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小兵虽然皮肤白,可是他的模样说不上俊俏,偏偏个子又矮,凭着花言巧语,仗着兜里有几个钱,给赵爱珍买好吃的,买好看的衣服,这才好不容易把人给拿下了。

    可恨赵家把女儿当成摇钱树,又觉得他们胡家有钱,一张口就要五百块定礼,还要给上四件套,缝纫机,手表,收音机,自行车。

    胡安华平时就为人就小气,这自然是不肯答应,直说就算是赵家卖女儿,赵家的女儿也不直这个价,两家自然是不欢而散。

    可是胡小兵舍不得年轻娇美的爱珍,而且有些事情也是食髓知味,他就打了歪主意,只要赵爱珍的肚子鼓起来,到时候就不是自家急,而是他们赵家急了。

    现在暗地里也少不了那些偷偷摸摸的事,可是明面上却是抓的严。

    可是这次赵爱珍是真的很生气,自己给她送鸡肉去,她都不理自己。

    他就想到先前赵爱珍想要一只手表,自己这是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只能花钱消灾,用手表让自己得偿所愿了。

    ……

    胡安华报了各种香烟和各类手表的价格给唐宝,笑眯眯的捧着她:“我倒是忘记你有海市的亲戚,那边很繁华,只要你愿意,凭着你的本事,应该很容易弄到香烟和手表,还有各种水果,到时候你都不用愁卖不出去,只管交给我就好了……”

    唐宝听着他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通,心里却在盘算着他给的价格不高不低,可是方便又安全,心里倒是有几分意动,却也没准备一下子就拿出来,迟疑道:“那我明儿让我爸妈过来和你面谈吧?”

    胡安华也觉得这大买卖和大人谈也更放心,一口应下:“那好,你们明儿早上来吧?早上赶路也凉快是不是?我就在这等你们。”

    他送走唐宝后回来,看见儿子已经在大口的吃自己放在那的桃子了,心疼的直抽抽,上前就是一个巴掌打到他的脑门上,怒骂:“你个混小子,你这吃一个就要四角钱知不知道。”

    “哎呦,”胡小兵溜开后,还是啃着水蜜桃,不住的夸:“爸,这桃子真的又脆又甜,汁水又多,我知道有几家要这金贵的水果。”

    胡安华也想尽快把这水果转售出去,毕竟天热水果熟过头就不好了,瞪着眼睛问:“那还不赶紧说是哪几家?”

    “市长的大姨子家,刘家,还有联防队的……”

    “你守在家,我出去探探消息。”胡安华想到自己爱人在供销社,决定让她去牵线,自己急匆匆的出门,又转回来,恰好看见儿子一边吃蜜桃,又在伸手拿桃子。

    走过去就夺下他手里的桃子,顺手把桃子都挪到自己的房间,这才在儿子目瞪口呆的眼神里,骑着自行车离开。

    ……

    大太阳底下赶路的滋味可不好受,哪怕唐宝带着草帽也觉得晒的慌,幸好在路上遇到了村子里的一个嫂子骑着自行车回去,把她给捎上,爽朗的笑:“阿宝你这身子也才好,一个人出来也要小心点。”

    “嫂子说的对,”唐宝坐在后面,舒适的松了口气,笑着道:“家里盐快没了,我才出来跑一趟,嫂子是从哪儿回来?”

    “我回了趟娘家,对了,我大嫂上个月来的时候,多亏你妈给她看病,现在她喝了几幅药,身上那个来的时候就正常多了,还特意让我给你们带个好。”

    “应该的,我爸妈经常和我说,我们这一家子也幸亏有大家的照应……”

    唐宝说的很诚恳,不管怎么样,现在大家都过得不容易,堪堪能图个吃得饱,穿的暖,这营养均衡是不用想了,她还是希望大家的身体都好好的。

    等唐宝回到家的时候,看见院门还是闭着的,借着挎包的遮掩从空间里拿出手表一看已经快十二点了,她还以为自家爸妈在午睡了,或者是趁着自己不在家的时候,在做什么少儿不宜的运动。

