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热天的,唐明远踩着自行车送唐老娘回到唐家。

    他一路听着自家老娘不满的唠叨自己没用,嫌弃自己要看苏素的脸色,郁闷的要死,恨不能把她丢在路上,可是想着自己也要见唐老汉,让他管管唐老娘,自己都已经和他们说好了,每个月拿出五元,生老病死都不用管了。

    他就只好把她的唠叨当成耳边风。

    唐老娘从兜里掏出钥匙打开门上的挂锁,赶紧去找了三根香点起来,开始唠唠叨叨的在房间里拜门神:“秦神仙尉神仙,两位神仙法力无边,昔为唐朝将,今作镇宅神,一定要保护好我们老唐家,不能让孤魂野鬼溜进来,信民一定多给你们烧香火……”

    现在都不准贴门神,可是唐老汉先前做噩梦,夜不能寐,就干脆把门神贴在他们房间里的柜子上,没想到还真的能睡着了,这让他们老两口都很相信这个。

    事实的真相是唐宝在他们床底下放的东西时间久了,效果就不好了。

    唐老娘把香别在装满沙子的大碗里,这才觉得神清气爽,转身就端起脱漆的搪瓷缸开始喝茶,看见唐明远还在门外的屋檐下的凳子上坐着,走出去没好气的道:“你还在这干嘛?难不成还想留下来吃晚饭,赶紧走,看见你就心烦,你个没用的东西。”

    他疑惑的问:“我阿爸怎么不在家?”

    唐老娘抬着下巴,洋洋得意的道:“他现在可是管着人的领导了,这多亏我那大孙子有出息,你现在就是想沾光,那也晚了,除非你让唐宝乖乖的去刘家。”

    唐明远喉结滚动了一下,脸上也凝重了起来,那幽深的丹凤眼似乎能看透人心:“阿妈,现在红军攀上了高枝,肯定是不想传出你偷东西的事情,要是他知道你的所作所为,他会不会蛊惑大哥他们分家?”

    他轻轻的声音,却像是针一样扎在唐老娘的手心里,又疼又怕:“你,你胡说什么,我这不是什么都没拿吗?”

    “呵,那边人证物证都有,谁会相信你的话。”唐明远一声轻笑:“说不准他们早就想分家了,现在他们可不需要你补贴他们了,对于他们来说,你们现在就是累赘。”

    “你不用瞪着我,其实你自己也明白,我说的是真的对不对?”

    唐明远不是傻子,要是他不够聪慧,苏老娘也不会明知道老唐家不是省油的灯,却还是把自己的女儿交到他的手里:“要是我真的被你逼到绝路上,我就好好闹一场,不要以为我不知道我岳母给了你们多少钱,你们把我卖了两次,我愿意出钱给你们,那是为着你生我一场。”

    他起身,身姿挺拔的往外走,再也不回头看一眼,声音却传到她的耳朵里:“我早就被你们卖给苏家了,这里确实不是我的家,下个月我会想办法,把今年的养老钱都给你们送来。”

    唐老娘听到他骑着车离开的声音,脸色难看极了,一屁股坐在凳子上直喘气,原来他一直都知道啊!

    这一刻,她觉得自己真的是没有这个儿子了。

    ……

    唐明远平时不声不响的,其实却把什么都看的通透,要不是她再三谋算自己的女儿,他是真的不想撕破脸的。

    不过,把话都说清楚了,他也没觉得自己有多难受。

    原来再多的亲情也禁不起挥霍,而且他们之间也没什么深厚的亲情。

    他骑着自行车离开唐家的时候,在拐弯处碰到了坐在自行车上啃桃子的唐红军。

    唐红军被人莫民奇妙的打了一顿,在查不到人的情况下,那是老实多了,今儿是他在刘家吃午饭的时候,看到有又大又水灵的桃子,自己那小舅子是午饭都不吃,那饭桶吃了三个桃子才罢手。

    他在刘家睡了一觉,出来准备去厂里的时候,就顺手拿了一个,想起自家身上的钱都被老婆守刮走了。

    自从自己的岳父有了那风流事,刘巧月就对他看的格外紧,只要是她身子方便,每天晚上缠着自己交公粮,知道他有外快,经常守刮他的身上。

    他很庆幸自己还有些钱偷偷放在家里,就想着过来拿,可是又不好拿着没吃完的桃子进去,就想着吃完了再回家,没想到却被自己的三叔给撞上。

    “叔你今儿怎么有空来?”

    唐红军不让开,唐明远的自行车就骑不过去,他下了自行车,淡淡的道:“你奶奶去我那那蔬菜,我把她送回来。”

    就因为奶奶去他家拿点东西,他就在自己的面前显摆,这让唐红军很受不了,啃了一口桃子,难掩炫耀的道:“奶奶这是不会享福,我经常给他们买好东西,他们还舍不得吃,就爱去寻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就说这桃子吧,六角钱一个,我拿回来就是十几个,叔你要不跟我去刘家再拿几个带回去给妹妹吃?”

    他话里的意思就是嫌弃唐明远家的东西他还看不上眼。

    唐明远觉得他手里的水蜜桃十有八九是自己女儿早上卖掉的,很是波澜不惊的道:“我记得你不是刘家的上门女婿吧?怎么倒是能当刘家的家。”

    被他这么一说,倒是显得自己像是吃软饭的,气的唐红军差点绷不住,僵硬的扯着笑容道:“我们唐家有叔你这上门女婿,爷爷他们已经够后悔了,我这不是偶尔去刘家,岳父岳母才这么热情嘛!”

