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光芒万丈,唐宝闪亮登场。

    不是,唐宝一脸乖巧的进来,看见这些邻居,嘴巴甜的叔叔,婶婶,哥哥的喊过来,才疑惑的看着唐老娘,乖巧的道:“奶奶你来了,怎么还给我们带了这么多菜?早上我妈也摘了很多菜放在厨房,这一下子还吃不掉,奶奶还是拿回去吧?”

    知道真相的邻居们听到小姑娘单纯的话,都发出善意的笑声。

    黝黑健壮的贾伟忠离唐家最近,两家关系也挺好的,笑着提醒:“哈哈,阿宝你应该先去厨房看看你家的菜还在不在。”

    哪怕先前唐宝手脚不灵活,像个傻子一样,谁家的孩子都被长辈耳提面命的警告自家熊孩子别欺负唐宝,要不就会被苏素扎针。

    哪怕三姑六婆凑在一起说闲话,也要看看会不会被唐明远和苏素这护犊子的爸妈听到,怕他们翻脸。

    而且唐宝只是动作慢腾腾的,性子却极好。

    所以在他们的眼里,唐宝就是个腼腆乖巧的小姑娘。

    哪怕是唐老娘脸皮再厚,听到他们的笑声也是忍不住红了老脸,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东张西望的嘀咕:“唐明远是我生的,我拿点菜吃吃怎么了。”

    唐宝还真一脸单纯的去厨房看了看,随即过来好脾气的道:“奶奶,这些菜先让我烧了好不好?等下再给你去摘新鲜的带回去。”

    这唐宝作为孙女的态度实在是无可挑剔。

    而且她的懂事大方更加显得唐老娘为老不尊,贪婪。

    都说邻居碗对碗,你拿了人家的,下回也要还回去,要不谁家还会和你来往。

    唐老娘想到底下的西瓜,不乐意的上前推开唐宝,沉着脸道:“你再去外面摘菜不就好了,我这都收拾好了。”

    她的手上也没太用力,但是唐宝却被她推的退后两步,偏偏她的手已经拉着背篓,这下背篓倒了,西瓜发出一声清脆的裂开声,还有一叠旧的毛票都洒出来了。

    唐老娘倒是想找到他们藏钱的地方,可是确定自己没找到,现在自己的背篓里还多了这些钱,她第一个反应就是想据为己有,理直气壮的道:“这些钱都是我的!”

    她去捡钱的时候,心里还很高兴,反正钱又不会说话,落在自己的手里就肯定是自己的了。

    唐宝却顺势蹲在地上,一脸凝重的道:“奶奶,我们没说这钱不是你的,你慢点,钱又不会长脚跑了。”

    对啊,钱又没有脚会自己跑到背篓里,可是自己绝对没有这些钱,那这些钱是怎么来的呢?

    唐老娘脸色一白,心慌慌的要命,总觉得床底下有人在看着自己,手里的钱就像是烫手山芋一样,赶紧扔了,改口道:“这些钱不是我的。”

    后面那句‘是苏老娘搞鬼这句话到底不敢说出来’。

    与此同时,苏素在看到那些钱的时候,也明白了女儿的意思,快速的打开了自己的柜子,看见里面都被翻过了,很是惊慌的道:“我放在这里的钱不见了,那是我们从医院里带回来的!”

    唐明远心里也明白自己的老婆和女儿都是故意的,可是他不敢拆台,而且自己的糊涂娘也太过分了,吓吓她也好,免得又来寻事。

    再者他觉得自己要是敢在这时候拆她们母女的台,她们会把自己扫地出门的。

    他就很干脆转身去厨房拿了菜刀,把西瓜给破开了,招呼大家吃西瓜。

    大家都以为唐老娘是因为苏素说少了钱,这才承认这些钱不是她的,一边吃着甜滋滋的西瓜,一边摇头叹息:“唐婶子你也不能这样对明远啊!不是说不问自取可谓贼吗,你这么做,是不对的,要被抓去关起来的。”

    “就是,明远他们每个月要给你们伍元钱,你们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有个婶子偏着苏素,快言快语的道:“要我说就不应该给这么多,明远当初可是入赘的,你们已经收了人家的钱,就像你敢让你女儿每个月给你这么多钱吗?”

    “没错,是这个理!”

    唐老娘听到他们都在说自己,气的大喘气:“我生了他,他敢不给我养老,那他就是不孝,再说我是给唐宝来说亲的,我给她找了多好的人家啊,她嫁过去就吃穿不愁,我……”

    唐明远本来还不准备掺和到她们之间,可是现在听她还敢打自己女儿的主意,顿时不乐意了:“我女儿的亲事自然是我们这做爸妈的操心,上回我们不是说好了每个月给你们五元钱,别的生老病死都不用我们管了吗,还签字画押了吗?”

    苏素冷笑:“想把我女儿嫁给刘家的傻子,你做梦去吧,我女儿已经说好人家了。”

    “你们真是不知好歹,”唐老娘用看白眼狼,看蠢货的眼神看着他们,气急败坏的道:“刘家现在是市长老婆的亲姐姐家,要不是有我们家红军在说好话,怎么就轮的上你们!唐宝不也是个傻子吗!”

