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爱国还真没见过她几回,也不乐意来到这乡下的地方,看着面前的黄泥屋那那就更嫌弃了,也不明白为什么红军要让自己来请人,还是笑着道:“我妹妹八月初八和她对象结婚,我爸妈让我来请你们一家子都去喝杯茶。”

    唐宝对他们家印象不深,倒是听爸爸以前说起过,他小时候倒是大姐给他洗衣服,就一口应下:“行,我会告诉我爸妈的。”

    其实大门并没有锁,唐宝上前推开门,客气的问了一声:“你要不要进来喝碗茶?”

    反正她是觉得这人应该是转身就走的。

    “不用了,”赵爱国自然是不想走进这泥墙屋,却还是违背自己心里的意思,去自行车前面的篮子里拿出了一网兜桔子走进来,微笑的看着她道:“我早就想来看你们了,可是上班太忙,唐宝,爱珍平时太文静,你和秀秀到时候都去陪她说说话,我们之间也该多走动一下是不是?”

    顾玉郡听到这,也知道这是亲戚上门了,自己放好背篓,不好意思大叫他们说话,就先回家去洗澡换衣服了。

    唐宝请他坐下,又给他倒了杯茶,听到他的话心里好笑,要是自己真的去,连亲戚都认不全,那才是好笑呢。

    可是现在这时候,有两种事上门来请是不能拒绝的。

    一是丧事,人死为大,哪怕死前两家有矛盾,要是人家来请你帮忙,你也不能不去,反而还可以化干戈为玉帛。

    还有就是喜事,哪怕现在不好大操大办,可是自家兄弟姐妹坐在一起,也算是对新人的祝福,也不是能推迟的。

    她也笑着应下:“好,要是没事,我肯定会去。”

    赵爱国听到她答应了,也觉得自己算是完成了红军交代的任务,自然是不想再待下去,起身道:“今儿天气不好,怕是要下雨,那我就不等小舅舅和小舅妈回来了,我先回去了。”

    唐宝看着他一口都没喝,自然不会没眼色的挽留,送他到门口,看见他骑上自行车离开后,自己就顺势走几步路去看边上的人干活。

    六个男人光着膀子在干的热火朝天的,她也不好意思走过去,就这看着地基已经好了,现在已经开始在砌青砖了,要是天气好,估摸着再过十来天估摸着就能完工了。

    不过,现在一般造房子的工钱是壹元伍角或者壹元六角一天,但是要包午饭。

    他们不包午饭,干活的倒是都是村里人,都是回家去吃午饭的,那就是两元一天。

    前后加起来要大半个月,工钱这一块就要两百元左右,自己该问问给他们的四百元钱够用了没有。

    杨毅他们在这个时候骑着自行车回来了,看见她站在那看人干活,把后面的两个袋子从车后座上卸下来,笑着道:“阿宝,我们先去还自行车,等下我们来做午饭。”

    顾宁谨也做了几顿饭,唐宝觉得他做菜味道很不错,也没有拒绝,一点也不见外的道:“那行,顺便喊玉郡过来。”

    现在人多,可是蔬菜都还没摘,她一个人怕来不及,毕竟唐明远是十一点就要回来吃午饭的。

    ……

    顾玉郡很快过来,一边在豆角一边告诉她:“对了,我先前遇见二狗子了,他来带话,说是婶子又被吴家请去了,等下不来家吃饭了。”

    唐宝一边洗茄子,一边答应:“那行,今儿你二哥上厨,我们等着吃就好了。”

    “其实我听爷爷说起过,大哥做菜很有天赋,”她说完,调皮的对唐宝笑了笑,低声打趣:“嘿嘿,以后嫂子多使唤他。”

    “是吗?那可真是意外的惊喜。”可惜唐宝脸皮厚,一点也不脸红,反而义正言辞的道:“不过,现在不都说是妇女能顶半边天吗?男人结婚了,不用受怀胎十月的煎熬,那男人做饭洗衣也是应该的啊!”

