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听葛红霞想打听吴家的事,一点也不敷衍的把吴家人的性子说了一遍,最后为了安她的心,还低着脑袋一脸羞涩的低语:“我也有对象了,他是当兵的,要是他有空,今年可能也要结婚了。”

    “真的吗?”葛红霞见她羞涩的点头,心里大大的松了口气,也有点不好意思的和她承认:“对不起,是我不对,我当初……”

    “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唐宝打断她的话,看着她微微一笑:“以后的日子,我们都要幸福!”

    这一刻,葛红霞看她的笑容温柔似水,眼里的水润犹如清泉,又似暖阳,让她真的喜欢上了这个美丽可爱的小姑娘。

    她也放下了心里的心结,露出了个轻松的笑容。

    要知道她虽然是和吴爱华说定了算是自己算计来的亲事,可是她骨子里也不算是个坏人,总觉得自己对不起唐宝。

    现在吴爱华和她之间临近了结婚,这相处的时候多了,两人之间倒是亲近了很多,她却越发觉得不安,直到此刻,和唐宝说了这一番话,这才让她觉得安心了。

    她殷勤的给唐宝剥了块巧克力:“这个你尝尝,虽然有点苦味,可是味道真的很醇厚。”

    唐宝接过她给自己剥开的巧克力放进嘴里,感受着久违的巧克力醇香里带着点苦涩的味道,笑眯了眼:“是很怪,也很好吃。”

    她本来对吴爱华没有什么特殊的感情,只是两个人一起长大,自己在心里反倒是把他当成弟弟一样看待的,现在有这么个姑娘喜欢他,她高兴还来不及呢!

    ……

    唐宝在葛红霞这里喝了茶,说了话,吃了好几块巧克力,还没见苏素过来,就有点坐不住了,担忧的起身:“我妈怎么去了这么久也没有回来,我得去看看。”

    葛红霞也赶紧起身:“我陪你过去瞧瞧。”

    唐宝赶紧推辞:“不用,你这还在上班时间。”

    “真没事,我这算是妇科,平时很少人会来看病,一是觉得医院里贵,再者是很多大姑娘小媳妇都害羞,有什么问题要么是忍忍就过去了,要么是弄些土方子,或者是……”

    葛红霞开门和她一起往外诊走,想起唐家就是乡下大夫,赶紧把后面那句话咽下。

    而唐宝并不在意她说了什么,在看到医院各处多了很多公安,还有一些政府人员,还有男人严肃的呵斥声,女人尖利的哭喊声透过门传出来。

    这让唐宝觉得不大妙,赶紧小跑过去,担心是刘家和赵家闹起来。

    或者是胡安华他们来了,这才闹起来。

    这个时候,她真的没想到会出了人命,只是奇怪自己爸妈为什么还没出来。

    门口的公安伸手拦住想要推门进去的唐宝,一脸严肃的道:“同志,里面除了命案,闲杂人等不能进去。”

    唐宝瞬间愣住了,看着他惊讶的问:“谁,谁死了?”

    虽然大姑父和胡小兵都有伤,可是都没伤在要害,这怎么就出了人命呢?

    葛红霞也来到唐宝的身边,对这公安也有几面之缘,笑着打了招呼,低声问:“同志,里面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我哥他们没来吗?”

    “你哥他们前脚才走,这出事现场的人都带到公安局去了,出事的是个中年人,好像是姓赵,我们几个留下等里面年轻伤者包扎好了,也要把他带走,这次的事情牵连太大……”

    葛红霞还是很担心唐宝的爸妈的,可是看了看四周,没看见吴爱华,那就更担心了,干脆请了假,就和唐宝一起去了公安局。

    ……

    赵爱珍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爸爸会死!

    送到医院包扎后的赵海看到女儿就骂:“你个不要脸的东西,想要气死我是不是,你说,你和那个冒出来的男人之间有什么关系?”

    “我和他什么关系也没有。”赵爱珍自己现在烦的要死,听到自家老爸的呵斥,心里更是郁闷,干脆离开了房间,自己坐在医院的走廊里想刘家会不会反悔!

    说真的,她现在是恨不能揍胡小兵一顿,就是因为他,害的自己落到如今进退两难的境地。

    他把事情闹得这么大,自家边上肯定也有人听到了,刘家人要是知道了,肯定会反悔。

    这样一来,自己的名声也坏掉了,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

    家里肯定也会嫌弃自己丢脸,可是自己不可能找到比刘家更好的人家,她也不甘心自己这辈子就这样被人鄙视。

    她越想越不甘心,突然间涌上一个疯狂的念头:要是自己的爸爸要是伤的更严重的话那就好了。

    在场的人都知道,自己的爸爸是被刘晓军打到的,他要是一时半会儿好不了,或者是从此留下什么病根,那刘家就不敢反悔,要不刘晓军就是凶手。

    或者是老天都在帮她,没过一会,唐明霞就慌张的出来,大喊:“医生,医生,我男人气晕过去了。”

    可是现在的医生可不会随时待命,而且这个时候,外科只有两个医生,都去处理胡小兵的伤口了,护士就让唐明霞在外面先等等。

    赵爱珍看见妈妈去喊医生后,自己赶紧起身去了病房,看见哥哥弟弟还有几个亲戚都在房间,红着眼睛一脸担忧的道:“医生说了,我爸边上现在不能有太多人,你们先出去吧?这儿我等医生过来就好。”