    想到自己昨儿晚上已经做了一回大电灯泡,现在还是不要打搅他们了,免得他们阴阳失调,脾气不好。

    因此,她是很轻手轻脚的走到房间,准备自己也先睡一觉再说。

    可是她一回到自己的小房间,就察觉到不对劲了,自己房间里放衣服的藤箱还开着,而且里面的几件衣服被翻的乱七八糟的。

    她那藤箱里没有什么要紧的东西,只是放了几身旧衣服应应景而已。

    难不成家里被人闯空门了?

    唐宝这下是顾不得别的了,赶紧往中间爸妈的房间里走。

    她进去就发现唐老娘还在爸妈的床上睡大觉,还发出呼啦呼啦的打呼声,边上的桌子上还放着碗筷,还有一个背篓里装了个西瓜,还有一些茄子,豆角这些新鲜的蔬菜。

    唐宝不用想也知道,唐老娘来到自家后发现没有人就开始翻箱倒柜,这吃饱了还准备兜着走。

    要是唐老娘不这么可恶,就看在她生了自家爸爸的份上,唐宝也会客客气气的对她,可是现在她只想揍人。

    可是自己要是打了她,那她肯定会哭爹喊娘的闹腾,自己有理还会变成没理,还不如好好的吓吓她,让她有苦说不出……

    唐宝露出恶魔般的微笑,手搭在背篓上,反而还把十来块零零散散的一角贰角五角的钱放在背篓里,看着睡得正香的唐老娘,自己悄悄的出门。

    她先来到屋外的窗户边,用买来准备做裤子的黑布一遮掩,又给自己换上一身苏奶奶留下的月白色的暗纹对襟衣和浅蓝色的长裙,再把自己好好的“打扮”了一下,就来到了床边,伸手拿出存放在空间里的棒冰捏在手里……

    唐老娘在儿子家吃饱了,还没见他们回来,干脆去床上睡一觉。

    这边有风吹来,倒也不热,她很久没这么早起来了,就睡得有点沉。

    可是,她察觉到自己的脑门上一冰,睁开睡意朦胧的眼,却看见房间里阴暗的很,还“有人”在床边看着自己阴测测的笑,长发没有全部都蒙住脸,露出来的脸色是白得不正常,她穿着月白色的暗纹对襟衣和浅蓝色的长裙,阴测测的道:“你的、时辰、到了、我来、带、你走!”

    话才说完,整个人就消失在她的面前。

    “啊!啊啊……救命啊……”唐老娘吓得放声高呼不停,不顾三七二十一,就以矫健的不像话的身姿从床上一跃而下,连鞋子也不穿,就飞一般的往外跑。

    她一出门,唐宝就快速的从空间出来,来到窗户边踏着凳子就爬上窗户,跳下去后就把黑布收进了空间,随即整个人又溜到空间把自己打扮正常,这才出来猫在一边看热闹。

    ……

    唐老娘的声音嘹亮高亢,这个时候吓醒了几家离唐家近的人家,还以为这是出了什么大事,都急急忙忙的赶过来。

    都说远亲不如近邻,乡下大都人都淳朴,就算有了口角纷争,在人家需要帮忙的时候出把力,过后就算是一笑泯恩仇了。

    最凑巧的就是苏素和唐明远此时也回家了,在院门口看见唐老娘披头散发的跑出来,让他们都怀疑自己是走错了家门。

    “明,明远,有鬼,你们房间里,我,我看见了你岳母。”唐老娘看见他们就像是看见了救星一样,浑身哆嗦着抖个不停,整个人拉着他不放。

    唐明远一脸正气的看着她,朗声道:“妈,你胡说什么呢,这青天白日的,不可能的;我们要相信国家和领导,相信科学,要扫除这些旧思想,这些封建迷信要不得。”

