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的眼睛一刻也不敢放松的盯着唐红军,生怕他动手反抗。

    她能一下子打到他,是因为他一开始没把自己放在眼里,而自己却已经是拼尽全力。

    就算是现在,她也怕他突然反抗,毕竟自己不敢真的下杀手,他要是反抗起来,自己还真的只能先溜为上。

    可是唐红军是真的怕死,他更怕唐宝年轻气盛,不知道深浅,一不小心就把自己捅了,那自己可就是死的太冤了。

    因此哪怕疼的要死要活,也不敢反抗,只能含糊不清的哀求,心想小姑娘心软,打几下出出气,应该就会罢手。

    唐宝不大会骂人,觉得那样很浪费自己的口水,也会显得自己好傻,比起动口,她更喜欢动手,让沙雕知道什么叫文武双全。

    她也想打到他怕,让他下回想来找自己麻烦,也要好好掂量掂量。

    擀面棍的威力实在是太大,唐红军疼的浑身哆嗦,觉得自己已经到了极限,再也忍不下去,想要反抗的时候。

    唐宝却停下手里的动作,整个人一顿,突然变得阴森森的,眼神微眯,压低语调,带着让人心寒的低气压,冷冷的道:“唐红军,你猜猜我现在是谁?我给你变个戏法好不好?”

    空中猛然出现了一块块青砖,整整齐齐的落在他的脑袋边,而这个时候,唐宝手里的小刀已经不见了,一把手枪顶在他的脑门上,冰冷的感觉,像是毒蛇一样,让他觉得自己可能是疼的出现幻觉了。

    没法解释的东西才让人恐惧。

    他下意识的闭了闭眼睛,睁开是时候还是看见一块块青砖凭空出现,落在自己的脑袋边,整整齐齐的码的高高的,一声声清脆的‘砰砰’声,让他浑身发凉,动都不敢动。

    生怕自己一动,那青砖就往自己的脑门上招呼。

    这一刻,他觉得自己面前笑得阴森的女孩,绝不可能是唐宝,而是鬼!

    他想起来奶奶曾经在自己面前哭诉她在乡下苏家见鬼了,被苏老娘算计了,他还觉得奶奶是老糊涂了。

    这一刻,他相信了,自己面前的唐宝肯定是被苏老娘上身了。

    他吓得浑身发颤,觉得自己的牙齿都忍不住上下轻颤,‘磕磕’做响,当即煞白了脸,哆嗦着道:“你,你是谁,谁啊!”

    身子不由自己控制,下面裤子的颜色深了一大块,让唐宝嫌弃的退后两步……

    唐宝不是故意吓人,而是被他逼上梁山。

    她觉得依照唐红军小心眼的性格,肯定不会咽下这哑巴亏,估摸着很快就会兴风作浪,到时候说不准又暗地里使坏,让联防队去找自家麻烦,或者是栽赃陷害。

    她就想着吓他一吓!

    谁知道他还真的是不怕自己这活生生的人,反而怕自家那苏奶奶,都吓得这失禁了!

    她继续用阴恻恻的声音讥诮的冷笑:“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吓着我的孙女了,她吓得惊动我了你知不知道?”

    随即有点烦恼的看着他:“可是我看你的面相,现在还不能让你去陪我,不过你可别再惹我不开心,要不我真的会忍不住弄残你的,知不知道?”

    “知,知道!我再也不,不敢了!”唐明远是真的怕了,他今儿在她手里吃了这哑巴亏,本来是打算自己让陈伟民他们替自己去收拾唐宝,寻个什么借口就能把人弄进去。

    可是现在他是真的不敢了,只想离唐宝远远的,再也不要看见她才好。

    “真乖啊!”她满脸慈祥的看着他:“本来还想和你好好玩玩的,可是我白天不能在外面待太久,有空再来陪你说说话,可惜你离我住的地方太远了,要不我肯定白天在你的身后,晚上在你的床头,那样可好玩了。”

    她明明是年轻稚嫩的脸,可是露出的笑容,却能让人感觉到老年人的慈祥,说着让人寒毛直竖的话,真的是好恐怖啊!

    她手一挥,吓得唐明远整个人一缩,却发现自己脑袋边的几叠砖头都凭空消失了。

    而且她手上的枪也早就不见了,一切都像是幻觉!

    唐宝看见他吓住了,眉一挑,伸手抓住他的胳膊技巧性的一用力,低不可闻的‘咔嚓’一声,就把他的胳膊给整脱臼了!

    给了他一个让人发怵的讥笑,眼里带着冰冷无情的杀意,猛然间整个人却像是不由自主的晃了晃。

    再看向唐红军的时候,一脸的不敢置信:“我,我怎么在这?你,你怎么了?”

    自己让青砖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在人多的地方她可不敢,怕被抓起来,把自己给灭了。

    可是用来吓唐红军却很好,能让他以后看到自己就发发憷,而且就算他说自己鬼上身,都不会有人相信,谁让自己和他本来就不对付呢!

    而且这让手脱臼的方子,她也是第一次用。

    以前就只是看到有人手脱臼,这才来找自己的爸妈弄回去的。

    她一开始不敢用这招,是怕他有力气,反而趁机制住自己。

    就现在看他吓得浑身发软,这才让她忍不住试一试,看来效果很不错!

