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的时候,果然下起了细雨。

    这一下雨就有点凉气,大家都不会串门,都早早的睡了。

    唐宝从扫盲班回来,就坐在爸妈的房间里,三个人都在吃荔枝。

    “你那水果还有一半吗?”苏素咽下甜甜的多汁的荔枝肉,很是享受的感叹:“苏家老祖真是神人,要不哪有我们的今天。”

    时间久了,唐宝忘记了当初自己吓得差点奔溃,反而是静极思动,很想再去外面跑一趟,脑袋歪到苏素肩膀上撒娇:“妈,要不我们再去一趟海市?那个卖水果的大姐不是说八九月有很多美味的水果吗?”

    “你想都不要想,”苏素享受着女儿的撒娇,可是却毫不留情的拒绝:“今年我是不打算出门了,你也给我死了这条心,明年再说。”

    又看着自家男人问:“你大姐把女儿嫁到刘家,还要办的大张旗鼓吗?就不怕人家说他们卖女求荣?”

    唐明远倒是能猜出几分,无奈的笑了笑:“熙熙攘攘皆为利,他们太急于想要出人头地,这就是能抓住的好机会;而且这趋利避害是人之常情,谁也不会当着他们的面说起这件事,他们也能掩耳盗铃。”

    苏素叹了口气:“都是权和钱财惹的祸啊!”

    唐宝笑眯眯的加上一句:“钱不是万能的,可是没钱却是万万不能的。”

    “任何年代都不缺能翻云覆雨的能人,就看人心的贪婪程度而已。”唐明远的心态很好,眉眼温润的看着她们母女:“对于我来说,只要你们在我的身边就好。”

    自己的男人太会说话,苏素有点娇羞的嗔了他一眼,杏眼流转着妩媚:“按你这样说,那你女儿就不用不嫁人了!”

    “没事,我这嫁人了,也和没嫁人一样。”唐宝觉得自己吃的不是荔枝,而是一嘴狗粮,促狭的道:“还是会继续留在家碍你们的眼的。”

    面对敢打趣自家爸妈的女儿,他们还能说什么?

    唐宝还是很体贴的,吃饱了就起身离开:“好了,我先回去睡觉了,现在晚上也凉快了,正适合睡觉。”

    苏素看着女儿临走前坏坏的笑容,总觉得她那话里还有点别的什么意思?

    ……

    天气慢慢凉快下来了,睡得确实踏实了,可是这也表示驱蛇药的销路要断了。

    天气炎热的时候,很多人晚上没电筒都不敢出门,因为路上可能有蛇在乘凉,你一脚下去,就打搅了蛇的美容觉,蛇会毫不客气的亲吻你一口。

    可是一旦过了九月,那就很少遇见蛇了。

    因此,尝到甜头的顾家三兄妹和杨家兄弟瞬间被打击了。

    这些日子他们过得很充实,很忙碌,也很累,白天要看着房子的进度,还要帮把手,抽空还要进山采药,顺便干点家里的活,晚上还会被唐宝逼得去上课,一开始还觉得浪费时间,后来也觉得挺习惯的。

    唐宝见他们都垂头丧气的,像是被霜打了茄子,故作深沉的开口:“其实想赚钱是很简单的。”

    骚年,你们不知道,像我,现在有钱都没地方花,那才是更憋屈的。

    五个人的眼睛都惊喜又好奇的盯着她,期待她能继续说下去。

    唐宝摇头晃脑的道:“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啊!”

    顾宁谨是个有主意的,率先开口:“以前我们收鸡蛋,每个鸡蛋也能赚一分或者两分钱,这蚊子再小也是肉,我想继续收鸡蛋。”

    杨铮年纪虽小,却很机敏:“山上野物多,村子里好几个人都三不五时的弄到野物去黑市,我觉得我们可以去弄几个陷阱。”

    他们虽然也知道唐家的中药不愁卖,可是却没有打过这主意,一是他们不会把脉,再者是他们也不懂开方子,只是认得一些药材,对发烧感冒这些简单的病症才有把握。

    而且他们觉得不能对不起唐家。

    杨毅有点感叹:“要不是现在外面闹着游街,明里暗里都在抓敌特,我真想跑一趟海市。”

    唐宝瞪了他一眼,虽然她自己也很想去,没好气的道:“不准打这主意,什么都没有自己的安全重要。”

    顾少谨嘀咕了一句:“他们倒是想去,可这没有公社吗,部队这些介绍信,他们也买不了票啊!”

