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明远带着老婆女儿唐老汉他们面前打了个招呼,唐老汉点了点头,说了几句客气话,就去和老亲家说话。

    唐老娘穿着崭新的蓝色衣裤,坐在边上啃瓜子,可能是事先被叮嘱过,只是满脸不乐意的给了他们白眼,颇有几分斜眼看人低的架势。

    唐红霞也知道他们有矛盾,不想在这大喜的日子让赵家的人看笑话,拉着苏素母女去另一间房坐下,又给唐宝抓了几颗糖,才笑容满面的道:“家里太挤摆不下,借了隔壁的两家的几间屋子,你们等下随便坐那边,明远你先帮着去厨房看看。”

    不是她不想让弟媳妇干活,而是知道她不大进厨房,怕她们去厨房越帮越忙。

    “来,你们喝茶。”唐明忠中等个子,眉眼普通,看着挺忠厚老实的,端着两杯崭新的白色印着大红囍字搪瓷缸递给苏素和唐宝,看上去并不特别开心。

    唐宝道了声谢,揭开盖子一看,竟然有几片茶叶,喝了一小口,还是甜甜的,心里觉得刘家为了娶赵爱珍,倒是下了血本,要不赵家也不可能这么奢侈的待客,毕竟还有两个没结婚的儿子。

    唐红霞满面春风的笑,在那说着刘家有多好,手表买了,自行车,缝纫机,录音机一样不缺,难掩炫耀意味:“都放在她自己的房间,等下大家都进去看看,你们几个男人抬上车的时候也小心点。”

    “爱珍看着就是有福气的,以后那可是享福了……”

    当然,听得人也都很配合的说着好话,似乎这门亲事,那是男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

    唐宝看了眼四周,没看见赵爱珍,也没见唐红军在,就知道他在岳家献殷勤,心里倒是想到等下刘晓军来不来接新娘,而且到时候他要是闹起脾气来,大家的表情会变得怎么样?

    而且到时候刘晓军任性起来,大家还能不能满口的夸他!

    可惜自己等下是要坐到隔壁去,看不到这热闹了。

    不过,好处就是赵爱珍晚上的时候不用怕糊弄不过去……

    好吧,她也觉得自己邪恶,怎么就不能盼着人家好点呢?

    墙上还挂了一个看着崭新的闹钟,还没到九点半,唐宝听着笑闹声,已经觉得无聊了。

    这个时候,赵爱珍穿着粉色的小碎花的确凉衬衫和蓝色的长裤走进来,映衬得她又水灵又白净,整个人好看的像是在发光。

    在物资匮缺的1969年,大都人的衣裤都是黑灰蓝绿为主,颜色沉闷单调。

    不过市里还是能经常看见有男女干部模样的人,穿着的确良衬衫、

    而在乡下,就算是有的确良衣服,要是不到“非常时期”,往往还舍不得穿。

    “哎呦,看爱珍这一身可真是好看啊……”好几个女的都拉着赵爱珍坐下,围着她满口夸。

    赵爱珍露出很矜持的笑容,她抬手的时候却又恰到好处的露出手腕上的新手表,笑着和她们说话:“我就喜欢我们这些自己人在一起说话,想到等下要见到市长,这心里就有点紧张。”

    “哎呦,我的傻闺女,以后市长就是你的姨父了,你公婆又都是能人,你以后的日子还用愁吗?”

    “就是啊,平时你想见市长一面还难呢,以后……”

    苏素也懒得去凑热闹,就用眼神示意唐宝和自己一起走出去透透气。

    赵家住的是那种厂里分到的青砖单元楼,一共有两层他们是住在楼下的,出门就能看见两栋楼之间的小院子,现在院子里架着好几口锅,已经能闻到鸡肉的香味了,引的不少小孩在不远处直咽口水。

    赵明远忙着切菜,还有唐家的和赵家的五个男女也在干活。

    苏素就上去把他切好的菜放到一边干净的篮子里。

    挑着一筐煤球过来的唐志国,放下担子后,一副累的直不起身的样子,坐在一边是凳子上喘气,随即又一拍自己的脑袋,大声道:“哎呀,忘记买盐了。”

    看见唐宝站在那,一身普普通通的蓝色衣裤,也显得很是乖巧可爱,和自己上回见到那蓬头垢面的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倒是有点不忍心她要被人收拾。

    可是要是她好好的,自己可就没有好果子吃了。

    他从口袋里摸出两张盐票和一张贰元的钱递给她,笑着道:“唐宝,你替我去门口的商铺买两包盐,剩下的钱给你买汽水喝。”

    这让人跑跑腿很正常,而且他又是大声开口的,唐宝自然是不能拒绝。

    她这个时候,还真没想到会出什么事,和爸妈到了个招呼,就拿了钱和票走出去了。

    毕竟他们进来的时候就看见门口的斜对面有个商铺,而且现在又是大白天的,苏素只是下意识的叮嘱了女儿:“那你快去快回。”

    赵志国看着唐宝离开的背影,心里也在庆幸,幸好看见唐宝在外面,要不在里面一大堆人坐在一起,自己还真很难找理由把她打发走。

    而且三舅母也没跟去,这样大表哥应该更开心吧?

