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瓶子就砸到大门上发出“啪”的脆响声,惊动了里面的两桌吃饭的人。

    赵爱珍本来是坐在那听着大家的奉承声,笑的很是矜持,女人嫁人嫁的好,那以后就能过好日子了,刘家那边还答应下半年把她安排到国营商店上班,或者是别的单位,这样自己也不用天天在家看“孩子”,也能趁机出去透透风。

    可是她看见醉醺醺的胡小兵带着人闯进来,吓得浑身一颤,眼带哀求的看着他,期盼他能赶紧离开,不要搞砸自己的婚礼。

    唐明霞夫妻俩还真的不知道女儿和胡小兵之间的事情,见这不知哪来的酒鬼来自家搞乱,很不满的起身想把人轰出去:“你们是谁啊,赶紧离开,喝成这醉醺醺的模样,连自己的家都找错了吗?”

    赵志国倒是知道一点妹妹和他走的比较近过,又见妹妹的脸色难看,赶紧起身打圆场:“你们是来找我的是不是?我们去隔壁喝杯茶。”

    胡小兵一脸伤心的看着赵爱珍,见她那哀求的眼神,怯生生的咬着唇,心里一软。

    可是陪着来的男人可是收了别人钱的,而且他也没喝多,他身上的酒气是因为倒了不少白酒在自己身上,这才浑身酒气,此刻怎么可能容忍胡小兵退缩,挥着手用力推开唐明霞,额头冒着青筋的大着舌头嚷嚷:“我们就是来找,找嫂子的,她都是我哥的人了,还想去攀高,高枝,那是做梦,你对得起我哥吗?你也不想想,我哥在你的身上花了多少钱,是不是!做人怎么能这么没良心呢?”

    他用力拍着自己的胸口,一副难受的样子大声哀嚎:“做人不能这么没良心的,赵爱珍,你不能对不起小兵啊!”

    这下,陪着刘晓军前来的五个男女都天下筷子面面相觑,就算刘晓军是个傻子,可是他们不傻,这话里的意思可不得了。

    刘晓军听到砸酒瓶子的时候,身不由己的吓了一跳,他边上的男人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抚的低语:“晓军别怕,哥哥在呢!”

    刘晓军就真的不怕了,反而觉得很热闹,好奇的看着他们,真的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说话这么大声,难不成就像是电视里演的那样在唱戏?

    余澄把刘晓军安抚下来,就对另外一个刘家亲戚使了个眼色,那男人就起身,像是上前劝阻,可是却趁机离开赵家,骑着自行车就往刘家赶。

    而这个时候,赵家在的男人都沉着脸出来,想把这两个男人弄出去:“你们别灌了点马尿就来胡言乱语,赶紧离开。”

    这要是离开了,后面的戏可怎么唱下去?

    陪着胡小兵前来的钱二一把抱住门框,尖利的大喊:“你们这是要杀人灭口吗?可怜的小兵啊!刘家抢了你老婆,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反正他喝多了,再者就算是因为这件事自己被弄进去了,也有人会把自己捞出来,他还答应把自己弄进联防队,自然是要多卖力气了。

    双方的推搡里,被人踩了几回脚,疼的他要命,再加上被人推疼了,干脆撒泼的撞过去,红着眼睛嚷嚷:“你们还想打死我是不是,他○的老子今儿和你们同归于尽,赵爱珍,你个不要脸的○○,跟了我,还带着我的孩子嫁人,你……”

    赵海平时性子好,人也憨厚,可是这泥人还有三分土性,本来女儿要嫁给傻子已经够让他觉得郁闷了,这里还来了个蠢货说搞大了女儿的肚子。

    而且这个时候又是家家户户吃午饭的时候,这大声嚷嚷起来,他都能想象人家在指指点点的模样。

    这让他在也忍不下去,急怒攻心的一拳挥过去,一拳打在他的脸上,瞬间让他的嘴角种了起来,他还不罢休的对他拳打脚踢,怒骂:“你个王○羔子,喝多了就来胡说八道,我今儿打死你。”

