欢聊天,这边两个大妈也凑过来,神神秘秘的道:“可不是吗,其实这还不是最严重的,听说是有要紧的文件……”

    听着大家的八卦消息,唐宝反而觉得自己慢慢的平静了下来,等到前面有工作人员拿着喇叭来喊:“各位同志,往栋山市开的火车已经快到站了,同志们都拿好自己的随身行李,开始排队!”

    硬卧车厢里并不拥挤,反而有几个床位空着。

    除了她们母女就只有一对小夫妻,虽然碍于风气不能特别亲近,可是那眼神里只能装得下对方。

    大家只是客气的寒暄了几句,唐宝就爬到上面开始闭目眼神,身份成谜的余澄,还有凶残小心眼爱记仇的胡老三,还要他那柔柔弱弱的媳妇……

    自己还是太弱了,看来在几年外面的不安定因素太多,自己确实少出门好。

    不过,她觉得自己经历了这危险的事情,下回遇事就不会慌张了。

    吃一暂长一智,有些事情只有自己亲身经历过才会明白。

    她胡思乱想了一阵,不知不觉里就睡了过去,再度醒来的时候,并没有做噩梦,而是被香味勾的肚子饿醒的。

    她吸了吸鼻子,脑袋一歪往下看,就看到了对面下铺的那对小夫妻手里都端着类气腾腾的饭盒,那小伙子还把自己饭盒里的荷包蛋夹给自己的小媳妇,很是纯情的红着脸低声道:“萍萍你多吃点。”

    小媳妇也红着脸把自己饭盒里的肉夹到他的饭盒里,羞答答的道:“你也多吃点。”

    唐宝很煞风景的开口:“姐,你们这是哪买的?”

    反正看这热气就知道不可能他们带来的,她空间里倒是也有红烧肉和好多好吃的,可是拿出来就会露陷。

    那姑娘抿嘴一笑,好脾气的道:“你不知道吗?列车上的粮油供给是国家特批的,你去前面的买就是了,饭菜不要粮票米票,有钱就行。”

    唐宝去的时候坐火车,看见大家都是自带干粮和水壶的,再者注意力都被闻启和莫菲菲吸引了,还真以为现在的火车上是没有吃饭的车厢。

    不过转念一想又有点明白了,大都人都舍不得在火车上买吃的,因为比较贵。

    苏素也被她们说话的声音弄醒了,起身招呼女儿下来:“天黑了,我们也先去吃晚饭吧?”

    她们来到车厢里的小食堂,就闻到了扑鼻的香味。

    现在正是吃晚饭的时候,整个餐车厢里却也只坐了十来个人,端着饭盒在吃热乎饭菜,可见即使不要票,大多数人也舍不得来餐车吃。

    而且在这吃饭的男女老少,都是穿着衬衫或者是整齐干净的工装,有两个还穿着军装,肩膀上的星星有点多。

    唐宝也是在闻启的口中才知道现在坐火车是按身份卖票的,普通工农群众只能坐硬座,卧铺车厢只卖给干部或者是领导家属,以及有着特殊介绍信的同志。

    像先前的闻启他们身份不够,有多少钱都得挤乱哄哄的硬座。

    而且现在的火车上还没有推着餐车进车厢卖饭的服务员,要吃饭只能自己来餐车买。

    苏素不想吃太油腻的,递上饭盒要了白米饭和酸菜炒肉丝,唐宝要了咸菜肉丝面条,就花了一块钱。

    回去的时候,唐宝就趁机把空间里的咸菜肉丝偷渡出来,低声道:“就这么点菜卖的这么贵,难怪没多少人舍得去吃。”

    苏素笑了笑:“不过确实很方便啊!不过你现在这样也挺好的,就像是当家知柴米贵的当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