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明远在老婆和女儿离家后,那是真的愁眉不展,吃啥啥都不香,无时无刻不操心着她们母女,简直是掂着脚尖盼着她们赶紧回来。

    村里的人看在眼里,还以为是他担心唐宝的身体。

    毕竟她们出门的借口就是去给唐宝复查身体。

    反正遇见他的男女老少,还都特意停下来宽慰他几句,倒是让唐明远哭笑不得。

    左等右等,一直等到了7月7号的傍晚,他还在诊所里给贾二叔刮痧,杨铮就像风一样冲进来,笑嘻嘻的道:“叔,婶子和姐回来了,都好好的,她们现在先回家了。”

    “回来就好!”唐明远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脸上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手下不停的用牛角刮痧,看着杨铮温和的笑:“你去和你婶说一声,我等下就回去。”

    杨铮清脆响亮的应了一声,转身就跑。

    贾二叔也笑了:“母女俩都好好的回来了,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

    “是啊,我们这里乡里乡亲都好相处,这不就担心她们出门遇到坏人了吗?”

    唐明远嘴里和他闲聊,手里却用巧劲刮背,等到肩膀上和背上全都红的发紫了,这才停手,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汗,温声道:“二叔好了,你回去多喝几碗盐开水,太阳正烈的时候也不能拼命干活!还有二婶的五副中药我也包好了,你等下给她带回去。”

    “哎,行,这刮出来就浑身松快了,年纪大了,不顶用了,以前也是一天到晚下地不停干活,也不会中暑!”

    贾二叔拿起边上的灰褂子套上,拿出皱巴巴的两张五角的钱放在桌子上,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拎着他包扎好的几帖中药,提醒他:“你也可以回家了,我改日让我家那两个兔崽子给你送几条鱼过去。”

    乡下人大都淳朴,知道唐明远这中药卖给他们都是格外的便宜,因此要是家里的淘小子能摸到鱼或者弄到野味,都会给他们送点去。

    唐明远早就归心似箭了,在他离开后,自己就锁好挂锁,急急忙忙的快步往家赶。

    推开门看到老婆女儿都好好的回来,咧着嘴傻笑:“你们可回来了!”

    其实他现在更想和自己的老婆女儿好好说说话,可是杨铮和顾少谨还有顾玉郡已经围在自己的老婆和女儿身边倒茶端水扇风,自己倒是像外人了。

    苏素嗔了他一眼:“怎么着,还不想我们回来啊?”

    唐宝笑嘻嘻的道:“爸肯定是觉得我们不在家,他耳根子都清净了。”

    顾少谨他们听了都在那偷笑。

    听到她们母女的揶揄,看到她们的笑颜,这才让唐明远觉得这才是完整的家。

    顾玉郡也不舍的道:“姐,那我们先回去了,明儿再过来和你说话。”

    杨毅和顾宁谨还在外面干活挣公分,现在已经五点多了,他们几个小的也该回去准备好饭菜,免得他们饿肚子。

    “好,带上这个。”唐宝当着他们的面打开一只藤箱,拉着玉郡有点粗糙的小手,温声道:“这是我给你们挑的衣服和裤子,每个人一身,还有一些吃的,你们拿回去赶紧吃掉,这天热可放不住。”

    又拿起绿色的和白色的衬衣,还有灰色和黑色的裤子,他们五个人都有份。

    唐宝看着他们都一脸欢喜,却又不好意思的模样,俏皮一笑:“你们不知道,就因为我买的多,人家还给便宜些,我是故意买来贿赂你们的,就等着以后你们赚钱了,也给我买好吃的。”

    顾少谨对她猛点头:“我以后挣的钱都给姐。”

    唐宝起身拍了拍他们稚嫩的肩膀,眉开眼笑的道:“好了,这个时候大家还在地里干活,你们赶紧连着箱子一起拿走,明儿我去找你们。”

