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热的热日下,就连偶尔吹来的微风也带着热气。

    又是中午的十二点,路上几乎没人走动。

    不过,去往陈联大队的泥土路上,唐宝他们六个人,一手拿着夹红烧肉的馒头啃着,一手拿着汽酒瓶,喝着橘子味荔枝味的汽酒。

    汽酒瓶和现在的啤酒瓶差不多大,汽酒的泡沫很多,喝起来感觉像汽水,但比汽水好喝,比汽水浓。

    虽然是酒,但感觉没什么酒劲,就像是饮料。

    当然,也比汽水贵三角一瓶,再加上他们这瓶子不还,还要额外多收了五分钱一瓶。

    可是,吃饱喝足了,心里的不开心好像都没有了。

    说话间,少年少女的脸上都带着浅浅的笑意。

    顾少谨珍惜的小口喝着,还凑到唐宝身边,很不解的问:“姐,你告诉我这些瓶子还能有什么用好不好?”

    唐宝不可能老实告诉他,自己想要把这些瓶子留着做武器,必要的时候敲人的脑袋应该很爽。

    其实她觉得自己有点强迫症,一点要把空间装满才能觉得安心,可是空间现在只是一个正方形为五平米左右的大小,她又堆了一千多斤水果,一个药柜,还有几箱子的钱财首饰和一些吃的食物,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真的是不够用,要不她肯定装一些汽水,汽酒进去。

    面对他的疑问,还有另外几人好奇的眼神,调皮的笑了笑:“就不告诉你们,等你们自己发现。”

    顾玉郡被她逗笑了:“姐,你好坏,吊起了我们的好奇心。”

    “比起这,我觉得大家更应该讨论一下房子建在哪?”唐宝笑着转移话题:“你们是建在一起,共用一个院子,还是分开?准备几间房子?”

    顾宁谨看了杨毅兄弟一眼,笑了笑:“我们可以共用一个院子,要是可以的话,我们的房子就想建在你们边上。”

    “对,你们家三间,我们家两间,我们合用一个院子。”杨毅他们早就讨论过房子的问题,瞬间激动起来:“这样姐就算嫁给顾大哥了,还是和我们在一起,而且离家也近。”

    杨铮赶紧凑热闹:“还要养三只母鸡一只公鸡。”

    “院子里要……”

    看着他们洋溢着欢喜的脸,唐宝心想,他们是真的很期待自己的家。

    这样也好,就算以后离开这里,也可以把这里当成老家。

    再者这里山清水秀,说不准还挺适合养老的呢?

    ……

    造房子可不是简单的事情,要队长他们先来量地基,再报到上面,交钱了才能开始挖地基。

    幸好这个时候还没秋收,地里的活计也不忙,请的到干活的人。

    有唐明远陪着他们办好手续,请人,买材料,七月二十这天就开始忙起来了。

    顾宁谨和杨毅一边买材料,一边还要自己凑上去干活,哪怕每天都素有荤,两人好不容易养了点肉又掉下去了。

    新房子就建在唐家的边上,他们是最靠近山边的,村子里的人都想往路口建房子,嫌弃靠在山边的话下雨天走出来都是泥巴路,而且山上的野兽偶尔会下山祸乱鸡鸭和菜地里的菜。

    五间房子的地基都用大石头,青砖,黑瓦。

    现在虽然有红砖,可是没门路不好买,而且红砖是紧俏货,市里现在要造很多厂房,根本轮不到他们。

    再者也是为了低调,村子里还真没几家盖了红砖房,大都是青砖瓦房,还有黄泥砖屋。

    就像唐家是很普通的农家小院,泥砖房也是冬暖夏凉,住着也挺好的,就是阴雨天的话会显得比较潮湿。

    八月初五这天的早上,唐宝六点半就起床,才梳洗好走进厨房,玉郡就端了一碗疙瘩汤递给她,笑的甜甜的:“姐,等下我们一起去采草药吧?”