    唐宝赶紧说出能赚钱的法子:“天气冷,大家都会皮肤干燥,我家有古方留下,我们可以悄悄的做搽脸的东西,现在商铺里只有甘油一号,百雀灵,蜂花这些,还供不应求,你们想想,这利润……而且这做法也不难,植物油,动物油,石蜡,地蜡,蜂蜜,草药这些东西按照一定的比例就能做……”

    她尽量说的轻描淡写,其实心里有点虚,记忆里的上辈子闲着没事,见别人自己动手学做唇膏,她也来了兴趣,弄了些唇膏还有擦脸的。

    当然,材料很齐全,还买了好几本书看,做好了也就用几次,然后觉得还是女儿买给自己用的更好。

    可是现在看着他们崇拜的眼神,顿时觉得亚历山大,感觉牛皮好像要吹破了,好想吃块糖压压惊,她自能期待自己能弄出来。

    不对啊,自己是傻子吗?为什么不做花生糖?

    这花生糖她可是很拿手的,以前常自己弄了哄孩子的。

    “花生快要能收了吧?”唐宝不能说做搽脸的很麻烦,只能转移话题。

    顾宁谨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话题跳跃的这么快,还是点头:“是,村子里已经有人开始收了。”

    唐宝从兜里掏出五十块钱放在桌子上,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想吃花生糖了,你们替我悄悄的收一些花生。”

    顾少谨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听到好吃的连眼睛都亮起来了:“花生好像是伍角一斤,这么多钱,我们能买好多花生啊!”

    “花生糖可以卖贰元一斤,这要是不难做的话,我们可以拿去黑市上试试看。”杨铮一如既往的关注赚钱的商机,惊喜的看着唐宝:“姐,那还要准备牛奶是不是?市里就可以定牛奶,我们也可以私下去买来。”

    唐宝看着他赞许的点头:“好,到时我们一起去。”

    ……

    转眼就到了八月初八,虽然没有下雨,天气还是阴沉沉的。

    唐明远他们搭了大队里的顺风车去,除了赶车的大叔,一起的还有两个嫂子和三个男孩子,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现在魏阳镇变成碰魏阳市,真的发展起来,还是带动了一定的经济。

    唐家三口下了骡车,母女俩就跟着唐明远一起走。

    平时他的这些哥哥姐姐,都是他自己在走动的,苏素也很久没来了,只是叮嘱女儿:“防人之心不可无,不要乱走动,万一有什么事就大喊,我们吃了午饭就回去。”

    “好,我记住了,妈你就放心吧!”唐宝对她一笑:“吃了午饭我们去商铺和黑市逛逛再回去吧?”

    苏素也喜欢逛街,母女俩一拍即合:“那也行!”

    赵海是炼钢厂的工人,有分配到两间房子,他们三人来到赵家的时候,感觉不大的房子里都是人。

    门上贴了大红的囍字,赵海的爸妈和他的兄弟姐妹侄子侄女,还有老唐家的十几个人,真是挤得满满当当的。

    “哎哟,明远,苏素,阿宝你们来了,快进来。”唐明霞中等个子,最出彩的就是那双带笑的丹凤眼,看见他们的时候,眼神多在唐宝的身上带着探究的看了看,笑着招呼他们进去,又招呼自己男人端茶过来。

    唐明远把手里的一套大红的床单被套递给她,笑了笑:“大姐,这是给爱珍的。”

    这些东西都是苏素她们在海市买来的,不占地方,可是又好看,送人也拿的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