    唐明远也觉的她这话倒是说的对,就招呼大家一起出去,现在这局面,他一时半会也不好意思提自己要回家的事情。

    今儿的天气阴沉沉的,病房里头越发显得光线暗淡,两排简陋的铁床一字排开,十来个床位上空空荡荡的,现在只有赵海一个病人。

    铁床边立着锈迹斑斑的铁质点滴架,头顶是一盏昏暗的电灯亮着,一切都显得让人窒息。

    赵爱珍心情很紧张的看着躺在病床上虚弱无力的爸爸睁开眼睛,他似乎脑袋有点疼,脸上有点扭曲,看见赵爱珍在自己的面前,恨恨的道:“我现在不想看见你个丢人现眼的东西,你去刘家把这门亲事退了,免得人家上门来先开口!”

    他觉得自己的脑袋是一抽一抽的疼,可是心里还是在想这件事怎么解决,女儿再不好,那也是自己的骨肉,他有点虚弱的看着她道:“然后我去那个人的家里走一趟,你们尽快结婚。”

    他觉得这是最好的解决方法,既然那个年轻人会在女儿结婚这天闹上门,说明他是真的喜欢自己的女儿。

    而且听他的意思,自己的女儿早就是他的人了,那要是他敢不娶自己的女儿,自己就带着两个儿子,揍到他答应为止。

    “不要!”赵爱珍下意识的拒绝他的意思,现在她和胡小兵闹成这样,就算自己嫁到胡家,他们之间也回不去了:“我一定要嫁到刘家。”

    赵海觉得自己的女儿是异想天开,眼神不善的瞪着她,虚弱的道:“你敢不听话,信不信我打死你!”

    他不会说好听的话安抚女儿,也气自己原先懂事美丽的女儿,现在却像是变了个人一样,这一生气,觉得自己的脑袋更疼了,让他的脸色很难看的直喘粗气:“这事由不得你,我还没死呢,赵家也没到你当家做主的时候,你去把人给我喊进来,你不去,我让你哥哥去刘家。”

    “不,我不答应,刘家的门我一定要进。”她看到赵海瞪着自己,张嘴想要喊人,双手快速的拉着泛黄的薄被子盖住他的脑袋,见他在被子底下挣扎,咬着唇,整个人压了上去,流着眼泪喃喃自语:“我不能让你毁了我的未来,绝不……”

    被子底下的人挣扎的越发厉害,双脚蹬在铁架子的床上,挂着点滴的手似乎拼尽力气,把边上那锈迹斑斑的铁质点滴架子拖得在水泥地上刺啦啦响,像是恶魔的声音,让赵爱珍整个人都快疯了。

    她这个时候,脑袋里却异常清醒,不能让他把人招进来,毫不犹豫的上床一屁股坐在他的腿上,压制住他的双腿,双手也不敢放松被子,不知道过了半分钟,还是一分钟,被子底下的赵海不再挣扎。

    他也没有力气再挣扎!

    赵爱珍觉得自己浑身发颤,抖着手揭开薄薄的泛黄的被子,看见他脸色异常难看,额头上的伤口,因为先前的挣扎,现在流出很多血……

    她目光呆滞地看着他,心里好像都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可是脑子里又觉得这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长方形的病房里一片冰冷,只有两扇不大的木头窗户被风吹动,发出轻微的响声,就像是有人在低泣,病房里通风不良,血腥味就更重,混合着消毒水的气味,散发着令人作呕的奇怪味道。

    赵爱珍颤抖个不停的手放在他的鼻子下,似乎还能感受到他那若有似无的呼吸,她知道自己应该喊人,那样或许还能有救,可是她觉得自己的嘴巴像是黏在一起,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恰好在这个时候,唐明远端着一盆热水进来,看见他的脸色不对,怒道:“你爸都这个样子了,你怎么不赶紧喊人!”

    说完,见她就像是见了鬼一样白着脸,还以为她是因为害怕吓傻了。

    瞪着她道:“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去喊医生啊!”

    他伸手就给他把脉,随即又解开他的衣服扣子,用在赵爱珍看来很怪异的手法按压着他的胸口……

    这一刻,赵爱珍心情很复杂,她不知道自己心里是希望爸爸醒过来,还是永远也不要再醒来。

    她觉得要是爸爸醒过来,肯定会骂自己,说不准还会真的打死自己……

    唐明远是真的很奇怪,明明之前给他把脉还没有这么严重,可是现在怎么就这么糟了。

    他见赵爱珍还傻愣愣的站在那,干脆自己大喊:“外面有人没?快来人啊!”

    苏素和吴爱华大步进来,他们的后面还跟着好几个人。

    唐明远着急的大喊:“志国,你们赶紧去请医生过来,你爸不好了。”

    赵志国吓得腿一软,随即转身就玩外跑,哭喊着道:“医生,救命啊!我爸不好了!”

    唐明远心里还是觉得自己老婆的医术比自己更好,赶紧招手道:“苏素你快来看看大姐夫,这先前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就不好了!”

    又带着点自言自语的道:“这可不对啊,怎么看着像是窒息?”

    赵爱珍听到他的话,整个人一抖,回身看见自己的爷爷叔叔们都惊慌的走过来,咬了咬唇,指着唐明远哭喊:“你对我爸爸做了什么?你害死了我爸爸,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