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到7月13号这天的早上,胡小兵又被自家老爸逼着去黑市,看见一个带着大草帽,穿着蓝色罩衫,两根黑辫子挂在胸前,黑色宽松裤子的姑娘,背着一个用布遮住的背篓在自己面前走过。

    他觉得这造型有点熟悉,凑上去小心的开口招呼:“同志,你背篓里有桃子吗?”

    其实来黑市里的姑娘大都是这样打扮的,不过来黑市里的姑娘倒是不多,反而是年纪大的人多一些。

    他这几天几乎是看着这样打扮的姑娘,就会凑上去问,当然,人家都会摇头。

    不过这次他的运气好,那姑娘看了他一眼,就微微点头:“有啊,你都要吗?”

    唐宝这次是和杨毅他们一起出来的,他们都想到黑市里探探销路,毕竟要是到了冬天,蛇都冬眠了,这驱蛇药就卖不动了。

    他们以前就经常在黑市里走动,认识的熟人还不少,唐宝看他们说的热闹,自己就出来逛逛,看看有没有什么自己想要的东西。

    她其实也想去胡家走一趟,把手表卖出去,没成想就遇到了胡安华的儿子。

    “要的,我都要,”胡小兵连声应下,小眼睛带着谄媚的笑:“妹子,你说好要去找我们的,怎么这么多天也没上门啊?”

    唐宝轻飘飘的道:“前几天都没货啊!我上门有什么用!”

    说完手碰到背篓里,心念一动,就往里面装了大半背篓桃子。

    胡小兵搓着手,陪着笑脸问:“那我能看看货吗?”

    唐宝点头,率先往树下走:“行啊,跟上。”

    胡小兵看她放下背篓,就迫不及待的掀开一角来看,见里面的蜜桃不仅个大,还水灵灵的,轻轻一捏,一点也不硬,就知道自己找对了。

    他急切的道:“我全要了,对了,你上回说的手表有带来吗?”

    这几天他倒是收了几个手表,可是看着都不够好看,他和爱珍约好了中午请她吃饭,要是她真的有好货,自己倒是可以先收了,等下可以去爱珍面前献殷情。

    “有是有,可是我有点事舍不得哎!”唐宝见他急着要,倒是想临时涨价,谁让他爸那个小气鬼说是请自己吃饭,可是却只用一毛钱打发自己吃午饭。

    胡小兵笑得更谄媚了:“姐,要不给我瞧瞧,要是货好,那我可以给你个好价钱,我这是准备拿去送未来老婆的。”

    “是吗?”唐宝还真没想到他挺会来事的,手伸进军绿色的挎包,心念一动,就把自己准备卖的那一对手表拿出来给他看:“这是一对浪琴,很好看吧?我本来也想和我对象一人一个的。”

    胡小兵眼睛一亮,他对这些很喜欢,如数家珍:“好家伙,这是迷你472自动尺寸机芯的,爱珍看见她表嫂带过,羡慕的要死,她早就想要这一款了。”

    唐宝倒是一愣,他认识的那个爱珍应该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爱珍吧?心想不会这么巧吧?

    试探性的问:“那你对象的表嫂在哪儿买的,你让她表嫂买不就得了,反正我这也不舍得卖。”

    “她表嫂是刘家的女儿,那都是别人给送的。”胡小兵爱不释手的查看着手里的两只表,盘算着自己的私房,咬牙道:“这一对是八成新的,我给你一百八十元怎么样?”

    这明明是新的和没带过的一样,可眼尖的人还是能看出来这和刚出厂的有差别。

    不过他也狡猾,把这九成新的说成八成新,免得唐宝要价太高。

    她四对手表拿来不过五百元,唐宝暗叹这利润实在是高,难怪这么多人铤而走险。

    最主要的是这里面又牵扯到爱珍,她们之间虽然只是点头之交,可是爱珍也没有欺负过她,比起嫁到刘家,她还是觉得胡小兵比刘晓军好。

    胡小兵看她不说话,咬了咬牙,万分心疼往上加:“一百九,这是最高了。”

    唐宝一口应下:“好吧,成交。”

    他摸了摸口袋有点为难的道:“你和我回去取钱吧?我身上只带了几十元钱。”

    唐宝哪怕是和他在说话,也一直留意着四周,看见杨毅四处张望的从远处走过来,就赶紧道:“那你先付定金,剩下的我给你回去拿。”

    胡小兵从裤兜里掏出一把钱数了数,全都递给她:“这里是六十三元,等下我再给你一百二十七,收好了。”

    唐宝收好钱就让他在原地等着,自己往杨毅来的地方迎过去,低声道:“那边有熟人买药,可惜钱不够,我和他回去拿,等下你们忙好了,就到苏家大院门口会和好不好?”

    杨毅一听是熟人,远远的看着也有点面熟,那就放心多了:“那你小心点,我们这边已经有好几人在谈了,还要好一会才能过去。”

    “没事,我也要在他们家多待一会。”唐宝和他分开后,自己就招呼胡小兵背上背篓:“好了,我们走吧,你有骑车过来吗?”

    胡小兵身娇体弱的,背着十多斤重的背篓,没走一会儿就觉得肩膀疼,喘着气道:“有,还有,一点路,我去,这么重的东西,你是怎么背的,那么,轻松的……”

    “多练练就好了,”唐宝一本正经的忽悠他:“力气都是练出来的,以后你可以多试试。”

    ……

    胡安华在招待客人,看见自己儿子带着唐宝来了,就示意他们先去边上的房间等自己。

    胡小兵就趁机把自己的私房钱拿出来先给她,然后才给她倒了杯茶,开始和她套近乎:“你几岁了,怎么称呼?你家离这远吗?你要不把草帽摘了?”

