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明远早就看在眼里,催促他们:“我用大锅煮的,锅里还有面,你们都赶紧去盛啊!要不糊掉就不好吃了。”

    他是特意用大锅煮的,免得他们吃不饱。

    苏素也含笑开口:“你们多吃点,这天太热,留着怕变味。”

    “我是不吃了,”唐宝对边上的玉郡眨了眨眼:“我看见我爸背篓里有桃子,我们要是吃的太饱,那等下吃不下了。”

    杨毅他们听到这就乖乖的去盛面了,吃饱了,就可以说自己吃不下水果了。

    他们还没吃完,就听到大喇叭里想起了队长的吆喝声:“同志们,响应党和领导的政策,照拂社会广大群众,利用农闲时间,开展扫盲行动;

    我们大队要举办扫盲班,希望大家踊跃报名参加,详细的情况在半个小时后在大食堂开会的时候说,每家每户都要来能做主的人,另外,唐医生和苏医生都要过来……”

    苏素把汤喝完,就放下碗筷:“估摸着是为了驱蛇药的事情,我们过去瞧瞧。”

    杨毅和顾宁谨也算是家里的大人了,也就一起离开了。

    唐宝想着村子里开会,大家都回去凑热闹,为防万一,还是去关上院门,这才把大桃子洗干净后,用刀在中间一切,再用力一掰,就分成了两半,他们四个人刚好吃两个。

    顾少谨赶紧啃了一口,说的很直白:“哇,真好吃,这可比野桃子好吃多了。”

    杨铮打量着手里的桃子,若有所思的道:“我们这边很少看见有这么大的桃子,估摸着是外面进来的,肯定很贵。”

    “我好久没吃到这么美味的水果了。”顾玉郡低着脑袋,像只小仓鼠一样慢慢啃,有点舍不得一下子吃完:“以后我要种很多果树。”

    唐宝听得一乐:“我倒是觉得你们都要去扫盲班,要学着写字,看书,这有文化是很重要的。”

    “姐,你弄错了吧?”顾少谨这破小孩用一副你连这都不知道的眼神看着她:“那是臭老九,要被抓起来批斗的。”

    唐宝被他说的一噎,细心的道:“这是不一样的,那些事特别厉害,却又有问题的人才是,我们现在就是学会认字,多读书,也好多懂一点东西。”

    又看少谨微微一笑:“我这么跟你说吧!你读了书,有文化了吃桃子的时候就不会说‘哇,真好吃,这可比野桃子好吃多了。’你读了书后就会说,‘蜜桃果汁多味美,芳香诱人,色泽艳丽,晶莹圆润的像是用碧玉雕成的。’你觉得这样是不是该去读书呢?”

    顾少谨愣愣的点头:“姐说的有道理。”

    唐宝觉得很有成就感,自己这是培养了一颗想念书的好苗子啊。

    可是他的下一句话,听的唐宝无比郁闷。

    “可是,我以前就跟着先生念书写字过啊,我还能写我们的名字,可是我也不能说的那么好听啊?”

    “那是因为你读书不够多。”唐宝差点被他绕进去,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就像我,我就自小跟着爸妈读书写字,所以我就能看病,也能说出那些美丽的形容词,你们难道以后不想和我爸妈和我一样,能救人,也能给别人看病吗?”

    她先前可是看到自家妈在给少谨去蛇毒的时候,他们眼里崇拜的光芒,虽然现在是中医的没落期,可是只要他们有毅力,中医将来会受到大家的关注和认同。

    再者,就算他们没这天赋,能多点知识总是好的。

    三个小的果然都点头:“我们想的,我们会努力的。”

    在他们的眼里,唐家人对他们都是极好的。

    唐宝脸上挂着慈母般的笑容,欧耶,太好了,忽悠成功。

    ……

    华国成立后,就业问题和温饱问题是很严峻的存在,这就有政策让城市中的年轻人移居到农村,尤其是边远农村地区建立农场。

    经过这几年的努力,温饱问题总算看到了很好的成绩,去年起就没有听到饿死人的坏消息了。

    可是就业的时候才发现很多人都没有文化,不识字,也看不懂书信,这才开始抓这知识方面的问题。

    好在前几年就号召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也算是有现成的老师,就鼓励下乡去的知青帮着驻地的乡亲们扫盲,也免得他们这些知识分子还想方设法的回去。

