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明玉本来就觉得他们夫妻俩太大惊小怪,唐宝都这么大了,出去还没二十分钟,他们就急的不行,好像唐宝会被人拐走一样,真是太大惊小怪了。

    听到弟弟的话,不满的瞪了他一眼,觉得就是他这个好性子,这才把老婆女儿都宠坏了,可是自己这做姑姑的也不好多说,只能勉强笑了笑:“唐宝没事就好!”

    “这又是怎么了?”唐明玉现在更关心的是前面为什么闹成这样,就急急忙忙的去看哭着骂人的大姐那边,不知道这又出了什么事!

    唐明远看了眼那边,见姐夫把地上的男人捞起来,瞪大眼睛歇斯底里的怒骂:“你还敢胡说八道,我今儿打死你个###”

    他看到了也皱眉,顾不得问女儿,自己先赶过去劝阻:“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啊!”

    胡小兵到底是年轻气盛,他来的时候是喝多了没什么理智,现在被他们以多欺少的打的疼的要命,更觉得自己今儿实在是太丢脸了,

    而且围着他的那些人都是拉偏架,还趁机踢他几脚,让他有苦说不出,干脆破缸子破摔:“处对象都处到床上了,远的不说,六月初的时候我们可才去了##招待所!”

    这话实在是太过分,也太露骨,现在对男女之间的交往本来就不是特别的宽容。

    偏偏这个时候,刘小兵看到赵爱珍哭的伤心的模样,瞬间不干了,随手拎起凳子就冲着胡小兵砸去,怒喝道:“坏人,不准你欺负我老婆!”

    在爸妈告诉他,有了老婆后,就是有人陪他一起睡,一起玩,以后一起过日子,他就觉得赵爱珍也是自己的人了,自然是不舍得看见她哭。

    在他边上的余澄,明显是可以拦住他,可是他眼神一闪,手却慢了一下,在他把木凳子扔出去后,这才故作惊讶的抱住还想冲上去打人的刘晓军,一副担忧的神色:“晓军,听话,冷静点……”

    而被砸出去的木椅子,明显是没有长眼睛,砸到了赵海的脑袋上,额头上瞬间流出来鲜血,赵海捂着脑袋身子一晃,一脸懵逼的看了看刘晓军,还没说什么,人就控制不住的晕了过去。

    幸好被挤到他身边的唐明远眼明手快的一把捞住,急的他大喊:“快,拿干净的的毛巾来包住他的脑袋,大哥,二哥你们快准备板车,把他们两个都送到医院去。”

    唐红霞看到自己的男人流血晕了过去,也浑身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哭天喊地:“你们赶紧把他送医院啊,明远,你赶紧救救你姐夫啊!他要是有个什么,我也不活了……”

    唐明远看到那血越流越多,心里一沉,嘴角动了动,却没有说什么,而是自己按压住他的颈侧动脉,想要缓解他这流血症状。

    这大姐家嫁女儿,他们也没有带着药箱来,就算是他知道自己的女儿身上是带了不少药材,可这大庭广众之下也不可能让她拿出来。

    可是人脑袋上的伤可不能小觑,要是一个弄不好那可是要人命的。

    至于那胡小兵看着就不对劲,本来就长瘦弱,要是被折腾坏了,那可就不得了。

    这下赵家瞬间是乱成一团了,赵家老人也开始抹眼泪,几个兄弟跑出去找板车,还有姐妹妯娌去扶唐红霞,还有人要顾着哭哭啼啼的赵爱珍……

    ……

    余澄虽然是新任市长大哥的儿子,市长也是他亲叔叔,可是以前并不特别亲近。

    他爸妈在几年前相继去世,偏偏他妹妹的身子也不好,因为看病把他爸妈留下的那点家底很快就用光了。

    余中华想着自己当初念书,留洋的费用,大都是哥嫂出的,倒是想帮衬他们一二,可是几次后金秀娟就不答应,说余澄的妹妹金芬芬那破败的身体明摆着是看不好的,再多的钱扔进去还是打水漂。

