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素明显是个厚道人,虽然她一开始也希望知根知底的吴爱华做自己的女婿,可是现在两人就算不成,她也是看着吴爱华长大的,不想他以后的老婆误会什么。

    毕竟他给的这些吃的可都是好东西,要是葛红霞误会了可不好。

    因此她轻描淡写的把女儿说成小孩子,免得葛红霞误会。

    葛红霞因为自家家庭的缘故,见多了各型各色的人,这才喜欢上吴爱华这笑容干净,眼神明亮纯净的男人。

    她笑着把自己手里的小袋子递给唐宝:“看婶子说的,不过是一点吃的,阿宝喜欢才是最重要的。”

    唐宝笑容满面的接过她的袋子,一语双关的笑着开口:“好多好吃的,我这是多了个疼我的人,谢谢霞姐,我在村子里等你们一起来。”

    她们离开医院的时候,看见几个公安和胡家父子离开,现在的胡小兵垂头丧气的,不知道是真的内伤很重,还是为了装出受重伤的样子,几乎是左右两个公安架着他往前走。

    唐宝怕自己被认出来,下意识的退到苏素的后面低下头。

    事实说明是她想多了,胡家父子现在都没有心情左顾右盼,毕竟这件事情的起因就是因为胡小兵。

    现在赵海死了,刘家又不是软柿子,胡家这下就因为胡小兵的不甘心,被人利用,闹到了这种地步,可是说是以后就会过得很艰难了。

    唐宝倒是有点可惜胡家父子手里捏着的人脉。

    别的先不说,以后他们想明目张胆的倒腾买卖,那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刘家这边肯定会打压,以后就想继续做下去,也只能偷偷摸摸的了。

    苏素一边走,一边和女儿说起今儿发生的事情,最后很是感慨:“这大喜的日子,却出了人命,看你大姑的意思,估摸着还是不想放弃刘家这门亲事的,可是就算是在一起,这是结亲还是结仇啊?”

    “妈,”唐宝听了她的话后,很仔细的想了想,觉得自己越想越是毛骨悚然,缩了缩脖子,打断她的话,低声问:“按你说的,在爸进去之前,里面只有她在,你说她会不会动了什么手脚?”

    苏素惊讶的看了女儿一眼:“应该不会吧?”

    随即咽了咽口水:“等你爸回来再问问他!”

    虽然她不想承认,可是赵海那青紫的面容却让她觉得不安,转身就往回走:“不行,我们回去看看,现在能查出来……”

    唐宝一把拉住她的手,无奈的道:“妈,你现在要是回去弄明白了,赵家会恨死你的,再者这件事我们也没有证据,人家也不会让你再动手的好不好?”

    现在都讲究入土为安,现在虽然没有入土,可要是苏素说要去验尸的话,还真的会以为她上门去找茬的。

    苏素被女儿一说,叹了口气,很郁闷的往家走,心情却很乱糟糟的,自己安慰自己:“你说的对,虎毒不食子,同样,她也不会对她爸下手,也有可能是脑袋里……”

    可惜她自己说的话也安慰不了她自己,无奈的叹息:“就算不是她动的手,可是他却还是死的真憋屈,也很可悲,尸骨未寒,现在却已经被家人用他来谋算前程。”

    “妈,这种狠心的人真的极少,我觉得她肯定会自食恶果的。”唐宝赶紧在唐红霞给的袋子里拿出一颗巧克力剥开,塞进她的嘴里,甜甜的笑:“对了,你尝尝这个,都说吃了甜食后的心情就能变好呢?”

    “额,这是什么怪味?”苏素有点不习惯的巧克力的味道,一颗吃完倒是意犹未尽的又拿了两颗,诧异的道:“这糖味道还不错啊!”

    “对啊,下回我们也去买一些。”唐宝担心自家妈因为先前的事情心情不好,赶紧转移话题:“我这下算是和小四嫂提早搞好关系了是吧?”

    “对,他们这是要结婚了,行谨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娶你!”

    母女俩说着话,苏素先拎着袋子去了吴三叔家送吴爱华让她们带回来的东西,唐宝就先回家。

    唐家人出门前和杨毅他们说过今儿下午才回来,还以为这个时候家里没人在。

    唐宝推门进去的时候,看见顾玉郡坐在院子里抹眼泪,吓了一跳,赶紧上前拉着小姑娘的手,见她都不知哭了多久,眼睛都肿了,还以为家里的谁出了什么事,急的不行:“玉郡,你哭什么?出了什么事吗?”

    “姐,”顾玉郡哭着扑到她的怀里,带着点冰冷的双手紧紧的抱住她的细腰,哭的格外伤心:“姐,呜呜……我要死了,呜呜……我肚子疼……流血了……”

    等到唐宝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一时间真是哭笑不得,小姑娘第一次来例假,却没有人和她说过,弄得她还以为自己快死了。

    唐宝仔细的和她说清楚,又给她准备好温水,最后拿来自己放在箱子里刀纸,很贴心的告诉她怎么用。

    觉得自己虽然还没有孩子,可是已经有了带女儿的经验。

    到现在还没有小面包的出现,她也很绝望啊,每到这几天,她是恨不能躺在床上度过。

    不过,按着自己模糊的记忆,这小面包也应该快要有了吧?