    胡小兵本来就是瘦弱又白皙的弱鸡,赵海却是炼钢厂里做体力活的,这明显事胡小兵找虐,很快就被他打倒在地,疼的蜷缩着身子,嘴角已经有血渍,脸上也是鼻青脸肿的,还不忘嚎叫:“啊,你有种打死我,反正我也不想活了……”

    钱二却后退几步,大声哭喊:“快来人啊,救命啊,这老丈人要打死上门女婿了……”

    “阿海,你别和疯子计较,冷静点!”赵家和唐家的男人都上前拉住赵海,生怕他在盛怒之下,下手没个轻重,这要是真的把人打出个好歹,那就不好了。

    余澄也坐不下去了,起身来到门口,沉着脸道:“大家都冷静一下,有话坐下好好说!”

    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的胡小兵,神色淡淡的道:“你要是没清醒,那就让人给你泼桶凉水!”

    胡小兵本来就只有七八分醉,这疼痛让他瞬间就清醒了,狼狈的脸上露出讥诮的笑:“我错了,不该来,就应该让我儿子去继承刘家。”

    他自小到大,还没被人这么打过,心里气不过,这话自然是说的恶毒!

    余澄听了反而心里好笑,却神色严肃的看着赵家,见他们都难掩怒色,温和的道;“他要是敢胡说八道,我会亲自把他送进公安局,不过,还是请爱珍同志自己来说几句吧?”

    赵爱珍也没想到事情会到这一步,自己和胡小兵明明已经说好分开了,而且自己怎么可能会有他的孩子,前几天自己还来那个了呢。

    可是她也知道,自己以前和胡小兵在一起的时候,还真的经常去两家小饭馆吃饭,也经常去商铺里买东西,实在是不经查。

    现在要是这话传到刘家,自己别想有好日子过。

    她越想越怕,身上冷汗一直往外冒,整个人恨不能晕过去,也免得面对这一切。

    赵爱珍一脸害怕的躲在自己的妈妈身后,哭的双眼通红,心里很胡小兵恨得要死,她走到这一步,决不能被放弃。

    听到余澄的话,看着刘晓军还兴致勃勃的在看热闹,一点也不知道现在闹起来的事情和他相关,强自镇定的上前,委委屈屈的道:“他这是记恨我,他先前想和我处对象,我没答应,当初就放话说要我好看!”

    “哦,原来如此!”余澄一脸恍然大悟,其实他自然是不会相信她的话,心里反而觉得他们之间肯定有什么,觉得很腻歪,可是这婚事要不要继续下去,那只能听刘家的意思!

    ……

    这个时候,唐宝母女恰好回来了一会儿了。

    苏素觉得现在过去反倒是像去看笑话,也不想再待下去,就干脆扶着女儿坐在院子里的凳子上。

    见余澄出来,有点惊讶的低语:“宝宝,你看,那个人不是余澄吗?他怎么也来这里了?”

    唐宝本来是坐在椅子上,恰好环着苏素的腰,把自己埋在她的肚子上,听到这话,抬头一看,恹恹的低语:“是很巧,还有地上那个小白脸,就是我说的买手表那个胡小兵。”

    今儿他这样过来闹场,估摸着也是被人怂恿的,要是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唐红军的意思,真是很好的演绎了什么叫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

    苏素看着倒在地上,疼的蜷缩着身体的胡小兵,皱着秀眉有点担忧的开口:“那男的看着身体太单薄了,怕是被打的不轻。”

    要是平常,她也上去把脉了,可是现在也觉这男人太过分了,这样来闹,对于女方来说实在是影响太坏。

    这个时候,唐明远和二姐唐明玉急冲冲的回来了,他看见老婆女儿都在,这才松了口气,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露出了个笑容:“阿宝回来了,爸还以为你迷路了!”

    其实看着女儿的脸色,他就知道估摸着是出了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