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素听了女儿的话,倒是有点不好意思,自己怎么能因为一头猪就兴奋的这么粗心大意呢?

    赶紧收敛了神色,一本正经的开口:“那同志你给我们写个收据吧?就按你说的写,不过你最好挑大一点的猪,我可以给亲家他们送一半去。”

    卖猪肉的伸出大拇指夸她:“行,你可真是个大方人。”

    心里却在想:男方肯定是什么好人家,要不也不会女儿还没嫁过去,她们就急着去讨好。

    幸好自己婆娘给自己生了两个儿子,要不自己真是得亏死。

    这卖肉的,自然是认识这边上的人,带着他们去了一家小饭馆,借了纸笔,就让苏素写,不好意思的道:“我是个粗人,不认得几个字,还是你来写吧?”

    反正他也有几分眼力,这母女俩都带着手表,虽然穿的不起眼,可是那肌肤白皙,眉眼清秀,应该是会写字的。

    苏素习惯的是写毛笔字,对这钢笔还不习惯,就用眼神示意自己的女儿写。

    唐宝接过笔,很快就写好两份,请人看过后,这才签字。

    唐宝看卖猪肉的大叔急着回去,付给他伍拾元钱后,又打上了他那剩下的猪头猪脚的主意:“大叔,要不你把那剩下的猪头和猪脚也便宜点卖给我们吧?我们拿回去送人。”

    其实猪头肉很香的,就是弄得时候麻烦了点,而且上回她们在那边的黑市上,这猪头肉都要壹元一角一斤,还不一定买的到,大都是被饭馆定去做卤肉卖。

    “行,壹元一斤,”他说完见苏素惊讶的看着自己,还以为她觉得自己说贵了,赶紧道:“算了,九毛一斤好了,再不能便宜了。”

    苏素在心里打定主意以后要经常来这边,不仅价格便宜好多,而且还能买到肉,实在是好地方。

    脸上却皱着眉头叹了口气,点头:“行,你称一下。”

    卖肉的虽然字写不好,可是脑子却很灵活:“猪头和两只猪脚一共是二十三斤,你给贰拾元钱就好了。”

    唐宝摸出一把零碎的散钱,数给他贰拾元,手里就只剩下几角钱了。

    唐宝注意到远处的几个人看着自己付钱后,那就都走开了,这才暗暗松了口气。

    苏素看着女儿的眼神,也反应过来,低声道:“我们被人盯上了?”

    “先前有人注意我们,现在应该没有了。”唐宝说完四处看了看:“我们也寻个落脚的地方,把东西收一下。”

    ……

    等到母女俩再出现在一处饺子店的时候,身上只背着干净的军绿色的挎包。

    唐宝先要了两碗水饺,见单子上还写着有煎饺,六分钱一个,也要了十个。

    那煎饺煎的外皮香脆,里面的肉馅肥瘦相间,还放了点豆腐,沾了一点醋和辣椒一起吃,味道真的是好极了。

    母女俩吃了煎饺再吃水饺,都觉得这家的饺子味道好,干脆再要了一百个煎饺,在人家诧异的眼神里,苏素一脸慈爱的看着女儿:“我女儿嫁人了,那边小叔子小姑子好几个,我也不怕花点钱,就指望她能和他们都相处的好。”

    煎饺也好带,人家对她们这大客户也大方,给她们一个竹编的小簸箕,为防黏在一起,在中间放了块油纸。

    唐宝端着离开后,找了个角落在把小簸箕收进空间,母女俩开始继续找饭馆。

    她们现在是吃不下了,可是不妨碍她们买几个好菜装到饭盒里带回去,也好留着以后慢慢吃。

    反正唐宝还没嫁人,她妈今儿已经用她婆家人多又难缠的借口,买了很多的好菜。

    等到时间差不多了,她们就去黑市上等着,看到卖肉的骑着三轮车过来,赶紧示意他停下,见他已经把猪都切成大块大块的放在木桶里,上面还用布遮着,赶紧道:“同志,你就先放在这里吧?我们的车等下就过来了。”