    她的大草帽几乎遮住了她的眉眼,让他都看不清她到底是什么样的。

    唐宝却转移话题:“现在的手表有什么记号?”

    这话问到了他的兴趣上,瞬间侃侃而谈:“那需要打开后盖看摆轮下方的编号,机芯编号……还有数字代表这款表的款号,和生产时间没关系……”

    唐宝听到很仔细,空间里从刘家顺出来的赃货太多,当初这边报警后查的严,她都不大敢出手,后来叁仟壹佰元钱已经在海市挥霍了一半,金银玉器那些东西现在没价值,自己也不会动。

    现在听他这么一说,自己压箱底的那五块东风牌和七块上海牌的男女手表,倒是可以转卖几块。

    不过,自己还是不能频繁的出面,最好是让杨毅他们来卖。

    过了一会儿,胡安华就笑着进来了,夸张的道:“哎呦哎,我的小姑奶奶,你可把我急死了,怎么这么久不过来?”

    “手里没货,我来也没用啊。”唐宝掀开背篓上的布,波澜不惊的道:“你数数吧?以后有货我就给你送过来。”

    “那行,”胡安华看见自己的儿子一脸嘴馋的模样,一脚踢过去:“滚出去看着点,这里没你的事了。”

    胡小兵快速的躲开,趁机拿了个桃子,才跑出去:“爸,你这是卸磨杀驴,小气的简直就是像是周扒皮!亏我还从黑市里把人给你抢来……”

    回应他的是被关上的房门。

    胡安华数了数,这次是二十六个桃子,他拿着一边的算盘扒拉了一下,从兜里掏出拾元伍角钱递给她,笑眯眯的道:“总共是拾元四角,多出来的一角你拿去买棒冰吃。”

    唐宝接过钱收好,带着点揶揄的打趣:“多谢,胡叔你可真是一如既往的大方!”

    “应该的,应该的。”胡安华就当自己听不懂她的打趣,陪着笑脸道:“你那边有路子,你看这水果能不能多送一点过来啊?”

    可是唐宝有钱任性,下回自己去海市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这一千多斤水果自己都怕不够吃,就摇头叹息:“最近这段时间是不可能了,那边出了事故,查的很严,水果太打眼了。”

    “我倒是也听人说起过这件事,看来这段时间确实问题多。”不过他对于能赚钱的事情都是记性很好的,小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她:“你上次说的手表有吗?”

    唐宝觉得自己以后应该不会来找他了,而且看胡小兵稀罕手表的模样,也不舍得把那对手表拿出来,就点头道:“有,先前本来准备在黑市上卖给别人,却被你儿子遇见了,我哥哥他们就让我带过来了。”

    她说完,就从挎包里拿出一对上海牌的手表和两块东风的男表放在桌子上。

    “哎呦哎,你可真是乱来。”胡安华满脸心疼的拿起手表一一查看,没发现什么磨损才松了口气:“这要是弄花了,可就不值钱了,下回你可要小心点放。”

    唐宝被他这模样快逗笑了:“你开个价吧?合适就给你,不合适我去黑市里卖,我家把钱都压在这上面了,就指望这钱给我哥娶老婆呢。”

    “我给你四百块怎么样?”他满脸可惜的把两块男表给她看:“主要是这两块都是被人带过的,你看这表面,还能看到划痕,这就不值钱了啊!”

    反正这钱是白捡一样的,唐宝点头:“那行,成交。”

    “好勒,我给你去拿钱,以后你有东西就只管往我这边送……”

    ……

    唐宝在路上花了五分钱买了一根棒冰,心里美的不行,自己今儿可是多了六百元钱,一叠的大团结,实在是太爽歪歪了。

    她往苏家大院走去,决定今儿请他们下馆子去。

    不过,她总感觉有人盯着自己,心里就怀疑是不是胡家父子想来个黑吃黑?

    现在约莫是快十点了,外面大太阳的,人也不多,她想了想,就往小巷子里走去,看看后面的是谁?

    她才走进小巷子里,就听到后面传来脚步声:“站住,阶级斗争,一抓就灵,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我们怀疑你是倒卖商品的,要搜查!”

    原来是两个便装的纠察队员看见他们进了胡家,在她出来后,就想着上前查一查,要是真的有问题,那他们可就立功了。

    唐宝心里暗骂一声,却很配合的把背篓拿下,把挎包也递给他们,一脸害怕的道:“劳动最光荣,我是给他们送了点豆角和丝瓜而已啊!”

    掀开背篓一看是空的,打开挎包一看,里面是一毛五分钱,还有旧毛巾,别的啥也没有。

    至于唐宝身上,衣服是没有口袋的,裤子的口袋她也很机灵的掏出来,里面啥都没有。

    那两个人自认倒霉,觉得今儿是白忙活一场,转身就走。

    其中一个还郁闷的道:“不是说去胡家的十个里十个都是不干净的吗?我看他们都是吹的。”

    “算了,上头的人也说不要盯着胡家,他们有关系。”

    “真他○妈的倒霉,眼熟的我们不敢动,这眼生的又……”

    唐宝也很无语,自己这是撞上两个二愣子了,偏偏自己处在这尴尬的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