    算是给他们找点有意义的事情做。

    陈联大队虽然偏僻了点,就连知青也不愿意来。

    而且大队里的人也排外,生怕被他们知道大队里能进山弄野味,下河摸鱼,传出去影响不好。

    因此虽然来过几波知青,可是都被他们排挤在外,人家待不下去了,就想法设法的找关系离开这里了。

    不过今年3月底的时候,上头有强制性的任务,他们这大队里有分到二十个人的名额,唐明远还趁机把杨毅他们这五个半大孩子也算在其中。

    杨毅他们是有唐明远帮衬着,后来又有顾行谨这个当兵的哥哥在,这才让村里人很快接纳了他们的存在。

    可是另外的十五个人却没有这么好的待遇了,分到的活计都是养猪,养骡,挑粪这些脏活,累活,分到手的却又只是玉米面,豆面这些,有几个人就陆陆续续的找关系离开了,现在留下的五个,是一对老夫妻和三个老汉。

    他们是上面有命令下来不准离开的,不过他们都是挺有文化的,听说那对老夫妻是教授,他们的子女都逃到外国了。

    他们倒是看得开,这里的人虽然排外,可也没有时不时的批斗他们,吃的差点也饿不死,住的差点也有地方遮风挡雨。

    现在听到队长说让几个小子帮他们干活,让他们去教书,还能给他们算公分,那自然是都满口答应了。

    他们这个年纪了,可都是人精,知道这地方偏僻,才能让他们活的自在,戴着高帽被人拖着游街的狼狈,他们可不想再有了。

    ……

    反正以前的大食堂还空在那,平时就只有开会的时候才用到,这整理一下就是现成的教室。

    唐宝为了带个好头,在扫盲班开始的第一天晚上,就和他们五个一起去了。

    他们还准备了三个班,初级班是不识字的,什么都从头开始学;中级班是有点知识的,能认几个字,会点算术的;高级班就是以前读过书的,虽然时间不长,知识却还扎实的。

    高级班上只有五个人,唐宝和顾宁谨还有杨毅被分到了高级班,教他们的是一个瘦弱的老头,一开始就让他们背###语录。

    反正唐宝觉得自己也算是重温校园生活了,还挺有意思的。

    出乎意料的是初级班的人很多,就连三十几岁的中年男女也都带着自己的儿女来学,对于他们来说,最起码不想自己的儿女是睁眼瞎啊。

    以后想进工厂都是要会认字,会点算术,说不准以后会有这机会呢。

    现在工人是最让人羡慕的职业,毕竟不用面朝黄土背朝天,想要庄家丰收还要看老天爷的脸色。

    唐宝是白天制药,晚上学习,过着特别充实的日子,把自己答应胡安华的事情早就丢到九霄云外去了。

    因此,不知道人家父子都快急疯了,每天都轮流往黑市里跑,想要遇到唐宝。

    那天唐宝给他们的水蜜桃,他们转手就卖了六角钱一个。

    虽然这赚的不多,可是却能和那些人打好交道,以后才能继续宰肥羊啊!

    可是没料到唐宝第二天不出现,第三天没影子,第四天也没看见人……

    偏偏得了桃子的两家,却天天让人上门催他们要。

    特别是刘家,刘晓军就喜欢吃桃子,家里的几个吃没了,他就急的哭闹。

    刘家现在也算是有门路的,胡家没有,就从另外的地方买了几个,可是却没胡家的新鲜,虽然甜,却一点也不脆。

    刘晓军吃是吃了,吃了又嚷嚷着不好吃,要吃以前的那种桃子。

    这么好的机会摆在胡家面前,胡家却没有货,急的胡安华把儿女都赶出去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