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从背篓里拿出十来个又大又红的蜜桃放在西瓜藤上,新鲜的就像是刚刚从树上摘下来一样,让看见的人都啧啧称奇。

    很快就有个穿着白衬衫,黑裤子的中年妇女拎着篮子走过来,拿起一个闻了闻,就欣喜的道:“我们这边可少见这么大的蜜桃,怎么卖的?”

    “按个卖的,五角钱一个。”唐宝带着大草帽狮子大开口,让人都看不清楚她的模样,虽然自己买的时候是四角八分钱一斤,可是她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想卖的是手表或者香烟。

    听到这价格,让很多人都望而却步了。

    卖西瓜的大叔惊讶的嘀咕:“我的乖乖,这一个桃子顶上我一个西瓜的价钱了,谁舍得买啊!”

    西瓜只要八分钱一斤,小点的一个西瓜也不过是五六斤重而已。

    可是水蜜桃再大,估摸着也只有半斤重而已。

    不过,黑市上本来就是爱买就买,而且没钱的,舍不得的人也不会来黑市买东西。

    中年妇女也嫌贵,可是想到儿子这几天生病了,他就喜欢这水蜜桃,低声道:“妹子,你便宜点行不,四角钱一个,我买两个。”

    “开张生意,我讨个吉利,就卖给你吧!”唐宝收了一张五角的,一张贰角和一张一角的,觉得蚊子再小也是肉,反正这价格卖了也差不多要对半赚了。

    海市的水蜜桃虽然便宜可是水果大都娇贵,运输就是一个大问题,还有保鲜期什么的,弄得这边确实很少看见这么大的水蜜桃。

    在中年妇女离开后,又有一个年轻的姑娘也用同样的价格买了三个,别的人就是只看看,不舍得买了。

    唐宝坐在树荫下,看着黑市里买卖的人越来越少,估摸着自己可能要无功而返了。

    不过既然来了,她也不急着回家,路上来回就要一个多小时,实在是太不方便了,琢磨着自己得尽快要一辆自行车,这样出来才方便。

    当然,买新的太打眼了,买一辆二手的就好。

    眼看快十一点了,唐宝也起身收拾好桃子准备回家了,却被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喊住:“女同志,你等等,桃子还有吗?”

    一个大男人来买水果,让唐宝心里下意识的警惕起来,低声道:“是,你要吗?”

    男人赶紧点头:“要,你还有多少?”

    “还有二十来个吧!”唐宝掀开背篓让他看:“很新鲜的,就算送人也很有面子。”

    男人中等个子,面容白净却有点瘦,不大的眼睛看人的时候带着笑意,显得很亲和:“桃子不错,你这是从哪儿弄来的?明儿还能有吗?”

    这就明显是看唐宝年纪小,想在她身上套话了。

    对于这些东西的出处,唐宝早就有了对策,四处瞄了瞄,这才带着几分得意的炫耀:“我家有人是在火车上的,这是从海市过来的,能不新鲜吗?不过我这边是小头,大头都是在栋山市就出手了。”

    “这就难怪了,我叫胡安华,就住在镇上,不是,现在应该说是市里的北胡同那边,要是你下回有这水果就给我送过去。”

    胡安华觉得凭着自己肯定能把这小姑娘糊弄过去,脸上的笑容更和蔼了:“我这让你省事不少是不是,这价格你肯定得便宜点给我,要不卖不出去坏了,那可就是血本无归了啊!”

    他认识的人很多,可以说是交游广阔,上面的领导,下面的工人,外面的混混都认识不少,只要手里有好东西,那必定能很快转手出去,不仅能赚钱,还能让大家知道自己手里的路子多。

    唐宝心想:都说无奸不商,他这算盘打的也太精了。

    因此,她就很一根筋的道:“不行,我要是拿回去的钱少了,我爸妈会打我的,再说我回去还要干活,在这里卖东西就能一直玩,要是卖不掉也没事,那就轮的到我吃了。”

    胡安华看着越说越兴奋的唐宝,觉得她都想要翻天了。

    要是自己的女儿像她这样,他就先饿她几顿再说,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这不会过日子的姑娘以后嫁到哪家,哪家就要倒霉了。

    唐宝看着他,很耿直的问:“不便宜的蜜桃你还要买吗?”