    唐明远也去外面自留地里摘菜,现在最多的就是豆角,番茄,空心菜这些家常菜,他自己一个人在家也懒得每餐都做饭,都是早上煮一锅饭,中午晚上就这一个蔬菜吃冷饭。

    现在她们娘俩回来了,自然是要多做几个菜。

    夏天烧柴火灶的坏处就是热的汗流浃背,唐宝倒是架了几块木柴就在一边扇风,顺便和忙着切菜烧菜的唐明远说着外面的趣事。

    苏素洗了个澡出来,就在院子里应付着端着碗吃饭,顺便前来看她们的村民,再三表示唐宝复查后的情况良好。

    就是因为家里人来人往的,唐宝也不敢把空间里的好菜拿出来,不过自家种的菜味道也很好。

    现在干农活都累,大家在八点过后,温度也降了下来,就回家准备睡觉了。

    苏素倒是和女儿一起把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和唐明远说了一遍。

    唐明远被吓得出了一身冷汗,连她们带回来的美味的水果都吃不下了,紧张的看着她们娘俩,连声道:“以后没有我陪着,可不准你们出门了,真没想到外面这么乱。”

    唐宝赶紧描补:“爸,外面也有很多好人的啊,再说这次的事情是意外,哪可能每次都遇到坏人,这总不能因噎废食吧?”

    唐明远无奈的看着反驳自己的女儿,却是连重话也舍不得说一句,只能嘀咕:“那你要出门也行,我得跟着。”

    为人父母,儿行千里父担忧,哪怕知道女儿有自保的能力,可是心里还是觉得担心。

    ……

    深夜,唐宝在噩梦里被惊醒的时候,拉亮了电灯泡,看着带着点橘黄的灯泡散发着亮光,这才抹了一把脸上的冷汗。

    在胡老三他们死后,她哪怕很想忘记他们凄惨的模样,可是自己的脑子不听话,脑海里却还是记忆深刻。

    昨儿晚上在火车上睡可能是人多,反而让她没有做噩梦,睡了个好觉,可是今儿晚上自己一个人睡,却还是让她害怕。

    她在琢磨自己要不要做个巨大的电灯泡,发光发热照亮爸妈,想去爸妈的房间里打地铺,可是又觉得这样治标不治本。

    这个时候就羡慕自己的妈,可以搂着爸睡,估摸着就不会做噩梦了。

    她脑袋里带着点邪恶的想:也可能是他们久别重逢,自家妈累的倒头就睡。

    胡思乱想了一阵,下意识的伸手想看时间,才发现为了不引人注意,她们的手表已经收在空间里了。

    她心念一动,手里就多了一块手表,一看才凌晨一点多,干脆进到空间里。

    空间里都是堆得满满的水果,却连一点水果的香味都没有,入眼就是一块四四方方的空间,一点烟火气也没有,冷寂的让她更是不安,干脆拎着一串荔枝出了空间,实在是不想自己一个人呆着了,起身穿着拖鞋就往边上爸妈的房间走。

    她还没开门,就听到开门声,还有唐明远温润的声音响起:“宝宝,你是不是醒来了?”

    在睡之前,反正这夫妻俩小别重逢后,自然是很亲密了一番,苏素觉得自己已经筋疲力尽了,却在睡之前,还是含糊的叮嘱了他一句:“等下你最好起床去看看你女儿,我担心她做噩梦。”

    说完,也不嫌两个人搂在一起会热,闭上眼几乎就是秒睡。

    唐明远自然是一直提着心,在十二点多的时候,已经悄悄的出来看过了,见女儿房间里灯也没亮,也没有动静,这才回去抱着自己香香软软的老婆继续睡。

    但是他也不敢睡的太死眯了一会儿,好像听到了动静,就又悄悄的起来看一下,见女儿房间里的电灯果然亮了起来,怕女儿一个人呆着害怕,就开门出来喊女儿。

    不能否认,这个时候听到他的声音,实在是让唐宝觉得很安心。

    ------题外话------

    今天是2018的最后一天,为了庆祝明天的元旦,明儿三更。

    亲们,元旦快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