    唐红军这个人喜欢百般算计,为人也狠戾。

    她觉得爱算计的人大都是心眼太多的缘故,肯定会疑神疑鬼,下回想对自己动手脚,那也得看看他还有没有那个胆子。

    要是再有下回,她觉得自己干脆悄悄的把他收紧空间弄死人,然后埋到后山去,估摸着没人能查出来什么线索。

    本来就现在这个年代的人,可不会想到什么空间之类的东西,而是会想到鬼怪什么的。

    唐宝似乎一脸害怕的看了看四周,像是看见了什么,吓得一哆嗦:“啊,啊,奶奶,你怎么在这?”

    随即转身就往外跑,就像是后面有鬼在追她一样……

    唐红军是真的被她吓得快要奔溃了,看见她消失在自己的面前,这才敢痛哭失声:“呜呜呜……”

    实在是太可怕了,他们苏家也太欺负人了,自己打小的主意,老的就出来了,这不是仗势欺人吗?

    而且,他现在觉得这阴暗的房间里,像是有很多人在看着他,都想欺负他一样,真是太可怕了。

    他浑身上下哪儿都疼,再也忍不住开口喊救命:“来人啊,救命啊……”

    现在的人,大都是很淳朴善良的,虽然这小胡同有点偏僻,平时也很少有人走动,碰巧现在是吃午饭的时候,有两个中年男人路过,听到他的呼救声,赶紧进去,看见他躺在地上,可是却没有什么不对劲,疑惑的问:“同志,你是不是犯病了?”

    他很想怼过去:那棍子抽在人的身上怎么能不疼?自己这是穿着衣服他们看不出来而已!

    可是他现在浑身都疼的不能动,还想靠着他们送自己去医院,只能红着眼睛虚弱的道:“我遇到歹人了,右手脱臼了,身上被打了好几十棍,劳烦两位同志送我去医院,在替我打个电话到刘家,我岳父是瓷缸厂的副厂长。”

    他们一听,倒是一口应下,也顾不得还没吃午饭,一个人就去借板车,小心翼翼的抬着不停哀嚎的他,把他放到板车上,就去了医院。

    ……

    唐宝出了门,脸色也是很难看,浑身都冒着冷汗,整个人也是身子一软,差点就倒在地上,赶紧靠墙站着喘息。

    她先前为了吓住唐红军,用意念控制着四五十块青砖,一块块的落在他的脑袋边,用了她太多的心力,后来把青砖收进空间后,自己就快要支撑不住了。

    也幸亏唐红军那个时候已经被吓破了胆,没有发现她的不对劲。

    唐宝靠着墙,等着那一阵难受劲过去后,这才扶着墙慢慢的按着原路返回去。

    幸好她走到小胡同口,就听到自家妈妈的焦急的喊声,赶紧应了一声:“妈,我在这里!”

    苏素不顾形象的跑过来,看见女儿还好好的站在自己的面前,这才松了口气,又哭又笑的看着她:“你这破孩子,怎么出来这么久?我和你爸都快被你急死了。”

    看着她脸色不对,赶紧伸手扶住她,顺势就给她把脉,随即睁大眼睛担忧的看着她:“你这是怎么了?这……”

    “现在没事了,妈,我想歇一会,喝口水!”唐宝不敢在这时候和她说实话,怕她忍不住去揍人。

    自己已经把唐明远打的半死了,这要是妈妈控制不住,一不小心就会把人打死了,那反而不好收场了。

    她毕竟在文明世界呆久了,不到万不得已,不想动不动就杀人。

    苏素拉着女儿的手环在自己的肩膀上,半抗着她往赵家走:“那我们去赵家等你爸爸,你爸爸和你二姑还有晓峰他们都在找你呢!”

    又低声问:“是不是遇到了坏人?还是用了白玉如意扣后脱力了?还是白玉如意扣有什么事了?”

    她毕竟听多了自家阿娘当成床头故事和自己说奇闻异事,虽然她也很开心女儿有这么神奇的空间,可是有蛋蛋的存在,这就是不稳定的因素,她这是怕要是蛋蛋不在,这平安如意扣会不会毁灭?

    和女儿的安全比起来,她宁愿没有那神奇的白玉如意扣,只愿女儿好好的就好。

    唐宝靠在她的肩膀上慢慢的往前走,闻着她身上淡淡的中药味,觉得自己的头疼都好多了,低低的道:“没什么大事,我回去再和你细说,要是他们问起来,妈你就说我迷路了就好。”

    苏素果然是舍不得女儿不开心,温声安慰:“行,你别怕,有妈在呢!”

    等他们回去了,却发现根本没有人关心他们,赵家已经是哭闹的厉害。

    院子里虽然是没人敢在那关明正大的看热闹,可是对面的楼上楼下,还有这栋楼的各家各户,这门口和窗户上都有人聚精会神的在听八卦。

    ……

    刘家还是愿意给自己未来的儿媳妇一点面子的,还没到十一点,就有几个穿着体面的人,陪着一脸傻笑的刘晓军过来这边准备接亲。

    双方寒暄一阵,大家都坐下了。

    刘晓军虽然智商不高,可是很听边上男人的话,反正坐在那就忍不住看看爱珍,露出高兴的笑容。

    大家也都知道刘晓军的智力有问题,自然是不会问什么奇怪的问题,或者是让他要对爱珍好,全程只是拿着各种吃的喝的放在他的面前,生怕他闹起来,哭起来,那就太尴尬了。

    等到上菜了,大家坐下开始吃午饭的时候,门外却有两个男人脚步轻浮的进来,可能是喝多了酒,满面通红,浑身散发着酒气,拎着酒瓶子就砸到大门上发出“啪”的脆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