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这几个月虽然行动灵敏了些,在不能动用空间的情况下,让她面对一个男人,她还能拼一拼,这面对四个男人还还真是一点胜算也没有。

    她小嘴一咬,杏眼一厉,想要背后的人逼出来,却不能暴露自己,只能先看他们要把自己带到哪儿去了,自己一定要看看谁在后面搞鬼。

    在千钧一刻的时候,放声大喊:“着火了,快来救火啊!救命啊!着火了……”

    女孩歇斯底里又异常尖利的声音让四个男人楞了一下,赶紧快速的上前捂住她的嘴,随即从布袋里拿出绳子把她绑起来,又往她的嘴里塞了一块毛巾,这才押着她快速离开。

    ……

    唐红军穿着白衬衫绿裤子靠墙站在小胡同口,听到唐宝的尖叫也暗自皱眉,对对面的男人使了个眼色,自己却低下头抽烟。

    特意穿着一身蓝色工装的联防队长陈伟明心有不甘,却还是板着脸,对闻声过来的男女老少沉着脸解释:“联防队遇到了放火的女疯子,现在已经没事了,大家都散了吧!”

    “没事就好,差点吓死我了!这种人就该关起来!”这小巷子里面的房子有很多木头结构的,这要是真的着火了,那可真是一大片房子都要被殃及。

    陈伟明把人都打发走了,这才低声道:“我的人会把那个女的弄晕,后面的事我们几个不掺和了,我们就先撤了。”

    明面上陈伟明是和刘家关系不错,他自己又是联防队长,可是面对有自己把柄的唐红军,那也是只能陪着笑脸,不敢得罪这么会算计的人,免得自己被他给算计了。

    “今儿多谢了,”唐红军从兜里掏出十来张大团结递给他,很是温和的道:“这是我的一点小意思,辛苦大家了,你替我请大家吃顿午饭,改日我再请大家喝酒。”

    这也算是封口费,陈伟明接过后笑了笑:“我懂,你放心就是,今儿我和我的六个兄弟没有出来过,也没见到你。”

    唐红军看见他们都离开了,他抬着手腕看了一下手表,已经是十点半了,想着刘家的人估摸着也要到赵家了,自己还是先不要出现,等事情差不多了再去更好。

    他想离开回刘家一趟,和巧月说几句话,这样万一有人攀扯到自己身上,巧月也会替自己出头。

    可是他正准备走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在大声的喊:“唐宝,你在哪?唐宝……”

    这声音听着倒是像自己小叔的,他觉得这个时候,自己不能被他看见,要不肯定会把唐宝不见的事情怀疑到自己的身上。

    脚步一转,就往关着唐宝的地方大步走去。

    小胡同的偏僻处,有一间废弃的房子,这地方还是陈伟民替自己找的。

    他推开虚掩的门进去后,随手关好了门,自己来到阴暗的房间里,看着唐宝双手绑在身后,整个人还倒在稻草堆上。

    唐明远一想起自己天衣无缝的计划,难掩得意之色,来到她的身边蹲下,低笑着自言自语:“唐宝,你没想到你还是会落到我的手里吧?”

    一个表妹,一个堂妹,听着好像没什么差别。

    可是他挑中唐宝就是因为三叔没有别的孩子,唐宝以后不会贴补娘家,等以后两个老的死了,唐宝在刘家就是无依无靠。

    而且,刘晓军不喜欢唐宝,自己的岳父岳母,也因为唐宝先前不愿嫁到刘家,对她的心里肯定有疙瘩。

    再者,唐宝是在赵家出事的,以后三叔和大姑之间那是结下了死仇……

    唐明远越想越得意,准备起身离开去看另外一场好戏的时候,看见唐宝突然间睁开了明亮的眼,冷飕飕的看着自己……

    ……

    唐宝在男人动手劈在自己后脑的时候,确实有一会儿短暂的昏迷,幸运的是她的身体真的很不错,在他们离开的时候就醒来了。

    她悄悄的睁开眼,发现房间里没有人,这才心念一动,一把锋利的小刀就出现在她被绑的手上,小心的割断了绑着自己的绳子。

    她并没有马上离开,怕门外还有人守着,而是好奇是谁要收拾自己。

    按说自己除了和唐红军,唐老娘有过节,别的应该没有什么看自己不顺眼的人了吧?