    顾玉郡红着小脸,很不好意思的躺在唐宝的床上,她还小的时候家境好,什么都不愁,可是到了大一点,妈妈带她改嫁,却把年纪小小的她当成丫鬟使唤,这几个月才感受到亲人之间的温暖。

    特别是唐宝对自己真的很好,这让她很庆幸自己的大堂哥要娶她了,这样自己就可以和唐宝生活在一起了。

    这个时候的她忘记了,自己以后也是要嫁人的。

    唐宝给她端来一杯红糖茶,见小姑娘肿着兔子一样的红眼睛,不好意思的模样,真是可爱极了,温声道:“来,喝了红糖茶就好好睡一觉,女孩子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也要自己爱惜自己,明白吗?特别是……”

    她觉得顾玉郡的性子在这些年被打磨的有点懦弱,生怕自己养出了小白莲,小包子,一逮到机会,就给她灌输一些女强人的故事。

    ……

    唐明远是在天色擦黑的时候回到家的。

    苏素的心里一直惦记着赵海的死,又很仔细的问了他一遍,听到他肯定的说他进去的时候,病房里只有赵爱珍在,苏素就脸色难看的握拳用力一挥,气急败坏的道:“我看你大姐夫死的蹊跷,十有八九是赵爱珍那个小○畜生动了什么手脚,就算她没有动手脚,看着自己的亲爸爸在自己面前挣扎着死去,她却没有喊救命,那也是够恶毒的。”

    唐明远也很不敢相信她的话,可是这样就说的通,赵爱珍那个时候为什么会反咬自己一口。

    他失望极了:“大姐夫为人忠厚,怎么就有这样不孝的女儿?”

    苏素赶紧道:“那我们明儿早上就去镇上报案,让法医重新检查?”

    “来不及了,”唐明远见她们母女都疑惑的看着自己,苦笑一声:“大姐夫停灵到灵房的时候,灵房起火,他现在已经……”

    唐宝都忍不住瞪大眼睛:“是赵爱珍动的手脚吗?”

    唐明远摇头:“不是,当时我不在,听说是志国不小心碰倒了长明灯,引起的火灾。”

    现在的人死了,都不会留在家里,而是每个地方都会有这样停灵的灵房,这样的房子肯定不可能是砖瓦房,而是泥墙房,里面的柱子什么的都是木头的,一旦着火那就很难控制了。

    ……

    其实这火灾不是意外,而是特意的谋划。

    事情的起因是因为唐明霞的狮子大开口,不仅要给她自己和两个儿子安排体面的工作,要让女儿嫁到刘家,还索要一笔赔偿,张口就是两千块。

    金秀芳自然是不答应,他们的家底已经全被杀千刀的小偷偷走了,现在刘家过日子也要不菲的花销,更何况先前给赵爱珍的那些手表收音机什么的不说,同时还给了两百元钱,再一次的把刘家掏空。

    虽然给赵爱珍的那些手表,收音机都是她的妹妹私下里出的。

    这下,唐明霞不乐意了,她和金秀芳的条件还没有谈拢,就干脆嚷嚷着要刘晓军偿命。

    金秀芳也怒了,不准备养大他们的胃口,板着脸,看着也挺有气势的:“那就让法医来查,我还不信我儿子下手会这么重,肯定是因为他自己有什么毛病,你们这才想着趁机栽赃陷害。”

    这个时候,哪怕是金秀芳,也没有怀疑赵海的死因不正常。

    她这无非是随口一说,可是没想到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赵爱珍还真是做贼心虚,怕那什么法医来了,还真的验出爸爸是被自己闷死的。

    赵爱珍因为一念之差,却做下来了这弑父的大错事,这心里总是觉得害怕,怕他的死因被人查出来。

    她不敢再听下去,进去停灵的房间后,看着灵床前后都点着长明灯,咬牙下定了决心,悄悄的去外面拿了一些油倒在地上,还有灵床的铺盖上。

    在志国这个大儿子去添灯油的时候,滑到的瞬间,还把油灯碰到了床上,一下子就着火了……

    至于刘家和赵家以后会怎么样,觉得自己心里有点膈应的唐明远就不想多关心了。

    ……

    现在都流行集体婚礼,吴爱国和吴爱华也不例外。

    就是结婚了后,他们兄弟都是有几天假期,干脆带着自己的爱人回家住了几天。

    对于公公婆婆不算十分待见自己,知道前因后果的葛红霞反倒是觉得这两个老人不是忘恩负义的,很聪明的带着少见的巧克力什么的来唐家。

    唐宝自然是明白她的意思,恰好她那个时候在第二次做花生糖,就干脆请她帮忙打下手,把牛扎花生糖给包起来。

    她昨儿第一次做花生糖的时候,苏素提醒她第一回不要弄太多,免得浪费了可惜。

    唐宝也觉得自己偶尔还是要藏拙的。

    第一次做的时候,特意在火候那里没有掌控的特别好,有一点点焦,而且故意把奶粉也放少了,奶香不是很浓郁。

    可就是这样,大家品尝到那美味牛轧花生糖的时候也是赞不绝口,让唐宝听了美的不行,觉得自己可算是英雄有用武之地了。

    其实蛋白这个要体力也要耐力的活,是顾行谨和杨毅他们弄得,剩下的熬糖浆什么的是玉郡弄的,她就是放奶粉和擀糖团的时候做了个示范。

    倒不是她懒,而是故意让他们干活,这样拿出去卖了后,就可以有理由让他们分钱了。

    葛红霞他们来的时候,恰好已经开始切糖了,就干脆招呼他们一起来吃糖,顺便帮着把糖给包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