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她想离开的时候,却闻到肉香味,没想到这小巷子里还有好吃的,决定买点回去给大家打打牙祭。

    她顺着香味走过去,却是一家小饭馆,现在还不是饭点,里面也还没客人。

    她问了一下,没有票也能用钱买吃的,就看着菜单子点了一个猪头肉,红烧肉,还有豆干肉丝,见店家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把手心里捏着的伍元钱递给她,低声道:“今儿是我妈的生日,我爸让我来买点好吃的回去。”

    店家听了一脸感动,接过钱后找了壹元五角钱:“你这孩子真孝顺,把饭盒给我,我会替你装好,你坐到那边等一会,红烧肉还要半个小时左右才出锅。”

    唐宝乖巧的应下,把挎包里的两个空饭盒递给她,坐到一边,又‘奢侈’一下,花了二角钱买了一瓶小汽水打发时间。

    她才坐下一会,外面就又有人进来,要了一盘猪头肉,还有一盘猪耳朵和两瓶汽水,就坐到一边开始说话。

    男人的声音听着很耳熟:“爱珍,你看这是什么?”

    “哇,这手表真好看啊。”女人的声音娇滴滴的,显得很惊喜:“你从哪儿买来的?”

    唐宝看了一眼自己坐的位置刚好在柜台的一侧,确实不起眼,和他们之间又有楼梯挡着,不注意看绝对看不到自己,就心安理得的听墙角。

    胡小兵笑嘻嘻的道:“我在筹钱,等过些日子就能上门订婚了。”

    她的声音淡了下来:“我们之间的事,以后不要再提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胡小兵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你真想嫁给那傻子,你都已经是我的人了。”

    最后的几个字他压低声音说的极轻,要不是唐宝耳朵灵敏,还真听不到。

    胡小兵气的涨红了脸,很是愤怒:“你怎么能……”

    店家认识胡小兵,很快的给他们端上一盘猪头肉,一盘猪耳朵和两瓶汽水,乐呵呵的道:“这才卤好的肉,还热乎着呢,你们尝尝。”

    在店家离开后,赵爱珍才低声道:“我妈已经在昨天答应刘家了,就算你今儿不出来,我也要和你说清楚,以后我们不要再见面了。”

    他是真的伤心:“我对你这么好,你怎么忍心?我们去和你爸妈说你不嫁给他好不好?”

    “你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刘家不是你能得罪的起的。”赵爱珍也不想他以后来打搅自己,冷着心肠道:“你要知道,你家的生意是禁不起盘查的!”

    胡小兵气急败坏的盯着她冷笑:“我真没想到你是这样贪慕虚荣的人,宁愿嫁个傻子也要攀上高枝,我只怪我自己瞎了眼。”

    赵爱珍也不满的冷哼一声:“你够了,你也不看看你自己长的什么样,又瘦又矮又难看,我能看上你,那也是瞎了眼。”

    “那你为了吃的,为了穿的,还不是和我在一起……”

    相骂无好言,相打无好拳,昔日恩爱的男女朋友,现在翻脸,那就是仇人一样。

    到底是赵爱珍顾忌着脸面,低着脑袋就往外小跑离开。

    胡小兵抹了一把脸,红着眼睛去结账,哪怕心情再不好,也把自己的那瓶汽水喝了,看着对面被赵爱珍喝了一半的汽水,发挥了胡家一贯节俭的传统,拿起来就一口闷了,随即问店家要了两张干荷叶,把这两盘卤肉都打包带回家去吃了。

    唐宝无意间看了这一场好戏,虽然觉得胡小兵被甩的有点惨,也没想到赵爱珍能同意嫁给刘晓军那只有五六岁智力的男人,或许和感情比起来,还是钱更能带给她安全感,就不知道她和刘晓军能不能顺利的○○?

    不对,自己思想怎么能这么污污的呢?为什么要关心这个不该自己操心的问题呢?

    不过,这对于自己来说,还真是一件大好事,不用担心被老唐家的人算计了。

    ……

    顾宁谨他们和几个人说好了驱蛇药的数量,就准备开始买粮食回去,这些天他们都在唐家吃两顿,而且他们毫不藏私的教他们采药,制药。

    昨儿更是软硬皆施的和他们约定,村子里人要的药归他们收钱,外面他们卖的药收的钱都归他们。

    当然,唐明远还笑着打趣,以后唐家烧火的茅草和柴火,就都归他们这几个弟子承包了。

    他们也明白这是唐家明摆着贴补他们,毕竟村子里卖的便宜,外面的价钱还能翻一倍,就想着买些米面回去。

    现在顾宁谨听到杨毅说唐宝和熟人离开去拿药钱了,觉得杨毅也太耿直了,无语的道:“那你怎么不跟上?”

    杨铮也嫌弃的看了自家哥哥一眼,人小鬼到的嘀咕:“哥你这样不够体贴,以后会找不到大嫂的!”

    顾玉郡就温和多了,带着点自责的道:“说好我跟着姐的,我就光顾着自己看热闹了。”

    顾少谨反倒是不解的看着他们:“不是约好了苏家大院见吗?我们赶紧去不就得了。”

    “你说的对,”杨毅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好像真的不够细心,赶紧道:“我们先去找她,等下再过来买米面。”

    他们急急忙忙的来到苏家大院后面的小柴房,差不多十几天没来了,里面已经住了两户人家,老太太穿着的衣服打着补丁,见他们反倒是很疑惑,老太太说话的口音里夹杂着乡音,不是很清楚:“呢么找谁吖?”