    可是这要是唐红军想要收拾自己,那么这大表哥会不会是帮凶呢?

    自己和大姑家是真的没什么来往,按说不会有矛盾,还是为了刘家先前想让自己进门的事情?

    她胡思乱想了一会儿,也没有听到门外有动静,想要起身离开的时候,却听到有脚步声匆匆忙忙的跑过来,她赶紧闭上眼睛,心里有点兴奋,自己很快就要见到幕后黑手了。

    可能是唐明远太相信先前动手的人了,一点也没想到唐宝已经醒来。

    唐宝听够了,突然睁开了明亮的眼,冷飕飕的看着他讥诮的笑了笑:“没想到还真是你害我!”

    整个人从地上快速的起来,心念一动,手里已经拿着一根擀面棍,又快又狠的往他的身上打去。

    多亏了自己这记性好,她对中医已经能算是入门了,自然也知道打在人身上的什么地方能让人疼的要命,可是又不会真的要了他的命。

    唐明远哪里知道唐宝的会出人意料动手。

    他以为那擀面棍是以前的人留下的,也没想着要喊救命,觉得自己一个大男人,肯定能把唐宝这小丫头片子给收拾了。

    而且已经被她知道是自己动手,就应该揍她一顿,打的她怕自己,以后才会乖乖的听自己的话。

    可是他真的没料到,被人打在自己腿关节上会这么疼,让他忍不住‘啊’的一声喊出来,疼的蹲在地上,抱着腿一时间说不出话。

    唐宝觉得要是自己还没有打过瘾,他就鬼哭狼嚎的把人引来,那就太不尽兴了,快速的上前,一拳打到他的下巴,一把小刀就对着他的脖子,挑眉一笑:“你说我这样用力扎进去,你会不会死翘起翘了?等你死了,你老婆会过多久改嫁?而且你这死了,会有人能查出来是我杀了你吗?”

    她说的太可怕,吓得他顾不得腿疼,惊慌失措的道:“唐宝,你别乱来,我,我这真是为你好,你看赵家攀上刘家,这高兴成什么样,你……”

    唐宝却挥手成拳,对他的下巴动手,想要卸了他的下巴,免得他喊救命。

    原谅她这是第一次动手,这业务还不熟练,折腾了好几次才算成功,看着他丹凤眼带着怒火的瞪着自己,忍不住娇俏一笑:“你放心,我现在不想杀你了。”

    毕竟要是真的杀了他,那自己也会被查出来。

    官大一级压死人,自己可不想被通缉。

    见他额头冒着冷汗,却顾忌着自己手里对准他脖子的小刀,不敢乱动,听到这话却眼神一亮。

    唐宝又笑嘻嘻的道:“我在一本书上,看到他们说用某种特殊的手法能卸掉人全身关节,我就很想试试,这卸下巴是成功了,接下来你就慢慢享受吧!”

    唐红军看着笑得可爱的小姑娘,发现这一刻自己被吓软的腿有多想转身逃命,但看着就很锋利的小刀,却让他不敢动弹。

    他只能忍着下巴的疼痛,眼带哀求的看着她,含糊不清的开口求饶:“饶了窝爸,窝真的不敢了……”

    唐宝一手用刀对准他的脖子,让他不敢乱动,一手却毫无章法的挥舞着擀面棍,一棍棍的落到他的身上:“王#蛋,想算计我,我先弄死你……”

    疼入骨髓的棍子让他浑身发颤,眼泪也忍不住流了下来。

    正如唐宝想的那样,她这打人的方法,让唐红军拥有完整的意识,却顾忌着她手里的刀子不敢乱动。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