    唐明远一点也不觉得自己这上门女婿的身份丢脸,丹凤眼带着浅笑看着他:“那就好,毕竟刘家有儿子,你要去的太勤快,人家还以为你有什么打算呢?”

    就算这是事实,被人这样明晃晃的指出来,唐红军脸上也挂不住,觉的自己真的脑抽,他只怪自己为什么要把他拦下来,这不是明摆着找虐吗?

    可是,这三叔今儿怎么说话像带着刀子啊?

    他本来还想说刘家和唐宝的亲事,可是现在看来,今儿明显时机不对,他退到一边,笑得很勉强:“太阳太热了,叔我先回家了,我们下回再聊啊!”

    唐明远骑上自行车就离开,他觉得自己变坏了,看他憋屈的模样,自己心里反而很舒坦。

    他骑了一会,又想起强子他们的情况,一时半会肯定出不了医院,就先去街上买了一些红糖,馒头,就去了医院。

    这一耽搁,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五点了,去还了自行车,遇到的人都说起顾家小子运气好,被自己的老婆和女儿捡回来了一条命。

    唐明远要是听到人家夸自己,那是很谦虚的,听到别人夸自己的老婆,那是觉得与有荣焉,听到他们夸自己女儿,那是忍不住心里的高兴,笑得合不拢嘴。

    他兴冲冲的回到家门口的不远处,却听到自己女儿的声音:“爸,看这边,看这边。”

    唐宝坐在树荫底下咬着扇子,啃着青皮甘蔗,边上还放了个背篓,小脸红扑扑的,笑嘻嘻的看着自己。

    他走过去好奇的问:“你怎么坐在这?外面暑气大着呢!”

    “我等你好一会了,”唐宝起身和他把事情说了一遍后,才道:“现在家里多了五个人,却没什么东西,等下你就说这些都是你在外面买来的,免得露馅。”

    唐明远笑着点头:“行,你想的挺周到的,那我们一起回家吧。”

    唐宝生怕他说起自己做弄唐老娘的事情,赶紧和他说起话:“现在家里准备做驱蛇药,妈说估摸着村里会要两百份左右,不过我们可以多做点,小铮说黑市上这东西会比较好卖!”

    村子里的男人大都会要,他们都喜欢进山去找各种野味,有些人都是大清早就要进山看陷阱的。

    “万物相生相克,现在是蛇出没的季节,驱蛇的药材也是最多的时候。”唐明远正色道:“我先前也打算弄些草药,现在有他们帮着,那还真是好事,可以多准备一些药材,前几天也有两个人被蛇咬伤,幸好毒性小,倒是没危险。”

    村子里的人为什么这么护着他们,就是因为谁也不知道哪天就轮到自己求他们救命了。

    唐宝好奇的问:“我好像听说过一句老话,凡有毒蛇出没之处,百步之内必有解药,这是不是真的?”

    “哈哈,主要是现在这时候草药多,半边莲那是几乎随处可见,还有鱼腥草、白芷、七叶一枝花、天南星这些也常见,这才有这说法。”

    唐明远最喜欢和女儿说话,他推开家门看见三个小的都在院子里,顾少谨躺在躺椅上,看着玉郡和杨铮清洗草药。

    孩子们看见他们进来了,都笑着打招呼。

    “好,”他把背篓放下就去给少谨把脉,随即点头:“没大事了,吃一盏长一智,以后可要注意点。”

    顾玉郡很有眼色的道:“姐,面已经醒了好一会了,我们可以去蒸馒头了吧?”

    唐宝却蹲下和他们一起洗药材,笑嘻嘻的道:“让我爸去弄晚饭,我们现在是要忙着赚钱的买卖。”

    冲自家爸爸一脸乖巧可爱的笑:“爸,我晚上想吃面条,你做的细面最好吃了。”

    唐明远笑着起身,拿着沉重的背篓就往厨房走:“行,你们等着,我这就去做,我最拿手的就是手撖面了。”

    唐宝倒是存了些特精粉,可是又担心他们心理负担太重,面团是用小麦面粉,豆面,苦荞粉,细玉米面这些混合的,看着颜色不怎么样,但是她在背篓里放了一块肉,估摸着等下老爸做出来的味道不会差。

    她又想到空间里的野猪肉快吃完了,虽然上次在海市也买了些猪肉,可是价格实在不便宜,要不自己往深山里面走一走,再碰碰运气?

    可是又想到上次的危险,又有点犹豫不决。

    虽然自己有空间能作弊,可是这也要自己碰到野猪,要是在碰到野猪前,被野猪踹一脚,或者是拱一下,那后果肯定太酸爽。

    现在外面草药确实多,杨毅和顾宁谨又都是聪明人,她教几遍,他们就记住了药草的名字,先前已经背回来三背篓,等到傍晚,三个人又是满载而归。

    他们一进门,就闻到厨房里传来了肉香味,瞬间觉得饥肠辘辘。

    唐宝他们已经把先前的草药规整好,坐在院子里摇着蒲扇乘凉,看见他们回来了,赶紧招呼:“你们先洗手,刚好赶上了晚饭。”

    晚饭是在院子里吃的,一人一大碗面条,上面还铺着着豆角肉丝做添头,味道实在是棒极了。

    杨毅他们这年纪都是最能吃的时候,今儿干活又卖力,一大碗面条下去,虽然不饿了,可是也只能说是五六分饱。

    不过,他们都没有去添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