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唐宝,救救我!吓死我了!”许久没有出现的蛋蛋,在半夜三更,唐宝睡得正香的时候吵醒她。

    正在梦里吃香喝辣的唐宝被蛋蛋吵醒,气的恨不得把蛋蛋抓起来揍一顿,浑身都带着低气压的进到空间,咬牙切齿的道:“你敢扰人清梦,信不信我先打死你!”

    可是看见蛋蛋这圆球外面的光芒好像黯淡了好多,也吓了一跳:“蛋蛋,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走火入魔了?”

    蛋蛋还很傲娇的哼了哼,有气无力的道:“你还难得聪明了一回,我现在的确是修炼的时候出了点岔子,现在是真的快不行了。”

    “让你不要急,你偏偏作死。”唐宝一听,那是什么睡意都没有了,不说蛋蛋的生死关系着自己的身体,而且蛋蛋是特殊的存在,可以说这几百只有唐宝一个朋友,她还是希望蛋蛋能继续存活下去的。

    蛋蛋很是委屈:“我这还不是想活下去吗?”

    “那你说现在还有什么法子补救?”唐宝心里一软,双手抱起圆滚滚的球,担忧的开口:“要不明儿我们就去栋山市的黑市转转,看能不能有收获?”

    “那也好,现在就只能是死马当成活马医了。”蛋蛋弱弱的开口:“不过,你要是愿意早点结婚,那或许也能让我度过这次难关。”

    唐宝有点犹豫:“这么急啊!?我现在年纪还小呢?”

    蛋蛋还没化形,却也活了几百年的狐狸精啊,还是懂的一点套路的,用生无可恋的语气道:“宝宝啊,我能不能活下去那可就指望你了,反正你要是不愿意,我也没法子!其实早点结婚还是晚点结婚,那也不过是相差几个月对不对?反正……”

    唐宝被蛋蛋巴拉巴拉的一说,倒也觉得还真的无所谓,主要是她对婚姻没什么太大的期望。

    而且现在的政策还不健全,没有规定女方一定要二十岁才能结婚。

    不过上回的时候,听顾行谨的意思是想晚点结婚。

    自己该怎么和他协商,让他同意早点结婚呢?

    她想了想,干脆悄悄的起床,给他写信。

    先前的时候,为了给顾行谨一个惊喜,顾家和杨家造房子的事并没有和他说,现在可顾不得别的了,就只能以进新房的大事把他哄回来。

    毕竟就算自己要逼婚,这也得先看到人才能动手啊。

    要是他出任务还没回来,那自己也没子,就只能看看蛋蛋的运气好不好。

    反正上回他说结婚报告已经打下来了,她觉得自己想早点结婚,他看在自己照顾他家弟弟妹妹的份上,应该会妥协吧?

    可是她到底是姑娘家,也要脸的啊,这万一自己说了,可是他却不愿意怎么办?

    这上赶着不实买卖,自己却上赶着嫁人。

    而且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因为自己上赶着要嫁给他,就飘了起来,变成了讨厌的大猪蹄子,这让唐宝的心情极度郁闷……

    第二天早上,唐明远在灶台前烙饼,苏素盛了三碗泡饭放在桌上,看着女儿打着哈欠,萎靡不振的来厨房打水梳洗,不解的问:“你这是怎么了?现在这天气也没睡好吗?”

    这都快九月了,天高气爽的,平时女儿都是睡得极好的啊?

    唐宝杏眼呆呆的看着她,不知道说自己想尽快嫁人,这大清早的会不会太刺激她!

    可是唐宝这眼神太让人读不懂,说好的母女连心这一刻也连不上了。

    这让苏素莫名有点心虚,难不成是唐明远和自己的昨晚的动静太大了,吵到女儿了?

    她赶紧转移话题:“今儿你是和我进山采药,还是留下家里做花生糖?”

    虽然苏素觉得女儿这段时间好像有点懒,不乐意进山,不过她在家倒腾出来很多好吃的,盐水花生,甜辣花生米,韭菜盒子,萝卜丝饼什么的,虽然费了点油,可是味道也很不错。

    唐明远端着鸡蛋饼过来放在她们面前,笑着道:“这段时间诊所里没什么乡亲来看病,要不我们三一起进山?反正现在他们都会做糖了。”

    “我今儿想去市里一趟。”唐宝说完,叹了口气:“蛋蛋出了点事,我想去市里黑市看看能不能有什么机遇,再把给顾行谨的信寄出去,实在不行,就只能让他先娶我,看看对蛋蛋会不会有什么帮助。”

    听到女儿要嫁人的坏消息,唐明远脸上的笑容也没了,又和苏素一起仔细的问她蛋蛋现在怎么样了。

    唐宝把事情都说清楚后,自我安慰:“反正这早点晚点都是要结婚的,正好趁暖房的机会让他回来。”

    “没错,”苏素觉得一切都没有自己女儿的身体重要,杏眼在她身上转了转,皱眉道:“明远你去村子里经常进山的那几家转转,要是有野鸡多买几只回来,宝宝这身子单薄了点,得好好补补。”

    唐明远心里很不乐意女儿这么早嫁人,可是偏偏这又是自己女儿的要求,只能在心里郁闷一下:“行,等下你让杨毅他们在外面看到猪脚什么的都买一些回来。”

    听到他们准备让自己好好补补,唐宝用鸡蛋饼把自己的嘴塞住,免得自己忍不住反驳他们:自己一点也不需要补!