    “买,我都要了!”胡安华被这蠢丫头气的差点吐血,可是又不想失去她这条路子,僵硬的笑了笑:“我身上的钱不够,你跟着我回去拿吧?我还请你吃午饭。”

    他就不信,自己还拿这小丫头没有法子。

    唐宝点了点头,跟着他一起离开。

    这大白天的,她倒是不怕他耍什么心眼,就算他要动手,那他就是终日打雁,反倒是让雁啄了眼。

    胡安华虽然喜欢赚钱,可还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心思,还觉得唐宝这傻姑娘太没警惕性,反倒是提醒她注意安全什么的。

    他还骑来了一辆凤凰的自行车,很有分寸的道:“我女儿年纪都比你大,你喊我一声叔就好,我带你走。”

    唐宝坐在车后架上,听着他一边骑车,还不忘一路唠叨安全问题,反倒是对他多了点好感,对于自己先前捉弄他有点点不好意思。

    北胡同这边,唐宝是第一次来。

    两边都是青砖瓦房,中间是窄窄的石子路,估摸着只能三个人并排走,显得很是清幽,可惜头顶上乱糟糟的电线破坏了美感。

    胡宁华车技很不错,路上遇到熟人还笑着招呼,等到了尽头才停下车,发现木门禁闭,一摇自行车铃:“莉莉快开门。”

    里面没人应。

    胡安华只能在掏出钥匙,自己开门进去,招呼她:“以后你有好东西就只管送到这边来,我不在的时候很少。”

    唐宝发现他这地段很不错,家里虽然只有两间房,却也是独门独院,前面不远处就是街道,在这里就能看到人来人往。

    胡安华仔细的把背篓里的桃子放到竹篮子里,一数也有二十一个,去里面拿来了八元五角钱,笑嘻嘻的道:“喏,这钱收好了,多出来的那一角就给你去买白面馒头,下回可要记住有好东西就送过来啊!”

    感情这一角钱就把自己给打打发了啊,亏得自己还在琢磨他午饭会带自己去吃什么好吃的!

    这人简直就能和铁公鸡媲美了。

    胡安华说完,看见唐宝还在原地没走,疑惑的看着她:“怎么,你找不到出去的路吗?”

    他说完看见自己的儿子从外面进来,皱眉道:“你和你妹妹去哪儿了,家里也不知道留个人。”

    胡小兵的模样简直和他爸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穿着大裤衩子,上面套着一见白色的背心,嬉皮笑脸的道:“爸,我和妹妹去吃午饭了啊,这皇帝还不饿差兵呢,你也不能太小气了啊!”

    胡安华可不承认自己小气,皱着眉头指了指唐宝:“那你送她回去。”

    “不是,我还想问问叔,香烟和手表你这是怎么收的?我爸先前去了趟海市,带回来不少,要是价格合适,那我们就能长久合作。”

    唐宝可不想被他打发了,觉得他要是收,哪怕少赚点,也比每天去黑市里日晒风吹好。

    胡安华瞬间换了副面孔,对着唐宝笑容满面:“赶紧里面坐,这大热天的,我给你倒杯水!”

    胡小兵本来还没注意到这被大草帽遮住半个脑袋的唐宝,听到她的话,本来是想嗤之以鼻的,就凭她一身灰扑扑的样子,也想有手表和香烟。

    可是自家爸爸是什么人他也知道,这简直就是不见兔子不撒鹰,难不成自己看走眼了?

    他心里也一动,他想弄个手表去讨好爱珍,他是真的想娶她,而且两人已经是暗度陈仓了,可是在两家说定礼的时候,却谈不拢了,现在他听到风声,说是爱珍想要嫁给个傻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