    其实现在虽然是号召大家都不要相信封建迷信,可是几千年流传下来的思想已经是根深蒂固,一到那些时节,大家都是偷偷摸摸的去祭拜亲人。

    唐老娘在太阳底下,又看见自己的儿子,胆子就大了点,一口咬定:“我怎么可能看错,难怪你越来越不孝顺,肯定是苏家那死老太婆搞了什么鬼……”

    越想越委屈,拍着大腿放声哀嚎,押韵有致的就像是唱大戏一样:“我的命好苦啊!白生了儿子啊!儿子就是白眼狼啊!娶了媳妇忘了娘啊……”

    唐明远看见她又开启泼妇模式,其实他心里觉得,要是岳母真的在,那她早就出现了,不可能等到现在才出来收拾她。

    这要不是她做了噩梦,估摸着就是女儿在搞鬼了。

    贾伟忠跑过来的时候,手里还顺势拿了扁担,看见他们都在门口,怀疑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他们这不是好好的吗?难不成我听错了?”

    还有离唐家近些的邻居也赶来,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唐老娘看见这么多人在,又看了看天上的大太阳,回身看了看那房子,心里还是怕的要命,一口咬定自己在房间里看见了苏素的亲妈。

    吴震华胆子大,反而是一脸的跃跃欲试:“好了,多说这些也没用,眼见为实,我们进去看一下不就知道了?”

    “对,你们男人多走几个进去,阳气足。”唐老娘虽然吓得要命,却还是想让他们进去,看看到底是什么缘故:“明远,你也去,这不干净的东西可不能让她在你们房间。”

    她就想着要是被苏老娘跑了,等下跟着自己回去怎么办?

    苏素也不满的看着做事没分寸的婆婆,毫不客气的怼回去:“那婆婆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难不成上回明远没和你说明白吗?”

    唐老娘嘟哝道:“这穷乡僻壤的,你以为我愿意来吗,我来看我儿子的!”

    “那您老人家可真关心你儿子,怎么他被关着的时候,你们唐家一个人也没去看他呢!”苏素一想起来自己和唐明远被抓进去,还是他们唐家人搞的鬼,这心里就郁闷的很,狠狠的瞪了自家男人一眼。

    躺着也中枪的唐明远觉得自己真的是无辜极了。

    不是他不孝顺,老唐家做的事情实在是坑人,他都怀疑自己是捡来的。

    七八个人都进了房间,窗户外明晃晃的太阳把屋子里照的亮堂堂的,大家只看到了一背篓菜(西瓜被菜遮住了),还有吃过的碗筷,引的苍蝇停留。

    苏素的杏眼一转,就看见窗户边的木凳子,心里也明白了这件事是女儿搞得鬼,因此来到背篓边似笑非笑的看着唐老娘:“我们没在家,您老娘这样连吃带拿不好吧?幸好你还在,要不我们还以为家里的东西被山上的东西偷吃了呢?”

    “不可能啊,怎么会这样?”唐老娘确定自己先前没眼花,却更是觉得心里发冷,白着脸道:“刚才房间里很暗沉沉的,还有人在我床边摸我的脑袋,那手冰凉冰凉的……”

    唐宝猫着腰,嘴里啃着棒冰在窗户外偷听,正想告诉她:这才摸过棒冰的手能不冰凉吗?

    ------题外话------

    推文:《极品丹师:毒妃太妖娆》妖千叶

    她,叶柒,本是九重天上的绝世医仙,被人算计,肉身被毁,神魂重生,却成了一个假小子?好吧!既来之,则安之!

    可兄姊渣亲都不让她好过!

    损她筋脉?无妨,浴火重塑即可。

    毁她丹田?罢了,另辟蹊径修炼也行。

    还要置她于死地?是可忍孰不可忍!老虎不发威,真把她当病猫?

    神火一小簇,烧死你个渣渣!

    神花一小朵,毒不死你祖宗!

    什么?那万人敬仰的妖孽殿下要倒贴?

    她能说,她不想要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