    她是怕玉郡性子太弱,时常给她输男女平等的观念。

    不过,她前几天再次收到顾行谨从部队给自己寄来的信,说是结婚报告已经下来了,等他这次出任务回来,再回家一趟,看看这结婚前办点什么。

    还关心大家的身体,问房子租下来没有?

    其实唐宝是想尽快结婚的,特别是这一个多月了,蛋蛋都没有出现,她总觉得不太好的预感。

    等到饭菜烧好,唐明远就拿着一把还没剥开的茭白回来了,看见女儿就献宝:“你不是最喜欢吃这茭白吗?贾大爷特意给我送来的。”

    “我还真馋了,不过中午的菜已经够了,留着晚上吃。”唐宝接过茭白放好,把妈妈有事不回来吃午饭,还有赵爱国来过的消息说了。

    唐明远听了叹了口气:“那我们就去一下,早点回来就好了。”

    平时过年过节的,姐弟之间还是有来往的,他记得自己小时候的时候,大姐要洗全家人的衣服,还要做饭,是很勤快的姑娘,后来他来到乡下,关系就远了。

    顾宁谨端着菜出来,笑着招呼:“叔,可是吃饭了。”

    顾宁谨烧菜的火候和盐淡都掌控的很好,一盘凉拌黄瓜,两盘清炒豆角,一盆鸡蛋番茄汤,还有一盘油渣炒茄子,酸辣土豆丝,吃的唐明远都忍不住夸:“宁谨这手艺真不错,比我强,阿宝你多学着点。”

    “我觉得我做的菜也很好吃啊!”唐宝眼带威胁的一个个看过去,故作凶狠的威胁:“特别是我做的肉丝面和包子,那味道最棒的,你们说是不是?”

    大家都赶紧点头附和:“是是是,姐做的肉丝面和包子是最好吃的!”

    现在能吃饱饭就不错了,现在有菜有白米饭,他们是真的都很满足了。

    吃完了饭,唐宝就看着他们两个大的开口问:“阿宁,阿毅,你们现在手里的钱还够吗?要是不够千万不要客气,这房子里要用的材料可不能偷工减料。”

    大家都熟了,她觉得喊名字显得太生疏了,就这样喊也挺好的。

    “够了,材料差不多都买好了。”顾宁谨看着她笑:“你放心,要是不够,我肯定找你。”

    说真的,他们本来是真的没打算弄这么好的,可是唐宝不答应啊,这钱已经超出预计了。

    不过,想着唐宝要嫁给自己大哥,这房子总的造成她喜欢的样子是不是。

    杨毅在边上问:“叔,阿宝,你们这房子要不要趁机修一下?”

    他们一开始是真的不敢相信,唐家竟然是唐宝当家的,先前唐宝从包里拿出两叠钱和两张纸,很霸气的道:“都说亲兄弟明算账,这里写下借条,这钱就是你们的了,每人拿两百元,不够再来找我,还有,还钱的时候,要给我买好看的衣服当谢礼。”

    其实他们明白,她这样是为了照顾他们的情绪,也间接的表示她看好他们。

    可是,他们也不明白,唐家既然不差钱,为什么不把房子整修一下?

    唐明远看着女儿,一副听话的女儿奴的样子:“阿宝,你怎么想?”

    “先不急,他们这房子就算弄好了,也要先透透气才能住进去,我们就是要弄房子,那也等明年,这边翻了重新盖房子,我们就能住到他们的房子里去,免得露宿街头是不是?”

    杨铮赶紧开口:“到时候住到我们那,我们那有空房间。”

    他们本来是准备两间房子的,可是唐宝建议他们盖三间,这样还可以准备客房。

    他以前觉得客房没用,现在却觉得幸好有客房。

    宁谨看了他一眼,眉一挑,带着点笑意的道:“呵,明年,我大嫂自然是住在新房子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