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我给你拿好吃的来了。”唐宝给自己找了个蹩脚的借口,把手里的那一串荔枝递给他。

    唐明远也舍不得女儿一个人做噩梦睡不着,笑着给了女儿个台阶下:“好,你那小房间太闷了,到我们的房间来睡吧,还能凉快点,我打个地铺就好了。”

    父女俩这一刻都一起遗忘了唐宝在那房间里已经度过了好几个炎热的夏天。

    “那好吧!”唐宝心满意足的去了他们的房间,顺理成章的睡到了床上,看着唐明远在墙角拿出草席往地上一铺,用衣服一卷就是个枕头。

    他看着对自己甜笑的女儿,心里一片柔软,压低声音道:“别怕,爸守着你们,和你妈一起睡吧!”

    唐宝轻轻的应了一声,或许是这里有让她安心的气息,也许是知道自己身边有人陪着,让她睡得格外安稳。

    第二天早上,唐宝睁开眼睛看着外面已经大天亮了。

    爸妈都不在,她伸了个懒腰也起床去了厨房。

    饭桌上摆了三个白煮蛋,还有白馒头和玉米羹,看着就让人有食欲。

    苏素在吃玉米羹,看见女儿就赶紧招手:“你可真能睡,小懒猪一样,赶紧的,趁现在没人来,给你爸吃两块红烧肉。”

    唐宝心念一动,就把一饭盒红烧肉,还有三个大包子拿出来,笑嘻嘻的道:“妈你可以叫醒我的啊!”

    “你爸不让我喊你,让你多睡会。”苏素给他夹了块大的红烧肉,笑着道:“这味道真的很不错,你多吃两块。”

    唐明远眉眼含笑,陶醉在老婆对自己真好的气氛里,就听到老婆又继续开口:“你要细细品味,下回也试试看能不能做出这味道来,外面卖的太贵了。”

    “好的,”虽然有点小郁闷,可是没有什么比她们母女在自己的身边更让他觉得踏实,而且这红烧肉确实很美味。

    吃了早饭,唐宝就很自觉的收拾碗筷。

    唐明远很是舍不得离开家去诊所,低声道:“你们才回来,好好歇两天,不要急着去采药,中饭等我回来烧。”

    “行,知道了。”苏素催他赶紧走:“已经快七点了,你再不去就迟到了。”

    他回头瞄了一眼女儿在灶台边洗锅洗碗,就拉着苏素的手,凑过去黏黏糊糊的低语:“要不你和我一起去诊所?”

    想要和女儿去黑市凑热闹的苏素一口回绝:“不要,我讨厌看到西药。”

    被嫌弃的唐明远只能自己起身离开,在门口却和一脸焦急的男人撞了个满怀。

    “叔对不住,婶子,我家媳妇摔跤了,你赶紧去帮着瞧瞧吧!”那年轻人急的满头大汗,红着眼,快哭出来了:“她肚子里的孩子才五个月,这可怎么办?会不会有事……”

    苏素赶紧起身和他一起大步往外走:“明远,我们先去看看,见红了没有?”

    唐宝洗好碗,顺手擦了擦桌子,又打扫了一下,琢磨着自己要不就一个人先去黑市溜达一下。

    唐明远急匆匆的回来,看见女儿还在,赶紧问:“你那黄芩和苎麻根还有吗?家里的上回都让人买走了。”

    “还有一些,”唐宝上回也收了一部分药材放在自己的空间里,心念一动,手里就出现了药材。

    唐明远又拿来几样中药,放在一起后才快速的看着女儿道:“那边的情况不大好,你妈说她暂时不能回家,你要是想出门,自己要格外小心点。”

    这边的黑市女儿已经去过很多次,他们倒没有什么不放心的。

    唐宝乖巧的应了一声,看着他急急忙忙的离开了,自己也戴上一顶大草帽,这才背着背篓离开。

    现在可以说是钱大都变成了货物,她还是想尽快的卖出去的。

    当然,一对海鸥表是给爸妈的,她自己也把那对浪琴留下,准备结婚的时候用。

    一想起顾行谨走了后,蛋蛋就没有出来过,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她掩上院门离开后,却没有发现有一个人鬼鬼祟祟的推开门进去。