    余澄不愿意放弃自己的妹妹,最后还是卖了房子,自己带妹妹去看病,那之后就没回去过。

    现在要不是任务需要,他也不会回来在余家,继续扮演一个在妹妹去世后,落魄的走脱无路,只能来依附余家,任凭金秀娟对自己呼来唤去。

    就像金秀娟让他去陪傻乎乎的刘晓军玩,他也一脸乐意的去了,还凭着自己的手段把刘晓军哄的团团转。

    然后在像今天这样的场合,就让他来看着点刘晓军,免得不通人情的他会闹出什么笑话。

    可是现在他却很希望这件事情能够闹大点,等他把砸到人后害怕哭闹的刘晓军哄住后,拉着他一起出门,却看见了唐宝和苏素在院子里,还真的一愣。

    在她们想和自己打招呼的时候,他看见金秀芳母女赶来了,就转过头,像是不认识她们母女一样,安抚着哭哭啼啼的刘晓军走向金秀芳。

    苏素母女都不是傻子,也不会凑上去,干脆继续在那冷眼旁观。

    现在大都人都去了医院,其实苏素也想离开,可是唐明远也去了医院,偏偏唐宝现在又浑身没力,这才只能在这歇一会。

    刘晓军一看到到金秀芳,哭的更大声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拉着她的袖子哭着道:“妈妈,呜呜呜……好可怕,有人流血了,他会不会死?我不知故意的,呜呜呜……”

    金秀芳一边拉着儿子的手,安抚着他,一边示意余澄和自己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余澄很快和他们几个一起离开,边上的邻居却开始三三两两的串门,交头接耳的窃窃私语。

    不管怎么说,赵家今儿是给大家枯燥的生活,带来了很八卦的话题。

    唐宝觉得自己缓过来一些了,她也不想自己今儿被大家围观,和里面留下善后的几个赵家人说了一声,母女俩就离开了这边。

    母女俩来到街上,唐宝捂着肚子低声道:“妈,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吧?我好饿。”

    “行,不过我这边是没有票了。”苏素有点迷茫的看了看四周的街道:“我们先去找个不要票的小店吃点东西。”

    现在的国营商店肯定是要票的,但是相对来说,里面的食物就会便宜很多,反之这不要票的小店饭馆,就要贵一些。

    母女俩走了两家,这才找到有点偏的一家小饭馆,唐宝看了看贴在墙上的菜单,点了两碗饺子,还有一叠花生米和两个茶叶蛋。

    花生米香喷喷的,唐宝吃了几粒后,又吃了个茶叶蛋,这才喝了两口热茶,开始等饺子上来,顺便和她低声说话:“妈,我明儿起就想在家待几天,先不进山采药了,我要试试看,用这花生做花生糖。”

    苏素有点怀疑女儿的手艺:“那你可不要心急,一开始的时候少做点,现在天气还没凉下来,说不准糖会化开。”

    “妈你就放心好了,到时候肯定让你大吃一惊。”唐宝有点疑惑的问:“妈,你说他是不是有任务在身,这才不想和我们说话的?”

    哪怕唐宝没有说名字,苏素也知道她说的是谁,嗔了她一眼:“不管怎么说,人家肯定有人家的苦衷,我们也不要凑上去和她说话,就算是看见他也不要先和他打招呼。”

    “这我当然知道,”唐宝叹了口气:“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有事,我觉得今儿这一切,背后应该有人在算计。”

    苏素也很发愁:“我们等下要不要去找你爸爸一起回去?我是真的不想再看到他们这些人,看着就头疼!”

    “我觉得这门亲事估摸着是不成了。”唐宝觉得今儿发生了这样的事,估摸着赵爱珍要被刘家嫌弃了,对苏素低声道:“等下我找个人给胡家捎个信吧?我去胡家的时候都带着草帽,他们应给没把我认出来,可是为防万一,等下我就不见胡家的人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