    “你胡说什么,我女儿好好的!”唐明远沉下脸看着她:“你再不走,那我就让唐红军来接你走。”

    他一发怒,唐老娘就怂了,怕他真的和唐老汉他们说,到时他们肯定要埋怨自己多事,再者她也不想在这地方待下去了,实在是太恐怖了,苏老娘这阴魂不散的,想把自己也给拖下去陪她。

    哪怕是唐老娘知道自己错了,可还是没好气的数落唐明远:“你还以为我乐意来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这么远的路,这么热的天,你就让我走回去,你还是人吗?早知今日,当初我把你生出来的时候,就该扔到马桶里溺死你……”

    边上的人听不下去了,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口怼回去:“你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呗,难不成连吃带拿还有理了。”

    “就是,你偏心也不能偏的这么厉害!”

    “我们这鬼地方也不想你来……”

    唐明远到底还是去借了自行车,把她送回去,顺便他也想让唐老汉把人看着点,再把唐宝有对象的事情说清楚,免得刘家还想打自己女儿的主意。

    ……

    苏素她们母女送走了邻居们,这才回房收拾。

    苏素有点洁癖,床上被别人碰过了,自己就再也躺不下去了。

    母女俩一起把凉席洗了晒在外面,又把房间擦的一尘不染,顺便还说说话。

    “妈,我那边很顺利……”唐宝把遇到胡安华的经过都说了,又问她:“你和爸怎么现在才回来?午饭吃了吗?”

    “哎,强子爱人情况不大好,强子妈也急的犯了心绞痛,吃了保胎药后就送到医院去了,怕路上有个什么,就让我和你爸一起陪着去。”

    苏素说完叹了口气:“我们回来的时候买了几个馒头,现在还不饿,我现在就希望西药比中药见效快!”

    唐宝也有点惋惜:“肯定能好的!”

    打扫好房间后,唐宝拉着苏素来厨房吃荔枝,晚上就可以把水果皮扔进灶火里烧了。

    唐宝一边吃一边和她聊天:“可惜这么好吃的水果,我也不敢拿给玉郡他们吃,怕露馅。”

    苏素给她出主意:“你等下可以给他们拿几个梨和桃子,就说是你爸带回来的。”

    说完,又问起了顾行谨:“也不知道你写给他的信,他收到了没有,你爸这次去唐家,那是打破了唐红军这个小兔崽子的如意算盘,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暗地里下绊子。”

    “反正要是他们再敢来,就别怪我不客气。”唐宝还是把自己捉弄唐老娘的事情说了一遍,看着她撒娇:“我爸肯定也知道这件事我在其中搞鬼了,要是他等下回来骂我,妈你可要替我说情好不好?”

    苏素笑的乐不可支,一口应下:“好,他要是敢说你,我就把他赶出去。”

    随即又伸手虚点了一下女儿的脑袋,嗔道:“你这没良心的,从你离开我肚子后,你爸一个手指头都没碰过你,你还敢说你爸不疼你。”

    唐宝嘿嘿傻笑:“那我以前也没收拾过他那糊涂的老妈啊,我就希望她再也不要来打搅我们,要不对上她也挺麻烦的,不能打也不能骂。”

    要是他们敢对唐老娘动手,哪怕是他们有理有据,这说出去他们也讨不到好,毕竟这尊老爱幼是流传在骨子里的美德。

    没一会,门外传来了急匆匆的脚步声。

    唐宝赶紧把水果和水果皮都收进空间,这才拿起抹布抹桌子。

    杨铮快速跑进来,小脸不知是急的还是晒的红彤彤的,看见她们母女,瞬间红了眼睛,一口就哭了出来:“婶子,少谨被蛇咬了,你快去看看吧?”

    “哎呀,唐宝,赶紧拿上我的医药箱,快点!”苏素一听也急了,这乡下地方,现在天气热了,就表示蛇虫也很多,几乎是每年都有听到谁,谁被蛇咬了,就没命了。

    还有谁运气好,被蛇咬了还能救回一条小命。

    唐宝知道苏素的意思是自己跟上,有些贵重一点的中药,她空间里都有,这样也就不用苏素花时间去药柜里找了。

    ……

    顾少谨虽然才十二岁,却有一股子力气,平时就喜欢爬树掏鸟窝,下水摸鱼,虽然有时候淘气了点,可是在乡下的小子们都是这样过来的。

    而杨铮虽然瘦弱了点,可是脑子灵活的很,两个年级相同的小孩子可以说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

    今儿早上在割草的时候,他们听到村子里的孩子们说河边的桑葚快熟了,也就一起跟上去凑热闹了。

    那一片桑葚林就在河边,树上挂满了红的黑的桑葚,味道也很不错,就是那汁液要是滴在衣服上洗不掉。

    小孩子们有的吃就高兴的要命,吃的手里和嘴巴都是黑乎乎的,就都忘记了危险。

    河边水草茂盛,也比较阴暗,气温也比较低,蛇虫也最喜欢在这里驻扎。

    顾少谨这倒霉孩子没仔细看桑葚树下的草堆,一脚下去就恰好踩在一条蛇的身上,被打扰的蛇就毫不客气的咬了他一口脚脖子……

    苏素和唐宝在半路就遇到了抱着顾少谨跑来的顾宁谨,还有村里大人也跟在一边,看这离他们住的地方挺近的,就赶紧道:“去你们家!”

    顾宁谨把哭着喊疼的弟弟放在床上,这半大的小子自己也忍不住哭了:“婶子,少谨的嘴都变黑了,怎么办?”

    “胡说什么,吃了桑葚后,嘴巴都是黑的好不还!”苏素一把把他拉开,自己就看伤口,又很镇定的道:“赶紧的,水里放一把盐给我端过来。”

    唐宝倒是也知道一些急救的方法,最怕的就是进入身体内的毒素太多,可以用嘴将局部的有毒血液吸出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