    他们几个小的现在还在弄驱蛇药卖,这还没一个月,却也赚了一百多元钱。

    不过,他们算的是纯收入,药材是山上免费的,人工也是免费的。

    弄得他们都恨不得一直是夏天,这样才能一直做这买卖。

    唐宝点了点头:“行啊,你们都好早,今儿怎么就剩下我们两个人了?”

    “叔被人喊去诊所了,说是有人割草的时候割到手了,婶子也被慧芳妹子喊走了,说是她妈肚子不舒服,她奶奶担心肚子里的孩子。”

    顾玉郡现在和他们相处的久了,人也活泼了点,笑容甜甜的:“还有我哥和杨哥去了黑市卖药,借了自行车去,等下可以买点米面回来。”

    在唐明远的要求下,他们现在都还在唐家吃中饭和晚饭,他是看着他们都瘦了,生怕他们这些孩子太省吃俭用,要是吃不到油水,这人会扛不住。

    杨毅他们也很有眼色,过一阵子就在黑市买些油,米面,肉什么的回来,毕竟菜的话,现在蔬菜很多,倒是够吃的。

    唐宝明白他们的心意,只好经常掺一些米面到坛子里。

    倒是那水果不好经常拿出来,只能在晚上的时候和爸妈一起偷偷吃独食。

    唐宝吃了早饭,就扎好裤脚,戴上药包,背着背篓和顾玉郡一起拿着药锄进山,她昨儿下午手脚不灵活,就借着身子不舒坦在床上躺了半天,估摸着自己这两天都能好好的,这样才敢进山。

    倒是顾玉郡很关心她,自己在前面开路,还时不时的提醒她歇一歇。

    唐宝现在认识的草药很多,顺便教她挖草药:“这是黄精,可算是好东西,算是延缓衰老、延年益寿的珍贵药材,主治肺阴虚亏,干咳无痰;脾胃虚弱,食少纳呆,倦怠乏力;或肾虚精亏,腰酸足软,头晕耳鸣及消渴!从这里可以看出这已经有两年了,我们来了好几趟,没成想还有漏网之鱼,你动手挖的时候也要注意……”

    “这是王不留,具有活血通经,消肿止痛,特别是女人难产,痈肿疔毒的必用药……”

    两个小姑娘作伴,一教的认真,一个学的仔细,气氛倒也是挺融洽的。

    当然,唐宝也不是什么都懂:“表面看着是棕黑色的,这个好像是苍术,可是以前的苍术都是黑色的,那莫非是白术?算了,弄回去让我爸妈看看。”

    山里不仅药材多,还经常能看到野鸡和野兔的身影经过,可是她们没那么厉害,只能看看而已。

    当然,茂密的草堆里,也会有蛇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动静,好在一般蛇类也不会主动攻击人。

    “好了,我们回去吧?今儿天阴沉沉的,看着要下雨。”唐宝悄悄的看了眼手表,发现已经九点半了,就招呼在挖川芎的玉郡:“你先擦擦汗,要不我来?”

    顾玉郡赶紧摇头:“没事,我可以的,姐你背篓里的要是太重,就放一些到我这边。”

    “我比你大六岁好不好,力气比你大多了。”

    她们回到家的时候,看见门口停着自行车,有人在敲门。

    唐宝看着那男人的背影,就觉得不大妙,者来者不善,板着小脸,淡淡的开口问:“你找谁啊!”

    赵志国回过身,看见两个小姑娘披头散发的站在自己的身后,就想起了外婆说起过苏家闹鬼的事情,差点被吓了一大跳。

    实在是进山了,肯定是要钻来钻去的,肯定会被树枝和藤蔓勾到头发,而且她们小姑娘爱漂亮,不肯用布把头发包起来,自然是整齐不到哪儿去的。

    顾玉郡是看唐宝一脸的不高兴,自然也不会露出笑容,反而是努力板着脸,眼神不善的看着他。

    其实赵爱国长的也不算难看,剑眉星目,皮肤也不黑,就是个子不算高,只有一米七左右,穿着白衬衫和绿裤子,看着挺人模狗样的。

    他也认出了唐宝,勉强的笑了笑:“唐宝,我是你大表哥啊!”

    “哦,大表哥。”唐宝呆呆的喊了一声,就木木的看着他,像是傻子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