    任谁看到自己的“家”被别人占了,这心里都不会痛快,杨毅皱着眉头问:“我们是原先住在这里的,你们是谁?”

    老太太有点尴尬,捞起围在腰上的灰色围裙擦了擦手,不好意思的陪着笑脸:“窝们是街道办事吃的同志们让窝么住下的!他们说你们已经迁出其了啊?还说你们要是赖了就去街道办事处训他们,还有什么要你们前之……”

    他们不可能对着老太太说什么,再者这里确实不是他们的房子,当初他们也是被安排在这里的。

    可是他们还是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现在心里都很不是滋味,感觉空落落的。

    顾宁谨招呼大家离开,留下杨铮和少谨在门口等着唐宝,他们三个就去街道办事处看看情况,等下再回来找他们。

    ……

    唐宝来到苏家大院的门口,看见杨铮和少谨垂头丧气的蹲在墙角下,看着就像是被主人遗弃的小狗,那委屈的小模样,让她恨不能好好哄哄他们。

    她上前对他们伸出手,温温柔柔的道:“阿铮,少谨,你们怎么在这等我啊?快,我拉你们起来,小心晒的中暑。”

    “姐,我们的家没有了,”少谨赶紧伸手握住她的手,眼巴巴的看着她,一脸的委屈:“现在都让别人住进去了,怎么办?”

    杨铮向来都有主意,此时拉着唐宝的手起来,板着小脸,眉眼坚定的道:“以后我们会有我们自己的房子的,是我们自己建的,那就不会被别人住进去。”

    唐宝微微一惊,她觉得自己疏忽了什么。

    他们都是没有家,那样肯定格外期待有属于他们自己的家,现在这里是住在柴房,陈联大队是住在荒废了的旧祠堂。

    两处都不能称之为家,这会让他们没有安全感。

    而自己先前拒绝顾行谨临走前造新房的提议,一是为了他们不太引人注意,还不如买旧房子,反正也只是暂住,以后肯定是要去外面发展,

    可是现在一想,自己又不缺钱,为什么不盖房子呢?

    就算是招人眼,自己也可以扯着虎皮做大旗,可以说是顾行谨立功了,得了奖金寄回来的啊!

    人和人之间的感情是相处出来的,一开始唐家帮他们只是为了他们看破不说破的让他们在柴房里顺利挖出苏老娘的遗物。

    可是这几个月相处下来,就发现他们确实懂事,默不作声的替他们挑水送柴,还有野果和鱼虾也不忘送给他们一份。

    不是为了那点东西,主要的是那份心意。

    她拉着他们笑了笑,斩钉截铁的道:“我们回去就批地基建房子,你们就会有自己的家了。”

    “那要很多钱吧?”杨铮虽然年纪小,可是却很懂事,这批地基后,还要给大队里交钱,又要买材料,请人什么的,好一点的四间房子弄好了起码要两百元。

    而且他也知道哥哥们想要去海市再跑一趟,可是现在介绍信不好拿,他们打听了,大队上的介绍信是不能出市里的。

    想要去海市,那得公社的,或者是部队的,这些机关单位的介绍信才有用。

    唐宝伸手摸了摸杨铮的小脸,随即拉开自己的挎包给他看里面的一叠钱,神秘兮兮的低声道:“我有钱啊,我先前就是卖了几样很珍贵的药材,这些钱足够你们盖房子的了,算我先借给你们,等以后你们长大了,给我很多钱花,那不就得了!”

    杨铮惊讶的看着一叠钱,又不敢置信的看着她,随即赶紧把她的挎包合上,紧张的低语:“姐,你拿这么多钱,还不让我们跟着,很危险的知不知道!”

    他是真的替她操心,她难道就不知道现在外面有多乱?

    顾少谨也凑过来看到,张大嘴巴,睁大眼睛,捏着小拳头,很严肃的道:“我以后要好好学中医,做婶子的弟子。”

    一根筋的顾少谨在这一刻认定中医是很赚钱的,只要自己学好本事,然后他就可以赚好多钱,可以买好多好吃的给大家,还给姐好多钱……

    看着他们截然不同的反应,唐宝真是哭笑不得,心想:我要不是安慰你们,至于把三百元钱从空间里面弄出来吗?

    她笑了笑:“好了,我们先去找他们,然后再去大吃一顿,再回家商量造房子。”

    这下杨铮拉着她的手不放了,用自己瘦弱的身体,护着她的挎包,严肃又认真的道:“姐,带这么多钱在外面走动不安全,我们找到哥哥们就赶紧回去吧?

    “那也好,幸好我还买了点猪头肉,红烧肉,豆干肉丝放在背篓里,等下回再吃吧!”

    顾少谨被她说的流口水,垫着脚尖掀开了她背篓上的布一看里面的两个饭盒还有用干荷叶包着的,似乎闻到了好闻的卤香味,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觉得自己肚子更饿了。

    唐宝看见他那嘴馋的小模样,伸手刮了刮他消瘦的小脸蛋,宠溺的道:“这边有没有买馒头的,我也饿了,等下我们买几个馒头填填肚子吧?”

    顾少谨顿时眼睛一亮:“不远处好像就有,可是要面票!”

    “没事,我包里还有五两的面票。”唐宝的票已经用的差不多了,这剩下的几张还是当初顾行谨给她的军用票,今年不会过期,她平时也舍不得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