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花生糖的味道真不错,比我在商店里买来的还香。”

    葛红霞一开始对他们的手艺没报什么希望,可是尝了一块后就忍不住在拿起一块放进嘴里,细细的感受着牛奶的香醇,碎花生粒的香酥融合在一起,味道真的很不错。

    杨铮黝黑的眼珠机灵的一转,上前一脸乖巧的问:“小嫂子,那我能悄悄的去你们医院里卖吗?不都是说你们这些医生和护士很辛苦吗?那吃点甜甜的糖,是不是心情都会好很多呢?”

    医院里上班的医生护士们工资都不算低,可是他怕自己私下贸然去问的话,要是被他们扣住,给自己按个投机倒把的罪名就不好了。

    恰好他知道葛红霞是医院里的医生,又是女人,这要是她能愿意牵线搭桥,医院里那么多女护士,自己每个月就能稳稳的卖掉几十斤糖。

    葛红霞听到他喊自己“小嫂子”,心里甜滋滋的,一口应下:“自然是可以的,等过两天我们就去上班了,到时候你背着糖到办公室去找我就好,我给你和她们说一声。”

    唐宝真的拿杨铮这小机灵鬼没办法,赶紧道:“小嫂子,不能去你的办公室,这要是传出去,对你影响不好。”

    “那就到医院的后门那边,那边荒废着,平时也有人拿些瓜子花生还有苹果葡萄什么的来卖。”吴爱华说完,怕他们不相信,笑着解释:“有时候去看望病人,还能在那顺手买点东西,你们不经常去所以才不知道,那里是真的不打紧。”

    顾宁谨带着赞赏的看了杨铮一眼,觉得他真是好样的,他们这下可多知道了一个交易的地点。

    主要是怕在黑市里这花生糖卖不起价钱,这糖里又是奶粉又是花生,麦芽糖,白糖,还只要鸡蛋的蛋清什么的,这成本可不小。

    但是现在大都人都是能吃饱就满足了,实在嘴馋三分钱一块的硬糖,五分钱一块的水果糖和麦芽糖那就是有点奢侈了,担心一般人都嫌这糖贵,要是不好卖那就糟糕了。

    唐宝在他们要回去的时候,还特意准备了两三斤花生糖给他们带上,笑嘻嘻的道:“小嫂子你送我巧克力我都全都拿了,这些你也不准拒绝。”

    葛红霞知道他们这是要卖钱的,赶紧拒绝:“不用,不用,这也太多了,我抓一把就好。”

    “不行,这是我送你的。”唐宝凑到她的耳边,低声道:“嫂子,这寓意好,愿你们以后的小日子都是甜甜美美的,早日开花结果。”

    葛红霞羞的满脸通红,却还是收下了唐宝递给自己的袋子,羞答答的道:“那我就收下了,你们有事尽管来寻我们俩,千万不要把我们当外人。”

    唐宝还真的有事相求:“那你们替我们打听一下,看看哪里能有二手的自行车买,我想给家里添一辆,经常去借别人的车也不好意思,可是他们去市里的时候却多。”

    “这有什么难的!”吴爱华好笑的看着他们:“我和三哥还有大舅哥说一声就好,他们有门路。”