    不过,唐宝到底是怎么得罪大表哥了,让大表哥一定要找人给她一个教训。

    只希望他们动手的时候知道轻重,可千万不要把才不傻的表妹又吓傻了。

    一般人都是趋利避害,他也自然不例外,一个是前途无量的大表哥,可以说是还掌控着他的未来。

    一个却只是乡下的小表妹,平时还没什么来往,这孰轻孰重不言而喻。

    唐宝只用了七八分钟就来到外面的商铺里买盐,却被告知他们家的盐今儿没有了,让她去前面那家看看。

    这就有点巧了。

    唐宝经过小胡同的时候,听到后面响起脚步声,整个人就下意识的警觉起来,她加快脚步往前走,却看见前面有个粗布衣裳的男人用扁担挑着木桶走过来,已经把路挡的死死的。

    她就顺势靠墙站住,回身看去,后面的是三个穿着宽松的蓝色工装普通男人,口袋上还印着纺织厂字样,手里也拿着布袋子。

    “哎呦,这可真是巧,”其中一个男人也来到唐宝不远处贴着墙站着,很客气的道:“我们都往边上站站,让他先过去。”

    这一刻,唐宝却觉得不对劲。

    因为她发现两边的胡洞口都好像还有人,可是却没有走进来,这就有点不对劲了。

    可是她却很自然的垂下头看着地上,在挑着木桶的男人要走到自己身边的时候,快速的转身就往后面跑。

    她觉得有点不对劲,虽然突然间撒手就跑,看着有点傻兮兮的,可是哪怕被人当成神经病,总比被人包了饺子好。

    “抓住她,你往哪里跑!”

    其中两个蓝色工装男人都急切的喊出口,就扔了手里的布袋,伸手去抓她。

    另外两个也冲着唐宝跑过来,明显是想瓮中捉鳖。

    唐宝心里有点焦躁,她虽然空间里的青砖能砸死他们,可是问题是两边的胡同口都有人的样子,还十有八九是同伙,自己要是动手,人家不就看见了自己的秘密吗?

    他们要是转身就跑,自己连人都不认识,还能追上去杀人灭口吗?

    眼看自己要被包了饺子,唐宝咬着唇,杏眼凌厉起来……

    ……

    在娶了刘巧月后,唐红军享受到了刘家女婿的好待遇,一点也并不想有人来和自己分享这一切。

    可是没想到奶奶这个蠢货,还真的在大姑的蛊惑下,带着爱珍去了刘家。

    爱珍被她们打发在楼下的院子里陪着玩弹珠的刘晓军,她们三个女人去了楼上的阳台上一边说话,一边居高临下的看院子里的两人。

    唐老娘还拼命的说爱珍是个乖巧又听话的好姑娘,比唐宝那个傻子不知道好多少。

    不能否认,赵爱珍长的很不错,白皙的鹅蛋脸上眉清目秀,丰润的红唇和带笑的丹凤眼特别可人。

    而且还会照顾人,刘晓军拉着她陪着自己一起玩弹珠。

    看着自己的儿子这么快就粘着爱珍,金秀芳并不十分满意,反倒是觉得这姑娘太会讨巧,要是真的进门,怕自己的儿子会被她捏在手心里。

    她虽然是想给儿子娶个老婆,可这不代表她愿意未来的儿媳妇把自己的儿子哄的晕头转向。

    可是这架不住刘晓军自己喜欢啊,他这人虽然有点傻,还被家里人惯得喜欢恃强凌弱,又喜欢吃独食,还惯会恶人先告状,简直找不出他的有点。

    勉强要说有的话,那估摸着就是他天真无邪了!

    他这霸道的性子,也让边上邻居都敬而远之,遇到了也客客气气的,却是不许自己的孩子过来玩,免得吃了亏还要赔不是。

    赵爱珍早就知道他是个傻子,哪怕他外表高大白胖,已经是二十岁的小伙子了,可是心里却像是五六岁的小孩子,只要吃好玩好就开心。

    她就陪着他玩,哄着他说好话,悄悄的喊他哥哥,奉承他玩弹珠好厉害……

    这可让吴晓军兴奋极了,从口袋里拿出自己最喜欢吃的大白兔奶糖,塞了一把放到他的手里。

    实在是家里人肯陪他玩的时间少,吴嫂子又只会让他乖乖的看电视,小男孩更喜欢这玩伴,在她们要离开的时候,一把拉着爱珍不放,霸道的道:“妈妈,我喜欢妹妹,以后就让她陪我玩!”

    爱珍被他拉着手,低着脑袋羞答答的低语:“你放开我好不好?”

    “那你留下来陪我好不好?”

    刘晓军幼小的心灵里孤单很久了,太期待有人陪着自己玩了,见她不答应,干脆抱着她,哭哭啼啼的道:“我不要你走……”

    ……

    在唐红军知道这件婚事定下来后,看着大姑一家从刘家得到的好处,气的差点吐血。

    说真的,要是他自己有亲妹妹的话,他一定会愿意把亲妹妹嫁给刘晓军,这样以后自己就可以趁机得到刘家的一切。

    可是现在,大姑家得逞了,爱珍自己又有哥哥弟弟的,还能有自己这个表哥什么事?

    为了自己的利益,他就知道自己一定要下狠手。

    幸好,他以前无意间遇到过爱珍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吃饭,哪怕他们之间没有暧昧的事,他也会想法子把他们之间的事情变成事实。

    而在他让人陪胡小兵喝多后,套出来的话却是两人之间早就有不正当的关系了。

    因此,他想了个绝妙的一石三鸟的主意。

    这边,让爱国把唐宝喊出来,等到把唐宝绑住,那边他就会在男女双方家长见面的时候,把被人灌多了的胡小兵怂恿出来闹场。

    而刘家丢不下这个脸,自己就出主意把唐宝顶上。

    这样,大姑家就别想以后靠着爱珍掌控刘家,唐宝不愿意也不能逃出自己的手掌心,刘家以后还会更器重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