    唐明远急匆匆的吃完早饭,就赶紧出门,准备多走几家,就算现在人家的家里没有,他也要先定下来。

    苏素也不急着进山了,反正家里现在的草药已经很多了,她琢磨着自己弄几个滋补的方子出来,这结婚前必须要好好补补的,免得女儿的小身板经不住那当兵的一把蛮力。

    现在魏阳镇变成魏阳市,他们夫妻都以为女儿说要去市里是去魏阳市,而不是去更远的栋山市。

    因此她看见女儿背着背篓出门也不在意,却也不解的问:“你怎么不等杨毅他们一起去啊?”

    唐宝笑了笑:“妈,我要先去邮局寄信,再去坐车,再不走怕来不及啊!”

    “什么坐车?”苏素惊讶的看着她:“我以为你是去魏阳市里,你这是要去哪儿?”

    唐宝无奈极了:“我们现在是什么票都没有,我只能去栋山市的黑市里转转,看看能不能多买些奶粉和白糖。”

    苏素赶紧起身拍了拍自己的身上:“你去那么远的地方我可不放心,我和你一起去,你过来顺便替我装一些药材去,你爸上回给欧大叔带的不多。”

    母女俩匆匆出门的时候,遇上杨毅几个过来,也只是打了声招呼:“门开着,我们先去市里有事,下午晚点回来,让你们唐叔不用担心。”

    “好的,你们小心点。”杨毅他们也以为她们这是和骡车约好了,现在不是很忙了,村子里的骡车是经常去市里。

    不过他们却不想坐骡车,毕竟去黑市里卖东西,很引人瞩目,这要是坐骡车,那三姑六婆能问个不停,从造房子用了多少钱,说到顾行谨每个月寄回来多少钱……偏偏他们还不能翻脸。

    这种非人的折磨,一次就足够了,他们宁愿走路,也不想再和那些嫂子,婶子一起坐骡车。

    母女俩先去邮政局寄信,唐宝还顺便买了一套邮票收好,等以后这邮票升值。

    然后就去买票上车。

    客车一路颠簸的来到栋山市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了。

    母女俩先去黑市找收药材的欧大叔,把两背篓草药卖了,得了六拾元钱,就啃着馒头在黑市里溜达。

    唐宝是很期待自己能再遇到好东西的,这样自己就不能逼着顾行谨娶自己。

    可是事实证明,好东西是可遇不可求的,两人仔细的逛了个来回,也没有遇到能吸引蛋蛋出声的好东西。

    ……

    不过,母女俩也没有少买别的东西。

    “到底是这边靠近火车站和汽车站,这里的物价比我们那边便宜好多啊!也比我们那边热闹很多。”苏素看着女儿又买了五罐奶粉放到背篓里,忍不住在她耳边嘀咕:“问问人家哪里有肉卖,我们等下多买些回去。”

    反正女儿手里还有钱,可是空间里的肉和水果都已经吃的差不多了,现在她的空间又能塞很多东西了。

    现在这年代,就算是在黑市里买肉,不仅要有钱,还要看运气。

    唐宝点了点头,低声道:“对,这里我们遇到熟人的机会也很少,想买什么也不用顾忌。”看到前面有倒扣的背篓上放了几个红彤彤的苹果,唐宝的眼睛一亮:“妈,我们先去买苹果。”

    她们是一边买东西,一边问人家,这才打听到卖肉的大概位置,过去的时候发现一头猪也只剩下十来斤的猪头和两个猪脚了。

    苏素很失望的看着死的瞑目的大猪头,又看了看系着围裙的汉子,低声问:“同志,你下午还来吗?”

    卖猪肉的摇头:“这边就早上的生意好,现在天还热,要是等下弄来卖不完,那我还不亏死。”

    这一头猪,自己拿来也起码要三百元左右的本钱,这要是卖不完,他就亏大了。

    毕竟这里不止他一个卖肉的,而是有十来个卖肉的,人家是卖完了收摊了,就他今儿来晚了,这才还剩下不好卖的猪头猪脚。

    “我们可以全要啊!”苏素见他一脸怀疑是模样,赶紧指着自己的女儿道:“我家里的女儿明儿要出门了,我就想着先把猪肉买去,等下抹点盐,有些肉可以先煮了,蒸了。”

    被迫明儿要出门的唐宝,腼腆的笑了笑,放下自己的背篓,揭开上面的布,露出里面的一袋袋白砂糖,低声道:“我爸妈的兄弟姐妹都多,自家人就起码有五六桌,还有我对象那边……”

    卖猪肉的听到这眼睛一亮,这可是笔大买卖,自己起码能多赚几十元钱:“整头猪壹元两角一斤算,但你们先交贰佰元定金,我就能在三个小时后给你们再弄一头猪过来。”

    苏素一琢磨回去的客车是下午四点,时间上倒也来的及,点头道:“那也行。”

    转身看着女儿示意她付钱。

    唐宝倒是笑了笑:“我们出来的时候没准备买这么多肉,我现在身上只有伍拾元,先把这钱给你,我们这就回去拿,大叔觉得行不行?”

    要是在黑市里随手拿出几百元钱,那就很容易被人盯上。

    就从她们母女来到这肉摊位前开始,她就察觉到有几道不怀好意的眼神落在她们母女的身上。

    这个关头,唐宝是绝不敢拿出这么多钱来招人眼的。

    卖肉的听了并不觉得唐宝在撒谎,只是犹豫了片刻就答应了:“这也行,不过要写清楚,你们是整头猪都要买去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