    ……

    母女俩都是心满意足的背着背篓坐车回去,因为买到不少好东西,就连客车一路的颠簸,也不觉得很难受。

    她们下车后,急着赶路回去,也没有东张西望,没发现有人在暗处盯着她们皱眉。

    赵爱珍现在总算是如愿以偿的要嫁到刘家了,这次出来是买了布料,拿过来让裁缝做的。

    虽然她自己和唐明霞都会做衣服,可是她总觉得没有人家做的好看,宁愿花点钱请人做,以后自己出去见客可以穿。

    她看见苏素和唐宝背着背篓,一边说话一边大步走,那母女之间的亲密劲看的她眼红。

    本来她妈对她也还算好,可是她却知道,自家妈是想自己嫁个好人家,好帮衬家里的哥哥弟弟。

    可是现在她是要如愿嫁到刘家了,可是却因为爸爸的死,妈妈对自己的态度,就到底没有以前那么亲近了。

    她想起上回自己遇到唐明远,他看着自己的眼神明显是带着探究和怀疑,她很害怕,他们是不是察觉到什么?

    本来她是不准备在自己的婚礼上见到他们,可是现在看来,自己还是亲自去一趟陈联大队试探一下为好。

    要是他们真的有察觉到什么,自己也好尽快的想好对策。

    说真的,她在杀了自己的爸爸后,几乎每天都做噩梦,看见他青紫的脸带着不甘的神色,伸手想掐死自己,这让她很不安了一段时间。

    不过家里人没有怀疑她,反而觉得她是在为了要不要嫁到刘家,在纠结。

    现在这几天,她已经调整的差不多了。

    赵爱珍皱着眉,有点恍惚的走回家,不知怎么的,就走到了一处很僻静的小胡同里,却在路口看见了余澄沉着脸和一个男的在说话,她好像听到他们说什么‘贺池现在很警惕,他儿子也……’

    余澄似乎察觉到什么,猛然回头看见她,带着眼镜也难掩他那锐利的眼神。

    赵爱珍被他看得一惊,下意识的后退两步明,很想转身就跑的时候,却看见他对自己眼神温和的微微一笑,随即和那个男人低声说了两句。

    那个男人也对赵爱珍满脸憨厚的笑了笑,就转身离开。

    余澄却走向了赵爱珍,笑着招呼:“这要结婚了,赵小姐看着似乎消瘦了很多,晓军经常和我念叨你呢?”

    “你好,”赵爱珍有点拘谨的笑了笑,觉得她自己可能是打断了他们什么事,很懂事的道:“我就是心情不好,随处走走,没想到能遇见你,上回的事情多谢你……”

    余澄和她寒暄了几句,这才离开。

    在赵爱珍没看见的地方,他满脸都是冷漠和阴沉,自己还没弄清楚这边的布局,那边就催着自己动手,实在是让他很……

    ……

    苏素她们下车就已经快六点钟了,这还没回到家,天已经黑了。

    天黑的路那就更不好走,幸亏唐宝以前买了手电筒放在空间,这下装上两节电池就能照亮路了。

    快到村口的时候,她们听到了有人过来,把电筒照过去,看到是杨毅大步走来,赶紧招呼:“阿毅,我们在这里,你怎么来了?”

    “婶子,姐,你们终于回来了。”杨毅听到唐宝的声音,明显是松了口气:“你们这么晚还不回家,叔很担心你们,你们没遇见叔他们吗?他们去接你们已经好一会了啊?”

    苏素哭笑不得:“那肯定是错过了,我们不是说了晚点回家吗?他有什么好不放心的。”

    唐宝趁着现在黑灯瞎火的,杨毅也看不见自己背了什么,赶紧放下背篓,顺势把猪脚猪头还有一大块肉都放到背篓里,一副神神秘秘的模样:“重死了,阿毅你赶紧过来替我把这背回家去。”

    杨毅走过来背起背篓也察觉到有二十来斤的重量,很是心疼的道:“你怎么能背这么重的东西呢?早知道就喊上我啊!”

    唐宝心想,要不是你出现,我这肯定是到家门口才拿出来,却笑嘻嘻的应下:“知道了,我们赶紧回家,你们都吃了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