    先前的时候,他虽然是一门心思的想娶唐宝,可是后来自己不争气唐突了红霞,两人说定了婚事,他就把自己对唐宝的心思压在心底,要不就太对不起红霞了。

    红霞为什么会看上他,就是因为知道他为人够坦荡,哪怕一开始不会很喜欢自己,可是却会尊重自己,她相信结婚后,自己和他能越过越好。

    就像今儿他陪着自己来唐宝家,回去后公公婆婆就会知道自己和唐宝的关系是真的好,这样老人家就会慢慢的对自己改观。

    ……

    八月二十,历经一个月,顾宁谨他们的新房已经造好了。

    两家是紧挨着的,每家都是三间宽阔的正房,两边各两间厢房是厨房和柴房,外面的院子是泥巴墙,两家的院子连在一起,就显得院子宽阔起来。

    在唐宝的强烈要求下,院子里还挖了一口水井,边上放了几个木桩子。

    除了这些,院子里现在还是光秃秃没有一颗花草,也没有任何树木和杂物,就等新房子晾几天,再搬进来。

    两家的新房前后花了四百八十多元,虽然是严重的超出他们的预算,可是看这崭新的青砖黑瓦房,他们的心里异常的激动满足,总觉得自己漂泊了这些年,现在总算是有了属于他们自己的家。

    虽然欠了一屁股债,可是前面有卖驱蛇药,现在又可以卖花生糖,本钱都是唐宝出的,可是她却分成三份,她占四成,他们两家各占三层。

    他们知道这是唐宝的好意,并没有拒绝。

    就像唐宝说的,靠她一个人做不出多少,教给他们,她也放心,不用担心教会徒弟,饿死师傅。

    他们弄出来的花生糖卖贰元贰角一斤,可是味道香醇,医院里和黑市里每天都能卖掉二十到四十斤左右。

    这样里面的利润差不多能有一半,哪怕是分成三份,也是让他们都很惊喜。

    当然,除了唐宝以外。

    唐宝是觉得他们是不把豆包当干粮,也不把这么多人的劳动力算进去。

    不过现在这个时候,地里的活没有春夏季节的时候多,杨毅和顾宁谨每天轮流去上工争公分,在家的那个是早上带着杨铮和顾少谨去外面卖糖,顺便寻摸一些奶粉和麦芽糖这些回来,免得原材料不够。

    现在还没到九月,他们都觉得这要是到过年就能卖的更好,一定要多准备点原材料,到时候也好挣一笔钱。

    为了预防村子里的人眼红,唐宝让他们把村子里的两千多斤花生都收了,觉得就算是花生糖里用不了这么多,过年的时候也可以卖炒花生,或者是盐水花生。

    其实现在很多人家都会在屋前屋后种点花生打打牙祭,或者下酒都是好菜,不过唐宝发现外面没有看到过有盐水花生卖,唐宝也不介意让自己是第一个捣鼓的。

    反正家里人和杨毅他们不是觉得唐宝烧菜不好吃,而是嫌她放油太多,实在是太浪费,太舍不得。

    所以现在一般都是唐明远和顾宁谨,玉郡他们下厨的时候多。

    不过他们也都觉得唐宝很聪明,特别是弄吃的这方面,就像他们就想不出做花生糖出来卖。

    唐宝不好意思告诉他们,是自己嘴馋想吃点盐水花生了,打着给他们做好吃的名义,做了一大锅的盐水花生。

    准备了些香叶,八角茴香和一些香料,煮好的盐水花生美味极了,新鲜花生的口感,入口细嫩,花生带着点甘甜,却又有让人回味无求的盐香味。

    就连唐明远一尝,都忍不住让女儿给他倒点自家浸泡的药酒,笑着道:“今年花生算是大丰收,这颗粒大都很饱满,可是这花生放不久,湿淋淋的你也不好卖吧?”

    “这个容易,把煮好的盐水花生放在太阳下晒几天,等壳完全变干燥后就可以长时间保存,约莫放两三个月都不会坏,我估摸着晒干后的咸干花生,是很好的下酒小吃,到时候爸你就可以每天喝点小酒了!”

    唐宝一边说,一边给他和苏素都倒上了半小碗香气扑鼻的药酒,见杨毅他们都吸了吸鼻子,想着他们也能算是半个大人了,给他们也倒上了一口,笑嘻嘻的道:“给你们也来点。”

    顾少谨赶紧道:“姐,我也是男子汉,你给我也来点好不好?”

    “你是会成为男子汉!”唐宝忍不住笑:“不过你现在只是个小男人,别做梦想喝酒了,等你到十六岁再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