    ……

    唐老娘觉得唐家最近是霉运连连,唐老汉生病做噩梦了好一段时间,好不容易他好了,结果自己和唐红军去市里被人抢劫了不说,还把他给揍了一顿,

    这让唐红军在医院里住了两天才回家继续养伤,还担心着晓军和唐宝两人之间的婚事到底能不能成。

    她和唐老汉说起了这事,越想越觉得不安,想起来苏素的妈以前是看风水算命的,就担心起来是不是苏素暗地里做了什么手段。

    比如说扎小人什么的。

    她一大早就遮遮掩掩的过来,幸好唐家住的偏僻,现在地里的高粱玉米又长的郁郁葱葱的,倒是没有被人发现。

    毕竟现在大家都忙着干活,看见她只是一个人拎着篮子过来的,还以为她是来走亲戚的,或者是说媒的,也不会多加留意。

    唐老娘耐着性子等唐宝离开后,自己就进去开始翻箱倒柜的搜查,确定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东西,更没有扎小人,这才觉得自己肚子饿,去厨房寻吃的。

    幸好唐宝收拾厨房的时候,把剩下的红烧肉和馒头这些都收进空间,免得馊了。

    唐老娘在厨房里什么也没找到,她不由暗骂一声‘穷鬼’,好在米缸里还有米,她就干脆自己淘米做饭,又找出来七八个鸡蛋,准备等下弄个炒蛋。

    反正是准备吃饱了,再等儿子他们回来敲定唐宝和刘晓军的婚事。

    说真的,她是很希望外孙女爱珍嫁到刘家去的,可是大孙子不乐意,她也只能先哄着大孙子开心了。

    虽然她也疼女儿,可是还是最有出息的唐红军排在第一位。

    ……

    哪怕是大太阳,黑市里也是一如既往的热闹,很多人都在树荫底下交易。

    其中一个卖西瓜的,还巧妙的利用边上的几棵大树,搭了个简易的凉棚,现在天气热,他那生意倒是格外好。

    也有几个人合伙买了个西瓜,就在那切开,西瓜熟透了,瓜瓤很红,瞧着就让人流口水。

    唐宝也想吃,就提醒了他一句:“大叔,一斤西瓜八分钱,你可以切开按块卖,一角钱一块,肯定卖的多,还能比整个买多挣点。”

    “你说的有道理,那我切一个试一试!”卖西瓜的倒也不死板,把西瓜切成一块块的,开始叫卖:“一角钱一块西瓜,又脆又甜,大家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这下还真的吸引了一大波人,大家都乐意买一块西瓜吃,吃着味道好,虽然有点舍不得,却还是咬牙买一个带回去。

    唐宝也买了一块西瓜,站在边上一边吃一边听旁边人闲聊。

    现在大家议论的话题,无非是魏阳镇已经正式改成魏阳市了,还有听说工人的工资要往上升一升了。

    也有人开始羡慕着城里人的户口,不仅可以去上班,还能有各种补贴……

    还有人发牢骚,现在的编制问题。

    更多的人却在关注什么时候会办厂,那就需要很多的工人,这要是能进厂,以后就有了工人的待遇。

    不过,谁也不会说个没完,毕竟现在天太热了,还要赶回家忙活呢。

    卖西瓜的大叔一下子就把二十几个西瓜都卖完了,看着唐宝还在,笑眯眯的道:“闺女,多谢你的好主意,你怎么还不回家?”

    唐宝对他腼腆的笑了笑,指了指自己放在边上的背篓:“大叔你卖完了,我就想借你这地方用一用。”

    她上回听宁谨提起过,这边有几个人就是专门在黑市上收购贵重的,或者是稀罕的,转手卖给领导们,能赚一笔钱。

    她也不能一个个去问要不要手表香烟,只能摆出蜜桃或者黄花梨来吸引人的注意了,要是不行,那就只能让他们自己找上门来了。

    卖西瓜的大叔好脾气的点头:“行啊,那你用就是。”

    说完也不走开,好奇她会拿出什么来卖。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