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我爸爸的胸口敲敲打打的,你到底是做了什么?就是你害死了我爸爸,呜呜呜……”赵爱珍撕心裂肺般的哭喊让赵家的几个男人一愣,看着唐明远的眼神也带着点怀疑。

    赵老汉来到病床边,看着儿子脸上扭曲,脸色发青发紫,看着就知道这人要不好了。

    他满是皱纹又消瘦的脸上露出掩不住的悲伤,巍巍颤颤的伸出粗糙得像松树皮一样的手放在儿子的鼻子下,满脸痛苦的闭着眼睛,哽咽着道:“阿海,你别吓你阿爹啊!”

    他平时沉默寡言,只知道干活,此刻面对着自己白发人送黑发人,那也是支持不住,整个人无力的瘫坐在地上,红着眼睛愤怒的看着唐明远,嘶哑的怒喝:“你给我说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把我儿子怎么了?”

    苏素没有管他们,沉着脸,满身严肃的来到赵海身边,把脉后,又看了看他的面相,想伸手去扒开他的眼睛看他的瞳孔的时候,却被赵爱珍一把推开。

    她一脸悲伤的哭喊:“你走开,你们别碰我爸爸!”

    “啊!”苏素一时不察,她又拼尽全力的推,还真的差点被她推倒在地。

    唐明远眼明手快的上前扶住自己的老婆,觉得自己真是冤死了,好声好气的把事情解释了一遍。

    被赵志国拉来的医生听了后,也表示唐明远的做法是准确的。

    那医生心里其实也觉得很惊讶,他先前给赵海包扎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他的情况这么糟糕,最多就是会感到头晕或者是恶心想吐,不应该就这样死去的。

    可是他自己也查看过,这人确实是死了,也只能棱模两可的开口:“脑袋是人最重要的地方,也是最脆弱的地方,本来就不能随意碰,更何况他这是被砸到了,你们节哀!”

    “不……”进门的唐明霞听到这坏消息,哀嚎一声,扑过来就抱着赵海不放,疯狂的拍打他,凄厉的哭喊:“你给我醒来,赵海,你不能死,你别吓我啊……”

    在场的人都红了眼睛,可是说是一个小时前,赵海这人还好好的,现在却已经是阴阳两隔。

    就算是陌生人,看见一条生命的消失,这心里也不会好受。

    这个时候,金秀芳带着几个人怒气冲冲的来到医院,听到这哭喊声一愣,站在门口看了看里面的情形,脸色一变。

    赵爱珍似乎察觉到什么,双眼带泪的转身看着他们一眼,自己也双手捂住脸跪到地上,哭诉:“爸,爸先前还担心我,说不怪刘晓军砸到他,让我安心嫁过去,爸……你现在死了,你让我怎么办啊!”

    唐明霞搂着赵海的手一顿,随即也哭天喊地:“赵海,你怎么就这么走了,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她是真的很心疼,两人结婚也二十多年了,赵海又顾家,对她也是百依百顺,现在他却意外去世,自己不是不想为他讨回公道,可是这样的话就会得罪刘家。

    既然自己的男人已经死了,那自己带着两个儿子怎么好好的活下去?

    最好的法子,就是让刘家娶了自己已经名声败坏的女儿,再为自己的两个儿子找一份好工作。

    按着现在的政策,赵海厂里的职位,那是自己的大儿子能顶上去,可是她觉得炼钢厂的活太累太苦了了,想要趁机给两个儿子都弄到轻松点的好活计……

    苏素也红了眼,觉得世事无常,这人命实在是太脆弱了,可是她看着赵海的模样,总觉得他的脸色不对劲,心想:按说这脸色青紫,那倒像是被闷死的,窒息死的。

    可是他的身边也没少过人,按说不可能出现这种状况的,难不成是脑袋里的什么东西引起的?

    赵志国和赵爱国这半大的两兄弟,却满脸愤怒的冲过去,哭着大声嚷嚷:“我爸是被你儿子砸死的,让他偿命!”

    “没错,我就不相信这世上还没了说理的地方,我们要报案!”

    金秀芳的脸色也很难看,她听到赵爱珍和别的男人有瓜葛,就不打算要这种不守妇道的女人做自己的儿媳妇,此次来,就是为了退婚的。

    可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赵海这个短命鬼竟然被自己的儿子砸死了。

    而且当时看见的人也不少,就算是自己想要把这件事遮掩了也难。

    哪怕现在,很多关系也是表面上看着相处和睦,暗地里可不好说。

    再者,这里才把魏阳镇改成魏阳市,政府官员很多都是新上任的,这也不知道底细,市委○书记也算是○党派过来监督负责这边建设的,也算是管人事的。

    市长虽然能算是地区政府的老大,现在负责地区的发展与建设,正要好的声望来维护他自己,不可能由着自家乱来,也不可能一手遮天。

    想明白的金秀芳明白,现在摆在自己面前的只能是妥协。

    可是这个水性杨花的儿媳妇,还没结婚就给自己的儿子戴上了一顶绿艳艳的帽子,这让她想要说出口的话就噎在那,觉得自己现在就像是吞了苍蝇一样难受恶心。

    唐爱国年纪小,冲上去就想对着金秀芳动手,被她身边的几个人给拦住,好声好气的劝着他不要冲动。

    可是唐爱国现在一门心思想让公安把刘晓军抓起来,蹲下身子大哭,趁着他们松懈的时候,自己捂着肚子皱眉说是肚子疼。

    然后借着去厕所的时候,就趁机在大厅报了警,含糊的说医院里砸死人了,有人闹事。

    随后,大部分目击证人都去公安局做笔录了!

    ……

    唐宝和葛红霞来到公安局门口的时候,唐明远苏素还有几个赵家唐家的人都已经出来了。

    苏素走过来,低声道:“我们先回家,你爸还要留下帮把手。”

    葛红霞也很她们点了点头,自己就迎上吴爱华担忧的问:“你没事吧?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和阿宝都很担心你们。”

    她这话说的很巧妙,用了‘你们’二字,就不显得轻浮,只有满满的关切之意。

    而且又从侧面表明了自己和唐宝之间的关系很融洽。

    吴爱华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发,低声道:“没事,你哥和我哥都在呢,不会出什么事的,现在已经没事了,我们先回医院。”

    又看着苏素她们母女:“婶子,你们回去的话,顺便替我捎点东西回去好不好?”

    苏素点了点头,和他们一起去医院,路上还是很疑惑的样子对他们道:“今儿这事实在是出人意料,按说他伤的没有这么严重啊?怎么就没了呢?”

    “是啊,何医生也是这样和我说的,”吴爱华毕竟不是医生,对赵家和刘家也都不熟悉,摇头叹息:“或许是他命不好吧!那难看的脸色,倒是像窒息没了的!”

    听到他这话,唐宝不知怎么的,心里猛的一跳。

    苏素叹息一声:“这不可能,他的边上一直有人。”

    吴爱华知道她们母女没有自行车,就只让她们带了两罐葡萄糖,还有把两罐水果罐头,一些饼干什么的分成两袋:“我本来想这两天回去一趟的,可这几天还有点事,婶子,麻烦你们了,这些吃的你们一人一半。”

    哪怕他知道自己现在要娶别人了,可是对唐宝却还是一如既往的好,毕竟两人是一起长大的,而且他总记住自己小时候在唐家蹭吃蹭喝的时候可不少。

    苏素却看见葛红霞也拎着个小袋子过来了,生怕她误会,赶紧道:“唐宝都这么大了,你不用把她当成孩子,用还用饼干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